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一百零一章 答疑解惑

第一百零一章 答疑解惑

        程正咏接受了许多信息,这信息除了讲述繁衍,斗法之类,更有一些来自远古。她所修功法乃是古时功法,或者能够在这些远古的记忆里找到一些可用的地方也不一定。而改善经脉这一条,想来对正可来说很有用。她只有四灵根的资质,突破境界更加艰难。有了这传承,或许可以修至金丹,乃至元婴。她问道:“我家中一位堂妹也是梦泽树的后裔,不知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使她也能得到这些传承记忆?”

        “对了,还有一位后裔!”青枝有些高兴,“她不能也来此么?算了,这里不是谁都能来的。那可怎么办呢?”青枝犹疑的看着程正咏。

        这,程正咏怎么知道,她试着说:“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带回去给她,然后就能触发这些传承?”

        青枝摇摇头:“没有,传承之法只在我们的血脉之中。”

        “或者你教我如何触发?”

        青枝还是摇头:“不行,用人类修士的修为来说,须得有元婴修为才可以这么做的。”

        程正咏想来想,还是只有这个办法:“总有一天我能够修至元婴,那时便能为族中身具梦泽树血脉的子弟开启传承了。”说着,她又恭敬的道:“还请前辈教我。”

        青枝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这个不需要教,只要你有了元婴修为,传承记忆里自然就会有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她还没有元婴期,不知道很正常吧?这位同族,虽然已经化形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还是有些不通世事,只在元昙元君的大殿中才看起来正常一点。程正咏只好点点头,要是需要元婴修为才能开启血脉传承,难怪紫璇真人带来了血脉,却从来没有谁能够得到传承的。她又问起另外一个她在殿中时疑惑了许久的问题来:“前辈,你与元昙元君是何关系呢?他是你的繁衍伴侣?”这个问题问来。程正咏一点都不怕她生气,虽然只是相处了这么短的时间,程正咏却觉得她除了是一个长辈,更似一个朋友,一个不会生她气的朋友。经过了那段传承记忆,两人的关系也似拉近了好多。

        青枝摆摆手,“才不是的,他是我的契约者。我还未化形时长在深山,偶然遇到他。我们灵树就是有一点不好,不能化形。便难以移动。我在深山里长了几万个青草的枯荣。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便与他结了契约,让他带我出了山。”说着她脸上浮现出欢喜的笑容来:“说起我的繁衍伴侣来,他是一棵风华绝代的灵枣树,。因为修到了灵动期,能和我神识交流。我再也没有见过能够比得上他的树了!可惜,我还没有把孩子结成果实,他就已经化形失败了。”

        程正咏默然,她不知道灵动期是什么修为,也实在想象不出一棵灵枣树是如何能够风华绝代的!更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记起神泽果可以治疗酆中雅的伤,但是想到用自己还在襁褓中的“族人”给他治伤,程正咏总有些别扭,踌躇了片刻。但还是问道:“那么你的果实呢?都发芽长大了吗?”

        青枝叹道:“那有那么容易?我和繁衍伴侣结合时,两树修为已经将近化形了,繁衍要困难得多,只得三个果实。但也幸好他们落地没多久我就遇到元昙,化形成功。这才能够将他们拾起。若是任由他们在地下慢慢的吸收灵气,还不知要花上多少年才能发芽呢。要知道还有果实到死都不能发芽的。我用自身精血灌溉,已经有一个果实能够发芽了,我为她找了一处灵气充裕的地方。也许只要七八万年就能成年也说不定哦。”说着又高兴起来。

        程正咏踌躇半响,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开口让一个母亲将孩子交给她。只好作罢。

        青枝手掌轻拍,又是一阵波动。程正咏便知,她布下的禁制已经解除。她回过头来,道:“对了,忘记了告诉你,此前是为了收徒,现在那个姓钟的小丫头已经拜师,恐怕不久,元昙便要让你出这洞府。出去前或者会给你些东西,千万不要客气呀!”

        程正咏无语,对着一个化神元君,她还不敢随便开口,但若是能有什么与她的功法相合的东西就好了。她最后道谢道:“想来我的伤也是前辈你调理压制的了。若非如此,我也上不了这浮岛。还未谢过前辈!”

        青枝满不在乎的摆摆手:“你是我族人,也是我的晚辈,我自会为你打算一二。”说着她眨眨眼:“且看着吧!”

        第日天,程正咏果然被召到了大殿。不过,经过青枝的提醒,她已是有了准备。虽然这里灵气充裕胜过莜竹峰许多倍,对她的修炼颇有裨益。但是,经过钟凝宁拜师之事,她也是有些想念亲人,颇期待再回到莜竹峰。而且,正邪之战涉及到魔修,还不知道是否已经结束,结果如何呢?

