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一百零八章 异动频起

第二卷 第一百零八章 异动频起

        震动越来越剧烈,程正咏原本还想着等震动过去就好,此时也顾不得灵兽进阶被打扰了,直接将这小火、两只小老虎和梦泽树苗都放入乾坤袋中,抄起惊慌失措的镇清锦兽,便御使夕照玉剑向着海沟之上而去。

        进入的时候,虽然海沟深过几百尺,她也没有怎么在意。出来的时候却是全力催动夕照玉剑,也花了许久。其间,两边的岩壁上不断的落下石块。虽然海沟上宽下窄,石块不似悬崖一般垂直落下。但是因为下坠之力,石块在岩壁上溅起,落在程正咏的身上好似下了一阵雨一般。她不得不运转炼体之术,在身体周围撑起一个防御的灵气罩。也幸而太大块的石块咕噜噜的滚两人下去,无法飞起,程正咏的上行之路这才容易了一些。

        上来了海沟之后,程正咏想着这里的震动必然要惊起此间历练的金丹修士们。因为秘境开启的急,进入的筑基修士也多是来自六大势力,这些金丹也免不了要为师侄们打算,甚至可能要将他们召集到一起方便保护才是。如此,这些修士聚在一起,也方便了程正咏听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程正咏将神识散开,果然不远处临近海沟的地方聚集了一群修士,她便也急速赶了上去。

        进入秘境的时候,她原本没有怎么注意,此时看来这些金丹修士有许多都是她认识的。洪浩良、施灵萱、微生秋敏都曾经与她有些龃龉。见着她不是目光灼灼,似有挑战之意,就是偏过了头去。而在花溪有过一面之缘的贺易与云霖熙都对着她点点头。倪静秋已经进阶金丹初期。此次也来了。她作为渺云宗中主事的修士,也顾不得和她相叙别情。

        其余除了沐仙盟外,还有多名六大势力的金丹修士,在所以金丹中占了绝大多数。不过,程正咏全不认识。但只看他们站在何处,便可大致分辨的出来都是出自那个家族或者宗门。震动一波一波的连续不停,情况危急的此时。无论是钟凝宁还是赵永宁都顾不上为她介绍。

        看了看站在赵永宁身边一脸冷凝的明弘道,程正咏略作犹豫。还是站在了沐仙盟那一群修士的外围。算来算去,她也只是勉强可以算作是沐仙盟的修士。而看看此时这群修士的组成,她也可以猜到,攻克第二重宫殿的六大势力修士怕是都在此处了。他们都是来海沟处查看震源——可即便是找到了震源。也于事无补啊。

        六大势力的核心金丹修士不时的就会商议几句,什么“不同以往”、什么“变故”都是听的最多的词。还有一名云家的金丹修士提议道:“该请哪位师兄师姐去入口处看看才是。也不能就此被困在了这里。”

        自然又有修士反对:“一年之期未到,便是查看了入口,也必然不会开启。守着一个传送阵能有什么用?”

        这些修士毕竟分属不同势力,便是商议也多少有些互别苗头,程正咏听了几句,便有些不耐烦了。守着出入口的传送阵固然是一个办法,但是两圣湾中震动越来越厉害,金丹修士们渐渐也耐不住。各凭手段升到了半空中,克那些筑基修士们又该怎么办?何况随着此间的震动,灵气也会渐渐变的紊乱。对金丹修士影响或许没有那么大,但是筑基修士待久了,无法吸收灵气,不说修为倒退,至少也是浪费了光阴也无寸进啊。

        当然,此次进来的筑基修士虽然大多都是来自六大势力。但不是常年修为无进,搏命一拼。就是交代了金丹修士看顾,必要好好带出去的晚辈,他们自己不操心,程正咏自然更不放在心上了。

        灵气的变动,此时还十分微弱,若不是程正咏身具聚灵之体,对灵气感知敏锐也发现不了。她心下略作思忖便传音将此事告知了赵永宁。赵永宁吩咐了身边的金丹修士确认了,便对她点点头,看来是记了这个人情。

        海中的震动仍在继续,若是程正咏等到了这时候,要从海沟中上来不知道要为难多少倍。可是,这样多个势力修士的商议,若不是有一方绝对强势,或者情况十分危急,真是很难快速的有个什么结果的。程正咏独自一名修士也无法应对秘境中这样大的变故,否则真是情愿一人。

