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静秋入镜

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静秋入镜

        倪静秋摔进镜子后,便见镜子中又是一阵水波荡漾,模糊了闺房。

        程正咏忍不住暗暗猜测,等着倪静秋的会是什么?

        水波荡开后,镜子中便变作了一处空旷的广场。广场一端是一个延伸道镜子外的莲池,莲池中无风无波,好似一面镜子一般。广场的另一端则是一座大殿。

        大殿的形制比之今时要古朴些,雕饰少而厚重,不太像一个凡世家族中能够有的。但是材质却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寻常木材而已。在广场靠近莲池的地方拦了一排的白玉石柱,这些石柱都是是圆形的,每个石柱上刻着不同的妖兽。石柱不高,大约只有不到三尺,却在相邻的石柱之间牵了铁制的链子,防止有人掉落莲池之中。

        此时天色刚明,只能朦朦胧胧的看到大殿和石柱的剪影。

        寂静之中,远远的传来一阵不太稳重,但也不太活泼的脚步声,可以见到倪静秋也混在其间。

        可是此时的她明显变得更加幼龄了一些,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样子,嘟着小嘴东张西望。

        一群小孩子,再怎么严肃也都带着这个年龄的活泼劲。程正咏便看到有个小姑娘正拉着倪静秋说个不停。

        对于镜子中虚幻的人物,倪静秋自然没有多少搭理的兴致。只在有一搭没一搭的附和着小姑娘的话,到了广场靠近莲池的地方,便按照年龄和修为进度选了蒲团坐下,开始练功。

        倪静秋初时还有些不耐,她并不是真的修为只有练气一层,怎么会乐意和一群小孩子一起从头修炼?但是不耐又如何?她已是坠入了镜中世界,又是小小一副身躯,毫无反抗之力。这种对于倪静秋这种体修来说已是许多年没有体会过了。

        这种早课,在倪静秋刚刚修炼的时候也在渺云宗参入过。如此过了片刻,她也只能无奈的停下了这番思绪。宁静下来,投入到修炼中。

        镜子外剩下的五名修士面面相觑。柳馨进去的时候,还是原身,怎么倪静秋就缩了水?

        既然这镜子原本就有这等能力。程正咏此时便也不惧提出来:“这镜子似是会自我修复不合理的地方。譬如,我曾经提出一个大家小姐不会只有一名丫头服侍。结果便解释说柳馨脾气不好,将其余的都赶走了。还有,初时镜子定格在闺房之内,但也看的出是没有日夜之分的,而现在,却有了天色变化。而这里,前面说柳馨的姐妹兄弟快要离家。这里为了将倪道友放进去,便突然将她们的年龄变小,给了彼此互动的机会。”

        说着她恍然道:“或许如此一来。柳馨的命运也未必不能改变了!”

        裴之钰点头:“看来似是如此。而且,比之柳师妹,倪师妹还有一项优势。她可是知道我们可以从镜子中看到她的遭遇的。若是需要,她便可以提示我们,给她提供帮助。”

        程正咏摇头:“说来是这样。可是她又如何知道镜子是在何处呢?只能猜度而已。”

        说着她又道:“不过,这通缘镜所照,似乎都与镜子有关。若是倪道友能猜到此处的莲池可做镜子,说不定可以告诉我们写什么。”

        朱瑞山连忙附和,“不多,这也是个机会。”

        程正咏看了一眼明弘道,只见他就那么随意的坐着。带着几分疏狂,却并没说什么。

        程正咏便想,倪静秋才刚刚入到镜中。无论会发生什么,还是得继续看下去。

        过了许久,倪静秋一群小孩子的早课做完,大殿的方向才慢慢的踱过来一名老年修士。

        这修士修为不高。只有练气六七层的样子。因为没有进阶筑基,自然还算是个凡人。他须发皆白,面目苍老,看起来寿元也没有剩下许多。

        不过,见到他过来。这群孩子还是站起身来问好,口称:“前辈”!

        老修士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在这群刚刚进入或者还没有进入修炼门栏的孩子面前,还是摆出了一副高人的派头。

        他道:“老夫受你们父亲所托,教你们修炼。你等不要辜负他的一片苦心!”说着看了倪静秋一眼。

        程正咏眉头一皱,仔细看看这群小修士,才发现,其中进入练气期的只有倪静秋与一名男孩。这么一来,他们应该受到表扬才是,怎么这老修士似是有意在压制着她?

        倪静秋原本有筑基中期的修为,自然不将一个寿元将近的练气七层老修士看在眼中,便是兄弟姐妹都投来同情的目光,她也不为所动。

        老修士见此也是一叹,道:“我既然教了你们一场,便该告诉你们,修仙一事,不在于一朝一夕,也不在于修为的暂时进步。而是一件需要有恒心有毅力之事。倪静秋,你虽是兄妹中第二个能够引气入体的,修炼之时也该专心,不可分心他顾。”

        倪静秋素来有些痴性,见他如此一说,便也诚心一礼,道:“多谢教诲!”

