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十九章 围捕更紧

第三卷 第十九章 围捕更紧

        自此之后,修船的大部分事宜便被程正咏推给了倪静秋,自己只管琢磨那些精细的仪器。倪静秋对于炼器之道也是颇有心得,对着损坏的宝船,自己也能琢磨出一二来,若是仍有不懂的,程正咏也不会藏私。如此一来,除了云州修士对她的态度略轻慢了一些,她倒是落了一身轻松。

        空余的时间,程正咏除了自己炼制仪器,多是用在了冯溯源身上。重修功法之后,他的进步已是十分明显,但程正咏却没有教给他三杀诀等等,只是令他学会灵气灌入剑中之类的一些技巧和御剑术等等剑修基础招式。并且,她对他明言,希望他能找到自己的剑道,从而领悟自己的招式。

        除此之外,程正咏也十分喜欢让冯溯源领着一群娃娃玩耍。而镇清锦兽也是小娃娃,自然也在其中。因为记着曾经承诺为它找一个更好的栖息地的,程正咏便将之放养其中。如此一来二往,与邻居渐渐混的熟了起来,程正咏便偶尔也能听到一些妖修中的传闻。但那座水晶一般美丽的海中妖都却一直无缘一见。

        程正咏不是不想见识,但是海中妖修与淇州陆地上的妖修还是略有区别,选择化形草化形的不足一半,但普遍修为却要高出许多。据邻居螭琥鳐所说,妖都中修为高者更是比比皆是。他们在海中虽然还是做了一些伪装,但未尝瞒得过那么多的灵动期妖修。

        时间不过几个月。妖修中的风声更加紧了一些,程正咏没了多少改造仪器的心思,将之修复略加修改便罢了。而倪静秋也加快了自己所负责的那部分的步伐,其余时候只得将宝船收起来,不要被发现。

        但是这种要与淇州大陆上的妖修合作的风声传了一年多,却始终没有实质性的动静,只是戒备略有些森严。便连负责远海巡逻的魍面乌贼队伍,程正咏都见识过几次。

        魍面乌贼繁育较为容易,也极易开启灵智走上修仙之途。并且在修为较低的时候就能够有很多的手段,实在是护卫的不二之选。他们天生便可喷出一种墨色的带着腐蚀和麻痹效果的汁液。一队魍面乌贼联合在一起寻常抓些开智期的妖修不再话下。便是灵动期的妖修,也可拖延一番。

        程正咏早早听过他们的大名,每次都会提前避开,只是偶有一次巡查到家中。这才不得不出面应付。

        程正咏这一家子确实不太符合一般海妖家族的标准。他们往往都是一对夫妻带着一群孩子,等孩子长大,自然就会被赶出去,可除了孩子之外也会有不能修仙的普通海鱼,等到可以生存了,同样不会留下来。但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一家螭琥鳐妖修的周围总是会生存着许多不能化形修炼的普通螭琥鳐。

        而程正咏这里,挑染了头发,贴上了耳腮之后。她勉强可以算作是家长,冯溯源便是收的弟子——妖修中这样的事情不多,却也绝不少见。王芷双、酆中雅与她的辈分不好安排。思来想去,最后装作了仆从。

        他们这番奇葩的组合,应付几个邻居还算罢了,却瞒不过魍面乌贼巡查队伍的注意。但是,这番搜检却因修为之故,也发现不了他们的伪装。最后他们是在螭琥鳐的帮助下勉强过了关。但这里已是不适于再居住下去了。

        想来其余人类修士的伪装也遭到了同样的问题,云州突然派了一名筑基修士前来通知他们汇合。到了地方。便可看到所有活下来的人类修士已是尽皆在此了。程正咏与葛书俊与李寒点点头,便静观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明弘道一开口,程正咏便皱了眉,竟是修船之事被发觉了。其后,她被要求也参与修船之事中,加紧将船修补好。程正咏想要推荐来自炼器宗的李寒,却被本人拒绝。于是便只得答应了。

        其实,只是修船的话也用不了这么一年多的时间,但是海中修船的材料难寻,如此才耽搁了下来。幸好,倪静秋没有一味的只想着用陆地上的木材等等,在海中找到了一种胶泥和枝状的替代品。其实妖修的骨骼也未尝不能一用,但如此一来就更容易被发现了,而且也会引起仇恨。

        修船之事日夜不停的进行,其余修士便都被派出去寻找胶泥和枝状海草。而一年一度的寒流渐渐到来,金丹修士也罢,筑基修士却是坚持不住,紧张了一段时间的修船之事也慢了下来。不过,便是如程正咏这样对妖族没什么偏见的修士,也妖修之间渐渐少了来往。

