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五十七章 再次变化

第五十七章 再次变化

        日子又默默的过了许久,久到程正咏已经没有了那种迫切想要出去镜子的想法,反而沉浸在了欺负伪小朋友的乐趣中了。

        然后有一天门房回报说,有一名自称裴之钰的男修找上了门来。

        可惜,此时无论是程正咏,还是倪静秋,甚至是明弘道都静下了心来,打算不再计较时间,而是慢慢的接触这个府里的隐藏的东西。所以对于接待这个原本急切希望见到的同道,反而变得有几分漫不经心。

        然而,程正咏三名修士等在会客厅,见到走进来的裴之钰的时候,却忍不住喷笑出声。

        原来和裴之钰一起的,还有一位女子。这女子三十来岁,没有修为,而且腰圆膀大,完全是一名市井中的多嘴多舌的中年大婶的样子。

        但是他们几个却一眼便看出,这位女子身中,住着的却是朱瑞山。

        笑了一会儿,程正咏却猛然停住了,道:“你们说,我们的身份,与我们自身的某些特性是否是相关的?譬如朱道友善言,便是名市井妇人;譬如明道友倨傲,此时便是单灵根资质,又出身富贵,修为一日千里。任泽道友便是妒忌;柳馨道友便是虚妄。”

        越说,程正咏便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只是说道她和倪静秋身上,却不知该按上什么罪名,便渐渐说不上去

        对于这种说法,其余被说到自己身上的修士自然颇不服气。但是倪静秋却觉得颇有意味,道:“这是否就好似历练一般,经历自身的弱点。若是突破,便可再心境上得到一大进步?”越说她越兴奋,或者这就是那个沐仙盟修士得以化神的原因?

        明弘道却嘲笑道:“这里可不似你说的那边,好似是个宗门历练之地,没什么危险!固然,若是能够脱困,自然颇有好处。可若是不能,便不仅仅是身死那么简单了。”

        程正咏思忖片刻,便道:“而且,这里也不会是战胜了自身的执念便可过关的地方。”

        倒是朱瑞山捏着嗓子。极力想要发出男子的声音来。他问道:“冯道友,你所谓多言、妒忌、倨傲等等又是从何得来?似是早就知道这等罪名似得。”

        程正咏一怔,这些都是前世看来,此时便只好推到那子无须有的来历上去。

        她道:“我曾看过一本书,上说凡俗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又看到一说人有七罪:傲慢、妒忌、暴怒、懒惰、贪婪、贪食及*。多少可以化用在此处的。”

        听了半晌的裴之钰却有些生气,有些担忧,又有些困惑的问道:“不是说言语对于此处有可能实现的危险吗?但是近日你们所说,都是十分难以对抗的关隘,不怕增加此间的难度?”

        程正咏一笑,道:“不知道友可否发现。这个世界已经构筑完成了。”

        前几日,他们便得知,这个镇子与外界只有一条道路相通。而她们那日听说的所谓镇子外都是山林的话,证实乃是一个状似正常的疯子所言。因为与外隔绝,这里没有天子派来的官员。镇中之事乃是由三老监理,本府老爷出面管理的。此时,因为老爷在外处理盐运一事,暂由大妇代理他的职责。

        “构筑完成?这又从何而来?”裴之钰因为不在事件发展的中心,所以只知道镇民的谈论似是变了,却不知这里终于完成了由一镇向一国的进化。

        程正咏道:“先是一居,然后是一家。之后一镇,再后是一国。其间种种已是大致定了,所以,此时我们的谈论不是太过分便不会有惩罚,此间的格局也不会大变。”

        裴之钰这才放下心来,问道:“那么那个七罪是否却有其事?”

        程正咏摇头:“这也只是我的推测而已。不过。便是没有定为七罪,但是总有这个倾向。其间的身份总不是胡乱定的。”

        裴之钰了解了这个问题,便不再多说。而朱瑞山则有些烦躁的道:“既然我们现在也算是已经聚齐,可是如何找到出去的办法呢?”他急切的想要摆脱这个身份:不仅变作一名女子,而且是一名健壮的已婚妇人!她还有个杀猪匠的丈夫!可知道这些日子。为了保持清白,她多么的辛苦?幸而,她那丈夫是个惧怕妻子的。但是,若不能履行妻子的义务,再是惧怕妻子,这位屠夫也要造反了!

