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困于大殿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二章 困于大殿

        这种时候还是需要六大势力的主事修士出面。至少程正咏觉得,现在绝不能任由楼谒尊控制场面。不过若是能放出去几名修士也未必不是机会。只是,楼谒尊虽然给了三个名额,但这个机会却绝也不好得。

        不论这些修士心中如何想的,是希望赌一把这个渺茫的机会,还是情愿从众,免得血溅当场,身为正道修士,这时候他们至少还需维持表面的谦和。

        主事们商议了片刻,还没能有个结果,楼谒尊已是不耐烦了。他直接开口点了出来三名修士:“就你们。猜一猜,这到底是什么宝物?”

        那三位倒霉被点中的金丹修士走上了前来。其一是施灵萱,另一位便是前面见过的施青;最后一个也是小家族修士,程正咏却不认得。

        覆在托盘上的那块红布虽然经过多年没有腐化,但也没有隔绝神识的效用。只是楼谒尊守在小台一旁,哪个修士敢用神识探看?程正咏也垂头暗暗思索:能让楼谒尊大费周章所求的宝物莫不是魔器一类?若是丹药,以楼谒尊能够突破小世界的限制,进阶元婴的实力,怕是并不必要;若说是其它,程正咏也想不出来还能是什么。

        一声惊叫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抬起头,正见到一名小家族修士捂着胸口,一声惊呼含在口中,却只能软软地倒在地上。施青略一皱眉,垂头看着那名死去的修士。也不知在想着什么,而施灵萱显然被吓了一跳,就算是偏过了头极力保持镇定。也可以看出惊惧来。

        楼谒尊这一立威的效果至少达成了一半。

        他收回了手,冷哼道:“若要用神识探看,也未尝不可。只须得过的了我这一关!”

        程正咏暗自一叹,经过血祭,大殿中的金丹修士剩下的还不足三分之一,但楼谒尊显然不打算放过他们。她再次看向那只小台和托盘,总觉得若是寻常魔器也不值得楼谒尊辗转这一趟。便是元婴修士。若要启动死去的火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正想着。耳边听着施青开口道:“晚辈以为,这托盘中的乃是一件魔器。”

        施灵萱显然对他有些不以为然,但是事涉性命,也顾不上维持渺云宗女修的飘逸淡然。楼谒尊的目光刚一转向她。她便瑟缩的用力的点了点头。

        程正咏心中摇摇头,这施灵萱不见得有多少本事,却一定会拖累施青。他们同姓,也不知是否有什么渊源。

        果然,楼谒尊对于施灵萱的所为丝毫不以为意,继续道:“你们所言都是,不过还得继续往下猜!第二次机会,我可只给一名修士而已!”

        这可与他前面所许诺的不同,明显只是想要戏弄他们这一群修士而已。倪静秋想要说些什么。被身后的修士拖住,她便也无奈的闭了嘴。施灵萱抬头看了他楼谒尊一眼,又惊慌的转过了头。祈求的看着倪静秋。说起来,施灵萱更早进入金丹,此时与倪静秋虽然同属金丹初期,但是也未免太没有金丹修士的傲气了,多有修士不屑的转过了头。

        不同于施灵萱的哀弱,施青只是语气平淡的继续道:“此魔器可助楼城主达成心中所愿!”

        “我心中所愿为何?”楼谒尊渐渐兴致更浓。

        程正咏想到曾经听说过的一言半语。突然抬起了头。果然又听到施青没有理会施灵萱哀求转为怨毒的目光,继续道:“魔族困于此界便是进阶元婴怕也难以再有突破。更遑论飞升?城主所愿不过是离开此界,得道飞升而已!”越说,他的语气越是笃定。可是,其他修士听来不是越觉迷茫,便是越来越惊恐。

        看着楼谒尊脸上意外的神色,程正咏心中只得叹息,他所谋划的果然甚大!施青也不愧是多次从两圣湾秘境平安而出的修士,也是胆大非常!只是,如此一来,却连累了殿中的这些修士了。

        楼谒尊抬手拂过发丝,笑靥渐深:“没想到,今日能遇到两名这么有趣的修士!可惜,你看起来也不像是愿意投奔我的样子。而且,你既然猜的这么准,叫我怎么能放你们你开呢!”说着掀开了猩红布帛,抄起托盘中一只细小的权杖,脚下轻挪,便已是凌空而立,衣袖挥洒翩然,掌中攻击不断。这便已是被叫破了身份和目的,将这些修士视作了死人,攻击之下全无掩盖,魔气纵横之间,金丹修士全数被压制住了。便是正道修士们早有准备,合拢在了一处抵抗,也顷刻之间又死了数名修士。只有如程正咏、明弘道、施青等一些长于斗法的修士勉强才能接过几招。即便如此也他们也都受伤惨重。

