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一章 城中约会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一章 城中约会

        听到程正咏的问题,冯溯源不禁十分骄傲,他在外玩耍的时候也常常听到对师父的夸赞。可是那些修士对师父会收自己为徒却十分的不解,好像自己的资质埋没了师父一般。今天听着师父的说辞好似不是这样的,他好奇的看着程正咏,摇了摇头。

        程正咏比出三根手指:“我不过是三灵根而已。在修仙途中灵根固然重要,却并不是一定的。便如你经常见到的明弘道真人,若以寻常修士论,他乃是最差的五灵根,却也年纪轻轻就结了丹。灵根单一,确实有许多好处,但是最后能够修炼到什么修为,却不是以灵根论的。”

        冯溯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开心的问道:“师父,我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大修士?超过那些嘲笑我的人!”

        程正咏肯定的点点头,想着冯溯源不过是个孩子,难免会有些意气。她继续道:“如今若是评论一名修士,大多会从灵根、机缘、慧根、气运等各方面评价。但为师以为,勤奋同样比不可少。你虽是四灵根,感知灵气比之单灵根、双灵根修士差了一些,但却可从其它方面努力。而且你体质不差,只要你修至筑基,我便会教你合适的功法,到时候,你再与他们一较长短便是。”

        冯溯源展望那时情景,呵呵的笑了,又问程正咏:“师父,那为何不现在就教我呀?我想早点打败他们。免得他们总是笑我。”

        “《法华经》乃是我幼时也在修习的功法,不仅可以凝练躯体,更可以引人入道。你要好好修习。你当知道,若是基础不牢,便是再好的功法也是无用,便如这只桌子一般。”说着程正咏越发的严厉,对着桌子腿一掌劈去,原本稳固的桌子失了一条腿的支持,歪了歪。斜倒在地上。

        冯溯源抓着程正咏的衣衫,害怕的点点头:“弟子记住了。”程正咏这才放缓了脸色。

        冯溯源虽然名为她的弟子。但这两年却是她一手教养,从未假手他人,便是亲人也差不离了。程正咏渐渐也越来越喜爱这个孩子,对他有许多的期待。她情愿更加严厉些。也不愿他有丝毫行差踏错。

        想了想,程正咏又道:“你如今已经正式修炼,有些事情便该告诉你。其一是你的外祖父。多年前我在外游历之时遇到他,两年前他身死,便将你托付给我。”说着程正咏拿出一只斑驳的乾坤袋和一只泛黄的纸鹤。她接着道:“这些都是他的遗物,你好好收着。”

        冯溯源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接过了乾坤袋和纸鹤,低声问道:“师父,我外祖父是怎么死的?”

        程正咏叹了口气。将当日的情形描述了一遍,道:“当日我欲将那几人灭杀,可是我自身都寄存于沐仙盟。实在不好违逆他们的意思,他日再遇到,我便帮你报仇。”

        冯晓宇紧紧的捏着纸鹤,脸上闪过愤恨之色:“不。师父,我还模糊记得小时候祖父的样子。我要亲自替他报仇!”

        程正咏欣慰的点点头:“也好。”然后又接着道:“第二件,就是我的身份来历。想必你也听说过。我非是云州修士,乃是来自海外。你可愿随我一起回去?若是不愿。我们师徒缘分便尽了。但是,我也会为你安排合适的去处。”

        冯溯源刚刚经历祖父之死的仇恨,听了程正咏的话,顿时急了。和第一次见到程正咏的时候一样,他双手抱住她的腿,将小脸紧紧的贴着她,哀求道:“师父不要丢下我!”

        程正咏慈爱的摸摸他的头,道:“你也不必这么急着决定。等你正式引气入体那天再告诉我你的想法就好,若是你心意不变,我便正式收你为徒。”

        程正咏说完这些,看看天色渐晚,与明弘道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便让冯晓宇自己去玩,叮嘱他按时睡觉。

        回到自己房中,程正咏整了整衣冠。她取出一面镜子来,看着镜中自己仍是二十来岁的模样,不由笑着摸了摸脸颊。修士只要修为稳固,寿元还长,就大多都会保持在最鼎盛的年纪,丝毫看不出实际的年岁来。可是那一双眼睛却不会骗人,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眼中再也不会保持着曾经的天真无邪。

        见自己衣饰整齐,程正咏便打散了发髻,配合衣饰,挽了一个高髻,这才出了门。

        她不紧不慢的沿着内河走了一刻,便看到了迎面走来的明弘道。

        明弘道见着她,紧赶了几步,又恢复了原本的步伐,极力装作平淡的样子。看的程正咏嘴角弯弯。

        也不知赵永宁给明弘道支了什么招,自从在花溪和好之后,两人看起来好似恢复了原本的样子。回到十五城不久,明弘道更是开始时不时的约她出来。程正咏虽然心中压着疑惑,但既然已经决定好好度过这段短暂的美好的日子,自然不会拒绝他的邀约。

