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十二章 妖修围攻

第三卷 第十二章 妖修围攻

        在云州修士看来,淇州的这些居民根本算不得什么,辨识从妖兽换做了妖修也同样是异类,同样是千万年来被捕捉,被杀害、被开膛破腹,被拆骨拔筋,甚至被取走妖丹的一群。无论它们的实力如何,也最终会倒在人类修士的手下。

        如今,竟是倒了个位置,从猎杀者变成了猎物。对于人类修士而言,妖兽的皮毛、骨骼、牙齿、血肉都是他们猎取的目标,换做法器、丹药等等,却忘了对于妖兽或者妖修来说,人类修士的躯体,本身蕴含的灵气就是极为不错的进补佳肴。

        同样被化形男修点名的明弘道与袁思钰脸色都没有改变,谢定波却勃然变色,似是无法承受这样的侮辱。在程正咏处得到的挫败还未曾消退,这个化形妖修便撞了上来。他衣袖翻滚,水木灵气中突然生发出一株嫩芽,缠绕着向化形妖修而去。

        化形妖修身形转动,衣衫好似变成了覆在身上的羽毛,防御住全身。而他的双手突然握在眼前,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嘴。一缕好似挑染的红发调皮的从发冠中掉了出来,让他圣洁的脸庞变得有些邪魅。

        不知名的歌声从他的喉咙中传出,轻柔舒缓的让人想要沉睡,高亢激昂的让他们的心急剧的跳动,便是谢定波也不由的觉得灵气一滞,攻势变缓,被化形妖修握着羽毛扇一扫,便接了下来。

        化形男修的歌声对敌我双方似乎有减益和增益的效果。云州修士只觉得体内的灵气调动起来变得困难了许多,而妖修的攻势越来越猛。谢定波作为云州中修为最高的对上了化形修士,而其余金丹则与灵动期的妖修纠缠。

        这些灵动期的妖修有和化形妖修一般的羽族。也有地上的兽族,甚至还有一名是昆族的。就与人类修士到了金丹期大多便开始感悟功法之上的法则,寻求自己的道一般,灵动期妖修也多具备了一些天赋技能。这些天赋技能便与程正咏的领悟的七曜之道一般,轻易无法化解。在人数的绝对劣势之下,金丹修士们大多都受了伤。谢定波原本身上就带伤,修为也不过是元婴初期。自然拼不过已是化形后期的羽族妖修。

        那个一边攻击还一边顾影自怜的化形妖修手掌突然变作了锋利的鸟爪,从谢定波的手臂上撕下了一块肉。

        不过片刻。原本将程正咏逼的不得不退的这些云州修士,已是在妖修的围攻之下节节败退,只得思虑起保存之法来。趁着化形妖修提着谢定波的手臂肉犹豫不决,是否该不雅的吃下的时候。谢定波环视被妖修的攻击分开的众位金丹修士,无法下定决心。

        看着自己的肉被化形妖修抛给了灵动期的妖修们,谢定波终于腾身而起,借助飞行法宝朝着海面而去,口中喝道:“我将这化形妖修引走,你等分开逃匿吧!”

        不说谢定波如何,这块对于化形妖修来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肉,对灵动期的妖修来说却是难得的滋补之物,不由纷纷分心争夺。众位金丹修士也得以喘息。分头向着海面而逃。其中孔轩最倒霉,围攻他的其中一位正是昆虫属的妖修。昆虫化妖,困难的程度只比草木妖略好一些。但能力经过多年积累绝称不差。而他却是只喜欢鲜血,不爱肉食进补,自然不会去争那块肉。孔轩随着众位金丹一起逃离,却是被他趁机留了下来。很快,他就被众位妖修分食了。

        明弘道自知若是如谢定波一般在海上逃逸,终究会灵气耗尽。被妖修追上。他飞到海面之后,使出双镜虚晃一招绕过了追击的灵动妖修。一头扎进了海中。人类修士修为越高,在水中也可通过收纳灵气呼吸,甚至可以闭气许久。他越沉越往下,经过了常常被海浪冲刷,几乎除了巨石什么都留不下来的那段路程之后,海草渐渐多了起来。身后追来的妖修依然穷追不舍。

        再说程正咏,她逃往第二城之时,仍是落地装作了树妖,避过了出城的那一行。进城之后,她便发觉城中竟是紧张了起来,从来没有见过的城府卫兵到处巡逻。她甚至亲眼看到一名筑基修士被抓了起来。

