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九十八章 凝宁拜师

第九十八章 凝宁拜师

        这一夜两人恐怕都没有睡好。至于钟凝宁,哪怕再是冷情的女修,猝然发现自己对个男修士的情感超出寻常也要纠结一番。而程正咏,虽然觉得这里没有什么危险,但她总觉得自己是不甚受欢迎的一个,觉得不知何时,便要被赶出去,到底不敢彻底放松,这一夜就一直打坐,驱动灵气修复内伤。一夜过去总算好了十之一二。

        天色微亮,程正咏两人便起身振衣,先各自洗漱一番,收了蒲团。钟凝宁趁此去割了些蒲草,铺在向阳处晾晒;程正咏却上了屋顶,将屋顶上的茅草清理干净,再将屋子清扫一番。两人这才去了大殿。

        及至殿中,李姓前辈已在殿中等候了,殿中还多了两个蒲团。见两人来,各自指了一个蒲团坐下,开口道:“我这门技艺,我自称之为:‘阴阳阵术’。与现今阵术不同。”

        “现今阵术为何,不需我多讲,你们二人都有了解。而我这阴阳阵术来自与太古之初。可有谁知天地初分,阵法由来?”

        钟凝宁先道:“晚辈派中有古籍云,现时阵法由八卦阵法而来。因其用五行布阵更为简略有效。”

        “那么八卦又由何而来?”李姓前辈又问。

        “这。”钟凝宁摇头,“晚辈不知。”

        李姓前辈正欲讲解,程正咏突然想起自己的剑诀,乃是名曰《太极剑法》。她便道:“莫不是太极化阴阳,阴阳化四象,四象分八卦?”

        李姓前辈扫过她一眼:“正是。先人有云,天地分阴阳,而后有修士创四象,再有成八卦。你只是学了些阵法皮毛,又是如何知道?”

        程正咏笑道:“晚辈乃是剑修,所修功法名曰:‘太极剑法’”

        李姓前辈诧异的点点头:“我这技艺涿本溯源,乃是以日月之行为阵法基础,天地万物为阵法核心。所求,在一个‘意’字,你们若是能够体悟到这个字的含义,便能得其三味了。”

        说着又问:“那么你们可知天地五行也分阴阳所属?”

        程正咏与钟凝宁俱摇了摇头,程正咏恍惚有些印象,但是却又说不清楚。

        “所谓五行阴阳之分乃是如此:木为少阳,火为太阳,此乃阳属;金为少阴,水为太阴,此乃阴属;土则阴阳各半。”

        听了这话。程正咏两人皆是受教。程正咏道:“怪不得我吸收各种灵气。却觉得灵气之间或又有所不同。”

        钟凝宁也道:“晚辈也曾听说过灵气有阴阳之分,但是却从没有修士能证明其真假。”

        李姓前辈道:“程小道友更区分到阴阳灵气乃是功法之故。若是我推测的不错,程小道友的功法也是源自太古,但是多有变化和遗失。故而现下看不出剑气与寻常功法的差别来,待得金丹成,才会有大的变化。”

        “那么,若是到了金丹期,我剑法威力是不是要强出寻常剑法许多?”程正咏有些激动的问道。

        “不错,”李前辈目光凌烈,略有些不悦的扫视了她一眼,原本见这程正咏于数算之术颇有天赋,又有功法之利。颇知阴阳,勉强也可做个弟子,但是又有些嫌弃她喜形于色,太没有定力了些。

        程正咏早知李姓前辈不太喜欢自己,也不在意。兀自高兴着。

        李姓前辈却话锋一转,“若要传我衣钵,你二人须得拜倒我名下。”对钟凝宁道:“我自有好阵修功法传授,比你这垃圾功法强多了。”

        钟凝宁所修功法也称不上是垃圾功法,乃是地阶。但是谁又不希望自己的功法能够更好一些?她才不过刚刚筑基,现在换功法,也还来得及。她有些心动,又有些犹豫。她现在所在的千机门,虽是对她颇有不公,她也几乎被逼的呆不下去了。但是毕竟是养育她,培养她的师门,又有师父在上,更是从她小时便教她忠于门派,若要背叛师门,心中总是过意不去。但是想想师父,她又颇觉得有些心灰意冷。

        李前辈见她意动,也不多说,转向程正咏道:“你也是一样。我固然没有完整的太古时期习剑功法,但是也有几本类似的,如此便可将你这剑法推演补充完整。想来你这剑法也不是门派中所有的,转投我门也未尝不可。”

        程正咏暗自苦笑,看来自己的师傅缘分也只是如此,每个说着要她为徒的要不是看中她其他的能力,而不是修为悟性,要么就只是顺便罢了。而且这李姓也不知为何竟是觉得她改换门庭竟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似得。莫非这人觉得她生性薄凉?