        近到了眼前,明弘道故作镇定的道:“比赛开始还早,我们先四处走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弯明月挂在空中,总能够在水中看出无数的倒影来。因为阵法的缘故,借着月亮的光辉,也因为十五城中的繁华,便是夜晚,这里处处都明亮如白昼,人群嬉闹的程度也不输白日。可是极目远方,黑沉沉的夜色笼罩在周围。十五城便更似是一颗璀璨的明珠,一件被夜色觊觎的宝物。程正咏漫步走着,看着繁华的街道,又时不时转头看看明弘道。偶尔,她就会撞进他的眼睛里。在被掀去了黑衣的夜色中,明弘道的眼睛更加明亮,甚至比宝珠更甚。

        每当这时候。程正咏心中便会涌起一股酸甜的味道。但这甜蜜中却总是混杂着担忧:时至今日,他们虽然彼此之间心中清楚,却仍是没有挑明程正咏必将回到中州之事。明弘道明显是打着拖延的注意;可程正咏。她也没有想到,在一次又一次的相见中,她却忍住了心中的不安,从来没有主动挑明过。

        他们一路沿着内河向着赌博区转去。虽然已经是金丹修士,只要不经过政务区,飞行禁制便对他们无用,可是为了这一路的独处时光。他们还是不约而同的选择步行,甚至渐渐的开始挑着人迹罕至的地方走。经过玄洞区的时候。这里独有的那条街道依然如旧,便连那个售卖功法的店铺也在原来的位置。程正咏想起自己曾经在这里买过双修功法,再看看身边的明弘道,不觉有些脸红。

        明弘道却是误会了她的意思。连忙道:“你可别乱想,我虽长居十五城,但这里却很少过来。只是听说这里风光颇好罢了。”

        程正咏才不信,便是不来此处,来来往往总要经过这里吧?但是看着明弘道的慌乱,她却颇有几分甜蜜,开口道:“既然这里景色如此之好,我们便进去园中看看。”说着,竟有几分跃跃欲试。但凡是女子。大约都对这种地方有种天然的好奇吧。

        一路走在园中,果然亭台楼阁,风光旖旎。只是多带有几分脂粉气。程正咏看着渐渐便也觉得不过如此,更是对这里浓重的味道有些不喜。明弘道见此连忙道:“这园中不过如此,但是海边还有些意思。”

        海边辽阔,海风吹走了飘散过来的脂粉味,程正咏立刻觉得好了许多。想着那两本功法,她便又想逗一逗明弘道。因此故作正定的道:“我曾在这里买过两本双修功法。一者取阳,一者取阴。阴阳和合,暗合天地之道。创立这本功法的修士也算是天才了。”

        明弘道白了她一眼脸上又涌起了绯红之色。程正咏才不放过他,接着道:“我所修功法名为太极。太极为阴阳混论。兼修阴阳之道,阴阳往复,便可循环不息。”

        明弘道听着神色渐渐肃然,脸上的红色自然也渐渐消散了:“既然如此,不是也可灵气循环,永不枯竭了?”

        “哪有那么好?只是比别的功法略有些优势罢了。我有三灵根,一属阳,一属阴,还有一个正走中正平和之道。如此与那双修功法也颇有可以印证之处。”

        “那么你可也要修炼此功法?”说到这里,明弘道不知想到了什么,红红着脸问道。

        “虽然因为功法有类似之处,可以兼修。但是《*诀》修的是女性阴体,于我而言还是落了下乘。”说着,程正咏便又想到了七曜之道,兴奋的道:“我突然想到一个新的招式,你来帮我验一验吧?”

        程正咏自结丹之后,便开始琢磨剩余了几个招式,务必要将丹田中其余几颗星辰点亮。金丹之后,她便已领悟了两个招式,剩余三个却仍是毫无头绪。此时她却想着,既然七曜俱在丹田之中,除了将它们各自领悟之外,未尝不可将之合而为一,如此便也是一个循环了。

        说是想到一个新的招式,但要立刻将它运用出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明弘道陪着她琢磨些许久,渐渐便也有些成效。见着天色渐晚,便是程正咏对那比赛没什么兴致,也要顾忌明弘道。如此,两名修士便收了手。

        但是明弘道看起来也不是多么焦急的样子,只带着程正咏在远离人群的偏僻之处,慢慢的走着。

        这样磨磨蹭蹭的,程正咏怎么看不出,他只是想要和自己多呆一些时候罢了,更何况她也实在不喜欢苍觚流血的气味,自然也是极力的配合。还没走到赌博区,他们便接到了传讯符,说是有事相商。

        虽然有些莫名,但程正咏托身于沐仙盟自然就只得听从召令。她半路被劫走,明弘道自然不甚高兴,便也一起陪同而至。(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