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十五章 苍觚比赛

第二卷 第十五章 苍觚比赛

        程正咏花了三日终于将等级提升到了炼器师级别。第四日,郑月梓便敲响了她的院门。

        程正咏记得和她的约定,已经等在家中了。听得门响,便出了门。

        她先向这位小姑娘打了个招呼,然后道:“我们这就过去?”

        郑月梓穿了一件暗色的带着兜帽的外套,头发都束了起来,用一根树枝扎好,看起来比原本的年纪大了两岁。她点点头道:“是的,现在过去,正好可以看到第一场比赛。”然后她又小声的道:“那边特别的乱,前辈你一定不要把我丢了。”

        程正咏摸了摸她的头:“没事,一会儿你跟紧我就是。”只要不是筑基后期,她便自信可以护得她的安全。想了想,还是将夕照剑取了出来,收在袖子中。

        小姑娘微微笑着信赖的点点头。

        到了街上,依然是一股难闻的腥味,程正咏在自己的鼻子处点了点,便闻不到味道了。

        回头去看郑月梓,她已经用一块暗色的布将脸捂住了,又将兜帽放了下来。

        两人在这条街上走了一会儿,郑月梓指了一间比其他的房子略华丽些,两扇门大开着的店铺道:“就是这间。”

        程正咏仔细一看,果然在招牌的一角看到了一个羽毛的标示。

        她便走了进去。郑月梓抓着她衣摆的手也更加握紧了些。

        程正咏干脆拉着她的小手,站在一个柜台前。还不待她出声,郑月梓小小的声音响起:“要甲子号的。”

        柜台后的掌柜偏头去看她,她立刻往正咏身后缩了缩。

        程正咏侧身挡着掌柜的视线,重复道:“掌柜的,要甲子号。”

        掌柜这才转过来看了她一眼:“好。这是甲子号的号牌:一百五十二号。道友你收好。凭这号牌,可以随意下注。”说着,将号牌递给她。

        然后,掌柜又道:“你身后的小姑娘清楚甲子号的位置,让她带你去就是。”

        程正咏回头。果然看到郑月梓点了点头,对着向下的楼梯一指。

        程正咏便下了楼梯。

        楼下是个很大的空间,大约有五十尺见方,空空荡荡的,没有遮蔽,只有几根石柱做支撑。大厅的一半深深下陷成了一个池子,池中被注入了海水,也可能就与海峡相连。另外一半用石头铺地,围了池子的三面,远离海峡的那边则要宽上许多。而且在池子的边缘有一块凸起的两尺见方的石台。而靠近楼梯的位置则摆了一张桌子。桌子后没有人。

        程正咏扫视一周。见到墙上开了几个洞口,却没有半点标示。

        郑月梓朝其中一个洞口一指:“那里。”程正咏便带着她进了这个洞。

        这个大厅只有外面那个的一半大,但是布局类似,也是在靠近海峡的位置挖了一个大池子。只在两边留了七尺宽的过道。

        外面的大厅没有修士,而里面这个却已经有了许多修士,大多是练气期,也有五十多个筑基期。再算上其他几个洞里的,想来今日,这望仙城里的筑基修士,有一大半在此了。这些修士多为男修,大概是因为女修很少有喜欢看这种争斗的吧。

        大厅里远离海峡的那一边铺出了三道台阶,放了三排座位。可是只有几名女修坐在上面,百无聊赖。而男修们,则围着池子肆意的聊天。

        程正咏也上了台阶,和郑月梓一起坐在最后一排的边缘。

        吵吵闹闹大约有一刻钟,甲子号里的修士越来越多。最后来了七位练气期的修士。可是几乎所有的修士都为他们让出道来。

        五位修士在石台前站定,一字排开,还有一位站在最边缘。最后修为最高的一位修士走到了池子前的石台上,开口道:“各位前辈、各位道友!今日又是苍觚比赛的日子。此次甲子号比赛便由我,李冬祥主持。废话不多说,这便开始罢。第一场,比赛内容为哪条海蛇先到对岸?”

        说着他手一挥,便见那几位沐仙盟的修士套上了指套,各自拿出一个灵兽袋,放出一条类似于蛇的妖兽。这种妖兽想来就是海蛇苍觚了。

        程正咏仔细看了看,这些苍觚都是三阶妖兽,体长大约有三尺,粗细大约是三指,通体浑圆,在尾端渐渐扁平,有一个类似于鱼的尾巴。而苍觚的头则是棱角分明,嘴开的极大。嘴的两边还有两道长长的须子。

        这些苍觚十分不驯,扭动着身体,便要挣脱束缚。可惜它们的七寸处却被牢牢的捏住,无论如何挣扎都不能摆脱修士们的手指。

        然后,靠在池边的那位修士手中掐了一个诀,便见池中显示出五条赛道来。

        见一切准备就绪,李冬祥又道:“好了,这五条苍觚皆是我沐仙盟精细挑选的。从左至右依次排号为一至五号。各位道友,看好了便可下注。一刻之后,便要停止下注,开始比赛。”

        之后,那名掐诀的修士便在桌子后坐了起来。

        程正咏一看,这和前世里的那些跑马比赛,跑步比赛有何区别?只是将马和人换成了海兽苍觚罢了。

        郑月梓问道:“前辈,要下注吗?”