        明弘道此时资质颇好,便是并不如何刻苦,修为也增长迅速,早已超过倪静秋,到了练气二层。不仅如此,他还找来一柄折扇,虽然不是法器,却也可以算是一件凡世武器。

        此时,他将折扇打开,嗤笑一声道:“反正,我们是不急的。这其中到底如何,却要慢慢的等一等才知。”

        这却不是裴之钰两位希望得到的回到。他们半月前便已相认,却到此时才来府中,便是因为自认没有办法。来了此处,除了提供一顿笑料,便只有这个答案。师兄弟二人不禁将失望之色摆在了脸上。

        裴之钰皱了皱眉头,便要告辞。他道:“我现在是横街上私塾里的一名教书先生,各位若是有什么动向,还望能够告知。”

        程正咏作为一个和他一般的成人,随手将不情愿的倪静秋与明弘道打发回去修炼,起身来送了客。

        她回转自己院子的时候,却中途被小丫头拦住,说是大妇来请。

        程正咏随着她到了这个府中真正的女主人的住处。

        相比程正咏自己的院子,这个正院位于中轴之上,地位不言而喻。它的规模上也要大上许多,完全可以看做是一座单独的小两进院子。第一进是大妇处理府中与府外事宜之处,第二进才是她的日常起居之处。

        程正咏寻常不来这里,只有一月前请示出府才来过。

        此时再看,依然觉得这里雕梁画栋,富贵非凡。除此之才,也有了些许变化,这种变化却不在一物一景。程正咏觉得,上次来时,比之其他院子,这位大妇的正院端庄却又简朴,而此时却又多了一些奢华之气,好似从一个糟糠之妻,变作了一个一品夫人。不仅是福,更是贵。

        到了大妇平常处事的地方,格局也微有变化。程正咏不动声色的打量一番,才对着大妇施了一礼,问道:“不知大妇叫我前来有何事?”

        大妇也不理她,将手中之事办完,才道:“这一月来,我念你改正许多,已是十分宽容,任由你带着静秋丫头与弘道胡闹。但是现在,老爷不日便要归家,你就老实一些,不要再和几个小的一起乱来了。府外也不许随便去,府外的男子更不许见!”

        程正咏有些呆傻,从第一次通缘镜中显示柳馨母亲的言论开始,到后面这位大妇少有管事,她一直以为,这是一位十分宽容的妇人,却不料此时严厉了起来。若是不许见外男,又如何同外面联络呢?这府中,除了她,余者可用的都是孩子,更不许出府了!

        程正咏还要再说,却被大妇的眼光一扫,立刻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似是身体里已有了被压制的记忆。

        也对,这府里的七位如夫人,那一个都不好弹压,若是没有点本事,这大妇的位子也坐不下来。

        虽然对于被一名凡人压制,程正咏颇有些不爽。但是她心神电转,还是老实的答了是。

        见她答应,大妇也不再是一副严厉的样子,挥手便让她离开。

        最后,才告诉她,倪静秋的母亲与明弘道的母亲都已经向大妇告过她的状了。

        看来,这府里的关系,没有她原本以为的那么简单。也不知这是因为老爷回来造成的变化,还是原本就是如此?

        程正咏回了院子,便见到了之前,她让好好修炼的程小月。

        程小月见到她,自然是有些心虚的,却又嘟了嘴。

        程正咏摸了摸她的脑袋,道:“让你好好修炼,你却总也不听。你看你比静秋和弘道落下了多少?”

        这么一说,程小月却更加不高兴,将脑袋从她手中拔出,站在她的对面,好似敌人一样,剑拔弩张的道:“谁叫你生了我,没有生下她们。”

        程正咏原本就对按了这么一个身份不甚满意,对这个便宜女儿已是尽量耐心了。此时被她这么一说,心中也不由的多了一份火气。但是程正咏毕竟修炼日久,便是修为不再,但是境界还是在的。她勉强压下心中怒火,道:“你先回房。”

        在气头之上,容易说出伤人的话来,程正咏不是孩子,自然希望先冷处理,平心静气之后再来谈。

        小孩子并不能理解她的苦心,抹了一把泪,一头冲到屋子里去了。

        程正咏独坐良久,才叹了口气。前世的时候,她也经常这么和母亲吵。这么一想,她的火气顿时没有了。自来孩子最讨厌的,便是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她决定,明日一定要好好道歉。

        ps:

        很抱歉,这段时间松懈了。每天都要准备发布的章节,总是赶着,就很难回头去看看。这个星期感冒了,然后就不太想费脑子,特别是在每天八小时工作之后。本章写了之后没有修改,肯定错字什么的比平常还要多,之后我会回头修改,甚至连情节方面也会有补充和删减,酱紫吧。谢谢还肯看我文的朋友。当然,如果愿意给我留几句话就更好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