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四十九章 七修汇聚

第二卷 第四十九章 七修汇聚

        第四十九章  七修汇聚

        之后,程正咏、明弘道、倪静秋、柳馨四名修士在石厅中等了许久,石厅都没有正式启动,只是仍然会对修士的意识造成影响。程正咏、明弘道、倪静秋都是意志坚定的修士,自然影响不大,而柳馨,经过倪静秋的劝解,终于振作了些。听从了程正咏的建议,一直都在服用宁心丹;而渺云宗的三名女修则被倪静秋劝走了。

        如此等了三四日,石厅不开,几名修士也岿然不动,只各自打坐而已。

        第四日正打坐时,却听到通道中有修士的脚步声传来。除了受到石厅影响,而宁心打坐的柳馨外,其余三名修士都睁开了眼睛,看向来处。

        来的乃是一名筑基后期修士。虽然他衣饰整齐,但是明显经过斗法,一路的走的颇为戒备。看到程正咏一行则明松了口气,略微放松了些,加快了脚步,向着他们走来。

        说来这密道之中虽然时而安全时而危险,全随时刻变化,程正咏却从来没有见识过。而这四天以来,至少她们所能看到的这一段密道则一直都是安全无虞的。

        那筑基后期修士到了石厅门口,看也不看便直接进了石厅。

        程正咏四名修士在石厅中乃是面朝石厅门口各自据守一方。倪静秋大大方方的直面石厅开口,一侧是程正咏,另一侧则是柳馨。而明弘道则紧邻程正咏而坐。

        进来的筑基后期修士想了想,最终还是坐在了与柳馨相邻的那边。他也不说多什么,直接闭目养神,恢复灵气。

        程正咏与倪静秋、明弘道各自看了一眼,忍不住疑问道:“莫非这里一定要等修士齐聚才可开启?”

        她这一问,除了柳馨对外界之事不闻不问,不仅是倪静秋、明弘道,便是刚到的修士也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明弘道皱眉想了想,道:“不知。”

        倪静秋也点头:“我也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地方。到底如何,也不知道。”

        反而是那新来的男修道:“我倒是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只是仅有只言片语,”顿了顿他才接着道:“说是如何危险。如何……神秘。”

        听他这话,明弘道虽然没有反驳,却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

        那男修一反刚刚进入时的冷漠,热情的自我介绍道:“各位道友,我名任泽,乃是任家修士。既然各位同在此处,自当同舟共济。”

        半晌无人搭话,那男修眼中闪过一丝愤恨之色。倪静秋见此便点点头,道:“我名倪静秋,乃是渺云宗修士。”又指了柳馨道:“这是我师妹。”

        程正咏便也接着道:“我名冯茹。”

        明弘道却先嗤笑了一声。这才开了口:“我姓明。”再无它话。

        那男修见程正咏与明弘道都没有报出来历来,自觉受了冷遇,心中暗道:“还是大势力修士懂些礼。”也不再理他们两个,与倪静秋攀谈起来。

        可惜倪静秋也不是个多有耐烦的修士,答了几句便闭了嘴。不再理他。

        男修也就讪讪的,只好自己打坐去。

        这次没有等多久,便又来了两名男修,也是直接进了石厅。

        这两位男修首先看到的自然是倪静秋与程正咏两人,其中一名与程正咏倒有一面之缘。他便招呼道:“冯道友,不想竟在此处相遇,真是有缘。”

        程正咏也就笑着道:“朱道友。”当日推了他的邀请。反而与倪静秋到了此处,再见面时难免有几分尴尬。

        朱瑞山却似好无所觉,转向倪静秋道:“这位想来就是邀你同往此处的渺云宗师姐了。”

        倪静秋睁开眼点点头:“我们同为女修来往方便的多。师弟勿怪。”渺云宗与持云宗历来互为友派,互相之间称呼师兄师姐也不过分。

        与朱瑞山一起进来的男修也是筑基中期,他进来之后,趁着朱瑞山与程正咏、钟凝宁搭话。将正好小小的石厅扫视了一遍。

        他没有先问友派的倪静秋,而是对着任泽寒声道:“算是你逃的快,可也被我在这里逮到了!”收着便将手中锁链甩了出来。

        听他这话,朱瑞山转身也看到了任泽。面色立刻冷凝了下来,抽出了法器。声音恨恨的道:“若不是你,堪师兄、闻师兄又怎么会陷在那里?”

        这三人之间似是有什么恩怨?程正咏也不出声,如明弘道一般,也饶有兴趣的看去。

        任泽自从见到朱瑞山两人进来之后便全神戒备。手中长剑出手,堪堪挡住了持云宗男修的锁链以及朱瑞山的长棍。他趁空道:“两位道友,你们的同门并不是我所杀,怪到我的头上未免有些过分了!”

