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神秘修士

第二卷 第七十六章 神秘修士

        乌星城渐渐在望,程正咏不动声色的护好乾坤袋,警戒着周围的邪修。虽然并不惧怕他们,但是程正咏孤身在船上并不愿意在这里起冲突。

        这艘船乃是出海猎杀海兽的船只,所有修士不论筑基期还是练气期,只要交够了灵石便可上船。若是正道修士主持此事,必然会请一个金丹修士在船上坐镇,以免遇到强大的海兽。可在邪修这里,一切都凭运气而已,死在海上也是寻常,遇到海兽掀翻了船也只能自认倒霉,赔偿是不用想的。不仅如此,就是这么一艘只能坐在船板上的破船,下船的时候,还要另外再缴纳一笔费用,真真是黑船。

        可筑基修士若要出海,只凭飞行法器是不够的,海上茫然不知边际,总是飞行灵气就会不足,便是有可以用在海上漂浮的法器,遇到海兽也是不够的。故而,这笔钱不能不交。所以,总有邪修在外狩猎却够不上船钱,便将主意打到了其他修士的身上,程正咏见识过一次之后就守紧了乾坤袋,防止被邪修里擅长妙手空空之术的修士摸去。

        此次出海,却又有不同。能在邪修城市里开得起船,运送修士出海狩猎的势力自然不仅仅只是有些修为依仗而已。他们与城中几乎所有的金丹修士,乃至于城主府都有些关系。偶尔也会有金丹修士自动前来镇守,以此圈些灵石。出船的势力只会好好招待到船上仅有的几间房间中去。反正茶水钱,这灵石不用自己出。出船的修士并不欢迎这些金丹修士。因为,不论遇到海兽的时候这位金丹修士出不出手。一笔保护费总是必然要缴纳的。

        程正咏想到此处,握紧了手中的乾坤袋,脸色阴沉。实在是在这乌星城里,赚些灵石,比之在正道修士的城市还要困难。此次还是幸好有几名不长眼的邪修趁着程正咏猎杀海兽来打劫,反被她杀了,这才堪堪没有损失而已。在乌星城再生活几年。她都快要放弃原则,也去打劫邪修了。实在这是一本万利的生钱之道。

        压下心中的焦躁。程正咏决定,以后还是不要单独出海了!以往有明弘道在,两人合力猎杀海兽,收入总是不错。程正咏单独一名修士。七阶以上的海兽区域不敢去,出海一趟也就比其他修士收获略多些,比炼丹赚的还少,反而要受这些气。

        程正咏一边想定,以后只专心炼丹赚灵石,再不出海,一边缴纳了灵石下船,走上了码头。

        这里是一个天然的海湾,名为洪波湾。虽然外面海浪巨大。海湾内却是一片天然的港湾。

        在这乌星城里,除了城内,城外真是哪里都破。破败的码头。也不知是什么年代建造起来的。此时只余了摇摇晃晃的木板拼接着伸到海湾中去,在尽头左右各分出一个停靠点来。幸好乌星城里也只有两艘船,这才堪堪够用。程正咏一度怀疑,这个码头是从凡人中抢夺的,因为码头上的任何东西,除了那艘船。没有一样是带有灵气。

        漫步走入城中,程正咏将码头上的一切抛之脑后——反正也不打算出船了。她路过几间半开半合的店铺。到了常常贩卖妖兽的一间店中,将一只乾坤袋丢在了柜台上。

        柜台后面很快站立起一名懒洋洋的伙计。这伙计不过练气修为,架子却大得很。他将乾坤袋提起,往其中看了一眼,撇撇嘴道:“道友,你这次收获不佳嘛。”

        程正咏也不恼,道:“我独自出海,能有这些就不错了。”

        伙计斜睨了她一眼,“你那位形影不离的道侣竟是没有与你一起?啧啧,还打劫了几个修士吧?”

        程正咏已经放弃了跟这个八卦的伙计解释明弘道不是自己道侣的事情了,但笑不语就是。

        伙计见被说中,得意洋洋的自夸道:“我这双眼睛可算是历练出来的。出海一趟,什么修士能有什么收获,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一个女修,虽然胜过寻常修士,但要能有这收获,绝对是打劫了!”他算完了乾坤袋里的妖兽该付的灵石,又将手往程正咏面前一伸。

        程正咏一脸疑问的看着他。

        伙计急了,道:“你装什么呀?咱们又不是那些假模假样的正道修士,打劫就打劫呗,只要修为足够,且不要惹到不该惹的人物,打劫了别的修士也是你的本事。用的着偷偷摸摸,藏头露尾吗?你打劫来的法器,不卖到我这里,还想卖去哪里?”

