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一章 初来乍到

第一章 初来乍到

        程正咏两人离开的时候,青枝和元昙元君都没有来送,就好像她们只是平常出去玩,很快就会回来一样。

        她们是通过一个传送阵出去的,这个传送阵据元昙元君所说,可以与附近最近的一个传送阵相连接,而将她们送出元昙元君的洞府。

        从阵中出来,两人都略有些疲倦,但是都不敢放松。程正咏抬眼见到的是一间空旷的屋子,只有一阵,两个守卫,一名修士。屋子里没有什么家具摆设,只放了一张桌子。她小心的放出神识,探查了一番。发现,这是一个小镇,所觉察到的筑基修士包括这间屋子里的两名在内,也只有十来个。其他都是练气期,甚至有更多的凡人混杂在其中——这在中州颇为少见。

        程正咏与钟凝宁对看了一眼,各自收起了藏在袖中的符箓——虽然两人都是更擅长用剑或者用阵,但是论起最快的攻击手段还是符箓。元昙元君的传送阵他自己用来自然毫无顾虑。因为以他在各个小世界来说已是巅峰的修为,自然不必惧怕任何人。可是程正咏与钟凝宁两人都只有筑基期。而且以程正咏的经验,在中州,这种传送阵极为少见,说不得就有金丹修士守护。若是不能骗过这些守卫,他们就得与人斗法了。虽然遇上金丹修士,她们也没有一拼之力,但是也不能坐以待毙,总要试着逃跑。所以在元昙元君的洞府里入传送阵前,两人已经商量好要分头逃跑了。

        见到有修士等在传送阵前,看着似是要使用传送阵的样子,程正咏两人镇定了一下神色,抬步便从传送阵中踏出来。这个容纳传送阵的屋子似是“殿”的规制,却颇有些小,进深上只有两根柱子,也只有两开间,另外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开间的耳房,在中间的主殿中开了门通往向耳房。传送阵则在殿中靠后的位置。正对着大门。

        两人出了传送阵,程正咏实是有些好奇,她只听说过宗门里有传送阵,却还从来没有使用过。在中州,已知的传送阵多为门派所把持,她支援西山的时候原本也是可以通过传送阵的,但是他们赶赴西山时也没有那么着急,而千道宗路距离遥远,若是将他们都用传送阵送过去,耗费颇大。故而只有在危机情况下才会使用。譬如第一批赶往西山的同门就用过。

        可是。在这里。使用传送阵竟然似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似得。在这个没有多少筑基修士的镇子里竟然也有一个。甚至练气修士也能使用。程正咏心中惊叹,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异样来,径直便要出了这殿。

        “道友,请到这边来登记。”还未走出大殿。却被一名守卫的修士拦了下来。

        “登记?”程正咏心中稍有烦乱。这登记也有简有繁。简单的只需要登记一个名字,繁琐的却需要将身份来历都写清楚。莫非本地的势力很大,在这里管制修士颇为严格?程正咏一边在心中暗暗的思索该怎么说,以后才能圆的过来:一定要写的似是而非,怎么解释都行得通的那种。姓就用最常有的姓氏,那里都有几个同姓修士的那种……

        待程正咏迟疑着被引到了那张桌子前。守卫将一个本子一指:“这本乃是记载传送到本地的修士的。”另外那本应该就是从本地传送的修士登记的。她在那翻开的本子上一看,立刻松了一口气。那本子用的是纸张,形似凡人所用的纸,却又微微带了一丝灵气——而中州的修士用的多是兽皮——上面已经登记了一些修士。程正咏只需参照已经登记了的写一写就好了。

        这登记也分了许多栏:时间。姓名,修为、来历、传送始发地,以及最后的备注。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将这几栏填写完整的。有的写得很详尽,比如这个:元沐历一万三千零七年、李勇、筑基后期、上坊城李氏、望仙城。有的却写的非常简略,只写了姓名和始发地。更有的只写了个姓名的。

        程正咏也依样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化名:“冯茹”。然后将桌前的位置让给了钟凝宁,并且对她使了一个眼色。

        钟凝宁微不可见的点点头,也写下了自己的化名:“简宁”。

        “咦,两位不是同族么?我还以为是一家里出来游历的两姐妹呢。”见程正咏两人登记了,那名守卫也没有再摆出一副严肃的脸来,嘻嘻笑着搭讪:“不知你们都是那一家的精英?我是本地卫家的弟子,我叫卫世,你们在平湖镇有什么不熟的尽可以来找我哦!”

