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六十八章 血脉觉醒

第二卷 第六十八章 血脉觉醒

        刚进入那缕神识空间的时候,程正咏就被吓了一跳;之后发觉这是个冷漠冷淡的修士,为出空间所忧;接着也觉得他其实也挺好相处的;最后却不料竟是这么不耐烦。

        程正咏双手捧了三只灵兽,腹议不断,但其实却是松了口气。她在那空间中最大的难题其实就是如何能够出来。如今虽然被男修扫出空间有些郁闷,但其实这男修也没有逼迫她留在空间中,实在是大幸!

        环顾四周,这里是个圆形的空间,穹顶上刻了七曜之阵。与在地下迷宫所见不同,这里的日月是被刻上去的,其余辰星、太白、荧惑、岁星、镇星则是用大小不等、明度不同的明珠嵌上的,好似真的七曜一般。

        程正咏的功法也主在七曜,或者这里与那位创立此道的先辈或者创立功法的前辈有什么联系也不一定。若是有缘再来此处,她一定会告知前辈这里的种种。得知朋友的消息,想来前辈也是十分欣喜的。

        而此时,程正咏将灵兽送入灵兽袋中,搜检了一遍空间,发现它仍是没有出入的地方。她不禁有些郁闷:最近不知怎么的,总是会陷入这样的“密室”之中,也不知是什么运气。

        不待程正咏多想,便觉察到穹顶之上日月偏移,五星流动。她伸手测了测,光线的角度都已经有了些微的倾斜。

        看来,这确实是那前辈所言的感悟之地了。

        那前辈所言。日月以为耀,五星纬世,其间变化玄妙无穷。虽然现在似乎变化不大,程正咏也不敢小瞧。她昂着头不由自主的绕着穹顶一圈一圈的转,渐渐的便看到日起日落、月生月明。至于五星出于沃野,时隐时现。既可见日之明、月之皎、太白之锐、晨星之柔、岁星之荣、荧惑之灼、镇星之浑。

        日月五星组成一幅变幻着的星图,顺延着程正咏无法言说的轨迹,循环不息,照应着人世种种。

        而“太极”乃是宇宙由无极至太极。以至万物化生的过程。其为道,至大至博。如天地自混沌而生。轻清上浮者为天,重浊下凝者为地。日月耀于天而分昼夜,五星耀于野而有四时,此对应天地之万物也。故而。古人昼则出,夜则寐,春播秋收已从四时,尊天地至道也。

        程正咏所修《太极心诀》从于天地至道,借七政之力。可谓比之现今天下修士所走之道高明许多,更脱胎于古修,多少也能享受些别的修士没有的好处。

        种种想法从她心中划过,最后却仍是一推剑,剑上光华流转。夕照玉剑本质就是灵玉剑胎。质地清灵,此时更有一种沁凉如水的感觉。剑尖一划,便有一颗星辰从天上而至。悬在高空,而非从前凭借剑气凝滞形成的“圆月”。星辰在高空中挂了片刻,这才坠落下来,激荡起无数的灵气的涌动。

        程正咏已知,她原本所谓“平秋月”其实并不是一轮月亮,此式借的是晨星之力。所谓星辰异象也是晨星的虚像。

        程正咏感受着手中的力量,心中欣喜之意不绝:这比之她原本所悟的招式可要厉害许多倍。若是能将这七曜的力量一一感悟,金丹以下,她可以确定自己再无敌手!至于金丹,也之差灵气浓厚不同而已。

        顺应着大厅的力量,程正咏又将全部神魂沉浸其中。此间与外界隔离,感觉不到日月变化,时间流逝,便似又一个独立于外界的空间一样。每一时每一刻她都能感觉到自己似有所得,可是怎么也参透不了下一式在哪里。

        渐渐的她便有些焦急,急切的模拟每一刻路过的星辰。

        这种道太大,大到程正咏无法去描摹和理解,反而让她感受到它们的压迫和威严。她试着去理解,甚至无师自通,不由自主的要在识海中描摹演化。可是心思略有所动,便觉得头部被痛击一般,识海内波涛起伏,汹涌的浪涛似是被台风带动一样,高高卷起,拍击在一方小小的陆地上,就好似要将她的头拍碎一般。

        这种识海被破坏的痛苦更甚于神识被分离的痛。

        无边无际的痛楚刺激着她的大脑,头颅好似要被割裂成无数块一般。若不是已经经历过神识上的痛苦,她或许早早就已经失去了意识,而不仅仅只是无法集中注意力,无法思考而已。程正咏本能的抱着头,倒在地上,随着痛苦翻滚。

        此刻,她哪里还像个修士?完全只是一个被痛苦折磨的凡人。痛感越来越强烈,她却终于渐渐能够找回一点理智。她知道,因为她无知的在识海中演化自己尚且不能掌握的天地大道,识海已经遭受了极大的创伤。

