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九十六章 晓宇身死力

第二卷 第九十六章 晓宇身死力

        因为明弘道之事,程正咏与赵永宁的故友重逢便有些沉郁。何况他们也是熟识而已。他来此处除了验证新船,同时还带来了一个消息:南云州的花溪深林之中,最近频频出现不属于南国温暖气候的冰雪,甚至还有冰雪妖兽。

        程正咏一听,便觉得这不是与传送阵颇为类似吗?或者那里就有一个可以通往外界的传送阵?虽然对于通过传送阵回去中州,程正咏也觉得希望渺茫。但是,若有一线希望,她都不愿意放弃。于是,她立刻便向赵永宁打听此地之事,也表示想要去看看。

        程正咏此时对于沐仙盟来说,还属于技术未过期,在被暗中看管的阶段。赵永宁看她似是十分想去的样子,便答应作保。最后他想想道:“既然冯道友这么感兴趣,我倒觉得也该亲自去看看才是。”

        程正咏与赵永宁只是数面之缘而已,当日在丹云城中,也是因为明弘道非要跟着程正咏和倪静秋,他才渐渐与她相熟。此时说完这些事情,彼此便感觉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程正咏还要借助沐仙盟之力回家,自然愿意多结交一个沐仙盟的修士。她寒暄道:“当日在丹云城中一别,竟是许久未见,赵道友今时今日也是非同寻常了。”

        赵永宁今日几次欲言又止,听了程正咏的寒暄,没有回答,终于直接问道:“听说冯道友曾在乌星城中与明弘道来往颇多。不知他现在如何呢?”

        他突然问起,程正咏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来。她终究还是对赵永宁有些意见的:他身为明弘道的好友,却任由他远离。她反问道:“不知赵道友因何而问?是问候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还是替沐仙盟兴师问罪。”

        孔益明问起时,程正咏还可淡定的撇清关系,可是面对这个明弘道一起长大的朋友,她却忍不住讥讽起来。很快,她意识到不该暴露自己与明弘道关系,正要遮掩,赵永宁却急切的解释起来。

        “自然是出于朋友的担忧了!明弘道因为明宜镜长老之事对沐仙盟多有误解。可明长老之死与沐仙盟确实没有关系!”意识到自己的激动,赵永宁平复了情绪。便仍是原本那个长袖善舞的修士。他诚恳的对程正咏道:“若有明弘道的消息,还望道友不吝告知!”

        程正咏也不知其中究竟,不知是否应该相信他。她含糊道:“明道友一心查明真相,其余我也不知。”赵永宁失望的垂下了头。

        因为有赵永宁同往。程正咏也得以前往花溪。他们也不用法宝赶路,直接利用沐仙盟所属城市的传送阵,坐船过海峡,带着几个等在望仙城的沐仙盟筑基修士再次传送到距离花溪最近的城市。

        路过花溪深林外围的时候,程正咏看到有两队修士似是在争夺一株三百年的瘤乌。其中一名面容苍老的修士程正咏看的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瘤乌是一种很特别的炼器材料,它生长十年的根土便可用来炼器,块茎可做染料。但是年份一旦过了百年,它硕大的块茎便成为了一种十分坚硬的土属性材料。用来炼剑,或者制造其它的法器法宝都颇为可用。可是,这种灵植虽然根茎硕大。但叶子却非常小,常常和杂草混在一起,需要非常的耐心才可从中心的小波浪叶脉中将之分辨出来。

        原本这种材料虽然稀有,但是对于程正咏来说也算不得什么。何况,修士之间争夺灵草原是常事,她本不欲管。可突然她又想起,那位看着面熟的修士是何人了。

        与赵永宁招呼一声。程正咏御剑走近,那名面熟的修士只有练气十层,虽然控制精妙,但独自对抗数名或者筑基或者练气期的修士,自然不敌,最后无可奈何的只得放弃。但那些修士却不愿就这样放过他,反而让他交出身上的乾坤袋。

        修士所有的法器、丹药等等或许都存在乾坤袋中,怎么会愿意轻易放弃。这位修士自然不从。那一队的修士或者也是做惯了,毫不在意的便要杀人夺宝。程正咏认出来的时候,老年修士早已不敌,即刻便要死在这些筑基修士的法器下。

        程正咏手一招,挡过几名修士的攻击,将那名老年修士抓了过来,问道:“你可是冯晓宇?”