        程正咏心中一惊,又是一怒,但是修为不如人,她也不敢表现在脸上。只是她原本就没有叛师的打算,现在更不会如此了。她答道:“多谢前辈厚爱。只是晚辈已有宗门,也有师尊。晚辈的师尊,虽然修为比不上前辈,也不能给晚辈像前辈这么多指点。但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弟子既然对着道祖立誓,行下拜师之类,自有天地为证,不敢改门易派。况且,弟子的家族亦是宗门所管辖,颇受宗门保护。弟子从小便知要加入宗门,也算是从幼儿时便受宗门培养了。怎能背叛?”说到这里,她才知大宗门为何喜欢收拢些家族依附,弟子也过半要从中招收。乃是因为,这些弟子因为从小受到宗门影响,家族与宗门息息相关,乃是最不可能背叛的一群弟子了,而宗门所耗费的,只是时不时与这些家族一些方便罢了。

        听了她这一番话,李姓前辈还不如何,钟凝宁先前的叛师之心却有些动摇了。

        收不到程正咏为弟子,李姓前辈或许还不觉得如何,但是钟凝宁是他精心所选定的要传承衣钵之人怎能仍由她受到程正咏这番话的蛊惑?他首次将一股威压对着程正咏压下:“怎么?拜我这化神修士为师还委屈了你不成?不值得你背师么?”竟是化神修士?那便该称作元君了。

        程正咏原是盘腿坐与蒲团之上,现在却被他压制的前胸贴着地。她顾不上腹议这些修士,一个个讲不过道理时,便要以修为压人,从金丹到化神真是没有一个有差别的。只语声艰难道:“先-修-身,再-修-仙!”前世便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说法,又有:“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不论何时。要有所成就,总是要先从自身做起。她坚持要修身,要先保持自身的品格,这李姓前辈看起来也不像是邪修、魔修的样子,总不能一掌先把她拍死吧?

        “先修身,再修仙?有点意思。”说着,压着程正咏的威压略略松了松。“若是不改投我门,便只是个死呢?”

        程正咏现在的师傅,明光真人,虽是看中她炼器的手艺才收她为徒的。但是也从来没有亏待过她。该是亲传弟子该得的、其他弟子有的。都有她一份。她真是从来没有想过背叛明光真人,无论这李元君修为如何高。但若是面对其他无法反抗的对象,依着程正咏的性子,或许会先敷衍过去。保得命再说。但是这个李元君,若是没有先前对她品德的一番恶意揣测,她或者也假意从了——这位化神元君也不像是会长久待着中州的样子。但是现在,程正咏总觉得,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如何也不能叫他如愿。但是不如他所愿,他很可能或者真的会让她送了性命!这可怎么办?程正咏转头一看钟凝宁:有了!李元君看中的是钟凝宁,她只是个附带罢了。若是能劝得钟凝宁拜师,这李元君或许会放过自己吧。

        程正咏先大踹了口气。才道:“晚辈觉得,有些事绝不可为,有些事却可以为。”说着就怕李元君又压得她说不出话来,急急道:“晚辈的宗门及师父对晚辈多有栽培,却从无对不起晚辈。故而晚辈不可背叛师门。但若是师门或者师门前辈逼的弟子待不下去,又是另说了。”话一完,程正咏便觉得身上一松。

        “这么说背不背叛师门要看师门如何做了?”李元君颇有些意味的问道。

        程正咏重重点点头:“虽然,中州之大,宗门总是要求弟子忠于宗门,背叛宗门严惩等等之类。晚辈也是出自宗门下属的家族,但是晚辈却不是那等迂腐的。这世间不论何种关系,总是相互的。弟子忠于宗门,尊重师傅;相应的,师门也该爱护弟子,师傅也需教导弟子。如此才是为宗门,为师父,为弟子之道。若是一方做不到,怎能要求另一方单独付出?”说着程正咏摇摇头,“这世间没有任何一种关系,能够单方付出而能长久的!”

        “这么说,若是我强令你改宗异师,便是破坏你为弟子之道?”

        “不敢,程正咏伏请元君成全而已!”说着起身,跪伏于地。

        “呵呵呵……好,好一个程正咏。倒教我不好不成全了!”说着转向钟凝宁,“你呢?考虑的如何?”

        钟凝宁想着那句“对着道祖立誓”又怕师门追查,仍是有些犹豫。

        程正咏想了想,该说的道理她都说过了,忙忙拉了钟凝宁的袖子:“钟道友,我听说在中小门派,往往有出去历练却一去不回的?”在那些中小门派,对弟子可没有像千道宗这样齐全的管理。既没有这样对每个弟子都详尽档案,也不能够让所有筑基以下的弟子都留下本命神牌,而是生是死一目了然。自然有弟子想背出门派也不需告知何人,只需一直流连在外,不被宗门发现便罢了。而且若是突破个境界,便是留下个命牌也没了用。

        钟凝宁听了她的话不禁哑然,她的宗门早已是逼得她在门内呆不下去了,有个师傅也形同虚设。而且既然已经有了先例,钟凝宁也不是迂腐的人。至于道君为证,就像程正咏所说,师门先对不起她,想来叛师也就叛了!起身一拂袖便拜了下去:“弟子钟凝宁见过师父!”

        “好!为师先受你一礼,稍后自然为你补上拜师之仪!”

        ps:

        虽然加班很辛苦,但是好在可以调休~所以,我依约前来更新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