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九十二章 小火出力

第二卷 第九十二章 小火出力

        见明弘道迎了上去,程正咏自觉的远离一些,不去干扰他。

        便是修为不及,程正咏的眼界却是足够的。这只妖兽的强大,不可同日而语。明弘道的修为比之它还是要差上一些。他展开了折扇,留在扇子中的那一缕金雷经过祭炼比之从前更加的精纯,也更加的有威慑力。但是这只妖兽却只在最开始的时候瑟缩了一下,似是有些忌惮,之后便好似被激怒一般,明弘道也渐渐疲于应付。

        程正咏见状,自然要帮手。她将灵气灌注入夕照玉剑中,玉剑在空中划过,锁定妖兽而去。

        那只妖兽感觉十分敏锐,程正咏剑刚到身前,它便转过身来,接住了程正咏的这一剑。原本它接这一剑,有几分是当做玩耍的意思,却被剑中隐藏的日曜虚影灼伤后立刻愤怒的将剑甩开,对着程正咏唧唧的叫了几声。

        因为程正咏这一打断,明弘道也得到了些许的喘息之机。他自结丹之后几无敌手,此时被这妖兽在心爱的修士面前弄的如此狼狈,心中自然恼恨。他取出双镜,将幻心藏在袖中,一手执着照世,一手是折扇。正是刚刚结丹的时候,应对众位邪修的姿势。

        可是这只妖兽虽然长的奇怪,老虎的身子,蛇的尾巴,鹰的爪子,它的头被毛发覆盖,程正咏勉强辨认出或许是来自某种灵猴,头上却又顶着两只犄角。但它可不是那些人类金丹修士。明弘道用折扇使出的幻术对它而言几乎没有作用。若不能将它迷惑住,又如何收入镜中呢?

        明弘道斗法艰难,程正咏看的也十分心焦。想要出手相助。又顾及着明弘道的骄傲。最终,她看出明弘道的意图,想着幻术无用,或者她的坠星式会有些作用?

        程正咏极力的向着夕照玉剑灌注灵气,剑身渐渐变得光彩照人,之后程正咏平平的推出了它。一颗星辰在妖兽的头顶显现,比之以往出现的时候更加明亮。这是因为程正咏对于晨星之道理解加深的缘故了。

        这一招果然奏效。妖兽先是被程正咏明亮的剑光吸引。而后剑光渐渐暗淡,脱离剑体。汇聚于半空之上。它又好似一个调皮的孩子一般,想要伸手去摘取。及至星光下坠,化作一个光晕将它困住,它左右也挣不脱。这才急躁起来。

        一直以来,这只妖兽好似刀枪不入一般,任是程正咏和明弘道用何种招式也不能让它伤重,只能划破它的皮毛,但是对它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这只妖兽的攻击手段也和寻常野兽一般,如其说是攻击,不如说是垂涎明弘道的躯体进补,一次次扑上来抓他罢了。

        但妖兽被困住之后,急躁之下。双掌乱拍,躯体中的灵气随着攻击外泄,他们才发现。与自己所想很是不同。

        这个“灵气”泻出之后,程正咏便觉得不对,之后沾染到手上,又发现好似有了腐蚀的力量。程正咏急忙的御剑,离开更远,躲开这些“灵气”。她用灵气包裹住被侵蚀的地方。慢慢的将之分离,但是没有什么效用。灵气确实在清理外来的古怪“灵气”但同时也在被它同化。变作同样属性的灵气。正焦急间,一直被遗忘的小火,从程正咏的发丝中钻了出来,停在了她的手背上。

        此时明弘道还在努力将妖兽收入到双镜中,程正咏也顾不得手上的伤了,只要不再恶化便好。她急忙的阻止明弘道:“不要将之收入镜中,这妖兽怕有古怪!”

        这种特殊的“灵气”似是对金丹修士没有太大的效用,明弘道没有被侵蚀。他虽然暗自自责还需要程正咏出手相助,但是也不想辜负她的努力。见程正咏这么说,这才停止了双镜,挡在程正咏的前面。

        听到程正咏突然低低的惊呼了一声,明弘道回过头去,便见程正咏惊喜的看着停在伤处的小火。她对明弘道道:“小火的火灵气似是对治疗此伤颇有用处。”只是要忍受火蚁的灼伤罢了。

        程正咏感受到了某种变化,惊喜更甚。她拉着明弘道立刻立刻快要挣脱出来的妖兽,道:“等妖兽出来了便不好摆脱。我们快走吧。”

        之后,程正咏才告诉她,不知是这特殊的灵气,还是小火的缘故,她体内的禁制已经解开了。

        听了这个消息,明弘道也高兴起来:“既然如此,我们出谷也就没有后顾之忧。”程正咏随意的点点头,与小火沟通,让它暂时停止了对伤处的治疗,等回去见到了钟凝宁和闻良再来试试。

        明弘道虽然更担心程正咏,但也依着她的意思,急速的向着来处掠去。程正咏两人离开后,钟凝宁和闻良为了安全,仍然退回了山谷中央避风之处。程正咏刚要入谷,便见到一名修士也往谷中来,正是曾经将程正咏追杀到灵气枯竭,几欲死亡的修士。