        一个鼓着包包嘴,梳着小道髻,穿着凡人的布料裁成的小道袍的十来岁小修士叫这个名字自然可爱。可一个面容苍老,褶皱交错的修士还叫这么个名字便显得有几分可笑了。因为程正咏的出现而吓了一跳的一名筑基修士也不由的笑出了声。程正咏眼色一扫,那一声笑便生生的噎在了喉咙里。所有的这些修士都吓的瑟瑟发抖,生怕这位冯晓宇真是金丹修士的故人。他们虽然跟着一个大家族修士,但是也不敢轻易招惹金丹修士。

        程正咏扶着冯晓宇躺在地上,给他输入了一些灵气,他的神智这才变得清明。看了好一会儿,他才认出了程正咏,脸上浮现出点点笑意来:“原来是前辈呀。还以为今生都不会再遇到前辈了。”

        程正咏叹气,冯晓宇只有练气十层,便是身体康健,也只能如凡人一般无病无痛的活到百年而已。百年的时间于程正咏而言,却只是漫长时光中的一小段而已。仙凡之别就是如此的残酷。

        程正咏的一丝灵气在他体内游走,不过片刻,便得知冯晓宇已经无力回天了,便是修为进步也总有做不到的事情。或者是因为被他引起了伤感,程正咏问道:“你可有心愿未了?”当日离开之时,冯晓宇还曾说要和郑月梓一起参加渺云宗、持云宗的收徒,不用再做一名无依无靠的修士了。他灵根不算太差,怎么会年纪老大还无法筑基?

        听他断断续续说了,程正咏才知道其中原委。原来,冯晓宇为了照顾重病的奶奶,没有赶上持云宗收徒。奶奶去世之后,持云宗再次收徒,他却年纪已大,只得独自一人修行。后来育有一女,女又生子。女儿是凡人,早早离开了他,只剩下祖孙俩人相依为命。冯晓宇自知此生进阶无望,便把希望都寄托在唯一的外孙身上,全心为他赚取灵石,不要让他和自己小时候一样,为灵石所苦。

        说到外孙,冯晓宇苍老的脸上浮现出夺目的光彩来,那是他此生的希望,就像奶奶曾将全部的希望放在他的身上一般。他道:“我年纪老大,死不足惜。只是我这外孙聪明可爱,我这一死如何放心的下他?我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他能走上仙途,成为大修士,不要似我一般,白白蹉跎了岁月。”

        说着冯晓宇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势,以程正咏也想不到的毅力爬了起来,跪倒在她的面前,磕着头道:“晚辈也知唐突,但是我外孙还小,我也不知还能托付给何人。求求前辈照顾照顾我的外孙,便是做个端茶倒水的童子也好呀!没有我,他都不知道能不能平安长大!”冯晓宇说的涕泪泗流,痛哭出声,磕着头,盼着程正咏能够松口。

        程正咏也觉得为难。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她倒是不介意养大。只是她也不知自己何时能够回到中州,自然不能答应他的请求。沉吟片刻,程正咏道:“我怕是不能带着小修士在身边,但是我可以为孩子寻一安全之处长大。你看如何。”

        虽然不是最好的结果,但冯晓宇如何敢勉强一位金丹修士?便是此时请求,也只是仗着程正咏心软罢了。能有这个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冯晓宇点头答应了。

        他本已是强掳之末,此时心愿已了,顿时歪倒在地上。冯晓宇艰难的取出乾坤袋。不用说,程正咏便知他的意图,接过了乾坤袋,答应了将之转交。他终于放心的慢慢闭上眼睛,最后捏着一只传讯符喃喃道:“还有郑月梓。我家收养她,也算有恩。我不怪她独自离开,只求他日能够稍稍照顾我孙儿。溯源,溯源……”说到最后,他声音渐低,已不可闻,手中的传讯符也掉了下来。程正咏伸指一探,已然气息全无。

        火化了冯晓宇的躯体,收起他的遗物,程正咏转向那几名修士,道:“原本修士争夺也是常有之事,可谁叫你们今日遇到我呢,少不得要取了你等的性命。”

        她话刚完,赵永宁拦住了她,道:“冯道友,故友离世,固然叫人伤感,可这名修士却是来自此地的袁家。我们在别人的势力上,还是不要动手罢。”

        程正咏眉头皱起,见赵永宁执意阻拦,也知这其中或者还涉及沐仙盟之事。最终还是一挥手,道:“也罢,今日便暂且留你们性命。”他日若是没有其它修士在,她自取了这些修士的性命又有何人能知?

        经过这个插曲,程正咏总是兴致不高,便是遇到质体轻柔适于造船的清光木也不能让她高兴起来。再行一日,他们便到了一处林地,果然见到了曼布的冰雪和一种似鸟非鸟的妖兽。(未完待续)

        ps:30号晚上我就回家啦。另外就是要鸣谢老猫描绘出这么可爱的枭兽~~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