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二十章 金丹出手

第二卷 第二十章 金丹出手

        这时候,程正咏才有了闲心四下看看。

        被沐仙盟的筑基修士邀请去捕捉海蛇不只是程正咏两人,其他的都是筑基后期的修士。这些修士也都受到了五阶海蛇的攻击。不过海蛇乃是全范围的攻击所有海中修士,所以这些修士与程正咏两人一样都能够侥幸逃得了命来。

        而那些修为不及,本事不够的修士则是遭了秧,修为在筑基初期的,倒有一半丢了性命;修为在筑基中期的,大部分都逃回了楼船,但仍是有几个殒命于海中。

        这还是沐仙盟的金丹修士及时出现的结果,若非如此,这些乘客们,今日能够逃命的也不知能够有几个。

        此时,金丹真人已与七阶海蛇战到了一起,你来我往。钟凝宁坐下疗伤,程正咏则倚着栏杆看了一会儿,七阶海蛇虽然厉害,但是那金丹修士实力也十分不俗。

        沐仙盟的筑基修士此时走到了程正咏的旁边,道:“苍觚全身无甚用处,连肉都是臭的,但是却天生便可吞吐云雾。许多苍觚聚在一起,便是修为不高也可迷惑筑基及以下的修士。而四阶苍觚可喷水为箭,六阶苍觚便可凝水为冰。七阶苍觚修为则相当于金丹初期,迷雾随放随收,水属性的法诀也是随心所欲,一身*更是坚不可摧。”

        “不过,还是比不过金丹期的人类修士。”程正咏接口道:“便是七阶海蛇如何厉害,甚至有了些灵智。但是金丹期的修士修为不输与它,又可使用法宝等外物辅助,天生便要比妖兽多出些优势来。我看这位前辈拿下这七阶海蛇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沐仙盟的筑基修士摇摇头:“没有这么简单,七阶妖兽就是七阶妖兽。它们道的*之力也不可忽视,道友且看吧。这七阶海蛇要在金丹修士的手下将我们都灭杀,怕是不能。但是我们要捉住它,怕也不易。”

        “难道就这样让它走脱了?不怕它再来报复?筑基修士倒还罢了,你们沐仙盟总不能一直都不载练气修士吧?”程正咏不信。

        沐仙盟的筑基修士道:“能来这么一趟自然是早有准备了。不知可否将你的表妹借与我们用用?”

        “阵法?”程正咏道:“利用阵法的威力倒是个好办法。不过我表妹差点被七阶海蛇击中,怕是不能出力了。何况你们沐仙盟早有准备。也不会差她一个。”

        “虽是如此,但是我看这位道友阵法之术远超同侪。有她相助,自然是要更加有把握几分。我们这些沐仙盟的修士可都是带着任务来的,若是失败了,也难逃责罚呀!”

        程正咏还是摇头,“她原本就受了伤,主持阵法又是破耗精力的事情,我们对付六阶海蛇已是叫她损耗颇多了,虽然遗憾,可这等大阵还是参与不了的。道友也不必再说了。”

        沐仙盟修士见她说到这个份上。便知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答应的了。他们沐仙盟将这些筑基修士聚集在楼船上虽是有设局欺骗的嫌疑。但是毕竟是商盟。讲究和气生财,也不能逼迫于她。

        沐仙盟修士只得罢休。

        程正咏道:“你也别觉得怎么样,今日有这么多海蛇来攻击,也是因为沐仙盟如此大量的捕捉苍觚。以此牟利,竭泽而渔。海蛇也是妖兽,虽是灵智不多,但是杀多了,也是要反扑的。今日之祸,皆是前日之因!”

        沐仙盟的修士却道:“道友此言我却不能同意。你道我沐仙盟为何要杀苍觚?乃是因为苍觚太多,便会为祸。它们盘踞在这雨霞湾海峡,便使海峡中雾气弥漫。若是雾气略微淡些还好,只是令修士在其中不能视物、无法辨别方向罢了。雾气略浓。所见所感便都不是真的了,只是一个投影而已。若是任由它们在这里繁衍,雾气愈加浓厚,那时,便是我沐仙盟也难以行船。南北云州便只有元婴以上可以往来了。”

        虽是如此,但是程正咏一点都不相信,这其中沐仙盟没有为自己考虑的因素。沐仙盟身为南北云州六大势力之一,若是要将这里的苍觚全部灭杀也不是不可能。但是他们一直以来,虽然杀着苍觚,却从来都是维持着一个只有沐仙盟可以沟通南北的情势,垄断了这一项交易。如此,他们受益的可不仅仅只是船费和苍觚赌赛这两样。南北物资的转化便是一笔极大的利润,更别提无数低阶修士的资料这样无形的资产了。

        这等话,程正咏自是不好直接对沐仙盟的修士说的。她只是叹道:“因苍觚为祸而杀之,因杀苍觚而引起今年日之祸,天理循环,如此而已。”

        程正咏虽是不说,但两人都是通透之人,沐仙盟修士只看程正咏的表情,便知道她的所想了。但是有些话不说出口便可当做不知。

        他问道:“道友,不知那只六阶苍觚何在?”