        程正咏与云州修士已是彻底翻脸,自然不会多管,大摇大摆的转入了小道。她如今看来是个灵动期的妖修,那些开智期的府兵自然不敢拦她。回到王芷双的小店,往常便是无人看守也大咧咧的开着窗,放着化形草的小店如今已是人去楼空,化形草也被翻得乱七八糟,便是地窖里的酆中雅也不见了踪影。

        这些时日以来,程正咏专心忙碌造船之事,酆中雅仍要疗伤修炼,冯溯源经历太少不堪重任,城中的事情自然悉数交予了王芷双。现在,她有了程正咏这个元婴中期的剑修撑腰,其余中州的正道修士也不敢忽视她。回去中州之事议了又议,便连这位昔日明光真人座下风风火火的三弟子也不耐烦了,偶尔甚至直接将冯溯源派了过去。

        因为她在第二城经历百年之久也没曾出什么事情,程正咏便也没有多加关注,此时竟是不知去何处找他们。程正咏没有找到什么留下来的痕迹,却听到门口妖修巡视的声音似是在向着屋内走来。

        程正咏不得不借助飞剑从后窗出来,哪知却被一名灵动期的妖修看了个正着。她神色一变,自知无法解释,只得一路逃跑。如此一来,反而又跟过来了几名妖修。

        一路追逃,程正咏也朝着海面而去。她远远的便看到谢定波与一个穿着五彩衣衫的妖修或是追逃,或是互相攻击。谢定波显然不是那妖修的对手,却怎么都逃脱不了,被妖修戏耍一般的追着。好似野兽捕猎,也会将猎物追的精疲力尽而后才好下手。

        果然,谢定波被追的疲惫,数次要施展什么秘术逃跑却被打断,最终被化形妖修一扇劈开。一个不过一寸大小的光溜溜的婴孩破体而出,向着远处的海面而去。他意欲放弃*,以元婴逃走,如此或者还能找到一个躯体,夺舍而生。但是,又怎么逃得过化形妖修的手心。便是元婴的速度极快,化形妖修甚至没有挪动位置,鸟爪突然变得巨大,一把握住了元婴,嘴变作了又大又长的鸟喙,一张嘴便将元婴吞入腹中。

        程正咏对上那个妖修的眼睛,倏然一惊,也是一头扎进了海中。她虽然没有元婴却还有一颗存在丹田之中的金丹,可不想变作妖修进补的材料。

        或许因为有一半的血脉,程正咏对于妖修杀人并没有一般人类修士那样的感概。为了修炼,人杀妖也好,妖杀人也罢,都是天理而已。凭什么人杀妖是正道,妖杀人却十恶不赦?可是,真正的看着化形妖修吞吃人类修士的元婴,她才觉得,她还是把自己看做是人类修士更多一些。连同元婴一起灭杀的人类修士不是没有,可用元婴进补到底还是难以忍受。这样一想,存在乾坤袋中的那些妖丹也变得烫手起来。

        程正咏忍住这股恶心之感,越潜越下。那名化形期的妖修果然已经注意到了她,也投入了海中。

        在海中,人类比兽妖和鸟妖略有优势,但奈何那只鸟妖乃是化形期,很快就拦在了程正咏的身前:“人类修士?树妖?难得难得,竟是个觉醒了树妖血脉的人类修士,难怪难以发现呢。不过,带有树妖血脉的人类修士的元婴想来进补效果更好。要不要抓回去养起来,等元婴之后就可以吃了。”

        鸟妖兀自思索着。

        程正咏暗骂:你妹的。你以为是养猪呢,养肥了好宰了吃?

        她一边这样想,一边绷紧了神经,手中执剑,随时准备战斗。幸好经过了这么半天,谢定波留下的伤已在血脉的作用下好了一半。

        “啊,我知道了。这是梦泽树的血脉!梦泽树乃是三大神树之一,已是多少万年都不曾出现过。若是吃了你的元婴,你说我是不是就能够一举进阶渡劫期,便是飞升也有望了!”说着妖修的神色变得愈加贪婪,虽然面孔仍是保留了人类的模样,可爪子已是钢铁般的坚硬。

        他声音徐缓轻柔的诱惑道:“小姑娘,你这一身皮肉我可是一分都不会舍得浪费。存在于你*和鲜血中的力量我全部都要得到。能被我紫元彤吃掉,可是你莫大的荣幸啊。”

        他的声音里似是带了迷幻的效果,程正咏忍不住在他的声音里踏出了一步。他似是苦恼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在她的耳边响起:“怎么办?简直就要忍不住了!这样的诱惑,让我怎么等到你结婴的时候呢?不行不行,至少要等我沐浴更衣,擦亮每一根羽毛,在最美丽的时候吃下你才行!”

        说着利勾一样的爪子,朝着程正咏伸了过来。(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