        老修士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先指点了她和那个同样是练气期的男孩几句,然后才又对剩下的四个孩子细细说起如何引气入体来。

        趁着老修士教导其余孩子,倪静秋托着头想了想,又看看一旁的莲池,用手指在地上画了几个字:“灵气稀薄”。广场上的石板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倪静秋这么划,自然不能真的写出字来。

        程正咏看了,不确定的道:“这是说镜子中的灵气?”

        明弘道摇着扇子,也不多说。

        再看之时,与倪静秋坐在同一排的那名练气期男孩奇怪的看着她,低声道:“你在写什么?”

        见倪静秋不理她,便脸一斜,脸上带出几分骄傲不屑之色来,其中还夹杂了几分委屈。

        可惜倪静秋根本没有将他当做一个真实的人来看,自顾自的在石板上写起这一家的情况来。

        镜子外的修士们便了解到,这一家的家主,娶了一名大妇,七名如夫人。大妇无所出。七名夫人却各有一个孩子。所以这家中该是有七个孩子才是。可是,包括她自己,至今只见了六人。而最小的,据说唯一没有灵根的那个。她估计很可能便是柳馨。

        能给倪静秋随意比划的时间不多,她人小手短,也写不出很多字来。

        很快,老修士教导完这些准修士们,便挥挥手放她们离开了。

        广场上又空了起来。

        这一次,却是明弘道先开了口,他不屑的一笑,道:“这通缘镜也不如何么。”

        程正咏略一想,便知道,这是在说给柳馨与倪静秋安排的身份并不如何周密。

        而她又有新的想法。这家中正好七个夫人、七个孩子;而他们却正好七名修士,不是正好对应其中么?算上柳馨,而男女比例也正好吻合!

        程正咏不禁有些懊悔,竟是没有仔细看看与倪静秋搭话的女孩,这很可能就是她在镜中的身份。

        裴之钰似是也想到了这一层。他的修为在石厅修士中乃是第二的。却不在唯二优先突破的小孩之中——那个有些骄傲的小男孩看起来明显像是明弘道!

        正在各有心思的时候,莲池边却又传来了倪静秋的声音。与她说话的就是那个对应到程正咏身上的小女孩。

        镜子所照出来的空间有限,莲池这一边也只看到中间有一座小桥,连接广场与另外那端。她们的声音,便是从那里传来的。

        先听小女孩欢快的道:“静秋姐姐,你要找我说什么悄悄话?”

        倪静秋一向磊落,更倾向于用拳头解决问题。向一个小女孩套话,似是不在她的能力范围以内。

        她尴尬的开了开口,却不知道小女孩叫什么,只记得姓程:“程妹妹,我们不是还有一个妹妹么?”

        听到姓程,石厅中的其余修士都向着程正咏看来。程正咏微一蹙眉。并不理会。

        那个程姓的小姑娘大大咧咧的,笑着道:“还以为静秋姐姐要说什么秘密呢!这个有什么需要避人?”

        说着小女孩嫩嫩的声音故作成熟的叹了口气,道:“柳妹妹好可怜的!也不知道她那个娘是怎么想的。她明明有灵根,却不让她与我们一起修炼。虽然五灵根修炼起来困难了些,但是我们家乃是巨富之家。只要有灵石供应,我听说还是可以脱出凡人的!”

        倪静秋点点头,附和道:“说的是,我们家本来姐妹就少。”

        顿了顿她尽量使语气听起来带了几分蛊惑:“我们去找柳……妹妹吧,若是她能来,我们姐妹就多了,也不至于这么冷清。”

        程姓小姑娘犹豫了一会儿,压低了声音道:“可是她那个娘却是十分讨厌修仙者,又总是好似我们会害她似得,从来不让馨儿妹妹同我们来往。我怕遇到她,被她骂。”

        倪静秋声音也有几分低沉:“可是只有我们两个,便是玩也玩不起来,好没意思!”

        程姓小姑娘立刻赞同的道:“就是,本来就只有三个可以嫁出的,偏偏却有一个不合群!”

        “嫁出?”想来,身为筑基中期修士,且从未服过人的倪静秋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她追问道:“这里女子都必须嫁出吗?”

        程姓小姑娘惊讶的道:“你娘没有告诉过你吗?我们这里的小孩都是从母姓,但是立家的却只能是男子。女子自然都是要出嫁的。”

        这设定,程正咏只觉得雷的外焦里嫩!几名修士中除了明弘道仍然一副岿然不动的样子,其余的不禁都倾身去听,却全都栽倒了镜中。唯余明弘道一人冷眼旁观。

        ps:

        今天时间还好,明天应该能按时发的吧?我争取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