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七十章 空中浮塔

第二卷 第七十章 空中浮塔

        自从青枝将梦泽果交予之后,程正咏犹豫过要将它放在哪里。若是放在灵兽袋,梦泽果还只是果实;放在乾坤袋,又怕那一天发芽了。最后只好将之放在了乾坤戒中,而以它的贵重程度,倒也当的起。

        程正咏看着梦泽果竟然因为受到她的血脉觉醒的激发,受到她感悟日曜法则的影响而发芽,也觉得神奇。想到青枝曾经的嘱托,她不由老怀大慰,也算对的起她当日的照顾。

        程正咏摸了摸梦泽果的嫩芽,才这一会儿时间,嫩芽就更绿了一点。她道:“我有一个同门师兄,因受重伤,丹田损毁,已生死不知。我想求你一片果肉,若有机会能为他疗伤。作为回报,我将以我的血和灵气灌注你。不知你可否愿意?”

        梦泽树苗也不知听懂了没有,摇了摇叶子,兀自欢快的擦过她的手,好似感受到她的情绪,安慰她一般。

        程正咏笑笑,用一根手指逗弄着树苗。它才刚刚从一颗果实发芽,程正咏也知道,它不会理解自己的意思,可是等它长大,果肉便会被慢慢吸收掉。程正咏要取果肉就只有这个机会了。她不能放弃这个机会,但也不能只是将它当做一个没有思想的果子,无视它的利益。

        程正咏取出一把小刀,将它放在梦泽树苗的果肉上,低声诱哄道:“没事的,我只薄薄的削一块两指宽的果肉就好了。然后就给你浇筑血液。补充你的灵气。”

        说着,程正咏手下飞快的一削,又用同一把刀。在手腕上割了一道口子,将鲜血淋在梦泽树苗被割掉果肉的地方。

        梦泽树苗还来不及为失去的果肉伤心、生气的时候,就接到了这一份鲜血的礼物,快速的摇了几下叶子又慢了下来,枝条远离了程正咏的方向。它大概是觉得程正咏是个威胁,却苦于只是一株植物,没有办法移动。

        随着鲜血滴在果肉上。果肉沁上了红色,果肉内的汁液也不再冒出来。将露出来的果肉全部染红之后。程正咏才止了血,摸了摸梦泽树苗的叶子。以后只要每天为它灌注灵气就好了。

        梦泽树苗的叶子还有些无精打采,程正咏便抵着果肉将体内的灵气输给它,直到叶子又精神起来才罢。这才又取了一只灵兽袋,将它装了起来。反正,梦泽树苗有果肉的营养和她的灵气吸收,已不需要外物了。

        这圆形的大厅名为领悟之地,程正咏也在此先后领悟了坠星式——即为平秋月和一元诀——即为破云斩。又可随心所欲的控制三杀诀的虚实变化。至于更多的,目前修为境界不足,便是花费再多的时间也没有成效。已是到了分别的时候。

        程正咏对着空旷的石室行了一礼,高声道:“前辈,晚辈谢过您的指点。他日若有机会再来看望前辈。晚辈不赞成夺舍重生,若能为前辈寻得天地灵物,也必会送来。”言毕一拜。修士若要弥补身体缺憾。有两个机会,一是结婴时,二是飞升时。这位前辈修为境界深不可测,很可能已有化神修为,若有灵物相助,重塑肉身自然不是问题。

        了结此事之后。程正咏便欲离开。得到日曜之道一二,这圆厅便困不住程正咏了。她手中握住一团雾状灵气。沿着某个轨道一划,便已不在圆厅之中了。

        程正咏再看,便发觉她竟是在那浮塔之中。这一层的空间乃是四方的形状,比之圆厅大出一圈。这里脚下是不知什么材质的光滑地面,在中间的位置则画了一些图线,外侧以圆形束缚住。四角都有一根粗壮的圆柱,四壁上在半人高处是连续的栅格,栅格上开着窗,可以看到谷中的景象,程正咏试了试,却推不开。柱子的接近顶部的时候伸出一根斜臂来,支撑上一层的地面。

        这么一看,程正咏便推测这里就是塔的中层,而圆厅则是这一层的上层,古修神识约莫也在那里。程正咏放下心来,看向陈列一圈的宝物。

        这一层均匀的摆了八只宝物架,与中间的图形仅留了一人行走的宽度。每一只宝物架上都陈列着一样宝物,程正咏一一看过去,见有兵器,如双环刀;有飞行法器,如精美的橹船;有灵物,如鲜嫩欲滴的叶子;还有不知名的灵药,装在一只细口瓶中。

