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八十一章 凝宁设阵

第二卷 第八十一章 凝宁设阵

        几枚利刃袭来,程正咏回头将之击落,匆匆躲入夜市之中。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店铺前的灯火代替了天光照亮了整个街道。虽然对于筑基以上修士来说,夜晚几乎没有什么阻碍,但有些事情还是更适合在黑夜下完成,对于邪修更是如此。更何况,东罗城中设下了巨大的法阵,飘雪不入。很少有修士愿意在此时出外。所以,此时在东罗城的夜色下,修士往来不绝,而这座城市愈见繁华。

        躲入繁华的夜市后,程正咏稍稍喘了一口气,略微轻松了一些。虽然将微生秋敏困住后,她趁机稍稍恢复了一些灵气,但经过了半个时辰的追逃,此时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她急需一个喘息的机会。

        夜色迷茫,修士们来来往往,总是有说不清的故事,掩盖不完的龌龊。但是这些修士却让微生秋敏稍稍有了一些顾忌。她不欲被修士发觉,追着程正咏的脚步也慢了下来,隐入黑暗之中。

        程正咏不再急速飞奔,但是每一步还是迈得很大。她吞了一颗丹药,调息灵气,辅助体质之效,尽量多回复一些灵气。

        走过繁华的街道,她小心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心中却不由的想:这位楼谒尊道君真真是多有狂妄。此时城中哪里看得出城外还有一名元婴道君虎视眈眈?但同时,她也不得不有几许佩服,相比乌星城中。筑基中期以上修士尽空的情况,楼谒尊还是颇有一些魄力的。

        一边胡思乱想着,她一边急速的蓄力。神识的探查告诉她,微生秋敏已经失去了耐性,绕了过来。她手中握剑,几乎透明的剑身上日曜之象隐隐闪现,只待出手。

        阴影中却伸出一双手来,将她拉了过去,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道:“是我!”程正咏便放松着顺从的被拉倒暗处,消失在街道中。

        那只手正欲离开。程正咏却反手握住,急切的问道:“你这几年身在何处?我回到丹云城时你怎么已经离开了?”

        钟凝宁由着她握着手,似是惊讶于她的焦急,片刻才道:“我。我修炼到筑基初期圆满,便无法寸进,自然要离开游历。”她的话说的艰涩,立刻又反问道:“你又是怎么回事?怎会被金丹修士追杀?”

        程正咏听的一笑:“一言难尽,你快快帮我躲一躲吧,之后保证原原本本的告诉你!”

        钟凝宁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拉着她沿着小巷往深处走,并且解释道:“放心,我留了一个迷阵在巷口。一时片刻谅她也发现不了。”

        程正咏低声道:“你的阵法,我自然是放心的。”也许是没有听见,钟凝宁没有作答。沉默着带着她绕过几条小路,停在一个小院前。

        推门进去,小院实在小的可怜,只有三间屋子,窗户门栏破败的不成样子。院子里,一张石桌歪在一边。几个石凳半埋入地下。院子旁便是一片枯藤,或许曾经也繁茂过。可惜此时只剩下干巴巴的藤蔓,可供遥想。

        这里必然不是钟凝宁的住处:她便是要住在这里,也会收拾干净,怎么会任由它如此呢?程正咏看着钟凝宁,怕是她有什么想法,要对付追过来的微生秋敏。

        对程正咏的疑问,钟凝宁好似没有看到一般,她径自取出阵签,随手翻转,将阵签埋入泥土之中,片刻此阵便成。她手中阵盘不停,院落周围便升起一个隔绝声音和神识的壁障。

        “那女修名为微生秋敏,乃是中州六大天才修士之一,数十年前能从两圣湾秘境中平安出来,手段不俗。她的法宝为一只可以变作兽拐的骨钗,似是以妖兽肋骨所制;另一样则是*珠。她擅长驭兽,与寻常驭兽修士不同,她所御使的是兽魂,有两只狮虎兽,一只鹰魂。据我推测,她的功法怕是有模仿妖兽的痕迹,十指皆可发出利刃,颇不寻常。”程正咏将所知的信息,一一告诉钟凝宁。

        钟凝宁沉默的听着,光芒流转之后,便将阵盘收入袖中:这个以她此时修为所能够布置的最大的一个复合阵已经全面完成。她推开破门,走入破屋中,道:“巷口的迷阵也只困的住金丹修士片刻。她更有灵兽引路,不久便会找来。”程正咏便也跟了上去。

        果然,不过片刻,院门便被推动。程正咏早已吞服了许多回灵丹,走近院子,将灵气灌注入剑中,只待微生秋敏入阵。

        或许是见识到了程正咏这样可与金丹修士一拼的筑基修士,她此时颇为谨慎,先放了鹰魂进来,见没有异状,这才带着两只狮虎兽魂踏入院中,口中道:“便是躲入这里又如何?终究逃不过我的手心。不如将斑斓虎交出来,然后束手就擒!”

