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四十一章 静秋邀约

第二卷 第四十一章 静秋邀约

        自这几名金丹修士之后,陆续又来了几名。这些金丹修士通过禁制的时候,筑基修士们都自觉的让出了位置,没有一个敢与金丹修士争抢的。待再没有金丹修士来了,才有筑基修士一窝蜂的冲过禁制。

        程正咏站了一会儿。随着时间的流逝,通过禁制的修士也渐渐少了,两个时辰之后,已是再没有修士通过了禁制了。那名渺云宗的金丹女修便又出来,打了几道法诀,禁制光幕光彩流动,片刻之后闪了闪,便消失不见了。

        渺云宗的金丹女修这才道:“时辰已到,若有交了灵石却来晚了的修士,可以退还部分灵石。若有再想进入两圣湾秘境的修士,可待百年之后,下一次秘境开启之时。”

        待她回了渺云宗的楼船,这七只楼船便先后转向,向着玄毂山脉驶去。越过玄毂山脉,便是两圣湾秘境的所在了,时间也正好需要三天。

        目送见楼船渐渐远去,程正咏也没有了再呆下去的兴致,便与新认识的持云宗男修道别,与钟凝宁一起回了丹云城。

        回到洞府,程正咏便问钟凝宁道:“表妹,虽然不能去两圣湾秘境,但是这个密地听来也可一去。只是,那个朱瑞山才认识便要邀请我等,不知这其中有何隐情。我在这丹云城也认识了几个朋友,有一人正是渺云宗弟子。按照朱瑞山所说,这密地里的事情她必然也了解。明日待我向她打听打听,若是可行,我们便走这一遭。如何?”

        钟凝宁看了她两眼,低声道:“表姐交了许多朋友?是了,你自来容易交到朋友的。只是别忘了我们的身份。”

        然后她又沉吟片刻,才道:“听来。这密地里也没有什么值得一往的,何必要去?”

        程正咏被她的话说的也有几分郁闷,但还是忍耐着道:“我的修为已经稳固,也不想只修炼而已。况且。我是剑修,游历斗法才是我此时应该考虑的。我已是决定要去了。”

        钟凝宁听了则冷声道:“既然如此,我就在丹云城等着表姐就是。”说着不待程正咏回答,便进了洞府。

        第二日程正咏果然约了倪静秋出来,向她打听这密地的事情。

        程正咏将朱瑞山的话描述一番。倪静秋便道:“那个地方我知道,距离丹云城也不太远,就叫做遗仙谷。此次,我也与几个同门打算前去呢,还想着今日来邀你。”

        程正咏便道:“邀我前去的是一名持云宗的修士。听他的话。似是许多修士也会前去?”

        倪静秋一笑。道:“和什么持云宗的修士去,你只管和我一起去就好。你不是有个表妹么,可也要去?”

        程正咏摇头:“我自是愿意与你一起的。我表妹她要在丹云城中修炼。就不去了。说起此事,我还想请你与丹云城中打个招呼。若有什么事情,还望照拂一二。”虽然与钟凝宁有些不愉快,但她还是要为她安排一二。

        倪静秋一挥手道:“这个放心。我丹云城虽然不似十五城禁制严密,但是也没有几个敢在这里放肆的。我再与负责巡城的师姐打个招呼,必然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程正咏便谢过了她,又问那遗仙谷的来历和其中情形。

        倪静秋道:“这遗仙谷也是近几千年里发现的,发现的修士乃是我渺云宗以及持云宗的前辈,当时也引起了一番争夺,其中宝物种种也大多那时候就被取走了。我们此次前去,也不过是为了见识一番罢了。”

        程正咏自在城外听那朱瑞山说要去一个没有什么宝物机缘的地方,便有些奇怪,只是无法信任,便没有问出来。

        此时,她便问道:“既然没有宝物机缘,为何还要前去呢?莫非此谷有什么特别之处?”

        倪静秋道:“冯道友,你可知,我们云州原本不止有渺云宗和持云宗两派的。几十万年前,云州大小宗门林立。之后经过一场颇大的浩劫,这些宗门许多当时便覆灭了,便是没有再那场浩劫中灭门,之后也坚持不久。虽是浩劫,但也总会有一些门派遗迹留下。”

        程正咏听了,不禁心中激动,为了完善功法,她最需要的就是古早时候的信息了。

        于是,她便问道:“莫非这山谷乃是某个宗门的遗迹?”