        “不是你所杀?若不是你将堪师兄推在前面挡住了攻击,他又怎么落入陷阱之中?”朱瑞山恶狠狠的道。

        “怎么是我推的?只是堪道友正好位于我身前罢了,我也很是感激他!”任泽辩驳道。看到他推人的几名修士都落入了陷阱之中,大约也无生还的可能,他才敢这么大胆的反驳。

        持云宗男修却冷笑:“正好位于你身前?未免也太巧了些吧?你还是乖乖拿命来偿吧!”手中锁链抖了抖,缠了过去。

        任泽一边抵挡一边高声道:“你们的师弟死了却怪在我的身上,可我家也有几个修士折在其中,两位道友是不是也要给我解释解释?”

        听到任泽胡搅蛮缠,持云宗男修心中更是大怒!他道:“你家修士与我何干,我可不想你,用别的修士做盾牌!”

        朱瑞山手中攻击不停,道:“裴师兄,,何必与这人多说,直接杀了他祭慰两位师兄就是。”

        裴姓男修果然不再出声,只是手上攻击快了三分。

        虽然被两名修士夹击,但是任泽毕竟有筑基后期的修为,就算无法脱身,应付起来却也不算困难。

        但是任泽来时便已是受了伤,实在不愿与这两人纠缠,忙道:“也别急着怪我,你们妄称云州两大宗门之一的弟子,论起卑鄙无耻来,与我们这些小家族修士又有何不同?朱瑞山,你以为我没有看到么?你几次推我任家修士,才逃过危险,不然何以你修为最低,却能安然到此?”

        朱瑞山或许是被说中了所做之事,再也无法维持名门弟子的风范,急忙道:“听你胡言乱语!你不过是想攀扯到我身上而已!”说着手中长棍舞的更急,招招似要下死手。

        看朱瑞山的表现,程正咏也知道事情的真相必然是如任泽所说了。她摇摇头,这种事情在修仙界实在常见,真是算不得什么了。若是有朋友亲人愿意追究,自然就要报复回来。若是没有,自然风过无痕了。

        虽不知任泽开始的时候为何不说,但是此时说起来,便有这两边都是如此修士的意思,自然就没有什么好追究的了。

        朱瑞山似是仍有顾忌,他一边攻击,一边忍不住偷眼去看裴姓修士。见他似是不为所动,这才放下心来,心中也暗暗决定,必要让这任泽死在其中。

        见这话似是无法打动持云宗两位修士,朱瑞山便似下定决心一般,接着道:“那么闻良,闻道友呢?当时我虽是第一个出来的,可随后便是裴道友,朱道友则是过了片刻才出来。当时都已是快冲到了石门之处,闻道友原本就在你之前,修为也比你高,甚至还一直在帮你,为何最后却是你出来了,而闻道友留在了里面?”

        陷害其它非持云宗修士并不能让裴姓修士动容,对同门出手却似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他放松了对任泽的攻击,问道:“朱师弟,一路来,我还没有问过你,闻师兄为何没有出来?”

        朱瑞山激动起来,道:“裴师兄,我是你的师弟,你为何却不信我?只听一个外人的一面之词便要怀疑我?”

        略平复了情绪,他接着道:“你知道,堪师兄掉入了陷阱之中,闻师兄的修为就是最高的,他让我们先出来,自己断后。我出来时他正帮我抵挡后面的剑雨,之后我就出了险地,怎么知道他为何许久没有脱身?”

        裴姓男修一哼,道:“暂且信你,待我拿下任泽再来问你!”说完手段尽出,让原本挑拨师兄弟二人成功,而得以喘息的任泽又忙乱了起来。

        程正咏心道:虽则渺云宗的女修讨厌,但是宗门内还算友爱,没有故意下手之事,到底是女修。而持云宗等却是与中州所有宗门并无二致了。

        似是知道程正咏怎么想的,倪静秋道:“我渺云宗,所有正式弟子必有师承,故而更加亲近几分。而且门内规矩森严,无论宗门内外,凡是发现有伤害同门者都是要送到刑堂严处的。故而师姐妹间虽是有些矛盾,但是却从不敢危及性命。”

        程正咏点头,她看那几名渺云宗女修便是如此,虽是有矛盾,虽是有看不起施灵萱这个师姐的,但是却不敢不听命于她。

        一直没有出声的明弘道此时却道:“时间到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洞口缓缓合上,石厅内顿时一片漆黑。

        ps:

        提一下,前一章写的时候在关小黑屋,没有看前面的资料一个丹药、一个符箓的名字写错了,现已改过,不用回头看了。

        另外七名修士凑齐,下章开始有意思的东东啦~话说,我也没有想到,写修仙文的时候,会插一些类似于古言的描写……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