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三十章 一队男修

第二卷 第三十章 一队男修

        第三十章  一队男修

        程正咏调息了半个时辰便已经稍稍的将伤势压下,感觉到有微弱的灵气接近,她便睁开了眼睛,果然见到钟凝宁的传讯符已是到了。

        程正咏输入些许灵气,钟凝宁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她一贯清冷的声音中则多了几分虚弱,想来受伤不轻。

        她道:“表姐,我在雷鹰的追击之下,受伤有些重,不好移动。只好烦请你来。”

        然后便将她的所在之地描述一番。

        虽然说得很模糊,但是正咏也推算出了大概位置,在糜滩林的最北端。

        程正咏御剑一刻便到了推算的位置,然后将小火叫了出来。让它去找钟凝宁,总比自己找方便快速的多。

        小火转了几圈向着一个方向飞了一会儿,最后停留在一个山洞外。

        因为这里已是糜滩林的最北端,远离海湾,所以沼泽渐少,有了几处小山丘,所以才能有这么个山洞。这个山洞不知原来是那只妖兽的洞穴,但是看起来早已废弃不用了。洞口周围略有些倾塌,洞口处的地上到处都是周围树木落下的叶子,厚厚的一层,散发出一种将要糜烂的味道。

        看来钟凝宁也颇懂山林里的生存之道,在满是淤泥地的深林里找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山洞。虽然这山洞颇具迷惑性,也很不符合钟凝宁一贯的形象。但是程正咏可不会认为一个阵修临时居住的山洞会像它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无害。

        程正咏又取出一只传讯符,激发了它,送了出去。这只传讯符慢悠悠的晃了晃。没入山洞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果然看到洞口有灵气波动而形成的亮光。一闪而没。程正咏这才进了洞。

        这个洞里依然没有被怎么收拾,保持了它原本的样子,地上都是灰尘土屑,边缘也有土墙掉落的痕迹。而钟凝宁则坐在中间的蒲团之上,见她进来。便微微颔首。看来,她确实伤的不轻,竟是连略微收拾一下洞府都做不到。

        程正咏关切的问道:“伤势颇为严重么?现在恢复的如何了?”

        “原本就被几道雷光击中,伤到了肺腑和经脉。后来又一直被雷鹰追击,不得不一直在榨取灵气,加重了经脉的伤势。后来分开逃离中,我又被伤到几次。如此叠加之下,便有些许严重了。”

        程正咏点点头。她推测也是如此的,安慰道:“虽则如此,但是得到一只父母双方都是六阶的灵兽蛋也值得了。这只雷鹰蛋的资质一定差不了。只要你用心调养,不出半年便可进阶。如此养上几年,你也有了一个帮手,不愁直面斗法了。”

        钟凝宁点头,“只是,如此便要花费几月时间疗伤。耽误了修炼。”

        程正咏却不赞同:“我知道你心里急。但是修为之事,不可一蹴而就。我不知道元君给你什么东西,让你一直保持着修炼的速度。但是便是再好的东西。长此以往的这么用下去,对你的修为也会不利。我看,反倒不如趁着这次受伤,好好理一理,将修为垒实。这却比更快进阶更加重要。”

        钟凝宁取出雷鹰蛋,以手抚之。不语。程正咏也不知道她到底将她的话听进去没有。若是以往,程正咏必然还要再说几句道理。但是此时她却不想再说了。同样,若是以往,对于程正咏的劝诫,钟凝宁也必然会听得进心里许多,若有不同意的也能直说,不似现在,只是不语。

        程正咏便将自己为了斑斓虎而炼制的灵兽袋匀了一只出来,递给钟凝宁。这正是为程斓庚炼制的那一只。因为它既有风属性,又有火属性,程正咏颇为期待它有一天能够变异成雷属性的灵兽,因此在这灵兽袋中有加强这两种属性的阵法。给雷鹰蛋,乃至以后的小雷鹰用,倒也十分合适。

        因为两人都有伤在身,这里妖兽众多,并不十分安全,便去了最近的玉勾镇——距离糜滩林也不过百尺之遥。

        玉勾镇临近糜滩林,故而也算是修士众多。靠近这边的林子里,虽有许多低阶妖兽,但还是以四、五阶的最多,所以这里的筑基修士相比寻常镇子也要多出一些。

        但是这些却不关两人的事。他们一入玉勾镇,便找了一家灵气略好一些的客栈,租了一间灵气最好的院子,付了半月的房租,便各自闭关了。

        半月后,程正咏两人都出了关。其中,程正咏的伤势便已经完全好了,这也是多亏了体质特殊的缘故。不仅如此,因为这段时间以来的积累,以及在糜滩林中先后对阵过五阶的高灵智的斑斓虎,和两只六阶雷鹰,虽然受了伤,但是同时也使她感悟颇多。此时她十分明晰感觉到,自己已经到了突破筑基初期的边缘。