        虽然程正咏两人已有多年未见,但配合依然默契。钟凝宁才运转阵盘,将微生秋敏困住,程正咏便已经一剑出手。夕照玉剑快要接近微生秋敏的时候,钟凝宁便将困阵收束,凝住微生秋敏片刻。微生秋敏当机立断,驱使兽魂朝着程正咏两者而来。程正咏相信钟凝宁的阵法,只是在兽魂的影响下略微偏离了要害,这一剑便结结实实的贯穿了微生秋敏的左臂。

        微生秋敏捂住左臂,眼中闪过怨毒之色。她道:“好!如今筑基修士也如此了不起了。”说完,止住伤口,对着兽拐快速掐诀,狮虎兽魂立刻变得焦躁不安,经过微生秋敏的催动,终于朝着程正咏两人而来。而微生秋敏自己则十指一张,根根指甲长出数寸,好似十根利刃一般。

        钟凝宁道:“我的阵法怕是只能应对两只七阶妖兽,你快快出手!”说着便立刻掐算起来,抵挡兽魂的攻击。

        程正咏也知,钟凝宁毕竟还在筑基中期,纵然阵法天赋绝佳,又向化神元君学得古阵法,但也只能专心困住这么几只七阶妖兽,偶尔辅助与她。至于微生秋敏,还得靠她自己对付。她迅速的将灵气灌入,没有钟凝宁帮手,便将三杀诀用出。

        面对程正咏的三剑,微生秋敏也不召回狮虎兽魂,只令鹰魂应对其一,十指一划,便接上了剩下两招。经过七曜之厅的领悟,三杀诀的三剑虚实,程正咏早已可以随心所欲。她手中控剑,微生秋敏应对最弱的那一剑便变的凝实,再次伤到了她。

        有了钟凝宁引开狮虎兽魂,以及困阵辅助,程正咏对付起微生秋敏来比之在城外已经没有了多少困难。不过片刻,微生秋敏便已经多处受伤,更有几次险些伤到了要害,而程正咏两人看起来却仍然游刃有余。她不由的萌生了退意。

        退意一生,自然气弱。微生秋敏将灵兽召回,令三只七阶妖兽应对程正咏的攻击,自己专心破阵。程正咏立刻便趁机加紧了攻击。虽则金丹招式不能随意浪费,但是稍稍加入一些领悟,普通招式也能逼迫到七阶妖兽。

        一直以来,程正咏应对金丹修士,无不是先将之困住,才能占到先机,将之灭杀。而微生秋敏退意一生,战意自然瓦解,或者不需耗费过多的灵气将之困住,只凭借钟凝宁的阵法,消耗她,将之逼至绝境便可,如此才算是真正的金丹修士的斗法。

        这种形势,钟凝宁自然也看的清楚。她见到胜负几乎已定,便也将小雷鹰放了出来,磨砺斗法。钟凝宁将之养的极好,自从丹云城一别,此时已有三阶的修为。斗法之道,比之一直困在灵兽袋中的两只斑斓虎都强上许多,更不用说根本不适于斗法的小火了。程正咏看了,也不由检讨自己。

        微生秋敏*珠在手,手中法诀不断,程正咏观察了片刻,才发觉这似乎不是她所以为的破阵之术,心中立刻警觉起来。她以普通招式糊弄微生秋敏,恐怕微生秋敏也在借着兽魂迷惑她。程正咏立刻传声钟凝宁道:“立刻防御!”夕照玉剑回到手中,挡在了身前。

        钟凝宁也即刻变阵,并将小雷鹰收入灵兽袋。此阵虽是固定阵,但钟凝宁阵盘稍动,便可轻松借它改成防御阵。

        果然,小院内轰隆一声巨响,巨大的冲击力透过她们的防御,冲击到肺腑之中。程正咏两人踉跄几步,最后还是被掀开,撞击在破屋上。摇摇欲坠的窗扇被彻底拆开,屋子上立刻多了两个洞。

        虽然受了伤,但是程正咏的血脉也同时运转起来,修复伤势。她一手捂着胸口,站起来走入院中,挥散掀起来的灰尘。小院中已经没有了微生秋敏的踪迹,连同三只兽魂都已经消失了。

        幸好只是伤到了肺腑,虽然极痛,但是并不严重。程正咏回转头,忍着伤痛,扶起钟凝宁快速的离开小院。此处动静太大,怕是很快就有修士前来探查。

        她们离开的及时,几乎没有惊动别人,只除了引起元婴修士的注意,用神识探查了此处。

        彼时,楼谒尊打发了索百川,挥退了众位随侍的修士,独自坐在空旷的大殿中,摸着下颌,露出了一个兴味的笑容。(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