        在此之时,出乎意料的是,微生秋敏从这个防卫圈中站了出来。

        因为一段仇怨,微生秋敏看程正咏早已不顺眼,程正咏也留意过她。听得揭破楼谒尊乃是魔族之时,微生秋敏虽然极力镇定,但那眼中流露出的复杂情绪却不是作假。便是程正咏对她有过种种猜测,也想不到,她站了出来,竟是要求楼谒尊带她离开。

        “秋敏愿背出家族,只为随从城主!”说着竟是毫不掩饰眼中的爱慕之情。

        所有的修士都倒抽了一口冷气。微生家的主事修士名为微生秋荣更是斥责道:“秋敏,你做什么!你没有听到吗?这是魔族,他要震动整个东兴界!你也是家族中重点培养的弟子,难道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还是对你来说,你的父母,家族都比不过一个……一个敌人!”

        这场闹剧,让楼谒尊也停止了攻击,饶有兴趣的看了下去,就好像主角之一不是他一般。他甚至煽动的对微生秋敏道:“如何?你若是真能抛弃家族,我便带你离开!”

        楼谒尊所做出了承诺,微生秋敏却低垂下了头,希冀的神色渐渐暗淡。她在云州也是天才修士之列,曾经多么骄傲,多么飞扬跋扈,此时却只见凄苦。楼谒尊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他对自己是没有丝毫情谊的。

        可是有些路,一旦踏了出去便不能回头。她终是狠狠点了点头,回身道:“堂兄,从今日起,就当没有微生秋敏这个人吧。我爹娘与此事无关,还赖你照顾。”说着深深下拜。

        微生秋荣已是气急,让开了她的拜别,显然不打算答应她的请求。微生秋敏也不勉强,缓步向着楼谒尊走去。她堂兄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

        微生秋敏停步。虽然她背对着众人,程正咏却可以想象的出,她脸上的笑容该有多么虚幻:“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对于这样背家离族的感情,程正咏不敢苟同,但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她的目光掠过明弘道,心中终是一叹,她不可能是微生秋敏!再看看楼谒尊兴味的目光,他显然也不是那个值得托付的人。

        微生秋荣也是气苦,断然道:“待我回到家中,必然禀报家族将你除名!从此以后,我微生家的修士,见你必杀之!”

        这些族规,看来微生秋敏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为爱所迷,就真的什么都可以放弃了。

        看完了这一出变故,楼谒尊已经索然无味,他正欲再次出手,远远的却传来了更大的轰鸣声。他侧耳倾听,脸色已是一变,道:“也罢,将你们留在此处,料想也没命出去。”说着将微生秋敏一卷,飞身已是出了大殿。

        见楼谒尊匆忙离开,竟是来不及取他们这一众的性命。众位修士既是对即将发生的变故惊恐担忧,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两圣湾中又有了什么变故,但这个大煞神总算是离开了。至于接下来的危机,只有各凭本事了。

        即刻便有耐不住的修士跟着也要出去殿门,便是六大势力的主事也不由示意同门或者同族出去看看。那楼谒尊走的匆忙,也不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这些修士走到了殿门口,明明咫尺之外就是两圣湾中翻覆的空间,他们却再也无法前进一步。这些修士立刻急了,甚至有一名修士直接攻击起禁止来。不等其它修士阻止,禁止便已经反弹。这些修士中便又添了一名死者。

        幸好,各势力的主事修士心中多少有些准备,还不算乱了马脚,云家主事的正是前次见过的云惠婷,她道:“既然前次我们已经开启了禁制,这次也未必不能。无论如何,还是先看看再做打算。”

        她这样一说,原本因为困在这里而心中踹踹不定的修士心中也有了希望。

        原本秘境开启的急,进入此间的金丹修士不过两百多名。变故之后大多都聚拢在一起,此时却只剩下七八十名。原本开启第二重宫殿的时候能够凑齐的五六十名对阵法有所研究的修士,此时却也只剩下了一二十名。

        此时也称得上是生死之际,这些修士包括程正咏、明弘道都主动站了出来。程正咏手持破禁珠,输入灵气观察了片刻也只得摇了摇头,退下来。

        这禁制也不知是楼谒尊何时开启或者设下的,明显与从外阻扰他们进入大殿的禁制不同,还混杂着魔气,至少短时间内他们都只得困在大殿之中。

        其余的修士所得出的结果大致相同,没有谁能够提出不同的意见了。殿中顿时又被这低迷的气氛所笼罩。(未完待续)

        ps:关于魔族与魔修的区别……其实前文有讲到,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不?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