        程正咏这才恍然大悟,又丢出一只乾坤袋来。没想到,在邪修的地盘,炼器几乎赚不到什么灵石,可打劫来的法器,竟然还有修士愿意收。

        伙计将灵石一并算了,道:“一共是一千三百二十二块灵石,零头就给你抹了,一千三百二十快灵石就是。”

        程正咏撇撇嘴,在正道修士的地方,只有买东西抹零头的,这里却只有卖东西才会抹零头。而这些灵石真真是只比出海缴纳的多出一点点而已。她仍然将灵石推回去,道:“出海也没有什么转头,反而要警惕非常。我打算炼丹药算了,赚点安稳钱就罢。”

        她这么一说,伙计更是高兴:“早叫你专心炼丹,你非要说什么出海磨砺斗法,终于醒悟过来了吧?狩猎妖兽的事情,让男修去就是了。你既然会炼丹,专心炼丹就好,真是又安全又舒适——最近丹药是越来越贵了。”

        说着伙计便利索的给她配出几份灵草来:“喏,这些小还丹、培元丹、回灵丹最近需求最大,卖的最好。我保证不坑你!”然后又神神秘秘的低声道:“看在这几年你一直将妖兽、丹药卖到我们店。咱俩这么熟的份上,我再奉送你一个消息。”说着他招招手示意程正咏将耳朵贴过来。

        程正咏想着,在乌星城里。似这等店家伙计,也十分不简单,有什么消息流传在外,也往往先到了他们的耳朵。于是她微微倾身,听得伙计道:“这乌星城里怕是要不太平。你若是不想卷入,先行出城。过了这一阵也就没什么了。”

        虽然伙计语焉不详,但程正咏也看到城中似是不同以往。萧肃了许多,他所言应该是真的。但是明弘道在城中闭关。冲击金丹还是她怂恿的,总不好就此将他丢下吧?

        程正咏有些懊恼,明弘道原本不信任邪修,是住在城外颇远的山上。可程正咏以为。若要闭关,自然还是城中更为安全,哪知竟会遇到这种事情?

        想到明弘道,程正咏又对伙计道:“再给我配些合气丹吧。”

        伙计有些吃惊的看着程正咏:“你还会炼制金丹期的丹药?真是人不可貌相呀?明道友有你这么个道侣,可算是有福了。有没有兴趣与我们店合作?”说着将原本的灵草取了些回来,换成年份更高的龙纹草、风灵花等。

        他思忖片刻又道:“这样,只要你答应与我们店合作,我就做主,所有炼制丹药的灵草。都可以先不收灵石。只是你须得按照我们的要求炼制。”

        程正咏并不打算在邪修的势力范围久住,自然拒绝了:“何必麻烦?反正,我炼制的丹药一向都是卖到你们店的。不是一样么?而且,我炼制金丹期的丹药成丹率低了些,怕是划不来。”

        伙计了然的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

        店中的事情完了,程正咏正准备出门,店中掌柜便恭敬的将一名修士送了出来。在邪修城里。这店能开在最繁华热闹的地段,说背后没有些靠山。程正咏都不相信。一直以来,这掌柜虽然只有筑基期,却比伙计更加自傲,程正咏只见过一两次,每次都是在接待金丹修士的时候。此时看他的态度,比之对待金丹修士更是恭敬许多。

        程正咏眼光一扫,便知这名身披黑衣,发色浓重如墨的男修乃是元婴修为。他十分敏感,立刻便发觉了程正咏的扫视,看了她一眼,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又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最终没有说什么,在掌柜的引导下离开了店铺。

        掌柜再看过来的时候,程正咏才回过神来。听着掌柜问了几句上了楼,伙计拍着柜台道:“你行呀,在元婴修士的眼下也岿然不动,我刚才可是几乎吓的软到地上了。便是我们乌星城的城主索百川道君怕是都没有这等气势!”

        程正咏点点头,不欲多说,只留下一句,“我是吓呆了。”便离开了店铺。

        程正咏快步走在路上,心中仍是鼓动个不停。她那敷衍伙计的话也不算假,她确实被元婴男修的气势所镇压,连动弹都不能。这位道君便如伙计所言,气势比之索百川,甚至是比千道宗的清玄道君、首座长老两位元婴都要厉害。他虽然没有释放出威压来,但看过来的时候,程正咏发觉他脸上轮廓深刻,眼窝深陷,鼻梁挺直,一双嘴唇又厚又红,似是引人上前咬一口似得。那双眼睛更是黑的没有边际,一眼看去,便要沉入星空一般。除了全身萦绕的灵气,程正咏什么都没有发现。

        这个男修不同于她所见过的所有元婴,乃至化神修士,身上带着一种不属于人类修士的魔性。无论合欢宗的男修女修如何修炼媚功,都无法达到他这种程度。他的行为全然没有魅惑或者诱惑谁的意思,但是却让人无法不被吸引,不臣服于他,甚至眼睛只能看着他。

        这很不对,程正咏被盯着的时候,也在观察他,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任何破绽,全身为灵气所萦绕,但是危机之感一直萦绕不去。这反而加深了她的怀疑:这个男修必然在掩盖着什么。

        顾不得去想自己的特殊体质已经被邪魅男修所发现,程正咏提速往住处而去。在乌星城三十余年相伴,明弘道虽然有些特异,但也早不是寻常道友。她要将闭关中的明弘道叫出来,赶紧离开此城。

        这里果然已经不太平了。(未完待续)

        ps:11月11日下班后和同事去逛街……一直到脚疼……收获,外衫一件,t恤两条……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