        这些宝物能够让一个门派收存在宝库之中,想来件件不俗,可程正咏一路试过去,每一样上都有禁制,她解不开,自然也无法拿走宝物了。

        看着这些失之交臂的宝物:古朴的刀,禁制的船、鲜绿的叶子、浅蓝的细口瓶,程正咏越来越郁闷,试到最后,她已不去看剩下的到底是什么了,只随手一抓,就抓了起来。

        程正咏欣喜的将那宝物拿到眼前一看,却是一只木刻的令牌,不知有何作用。再看宝物架上的石盘,里面仍然有一只令牌。

        看来这令牌并不是什么宝物,程正咏摇摇头。算啦,她眼下除了灵石也并不缺什么,何必一定要得到这些宝物?只叹机缘不够罢了。

        取完令牌,程正咏便想,如此便该离开宝塔了。遍寻此层却没有离开之法,她试着将灵气输入新取得的令牌,果然又换了一个位置。

        这里是更下一层,空间也更大了一圈,构筑与第二层并无区别,仍是无法推开窗户。只是没有了八只宝物架,而在中心的位置画上了一只传送阵。

        程正咏对着传送阵蹲了下来。这个传送阵不知通往何处,她可不敢毅然的踩上去。

        这个传送阵似是以古法所画,不需用灵石启动,只借用山川与星辰的力量便可将修士送至远方。程正咏对阵法有些了解。可毕竟了解不多,她也只看得出这么一点信息而已。于是,她便想着将之描画下来。以便钟凝宁参印。

        不过片刻,便完成了描摹。描画的过程中,不知怎么将灵气沾染上去,传送阵便亮了起来,程正咏才知,这是通往遗仙谷内的。而上层中间的图画,此时看来确如这个颇为类似。她又用令牌回转。匆匆描画完另一个大传送阵,输入灵气。

        程正咏一触即收。以为和前一个传送阵一样,只需有些灵气引导便可。谁知,灵气开始不受控制的从体内涌出,几乎全然耗完才点亮了传送阵。

        观察这个传送阵。程正咏便知它所传送的目的地也不是她所想的门派密地之类的,仅是云州某处而已。只是距离较远,需要更多的灵气引导。

        程正咏随手扔了什么东西上去,光芒一闪便被传送走了,大传送阵暗淡了下来,下到下层,小的那个则仍然等着传送。

        遗仙谷也不知还有没有修士在此,程正咏想着尽量周全一些,打坐恢复了灵气。想了想。她又运起家中得到的那本隐匿功法,将修为维持在筑基中期,这才踏了上去。

        之前的修为在云州行走实在低了些。所以。这是程正咏自云梦泽之后再一次隐匿修为。因为,若是让熟识的修士发现,她进阶如此快,难保没有什么想法。而这一次,神识凝实,胜过金丹修士。元婴以下都无法看破了。

        谷中似乎一年四季并无变化,爬了满谷的青藤还是郁郁葱葱。远处的大殿在藤蔓中露出大半的身躯来。夕阳正好透过大殿的屋脊照过来,给幽森的大殿染上了金色,大殿立刻变得金灿灿的一片。

        收回目光,程正咏正处在一只小亭中,亭中并无他物,只铺满了一个类似的小传送阵而已。

        程正咏走出小亭,沿着亭前的小路往前走。她每一个转弯似乎都很随意,有时向南、有时向北,可走着走着却更接近东侧来时的入口了。

        程正咏走的闲庭信步,无拘无束。不想在这里竟然真的遇到了几名修士,其中之一竟是刚来云州便熟识的。

        对于此修,程正咏原本心中是恨极的,但是此刻她修为进步,招式进益,心情正好,便不再在乎曾经所受的屈辱了。而韦家有将临死情形送回家中的法门,为了在云州行走,这韦斌暂时还杀不得。

        程正咏连目光都不打算落在他的身上,毫不在乎的走近,直接路过。

        但韦斌可不这么认为。距离程正咏上一次遇到他,不过十九年,他已然进阶筑基中期。虽然修为进阶慢,但功法特异,先要积蓄灵气,而后自然会追赶而上。他自觉在两百岁之前结丹乃是笃定的之事,下次的云州天才修士之名必然会有自己的位置。

        韦斌作为韦家这一中等家族的嫡系,父亲就是家主,从小到大,修炼资源从来没有缺过;而所见修士,无论真心假意,几乎都需要奉承自己。他很聪明,也有些天赋,自来一帆风顺。虽然好色,却自诩为君子,对于女修也不过是一时的兴趣,而女修也从来不能拒绝他。便是贝薇薇,不愿委身于他也只得小心周全。他见识过的美貌修士很多,所以并不为钟凝宁所倾倒,反而是这自称冯茹的女修,让他无法失去兴趣。

        此时再见,韦斌自然忍不住道:“冯姑娘,你竟也在此处,可算有缘。你怎会孤身一人?只要你愿意,我韦家可从来都是为你敞开大门的。”那群修士也都毫无顾忌的打量起她来。

        程正咏看韦斌已不是同阶修士,而只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自然毫不回头的就要路过。

        韦斌抽出剑,仍是程正咏曾为他修补的那一把,横在程正咏面前,道:“对了,你还杀了我家好几名修士。不若这样,你给我做妾,此事便一笔勾销如何?”余下的修士跟着轰然而笑。(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