        明弘道自然识的他,上前便要将之灭杀,程正咏急忙传音明弘道,让他留了这名修士的性命,也好打听楼谒尊之事。

        虽然这个修士修为到了金丹后期,但明弘道刚刚经历妖兽的挫折,出手更加狠戾,很快将之收到了镜中。程正咏皱眉问道:“怎么杀了他?关于那楼谒尊道君,我还有颇多的疑问。”

        听到程正咏的传音,明弘道本就有几分不愿,此时见程正咏质问,更加生气了。他臭着脸道:“我将他的神魂收入了双镜中,你要问什么,问我好了。”

        他这么说,程正咏原有的几分焦急也去了,脸上盈满笑意,心道:这是在吃醋么?

        两人也不用飞行法器,一路向着谷中走去。程正咏道:“我总觉得。那只妖兽的‘灵气’怕是不同。在它的身上,我可以感觉到和楼谒尊相似的气息。或者这是他一直在隐藏的东西也不一定。所以就想知道关于楼谒尊和这妖兽的事情。而且,”程正咏说着停下了脚步。看着明弘道:“你可知,就像云州每百年就有两圣湾秘境开启一般,在中州,每过百年或者几百年,在正道修士与邪修之间就会爆发一场争斗,几乎所有中州的修士都会参与其中。而我来云州之前,正在正邪之战中。那时候。邪修之中出现了一名特殊的修士。虽然只有金丹期,但对上元婴修士也也有力敌之力。我虽然没有见过他。但却见过他突袭一个门派留下的遗迹。这其中的感觉有些相似。”

        听到程正咏的话,明弘道心中一紧,他最怕的就是程正咏突然回去中州。若是楼谒尊就是曾经那个金丹邪修,那么必然还有其它来到云州的办法。

        程正咏接着道:“据听到他与元婴修士对话的同道所说。他可能就是魔修。”

        “你怀疑,楼谒尊就是曾经的那个魔修?”明弘道的话中带着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尖刻。

        程正咏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答道:“我也不知道。可那时我听说魔修因为某些缘故,在我们此界是无法突破元婴期的。他是不是魔修,是不是我曾听说过的那个修士,我都不确定。所以才要问一问。”说着,又看着明弘道。

        明弘道明白她的意思,不情不愿的开始在双镜中审问邪修,不过片刻便对程正咏道:“那妖兽确实是楼谒尊的宠物。十分厉害。寻常元婴修士也无法在它手中讨到好处。但是却没有问出楼谒尊的身份来。”明弘道不太高兴的接着道:“他们也知可以用这妖兽身上的灵气驱逐楼谒尊留下的标示,只是不敢接近这凶兽罢了。”

        想到钟凝宁身上的标示可以解除,程正咏也将关于魔修的猜测抛之脑后——这些事情。自然有高阶修士去担忧,她只管想想怎么出谷好了。

        回到休养的山洞,程正咏接住跑过来的两只小老虎。告知了钟凝宁可以解除标示的事情——怪不得一直感觉不到,原来那根本就不是禁止。

        程正咏将自己受伤的伤处贴近钟凝宁的手,将腐蚀灵气传递过去,帮钟凝宁解除了禁制。然后她又对小火传达了自己的意思。它便又勤恳为钟凝宁疗起伤来。对闻良一试,同样有用。程正咏摸了摸小火。这是她的第一个灵兽,陪伴她的时间,比亲人都久。虽然程正咏从没有因为它的弱小看轻它,但若是能够有些特殊之处,程正咏也只会为它高兴。感受到程正咏的赞赏,小火在她的手上蹭了蹭,又回到了她的头发上。

        解开了禁制,所有修士都放下心来,如今只剩下如何出谷了。兮霜谷中两端都可作为出口,但是考虑道两位元婴修士的实力,他们都同意了从乌星城主索百川所守的出口出去。

        商议已定,修士们都开始了养精蓄锐,准备探查一番出谷的情况。程正咏独自坐在洞外,钟凝宁在她身旁做了下来。许久,她布置了隔绝阵,这才开口问道:“你还会回去中州吗?”

        “当然了。”

        “那你与明弘道……”钟凝宁没有说完,但钟凝宁知道她的意思。

        “明弘道与沐仙盟决裂,他自然是同我回去中州的。”程正咏似是毫不担心的道。

        钟凝宁摇摇头:“没想到你会这么想。只是怕不会如你所愿呀。”

        这一席话说的程正咏慌乱起来,她一直以为,明弘道既然在云州没有了牵挂,自然是愿意随她离开的,却忘记了询问他的意思。这时候,她原本笃定的心思也变得不确定起来。(未完待续)

        ps:好像人就是这样的,父母会理所当然的觉得孩子就该听自己的,爱人就觉得对方一定和自己的想法一致。可是渐渐的,他们才会认识到孩子会长大,爱人他有他自己所在乎的东西。

        通告一下,作者菌周末要出去玩,没法发文,不过存稿箱会代替她爱大家~

        然后就是网络要到期啦,下个月就没网了,公司的网没法发文,我得试试另外的办法,比如手机……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