        而后一年搜查平息,修船之事也临近末尾,中州修士也好,云州修士也罢,他们之间渐渐紧张,矛盾渐多。在云州修士中,程正咏尚且能够保持旁观者的角色,但涉及中州,她便不能置身事外,哪怕是为了千道宗的名声也不能。

        论起来,无论是中州,还是云州,其实都不是铁板一块。云州有六大势力,剩余了五名修士,此次航行虽然以沐仙盟为首,是当仁不让的领头者。奈何可以压制众位修士的元婴道君身死,明弘道出行之前,一向也不怎么管事,如今大家修为相当,各有能耐,又何曾有谁真的服谁?虽然一致对外,应对中州修士及妖修,但彼此之间却又合纵连横,互相联合。不过,因为保有了回去云州的希望,其余金丹修士多少给沐仙盟些面子。而沐仙盟与两大宗门一向更为亲近,三大家族彼此利益一致,如此才让明弘道勉强得到了为首的位置。当然,自人类修士被淇州妖修通缉灭杀以来,他的作为和经营也是极为重要的因素。

        而中州修士又有不同。虽有五大宗门,但金丹修士却只有三位。若将散修也算作一股,论背景势力,还是出身千道宗的程正咏最强,轮本身的战斗力,程正咏又是向来传言同阶最强的剑修。便是李寒与葛书俊有些不满,也无可奈何。何况,程正咏曾经游历云州,论起与云州修士的交往,还是她最有利!

        但是,也不知是何缘故,虽然程正咏与明弘道双方都是确认的领头修士,但实质需要商议的事情却不是他们去干的。换言之,自从在海中安顿了下来,两人又恢复了“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的相处模式。

        程正咏不是没有打破这种状态的意思,但各自分散隐蔽的时候,两次三番想要约明弘道却遭到了拒绝,她也有些心冷,越发怀疑起明弘道对她的心思已是渐渐淡忘。在这段关系中,虽然程正咏多是起兴撩拨的那个,但若是明弘道的反应不是原本的那个,便变成了她独自在唱着独角戏,如此还能有什么发展呢?可等大家回合,更是连明弘道的面都见不到了。

        为此,程正咏也不慌乱,不过多时便要远航。她就不信,明弘道真的就此不见她了!

        程正咏独自在一旁凝神闭目,让这些时日调教的一个炼器宗筑基修士去帮忙修复船只。云州修士对于前往中州虽然没有了异议,但眼看着船就要修补完好,到了航行之时,其中调度分配,各种事宜也该决出一个胜负安排来。因此,到了最后,修船越发慢了起来,程正咏与倪静秋隔天换班看着,令几个筑基修士捣鼓便罢。

        但偏偏这时候,渐渐平息下去的波澜又起。倪静秋快速冲了过来,将几名修船的筑基修士拂开,收起了宝船,对程正咏道:“妖修的搜查又到了。这次怕是不简单,那个紫元彤似是也来了。”

        “紫元彤?”听到这个名字,程正咏狠狠的皱了皱眉:“如此说来,淇州大陆妖修竟是要与海中妖修联合起来?”

        倪静秋点点:“怕是如此。这些化形妖修我们惹不起,还是先避开吧。”

        程正咏心中烦乱:过不两天寒流将至。到了那时候,便是躲过了追捕,严寒之中也不适合修船啊。索性宝船已是修补的差不多了,实在来不及也可以先走一路,然后一边走一边修补。

        程正咏与倪静秋便是已经生疏了许多,但是曾经养成的默契还在,都不多话,各自夹了几名筑基修士便分散逃跑。听说有化形期的妖修,程正咏一点都不敢大意,何况还带了两名筑基修士。为了保存实力,她跑出一段距离之后,便下了夕照玉剑,带了筑基修士一路往前赶,绕过了一大圈之后,才往约定的地方而去。

        自从前次那场风声鹤唳的搜寻之后,他们不仅将修船的地方换了个位置,还找到了一处藏身之处。就是怕再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失去了联系。在海中联络不便,也能有个聚集的地方。

        可还没等到了那处,寒流却突然来了。不同以往只是森寒难耐,这股猝然来临的寒流,在深海卷起经过路上的一切,向着前路汹涌而去。猝不及防之下,程正咏甚至来不及抓住同行的两名筑基修士,同样被带着走远。(未完待续)

        ps:晚了实在抱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