        程正咏极力的控制自己稳定下来,将全部心神沉入识海之后,控制海中的波涛。极力的安抚它,阻止它继续破坏神识和识海。

        相比于识海中巨浪,她安抚的力量是如此的微小,但也确实在起着作用。经过长时间的努力,海浪似乎真的小了一些。

        这么过了许久,而程正咏已经无法去感受时间的流逝,波涛渐渐平息。一层一层叠起来,好似海啸一样的浪涛变得只剩下微风拂过的细波。

        脑中只剩下一些余痛,全身的灵气却开始作用,刚修炼积累在身体里的灵气在她的每一个经脉里,流动,输送到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每一片血肉。

        “好似树上用导管输送水分和营养一样。”程正咏不知怎地就想到了这些。可是识海上的伤与丹田、灵气没有什么关联才是,怎么会引发灵气的异动呢?

        程正咏的身体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这种灵气的流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她不禁怀疑:难道我真的那么倒霉,继识海上受伤之后,又开始了身体上的灵气暴乱吗?

        对于修士来说,道心是修仙之途,识海是灵识之根,自然重要非常。可储纳灵气才是修为提升的途径。神识的调动才能让灵气如臂指使。灵气好似一个人的实力,而神识就是将之应用出来的工具。所以修士修炼的无论是那种功法,都是一个灵气与神识同时逐步提升的过程。除了专修神识的功法,余者对神识的提升都是潜移默化、水到渠成的。

        灵气与神识都是如此的重要,可程正咏现在却恍然觉得自己马上要失去它们一般。她惊慌却不失措,脑中转过无数个念头,同时也在试图控制灵气的变化。

        但是这一次,她的努力毫无作用。程正咏重重呼出一口气,再一次做出努力。

        她一直没有成功,却一直没有放弃。极力让自己不要去想灵气暴动的后果:会不会全身爆开,重归天地,化作天地间的一缕缕灵气,而消失于天地之间?

        她的身体兀自行动着,在灵气的滋养下,全身的骨骼似乎也开始变异。她似乎感觉到它们变得更加柔韧。程正咏分出一部分心思思考。她想到自己身上有一部分来自梦泽树的血脉。

        莫非这是血脉的作用?

        这么一想,程正咏就不禁发现,所谓的灵气暴动更像是一棵树通过导管来输送养分,壮大自身罢了。

        据青枝前辈所言,梦泽树最大的效用就是疏导、调理灵气。但是身为几大灵种之一,对于神识也有一定的效用。

        那么,这必然是在她遭受极大危机下爆发出来的潜能吗?进一步的觉醒梦泽树的血脉,然后修复识海?

        程正咏不再试图控制身体里的灵气,而是将主动权交付给身体的本能。然后她贪婪的想,若是能够自此掌握自我修复神识的方法,那就实在是太好,一直不敢轻易动用的神识,也可用于斗法了。

        穿越一场,天道到底对她不薄,这一路走来,她不算天资绝顶,却也能不断提升体质。机缘好似大部分是蹭的其他修士,却总会有所收获。而这一次她渐渐可以感觉到,血脉的再一次觉醒,她的资质比之单灵根也不差多少了。

        然后她渐渐的迷糊,终于沉入了深眠之中。

        丹田中灵气显然不足以供给她此时骨骼变异和血脉觉醒所需。斗室中的灵气却好似无穷无尽一般,源源不断的被她吸纳,却似从未减少。这种情形与程正咏当初筑基时颇为相似。只是,如今不仅要将外面的灵气吸纳道丹田之中,同时也要将它们送入经脉,送至身体各处。

        深眠之中,本能代替了程正咏的意识,却做得更好。送入身体中的灵气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从外界吸纳的灵气自然也是从未断绝的涌入丹田。在这个过程中饱经考验的丹田和经脉自然也在被开拓之列,或许还是梦泽树血脉的作用。虽然不是大的境界提升,却能有此效用,以后进阶金丹就要容易的多。

        于是,在灵气的冲刷下,进阶筑基中期不过几年的时间,程正咏再一次进阶了。待她醒来,便会发觉自己已是筑基后期的修为了。(未完待续)

        ps:我们正咏终于不是在苦逼的蹭别人的机缘了,属于她的大金手指,终于正式开启~啦啦

        ps,11月3日(鉴于经常是头一天放存稿箱,时间总是混乱,我决定以后都没有今天明天了,全部日期)没有按时发表,是因为我早已预料到2日的时候要死命加班没有时间弄定时发布,所以,早早传到了稿箱中,但是,我没有想到,我忘记设置发布时间,不过幸好,我趁着上厕所手机刷新的时候发现鸟,于是……终于没有太晚~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