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十六章 韦家修士

第二卷 第十六章 韦家修士

        出了这间店,那股味道终于淡了下来。郑月梓将那十块灵石捧给她:“前辈,你的灵石。”

        程正咏算了算,两场都是一比四的赔率,那么她应该赚到一百六十块灵石。除去本金也有一百五十块了。她没有接郑月梓手中的灵石,道:“这些便算作是你选号的报酬罢,若不是你,我也赚不了灵石。”

        郑月梓警惕的四下看看,焦急道:“前辈不要这么说,这些灵石我也不要了!”

        程正咏摸了摸鼻子。好吧,当街给一个只有练气一层的小修士灵石,确实是她做的不大妥当。她收起灵石,便要转回店中去兑赌赛所得。

        郑月梓却不愿意再进去了,她道:“前辈我先回去了。”不等程正咏回答,便跑开了。

        程正咏摇摇头,进了店。

        兑好灵石,程正咏便打算再去炼器盟看看,路上却隐约听到了呼救声。

        程正咏脸色一变,毫不迟疑的将三属性的剑御起,飞快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这个呼救声听起来像是郑月梓的声音,平时声音小小的,但是此时却是又尖又利。

        很快程正咏到了呼救的地方,果然是郑月梓。一名筑基男修扭着郑月梓的手臂,而郑月梓又踢又打,男修几乎要抓不住她了。他索性伸出手来,击在郑月梓的脖子上,她便立刻安静了下来。

        程正咏来时正好看到这一幕,她立刻夕照剑出鞘,一式破云斩倏忽而至。她含怒出手,剑气凌然,势不可挡。

        男修也使剑,匆忙间出剑格挡,却被震退了一步。

        男修狠狠的盯着程正咏道:“道友。不要多管闲事。”

        程正咏收剑在手,将郑月梓挪到了身后,她最恨这些欺负低阶女修的修士。轻蔑的道:“这事我就管定了!”

        男修在程正咏的脸上转了一转,一副了然的样子。立刻换了一副口气:“这不是冯道友么?怎么,后悔了,想通过我攀上我们家韦斌?”

        听得“韦斌”这个名字,程正咏心中大恨,也知道了这个修士必然就是韦家的了。如此,更加不能放过他了!

        程正咏也不再多说什么,正欲出手。却发觉有个筑基期的修士藏在暗处。她的神识超过同阶,虽然暗处的修士极力躲避,却仍然被她发现了。不过,这应该不是韦家修士的同伙。不然。这会儿就该跳出来了。

        但是程正咏也不敢倾力出手了,只好使些普通剑招。她右手执剑,直接一个横扫过去。男修已是早有准备,将剑斜挑,并且掐了一个诀。剑上金光闪过,立刻锐利了起来。

        男修的剑乃是一柄重剑,他将剑翻转,利用剑势向着程正咏的玉剑缴了过来。脸上也出现了狰狞之色,道:“既然叫我遇上。便将你抓回家中,好邀一邀功!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可惜程正咏的剑虽是玉剑,并不以锋利取胜,却是一件法宝。再锋锐的法器对它来说也是完全无用。程正咏持剑在重剑上轻轻一点,借力腾空,当头向着男修劈下。她口中道:“今日是谁落在谁的手上还不一定呢,你还是多多担心一下自身的好!”

        男修偏头便要躲过,可是剑势却似是已经认定了他,也跟着偏了过去。无奈,他只好再次使剑来挡。

        见此,程正咏立刻施了一个巨剑决,将剑变大。同时剑的威力也变大了。

        男修如何抵挡的住?后退了好几步,一直贴到了墙上。他叫道:“剑修,这是剑修的招式。”

        程正咏收剑点头:“不错,我是剑修。就算你是筑基中期又如何?今日必要亡于我的剑下!”

        “狂妄!修为就是修为,即便你是剑修,我修为高于你,你也别想在我手上讨着好。”说着男修语气软了下来。“你我相斗最后也不过是两败俱伤,不如各退一步,我将这小姑娘还给你,我们就当从没见过,如何?”

        程正咏摇头:“放你走?不,我受韦家如此大辱,今日你撞到我手上,便别想活着回去了!”说着,又是一个横扫,中途变招,刺向男修的胸口。

        见程正咏必要将他留下,男修也发了狠,收起重剑,取出一柄足有石磨大的重锤来,迎着夕照剑而来。

        重锤之势似有千钧。夕照剑虽是法宝,但是程正咏却只有筑基初期,不敢直面相对,便将剑招转换,中途变作撩剑,与重锤擦过,直奔男修握剑的手而去。

        男修却松了手,重锤其势不减,仍是向着正咏而来。然后,他手中却掐诀,阻挡夕照剑,可惜仍被伤在了手上。

        程正咏也没有完全躲过重锤,被它带起的罡风擦过。

        如此几个回合,两人都不能将对方如何,而是各有损伤。

        程正咏暗道,这么僵持下去,对她并不利。这男修乃是筑基中期的修为,灵气更加浓厚,但是一直配合着法诀,消耗颇大。而她虽然经过洗灵根,灵气更精纯,且三系灵气可以互相转换,但一直用的剑招,灵气消耗尚可。但是相比之下也没有绝对的优势。这么耗下去,也不知谁的灵气会先用完。虽然暗中有个修士虎视眈眈,但也只能赌一把了。若是能在五招之内将这男修击杀,便是直面这暗中的修士她也能有一战之力。

        虽然,剑式消耗灵气颇大,她一向都是能少用就少用的,但是此时已是顾不得了!