        程正咏想了想,既然来了一趟,便赌一赌吧。只是不知这是如何下注的。

        她取出十块灵石,和号牌一起递给郑月梓道:“你拿去下注吧,随便哪一号都可以。”

        郑月梓捧着灵石和号牌,想了想,点点头。她在号牌上比划了几下,最后沮丧的递给程正咏道:“前辈我修为不够,不能在号牌上写出来。”

        程正咏摸了摸她的头,接过号牌道:“如何写呢?”

        郑月梓,指了号牌数码之上的位置:“这里写所选的苍觚号码。”又指了指数码之后的位置:“这里写压的灵石数。”

        程正咏先写了灵石数,又问她:“哪一号?”

        郑月梓纠结了一下,道:“五号。”程正咏便依言写上,又将号码牌递给了她。

        郑月梓主动解释道:“所压的灵石,可以兑换的时候计算。不过,比赛只取第一名。而且,所有的苍觚都是一样的,赔率为一比四。”

        这么说。沐仙盟要抽取五分之一的费用?果然所有的赌场都黑。

        一刻的时间很快就到了。李冬祥一声令下,沐仙盟的修士便都松手,苍觚坠于海水中,乱成一团。而那些围观的修士也完全不顾修仙者的矜持,也和苍觚一样的混乱,甚至更乱。苍觚可不会发出这么多的叫喊声,加油声。

        “那么,这些苍觚们,到底要比赛什么?”程正咏问,这可跟她想的不一样。

        “看它们谁先到达终点呀。”郑月梓奇怪的道。那位沐仙盟修士不是说过了么?

        “可是它们只顾着混乱。没有一条前进一步的。”程正咏话音刚落。海蛇们就开始了一个劲的向前冲。那些修士们也更加激动了,叫喊的声音更大。

        “离开海的苍觚总是想回到海中去,它们知道海在那里。”郑月梓认真的道。

        所以这些修士便想出了这么一个比赛的办法?程正咏觉得真的很无聊,真不知道那些云州修士。为何这么喜欢看这个。

        苍觚在海中的速度很快,须臾便到了尽头,一个劲的撞着墙,想要回到海中去。郑月梓的运气很好,五号苍觚是最先反应过来冲向那一端的,也是最先到达终点的。

        小姑娘有点激动,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程正咏道:“前辈,赢了!”

        程正咏点点头,“那么如何兑换呢?”

        郑月梓平静了下来。“待会出去的时候,在掌柜处兑换就好。”说着她期待的看着程正咏:“前辈不看下一轮了么?”

        程正咏点头道:“这实在没有什么意思。”此时已有两名女修离开了。

        郑月梓拉着她的衣服:“再看一轮好不好,下一场很有意思的。我以前都不敢进来的,前辈……”

        程正咏摸摸她的头:“你的胆子变大了么,都会抓着我撒娇了。”

        郑月梓不好意思的道:“因为前辈很好呀。我知道前辈不会生我的气的。”

        “那好吧,最后一场哦。”程正咏妥协了。

        郑月梓高兴的使劲点头:“好。”

        便听到李冬祥的声音又道:“下一场:哪一只苍觚会坚持到最后?仍然是一刻的下注时间。”

        程正咏问郑月梓:“这一次选那一只?”郑月梓想了想,坚持道:“还是五号!”程正咏算了算上一场的所得,都写了上去。

        沐仙盟的修士抓出一只跳跳兔,伸到池子的上空,拿出法器在兔子身上划开,兔血立刻撒入了池中。那些苍觚也不撞墙了,立刻便似疯了一样,冲到兔血处,拱来拱去  。

        沐仙盟的修士将跳跳兔扔进池中,这些苍觚立刻抢夺起来。

        渐渐地,苍觚越来越疯狂,修士们的叫喊声也越来越大,简直要把大厅的洞顶都要掀翻了!随着兔子肉的减少,这些苍觚也彼此攻击起来。很快,苍觚的血也撒入了池中。

        苍觚的血是黑色的,而且腥味极大。程正咏虽然封闭了鼻子,但是那种腥臭的味道,仍然不住的钻进鼻子来。她只好努力的屏住呼吸。幸好,她是修士,不是一定要呼吸空气的!

        忍耐了一会儿,结果出来了,赢的果然是五号。

        此时苍觚的腥臭味已经非常浓郁了,程正咏便一刻也不能停,立刻拉着郑月梓快步出了这家店。

        ps:

        话说昨天晚上和同事去逛街买衣服,结果衣服没有买,买了一个金戒指~美美的~而且凉席也发挥了作用,果然可以睡个好觉了!所以今天可以更加快乐的码字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