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秘境变化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秘境变化

        就此之后,程正咏和明弘道开始了平静无波的生活。修炼、研习斗法、涉猎书籍、逗弄灵宠,生活的不紧不慢。虽然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可是目光相遇的时候总能会心的笑一笑,这种被陪伴的感觉竟是如此的美好,时光的流逝也好像完全影响不到他们一般。

        当然了,除了各自修炼,他们偶尔也会一起看一本书,一起欺负灵宠,两人论起道来更是各不相让。他们所修之道不同,但是渐渐的对彼此的了解却更深。程正咏往常也学过几笔画,用不是这个世界的知识为明弘道出过几个主意,甚至兴致起来还亲自动手为他写下一幅一幅的扇面。

        随着在这里生活的痕迹越来越多,程正咏懒散的本性也暴露了出来,用过了却没有洗的玉笔随意的横在桌子上,摊开看过了书本也依旧在原来的位置。偏偏明弘道有些好洁,看不过她的疏懒,总是要唠叨的收拾一番。

        也许是这段时日太过简单幸福了吧,便连担忧也藏而不露,不知不觉的程正咏又到了瓶颈。进阶也已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她与明弘道昵隈了几日,最后决定闭关。

        将小火几个托付给明弘道,用阵法将自己这半边封闭起来,程正咏坐在蒲团上,忧虑才涌上了心头,必然的分离,秘境的变故,乃至楼谒尊这个隐患,都压在了她的心里。纵然有那么一刻消极的期望着就这样留在这里。在这一方小小的斗室里,没有宗门,没有沐仙盟。没有外面的一切,只有她和明弘道,只有彼此。

        可是,程正咏终究不是会逃避现实的修士,这段平静的生活终究只能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她和明弘道谁也放不下外面的事情。

        程正咏闭上了眼睛,心神沉入丹田之中。

        这一次的进阶很顺利。在她气机的引动之下,这间斗室很快就充裕了灵气。在其中缭绕出斑斓的色彩来。明弘道只看她这缭绕的彩霞就知道这一次是无比顺利的,丝毫不必担忧。不像程正咏进阶金丹那一次,移动中霞光散乱,不成形体。若不是雷劫降临。谁知道是有人结丹呢?

        灵雾在斗室中缭绕,明弘道虽不必为程正咏担忧,但心中也不是没有些忧虑的。他结丹之时和程正咏只在先后之间,差不过一年。可此时程正咏竟是比他先进阶金丹中期,在面子上总还是觉得有些过不去。所以,他修炼起来更加刻苦努力了几分。

        只是幻修之道乃是源自妖修,原本就有心境要过,结丹之后更是如此,每一次进阶都需要契机。他却是无论如何都急不来的。

        程正咏进阶而出。撤去了禁制,明弘道便已经等在外面。他左右打量了半晌程正咏,满意的点点头。程正咏任由他去看。也发觉了明弘道在她闭关的时间里已经是进步颇多,只待机遇便可进阶了。

        对于热恋中的修士来说,便只是这短暂的分离都叫人积攒了满腔的思念。程正咏倒也罢了,明弘道的面皮更要薄上几分。他说不出太多甜蜜的话来,只是在接下来的几日中也不修炼,只和程正咏争着看一本书。拉着她描一副画,总是要时时刻刻在一起才罢。过了好几日。他才指了一堵墙道:“出去秘境的法子就在此处。”

        进阶引动灵气的是程正咏,她如何会不知道呢?只是因为她知道,出去这一方小小的石室,他们要考虑的问题就会多出很多,所以才会和明弘道一起抓紧时间享受这短暂的甜蜜。

        各自将石室里的东西收起来,将几只灵宠抓入灵兽袋中,根据灵气的反馈他们摸清了打开斗室的机关是怎样的,至于其他如所需灵气异常等等也就不再是什么问题了。

        推开了石壁,他们原本以为要回去的是大殿,却不料入目所见竟是浩茫的海底世界,可是略一试探便知仍是在秘境之中。

        经历那一场天地震荡和水中漩涡,此时海底的花园中一切都已经移了位置,起伏的丘陵上一簇簇连绵不绝的海藻都被连根拔起,也不知被卷到了何处。而在他们独居斗室的时候,震动和漩涡都已经停歇,地面上再次冒出色彩斑斓的水草。可能因为年份不长,长得并不高大,矮矮的、嫩嫩的仿佛一折就会断掉。

        程正咏蹲下来看过海草,笑着道:“你看,这场变动才过去没有两年呢。”正说着一条莽撞的小鱼投入了她的手心。或许是被她吓到了,一动也不敢动。

        明弘道撇着嘴看着程正咏拂过那条小鱼,掐指算过,才接口道:“也才十年而已。”说着眼眸黑黝黝的看着程正咏。

        程正咏放过那条小鱼,牵起明弘道的手:“时光短暂……罢了,既然已经出来,我们便先去看看这两圣湾中到底如何了,可还有机会出去。”