        程正咏和钟凝宁从来没有在修士里见过这么样的男子。在中州,她们只知道凡人里有这样轻佻的人。而男修,便是追求某个女修,也是矜持有礼的。断没有这样刚刚见面就这么意图明显的搭话的。

        可是,家族?这里不光登记上的来历一栏,凡是填写,都写的是某城某家。这位男修开口闭口也是某家某家的,莫非这里以家族为重要的修仙单位么?

        现成的可以打听消息的修士送上门,程正咏两人自然不会拒绝。她先是略有些警惕的回答了守卫修士的一个问题:“我们是表姐妹,一起出来办点事情。”然后问道:“这里最好的客栈是哪一家?我们或许要待着时日。”

        “客栈?出了这个门,往右拐,第一个路口左拐,那条街上都是客栈。但是要说最好的,自然是铭仙客栈。这个客栈不仅有两层的客房,还有几间小院。若是要安静,包下小院就是。”说着,他有些神秘的道:“这个客栈还有两间更加特别的小院,灵气浓郁程度不输一般的小家族修炼地,乃是为特别的修士准备的。你们若是想要,就等我值班完带你们去,保证能让你们住上,而且也不会贵。”

        程正咏笑着拒绝了:“还是不用了。我们乃是来办事和游历的,无需这么好的小院。”还没有说完,这位卫世就被另一位守卫叫住了:“卫世兄,就不要再给女修献殷勤了。还不快过来,这位道友要使用传送阵。”原来这传送阵需要这守卫两人来启动。

        出了殿,外面果然是熙熙攘攘的街道。街道两旁店铺林立。两人依着卫世所说向着右边的街道逛过去。

        一路走过去,符箓店,法器店、灵宠店、茶楼应有尽有,都是只卖单一类物品,只在街的最中间与传送殿相对的,有一家标了羽毛样的印记的四层大店,似是什么都卖。

        路过第二家法器店时,程正咏对钟凝宁道:“简宁,我又想去看看头钗了,我们进去看看有没有适合的。”

        钟凝宁点点头。所谓买头钗不过是一个借口。她知道程正咏乃是想要再多打听些消息罢了,总不能只听那个卫世的一面之词。而法器正是程正咏所擅长的,也不怕出什么问题。若是她来打听,大约会选择阵法店吧。

        进入店中,首先见到的便是一个长条形的柜台,柜台后是个陈列柜,挂了许多法器。柜台与陈列柜之间则空了一尺宽的距离给掌柜,而伙计则在柜台前招呼客人。

        程正咏扫视一周,惊讶的多看了掌柜几眼。乃是因为在中州,伙计没有灵根的还能在主客是练气修士的店中见到,但是掌柜的却一定要是修士,哪怕是个练气一层的也可以。若是没有修为是开不起卖修士物品的店的,便是开得起,也没有那个修士会去买。这云州,竟然连凡人都可以开店当掌柜么?

        这名掌柜虽是凡人,却感觉敏锐。他注意到程正咏的目光,又看了看店中的挂饰一眼。热情的道:“这位仙子,可是有什么想要的?我们这里卖的好法器。法衣有流仙裙、襦裙、襟子等,最好的有广绣流光裙,啧啧,那可是上品防御法器。若是想要攻击类的法器,我们有鞭、有扇、有剑、有尺等。若还想特别些,还有长绸挽成的丝带,平时作为飘带用,斗法时也灵活,保证飘飘欲仙,衬得上仙子的身份。防御的法器有帕子,有字画、有簪子、有小金盾牌,保证好看不累赘!特殊法器有……”

        这个掌柜果然是生意人,介绍起自己卖的法器起来,简直滔滔不绝。程正咏听得耳朵都要疼起来了。她连忙打断道:“要不了这么多!我们要这么多裙呀鞭子呀的有什么用?你只管将簪子摆出来:样子要看,材质要贵,法器的属性要好,品阶要高!”

        反正也不是真的要买,程正咏随意说着。要求开的越离谱,到时候才越好拒绝么。

        “这个,仙子既然这么说,那么那些寻常的俗物想来也看不上。老儿这里正好有这么一件,乃是本店的镇店之宝,轻易不会出手的。不过嘛,仙子与本店有缘,老儿自然是要割爱的。”掌柜略一思索便神秘兮兮的凑到两人跟前道。

        程正咏心中暗暗嗤笑:什么整店之宝?她敢肯定,随便来个什么修士,要求高些,这个掌柜都会有这么一套说辞。整店之宝,轻易不出手什么的,只是为了提高身价罢了。至于缘分,或许有些吧,她们到了云州,进的第一家店就是这一家,戏耍的就是他了!

        ps:

        哇咔咔,新的地图开启~超开心~腆着脸请大家给我留一点推荐票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3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