        倪静秋点点头:“不错,这个门派叫做何名已是不知。但是据前辈推测,乃是一个以机关之术见长的门派。这遗仙谷可能就是此派的宗门所在,自然是机关重重,若是修为低了是进不去的。甚至是金丹修士,当时也有陨落在此的。不过现在,机关也大多被损毁。所以,我们去也无妨。”

        “既然如此,大宗的好处已被前人拿走了,但是未必没有剩下些汤汤水水的我们这些后来的修士。想来这就是到现在还有同辈前往的原因吧?”

        倪静秋点头:“不错。每年抱有侥幸之心的修士不少,前往历练的修士也有很多。毕竟,那里虽然有些麻烦,但是也没有多少危险。”

        程正咏这就了解了。虽然扼腕没有赶上遗仙谷中宝物出世的时候,但是这山谷也值得一去了。就算得不到宝物,能够见识一下几十万年前的宗门遗迹也是大有好处的。

        程正咏正要问倪静秋何时出发,雅间的门便被大力的掀开,明弘道走了进来。

        程正咏眉头一皱,道:“明道友,你不知道入门要先敲门么?”

        明弘道在桌子旁一坐,开门见山的道:“你们要去那遗仙谷?算上我一个。”然后自顾自的拿了一只空茶杯,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

        程正咏看了他一眼,便见他虽然仍是一副傲气的样子,却行动间不免带出些颓势来。那柄时时用来故作风流的扇子也没有拿出来,脸上也不见了惯常的得意张狂。

        她转转眼珠,问道:“赵道友呢?”

        明弘道听了,手在桌上一锤,大声道:“别提他!”

        程正咏原以为他这个样子,乃是因为昨日没能通过禁制出了丑。现在看来,竟是同赵永宁有关?

        赵永宁与明弘道,说来自然是赵永宁更受欢迎一些。能够走上仙途的修士,哪个没有几分自傲?而明弘道则张狂的过分了,自然没有几个修士能够受得了他。赵永宁则不同,或许是因为自小在沐仙盟中耳濡目染,学了几分商人的做派,对谁都是笑眯眯的,从来不会得罪人。

        虽然不知这截然相反的两人是如何做了朋友的,但是看他们的相处,这朋友之谊也不是假的。但此时看明弘道的样子,怕是赵永宁将他得罪狠了,竟是连提也不让提。

        见程正咏半晌都没有出声,明弘道看了看她,难得有了一丝脆弱之色。他低下头道:“赵永宁竟然骗我!”

        程正咏有些莫名其妙。其实,她对他与赵永宁的事情,并不感兴趣,但是奈何这明弘道,程正咏虽然不喜,却也不想得罪,只好问道:“赵道友怎么呢?”

        明弘道犹豫片刻,还是没有说什么。程正咏看了倪静秋一眼,道:“倪道友,你看?”

        倪静秋想了想无所谓的道:“我倒是没有什么。不过,我们这一行都是女修,明道友可愿与我们一起?”

        明弘道拍了拍袖子,看了看程正咏与倪静秋,神色也转为平静。他的视线特别在程正咏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眼中闪过一丝难过,最后道:“那就算了,我一个男修与你们一群女修混在一起像什么话。”

        说着转身便出了雅间离开了。

        程正咏更加莫名其妙了,她问倪静秋道:“倪道友,你看着明弘道是怎么回事呢?以他骄傲的个性,在我等面前为赵道友生气也就罢了,没一会儿又好似我们也得罪了他似得,抽身就走。太奇怪了。”

        倪静秋却没有像她一样想那么多,无所谓的道:“不知道。随便他怎么样了。不过,若是能同往遗仙谷,也可以多多切磋。说来,这明道友的斗法与我等大有不同呀,与之斗法,于我们也大有裨益。可惜了。”说着脸上也有了几分遗憾之色。

        程正咏摇摇头,“总还是有机会的。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遗仙谷?听你说了这其中情形,我倒是十分感兴趣了。”

        倪静秋道:“还有一个月才是最适合进入遗仙谷的时候,时间还早呢。我几位师姐师妹也还没有定下来何时去。若是定下来,我再通知你就是。”

        倪静秋喝一口茶,又道:“冯道友的功法似是与古时相关?我看道友的那一式‘平秋月’似有几分金丹修士的味道。”

        程正咏暗自思量片刻,便坦然道:“我的功法正是源自古时功法。只是也已经遗失颇多了,所以才格外对遗仙谷这样的地方感兴趣。”

        倪静秋点头,“我猜就是如此。不过道友能够自行悟出这一招来,实在难得。”说着,又兴致勃勃的道:“怎样?我们再去武斗场试试招式?”

        自从倪静秋发现她有这一招之后,便时常约她比斗,更常常要求她使出来互相参详。说来,自从与倪静秋互相探讨之后,她便觉得,自己对这一招的控制也更加顺利了几分。

        此时她自然欣然应允。

        ps:

        副本开启准备完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