        程正咏将钟凝宁一指,道:“六阶苍觚乃是我表妹收的,此时正在她那里。道友若是想要,也得等她疗好伤。你们现在便要拿下那相当于金丹期的七阶苍觚,又何须在意这这一只?”

        沐仙盟修士无奈的笑笑:“也罢,等这位钟道友疗伤完,请来第二层找我吧,到时候一起将灵石奉上。我名赵永宁,乃是沐仙盟的七等掌事。两位道友皆是不凡之人,若是有什么需要我沐仙盟的,只管来找我。”

        程正咏颔首为礼道:“如此,谢过道友了!”

        两人说话间,金丹修士果然如赵永宁所说,与七阶海蛇几乎斗了个旗鼓相当。程正咏仔细看看,果然是受到了那奇异迷雾的影响——一只六阶苍觚未完成的秘法便可困住程正咏,这七阶苍觚的迷雾就更是了得了,更何况这只七阶苍觚可以指挥低阶苍觚们对过往楼船发动攻击,想来也已是有了些灵智。但是金丹修士因为有防御法器,受伤不重,海蛇却屡屡受伤,只是愈战愈勇罢了。如此看来,还是人类修士占了上风。

        瞅着七阶苍觚的灵气已是被消耗了大半了,楼船便又动了起来。不知这些沐仙盟修士是如何布阵的,没一会儿。海上便亮起了几道阵光,将七阶苍觚团团困住。

        这时候,钟凝宁也忍不住了,停止了疗伤,站到了程正咏的一旁。

        “表妹,你看,这阵如何?”程正咏问。

        “阵旗竟是炼制过的苍觚之骨,而且皆为三阶以上的苍觚之骨。看来这不仅要困住这七阶海蛇,而且还要使之发狂呀。”钟凝宁皱着眉道。

        “这沐仙盟一步一步,皆是好手段!”程正咏听了也是感叹。

        话音未落。果然七阶苍觚也是暴怒。所施手段已是渐渐没有了章法。金丹修士初时躲的略有些慌张。但是程正咏却摇了摇头不再看了:“这七阶苍觚已算是落在了沐仙盟的手中,恐怕是连死也不能了。”

        她又对钟凝宁道:“刚才沐仙盟邀你一起去主持阵法,我帮你拒了。”

        钟凝宁道:“无妨,这阵法取巧罢了。也不过如此。”

        程正咏又道:“此时你已疗伤完毕,这里也没有什么可看的了,不若我们去取灵石?那位赵永宁道友,可是邀请我们直接上二楼的。”

        钟凝宁诧异道:“你不需要疗伤么?我可是看到你结结实实被浪头击中过的。我伤势已经被压了下来,可以为你护法。灵石何时取不得?还是疗伤要紧。”

        程正咏摇摇头,“不妨。”她觉醒了梦泽树的血统,不仅得到了许多知识,改善了经脉,灵气恢复速度更是快了几分。而且自此之后。即便受了伤,恢复起来也比一般修士要快上许多。毕竟,调理灵气,乃是梦泽树最大的功用。

        钟凝宁惊异的上下看了看她,却最终没有说什么。变化极大的不只是程正咏一人而已。她在水上布阵,可没有使用过阵签、阵旗。特别是对付六阶苍觚的时候,完全是只用阵盘,以筑基一层的修为,便可控制困住相当于筑基后期修为苍觚的阵法。

        若说程正咏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推测出她得到了些特别的东西,她是如何都不相信的。但是程正咏什么都没有说。

        如此也好。

        其实楼船的二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一样是几间屋子罢了,并不比楼下宽敞。并且也都是沐仙盟修士的住房以及几间处理楼船事物的房间,还有两间特别大的则是会议室。

        程正咏两人上了二楼,便被赵永宁迎了上来,带到一间空的办公用房。

        钟凝宁将六阶海蛇奉上。赵永宁便爽快的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袋灵石,递给两人。他道:“连同退的船费都在这里了。两位道友点一点。”

        程正咏打开乾坤袋,扫了一眼,点点头:“不错。那么,我们姐妹就回去休息了,我也要回去疗伤,就不打扰了。”

        赵永宁将她们送了出来道:“那就不送了。两位道友请便。他日若是我沐仙盟需要炼器、阵法,找上两位道友,还望不要推辞。”

        回了客房,便是分灵石。

        正咏道:“表妹,捉四阶以下的苍觚时全赖你的阵法之力。若是单打独斗,我必然不能够这么快速的收取苍觚。灵石便多分你一些吧!”

        钟凝宁却是一笑,“不说没有你的斗法之力,我对付起苍觚也是不易。就是那只六阶苍觚,虽然有我的阵法助阵,但也全赖了表姐的剑式犀利,是不是也该多分些灵石给表姐?”

        她一说完,两人都一笑。正咏道:“罢!也不算来算去了,还是平分吧!”

        ps:

        今天加班到10点半的样子,回来洗漱好就11点半啦~随意写不了文,幸好,我有存稿!我的目标是——冲击全勤~所以断更什么的是不会有的拉。再说一下,以后晚上更新皆为修改前文,无需理会~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