        这么一想,更觉得能够回到宗门,也没有什么不好。

        她到了殿中时,钟凝宁并不在。元昙元君端坐在主座之上,青枝随侍在一旁。见到程正咏进来,还对着她轻轻一笑。程正咏微微低头,这位同族长辈,此时看来,还似像那么回事的样子。

        元昙元君瞥了青枝一眼,又扫过程正咏,开口道:“程正咏,你能通过本元君的试炼,也算是个修仙良才了。虽未能入我门下,本君也不会让你空手而回。”说着,他停顿了一下才又道:“你可有什么想要的?”这一顿,恐怕是看出了程正咏的修为进益。可是无论是青枝还是她自身都不希望被元昙元君发现自己的秘密,从而解释到她是梦泽树族的缘故。但是她便是使用了敛息之术,元昙元君也一眼便可看出,这就是境界之差。故而,她也只能大大方方的摆出真实修为。至于为何进益迅速,乃是青枝前辈关爱的缘故!

        程正咏揖礼道:“晚辈此行,也颇有收获,更开阔了眼界,原该拜谢元君,不敢有他求。只是这试炼。晚辈尚有几处疑惑,想要请教元君。”她最希望的自然是与功法有益的东西,但是这是元昙元君的独门手段,是要教予钟凝宁传承下去的,又怎么会教与她?何必自讨没趣。

        “哦?是何疑惑,你且道来。”

        “此次试炼,分为三部分。其一,乃是考察我们的斗法能力,特别是对自身技能的了解应用。晚辈自觉不难。其二,似乎是斗法能力。却又似乎是洞察力。晚辈勉强得过。其三。乃是数算及推演能力。晚辈也不知猜的对不对。尤其是第二部分,颇有不解,请元君示下。”这试炼的三个阶段,难易程度在她看来差别太大了些。尤其是第二阶段,在最后要一人面对十六只筑基期的石俑,若是没有筑基中期以上的修为怎么能够办到?而她,乃是突然悟出一式剑招才勉强过了。那么钟凝宁又是如何过这试炼的?程正咏昨日也问过青枝,可惜青枝却不知道,她只是感受到了同源的血脉,因此在发现她受伤之后,便强行突入,封住了她的灵气。治疗她的伤,使她能够继续试炼。

        元昙元君点点头:“好吧,本君便为你解这疑惑。第一,第三试炼你都猜的不错。第二段嘛,乃是阵法。”

        “阵法?”是了。这是元昙元君为选弟子所设的试炼,为的主要便是传承一种特殊阵法,自然要考校阵法能力的。可惜她只算是勉强找到了石俑的一处弱点。阵法之类竟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这么说来她的阵法天赋不佳?可是她学起阵法来,虽然比不过钟凝宁,但是也算是修士里中等偏上的了。

        元昙元君又扫了一眼青枝,道:“不错,第二试炼若是找到了方法,过之也不算难。”

        “可是,虽则如此,弟子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也勉强能过这试炼。参加试炼的可还有筑基中期,乃至后期的修士,怎会只有我和正咏两人在此呢?”程正咏还是有些不解。

        “我这试炼,三个阶段,须得都过了才算。修士里能三者兼具的也不多。况且,我这试炼的是天赋,是悟性,又不是修为境界!若他修为高些,将石俑的修为提升就是了。”元昙元君说着便有些不耐烦了。

        石俑的修为,竟是说提升,便可提升么?这如何可能呢?程正咏发现她的疑问更多了。待要张口再问,元昙元君已经不耐的道:“有些东西,你修为到了,自然就知道了,此时便是问了也无益。”

        程正咏心中暗叹,到底不是自己的师父,对自己耐心有限,能够告诉自己这么多已是难得了。她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

        再次拜谢过元昙元君,程正咏道:“不知钟道友现在何处,晚辈要回宗门,希望能够与她道个别。”

        见她如此说,元昙元君便知道是青枝提前告诉她了。他沉思一阵,终于道:“凝宁在化去修为,不便打扰。我这里有一本古剑法,你拿去与你那《太极剑诀》互相参印吧。”略顿了顿又道:“你也可以不此时离开,就留在此处。到时候同凝宁一起出去便是。我这里少见其他修士,青枝也颇有些寂寞。”手上一送,一本兽皮古籍飘向了她。

        能够留在化神元君身边,就算不是弟子,学不到什么阵法之类的,偶然得一指点也是大有裨益的,更何况还有青枝在此。程正咏自然愿意。可是还不等她揖礼作谢,就又被元昙元君扫出了门。

        ps:

        昨天发现一个督促自己码字快点的办法,就是将自己关到小黑屋中,果然速度快多了。昨天关了两个小时,写了3000字,今天一小时10分钟,写了2000字。我果然早就应该这么干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