        而钟凝宁此时也将伤势完全压制住,只要不再过分使用灵气,温养半载便也可不留后遗之症。

        因为已经在糜滩林中耽误了两月之久,两人便决定立即启程,前往丹云城。

        距离两圣湾秘境开启已经不足三年,已经渐渐有修士如程正咏两人一般,有意识的汇聚到丹云城,所以,她们一路也遇到过许多拨筑基修士。

        因为两人都是女修,修为也不显,于是便时常有上来搭讪的,挑衅的,甚至还有打劫的。

        但是程正咏和钟凝宁都不是纯粹的道修,一个是以斗法见长的剑修,一个是十分适合坑人的阵修,便也没有几个修士能在她们手中讨得好处。

        但是也有吃亏的时候。

        一日,程正咏两人正赶路,后面便追了一队男修上来,与她们并驾齐驱。

        因为修士渐多,程正咏两人一路都十分小心,便没有用法宝赶路,以免被看出来,引来觊觎。她们各自用的都是普通法器。如此,也无法突然加快速度摆脱这些修士。

        何况,这一队修士并没有对她们做什么,只是一边随口说些话,一边一路跟随。两人速度快些,他们便也快些;两人速度慢些,他们便也慢些。

        这些修士只看长相,便知是一家所出。他们中有三名筑基后期修士,两名筑基中期修士。程正咏两人便是生气,要想要教训他们一番,却打也打不过,除了脸色一冷再冷,根本说不得什么,只能时时提防。

        到了夜间,程正咏两人为了摆脱他们便不与往常一样找一处地方休息,而是继续飞行赶路。

        这些男修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一名筑基中期的男修道:“两位道友,可是要前往丹云城?说来我们家虽在南云州,但是每百年必是会前往丹云城,参入两圣湾秘境的盛事的,对丹云城与两圣湾都颇为熟悉,两位不如同我们一起赶路,也好在路上有个照应。”

        这话虽是说的殷勤,但是却又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

        程正咏最烦的就是这样的修士了,偏偏人家并没有冒犯什么,连骂两句都骂不得。她便故意装作是五分钦慕,五分感兴趣的道:“这么厉害呀?每一次都能有名额么?那么你们是南云州云家的修士?”

        说话的男修尴尬的摇摇头:“不是。”

        程正咏便表现的略有些失望:“那就是袁家?”

        男修心中有些怒气,但还是忍了忍,道:“也不是,我们是洪家的修士。”

        程正咏的脸上便浮现出竭力忍住,但是怎么都能被看出来的失望之色。

        男修便彻底生气了,一个字也不想再对她们说,回去了队伍中,和领头的筑基后期修士低声说话。

        虽然他们说的很小声。但是程正咏的神识已经相当于筑基后期修士了。她毫不费力的听到那名筑基中期修士道:“那两个女修怕是看不上兄长你,人家问的不是云家便袁家,眼光高着呢。却不想想,便是她们有几分美貌,那两家的修士如何看得上?”

        然后又拍筑基后期修士的马屁:“再说了,兄长比之这两家修士又有哪一点差了?这一次进入两圣湾秘境,出来时必定已是得成金丹,又岂是这两个不知好歹的女修能够觊觎的!”

        这筑基中期修士搬弄起口舌来十分厉害。一番话说得筑基后期修士脸上闪过厉色来。但是他还是骂道:“这些又何须你说?连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竟是连两个女修的名字都没有问出来。”

        原来是这筑基后期修士看上她们两人。程正咏郁闷,这云州就是这一点不好,这种事情简直是经常发生,一路已经好几次了。只是,其他修士要么修为没有那么高,底气没有这么足,人数也没有这么多,拒绝了就是。

        这一队修士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程正咏给钟凝宁打了一个眼色。

        钟凝宁明白的点点头,将法宝阵盘隐在袖子中,悄悄转动阵盘,先改变两人周身的灵气,准备随时布阵。

        错过了露宿的地方,前面便是一片小山丘,两人故意擦着山丘而过。这里是附近最利于布阵的地方,所以也是对她们来说最有优势的地方。

        ps:

        所以,反派来了。

        其实,我今天休息,明天加班,预定计划是今天写三章,存一存稿,但是结果就只有半章。我应该更加努力一点,不该怪到炎热的天气上面。写文应该是一件坚持的事情,我会加油!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