        沐仙盟中虽然也来了十数名金丹修士,但是赵永宁这个筑基修士反而是领头的。与其余金丹修士沟通了几句,他便断然道:“不能等下去了。两圣湾中震动如此之大,原本可探索的山林洞穴此刻怕也开始了坍塌,再等下去也只是枉然。出秘境之事又不知何时有个结果,筑基修士却在震动中难以保命,还是需要下去收拢才是。”

        沐仙盟中包括程正咏和明弘道在内,此时有三名金丹在此。赵永宁的目光在这三名修士中转了转,稍作犹豫便道:“刘师兄,劳烦你去一趟吧。”

        程正咏连忙主动道:“索性我也无事,分头也去看看吧。两圣湾如此之大,只一名金丹修士怕也寻看不过来。”

        至于明弘道,作为身份更高一些的沐仙盟金丹修士,自然要负责与其它门派的交涉事宜。因为化神元君的眷爱,赵永宁已是内定的下一任实权长老,沐仙盟内没有修士不给这个面子,但是对外交涉的时候,别的门派却不会认同一个筑基修士。

        可赵永宁还是拒绝了她的提议:“我们还有几名金丹师兄在外,刘师兄遇到了自然会将搜寻之事分派下去,已是足够了。何况,这里也不是只有我沐仙盟有筑基修士来此。”然后撇着明弘道一眼,玩笑着道:“你不用我们沐仙盟的名额,我都不好意思使唤你啦。”

        程正咏尴尬的笑笑,也不多话。

        沐仙盟久不发言,其余势力的金丹修士也主动找了上来,问道:“明道友,你们沐仙盟有何意见?”

        明弘道看了赵永宁一眼,淡淡道:“能不能出去秘境,也由不得我们。我沐仙盟还是决定先收拢筑基小辈,保存希望。”

        便有一男修嗤笑道:“沐仙盟果然是沐仙盟,高瞻远瞩啊。”这话是好话,可说的修士却几乎将不以为然摆在了脸上。程正咏一看便知这只是一名小家族修士而已。

        其余六大势力的金丹修士不会主动得罪沐仙盟但也绝对是乐的看个热闹。明弘道被人下了脸面,自然不虞,盯着他道:“出了两圣湾,我在丹云城生死斗台等你!”

        那男修还要梗着脖子应下,程正咏却忍不住就要出声声援——怎么说她也是与沐仙盟的关系更近一些。同时,跟沐仙盟关系更好一些的渺云宗主事金丹修士倪静秋道:“好了,你们看这里震动已是越来越大。便是为师侄们打算我们也该分头将筑基修士们带回来。”

        说着,她又问道:“你们沐仙盟的刘师兄去了南边?那我渺云宗便请施师姐去西边看看吧。”说着便看向其余的主事金丹们。

        如此一番,此事就算揭了过去。其余势力便也纷纷将自己的金丹修士派遣了出去。

        分派完,倪静秋便直接问向赵永宁:“赵道友,看这情况,便是将筑基修士找了回来,这里也不是安置的地方。道友心中不知是否已有了腹案?”

        倪静秋就是如此,不会自持身份一定要和金丹修士打交道。她看着沐仙盟中主事的其实还是赵永宁,干脆就直接向他发问。

        赵永宁微微一愣,便自如的回答道:“两圣湾中便是其余的地方震动不断,但我觉得却有一处几乎是没有什么影响的。”

        倪静秋心思转动,恍然大悟道:“你是说宫殿?”然后她又摇摇头:“这也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了。前面第一重宫殿,虽然被我们六大势力打开了,但是其中都已被损坏殆尽,只是个不摇晃的暂避之处而已,若是再有变故也抵挡不了什么。而第二重宫殿,却至今都没能将之开启。罢了,也就这里勉强可以用用。”

        程正咏还是只把自己当做个外来的修士,只听,只看,并不多言。商议已定,她更是只打算跟从而已。陆续便有小家族修士和属于六大势力的金丹修士或者空手或者挟着筑基修士赶来。甚至有距离此处较近的筑基修士们也机灵的聚拢了来。

        金丹修士速度都颇快,只过了片刻,分派出去的金丹修士都已经回来了。程正咏扫了一眼,六大势力和小家族的金丹修士差不多都已经在这里了,只有少数几个不见了踪迹。可筑基修士却是损失惨重,死伤过半。

        眼看着两圣湾中震动越演越剧,金丹修士还好,筑基修士们死的死,伤的伤,被地动摇的站不稳固。眼看着这样也不是办法,便有修士提议该是去宫殿处安置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ps:变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4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