        看着明弘道脸上闪过的犹豫之色,知道他担心着被困在大殿中的赵永宁等沐仙盟修士,程正咏又缓声细语的道:“你放心,他们虽然被困在殿中可是殿门并没有关闭,风暴已停,他们难道还能不知道?肯定早就已经开始解开禁制了。”至于殿门不关,说不得又是楼谒尊的恶趣味了。

        明弘道想想也是如此,先探过秘境,之后与赵永宁汇合也好。若是找不到出去秘境的办法,便是出了大殿也是枉然。而内心里,他也是隐秘的希望能够与程正咏再多一些独处的时光。

        两圣湾秘境确实浩大,其中利害的妖兽也比比皆是。变故之前,程正咏虽是御剑飞行也必然是十万分的小心。可是,此时震动刚过,便是再厉害的妖兽只要没有达到十阶,对于海中强劲的漩涡和灵气震荡也束手无策,就是没有死在风暴里也因为疗伤或者吓破了胆而掩藏了起来。所以此时他们站在程正咏的剑上,倒是放心的多。

        海中的海沟、深洞和较高的山丘都在远处,只有那些地伏的山丘和海藻形成的灌木群移动了位置。这对于秘境来说并没有什么,程正咏相信,只要再过一百年,下一次秘境开启的时候,它必然还是原本那个秘境。

        飞了多日之后,程正咏突然摸了摸手臂,似乎寒意渐渐浓重。身为金丹修士,程正咏其实早已不受冷热所侵,可是这种阴寒却深深的透入骨中。

        明弘道将折扇展开,阴寒才渐渐消弱了一些。他扶着程正咏道:“前面就是出去秘境的法阵,是整个秘境中最薄弱的地方,故而阴寒之气也要更加浓重。”他眉头微蹙,嘟囔了一句:“怎么比之寻常还要阴冷呢?”

        说着,他突然眼睛一亮,催动飞行法宝疾行而去。程正咏的夕照玉剑虽然速度很快,可惜太窄了,实在不适合双人乘坐,所以明弘道早早就贡献出了一件扇形的飞行法宝。

        接近了传送法阵,明弘道却不由的有些失望,这个传送阵显然已经在两圣湾秘境的变动中遭到了破坏,许多画出来的线条被擦去,埋下的阵旗也被拔起,不知卷到了何处。

        程正咏拍拍明弘道,安慰道:“困在大殿中的不是还有几名精通阵法的修士么?只待他们出来,集合近百名修士的力量,修复传送阵或许不难。”在云州,传送阵的应用如此普及,想来在传送阵上要超出中州许多,或许能够修复这传送阵呢。

        明弘道的眉心却丝毫没有舒展:“你看着云州的传送阵似乎很多,但其实这些通晓传送阵的修士都被控制在六大势力中。虽然为了破解大殿的禁制,每次秘境开启都会随同一些精通阵法的修士,可却不一定能够通晓传送阵!也罢,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再算算时间,明弘道眉头更是拧的死紧:“距离百年一次的两圣湾禁制最薄弱的时间已是只剩下不足一年。赵永宁等须得早一些出来大殿才有机会应对这传送阵之事。”

        虽然他们两个对阵法和禁制都有些别样的心得,可留在这阴寒之处也毫无用处,只得结束了两圣湾中的巡视,前往大殿群。

        途中,程正咏突然按下了玉剑,折起一株海草:“魔气侵蚀。竟是默契侵蚀!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明弘道也折起海草看看,又捉了一条小鱼:“那楼谒尊实在可恶!云州原本修士就多,若是失了这个秘境,资源立刻也要损失小半!”

        程正咏拉起他道:“这些还是以后再想罢。魔气可以侵蚀灵气,我们要趁着两圣湾秘境沦陷之前出去才行!”

        路过第一重大殿,他们才想起来,当日破解第二重大殿禁制的时候,可是将数名金丹修士和几十名筑基修士留在了第一重大殿中,经历这一场海中风暴,也不知活下来了几个。

        神识扫过,意料之中的,第一重大殿早已人去殿空,可他们在秘境中几日也没有遇到过一名修士,这存活率就更不用说了。

        穿过小园,第二重大殿黑黝黝的身影依旧伫立,殿门大开,两人甫一接近,殿中的修士就发现他们。

        赵永宁站在殿门口,惊喜的道:“你们是怎么出了大殿?快来看看,这禁制乃是为了困住我等在殿中而已,从殿外施为,或许要容易的多?”(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