        这么一想,程正咏便三杀诀出手。此时她的三杀诀,三剑之中谁真谁假除了她自己,筑基之中已经没有修士能够分辨的出来。

        男修不敢大意,立刻忙乱了起来。他挡过两剑,却仍是被第三件击中,此剑虽不是实剑,却仍有两成的威力,被它击中,男修的伤势立刻重了起来。

        男修大叫一声。此时看着程正咏的目光已是怨毒极了。知道不将保命的手段用出来,今日可能真的就要折在这里了。

        他不顾伤势,立刻咬破了指尖。逼出一滴精血,将血涂在了重锤上。口中念念有词。

        凡是用血驱动的招式都十分不好对付,程正咏自然是想打断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重锤立刻变作无数个,箭一样的向着程正咏袭来!男修的精神也似抽空一般,神情萎靡,但是仍然狞笑着看着程正咏:“看你这次如何逃过!你放心,这次我捉到你。必然不会送给韦斌,到时候,我会亲自享用的!”

        程正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这种招式她只自己使用过,也不知道这些重锤是虚是实。若都是真的呢?

        她无奈的将夕照剑轻轻推出。夕照玉剑似慢似快的画了一个圆,然后便似凝住一般,连重锤也挣脱不出。之后这圆抖了抖,连同重锤一起都坠落了下去。

        正是她在元昙元君洞府时所悟的平秋月。这也是她第一次用这一招对敌,竟不想效果如此的好。便是连精血催动的招式也可毫不费力的破解掉。

        只是消耗的灵气也是十分巨大,这一招过去,程正咏的丹田立刻被掏空了一半。这就是她并不如何喜欢用这一招的原因,所耗费的灵气实在太大了,加上前面所消耗的。就算有聚灵之体加快灵气的吸收,程正咏的丹田之中也只剩下了五分之一的灵气。而且,这一剑使出来也并不容易,她也显得有些疲惫了。

        这一招完成,男修便只剩下一声惊叫,“这不可能!此招一向无往不利,怎么会被破掉。”然后转身欲逃,甚至来不及用飞行法器。

        程正咏如何会任由他逃脱?夕照剑掷出,直接穿胸而过,将他定在了地上,同时出现在男修脸上的还有一个拳头印。看那深浅,便是没有程正咏那一剑,这男修也必死无疑。

        这时,程正咏才吞了一把回灵丹,转身去检查郑月梓的伤势。至于背后的那个修士,既然帮着她杀这男修,想来也不会对她出手。

        郑月梓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最重的也就是后颈处的那一击。程正咏放下心来,对着身后喊道:“多谢道友相助,何不出来一见,也让我谢谢你。”

        “不必,便是没有我暗中出手,你也一样可以将这男修击杀。”一个女修转了出来。

        程正咏回头一看,正是那位在炼器盟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修。她揖礼道:“这男修竟然明目张胆的劫掠低阶女修,实在死不足惜。多谢道友出手了。”她有意将这件事情分说清楚,免得这位女修误会。

        女修笑了一笑,知道她所谢不只是她最后的出手而已。她道:“这韦家的修士我也暗中杀了几个,都是在劫掠练气期的女修,甚至还有男修。我逼问过几个,才知韦家暗中在做鼎炉生意。实在让人不齿!”

        程正咏惊讶道:“竟是如此么?难怪他们家从金丹到筑基的修士各个看起来都不像是什么好东西。我今日杀这男修,一是因为这个小女修乃是我的熟识之人,二来,也是在他家手中吃过亏,不报回来,实在咽下这口恶气。”

        女修点点头:“我到时见道友已经出手,便隐在了暗处。还望道友莫怪!”

        程正咏自然客气的说不会。

        女修又道:“我叫倪静秋,今日也算有缘,便做个朋友如何?”

        这便是倪静秋?程正咏记得她也被平湖镇的卫家卫世追求过,一时又是好奇,又是觉得彼此颇有缘分:同样被卫世追求,同样厌恶韦家修士。

        见程正咏脸色奇怪,倪静秋便有些不虞,“怎么?莫非是看不起我?”

        程正咏急忙道:“不是,不是。只是闻名已久,不想今日居然能够见到真容罢了。能够与倪道友为友,我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ps:

        最近在计划买个空调,这日子,没法过了!好吧,看到这一章还是很解气的,算是给正咏出气啦~

        最后,各位节日快乐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