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渡劫妖修

第三卷 第二十一章 渡劫妖修

        能让程正咏这样受惊,自然不仅仅是因为这样一个声音,而是因为这个声音带来的气息:化神期!

        但这化神期的气息与程正咏从前所见的两位化神修士不同。元昙元君虽不知进阶化神多少年,但显然寿元既长,飞升有望,整个修士便是如何收敛,那气势也是高不可攀。若不是无可奈何,程正咏怎么敢有一丝一毫的反驳?元灵元君则不同,同样是化神修为,但寿元将近,便是依然发丝如墨,身形健朗,声音洪亮,但气势却已有不足,让经过元昙元君磨砺的程正咏也能够有反抗之心。

        而这个,程正咏虽从他的气势和修为中推测出必是相当于化神的修为,但是相较于前面两位,却更多了一份随性的不羁,和千帆过尽的苍然。口吻气息中,更有一种奇异的特质。

        “咦,竟是一名人类修士?”那声音道:“既是人类修士,怎么会到了我这深海?”

        渡劫期妖修!程正咏心中骇然,心思流转,最后才老实道:“晚辈程正咏,见过前辈!”

        渡劫期妖修打了一个哈欠,似是没有睡醒:“管你叫程什么,将石桌移回原位,盒子里的东西你也别想拿走。算你运气好,我懒得和你计较。”

        程正咏皱皱眉,可是想着能从化形妖修手下逃命,已是极好的。她放下了盒子,正要挪石桌,渡劫妖修竟是再一次出声。

        “多少年没曾有谁来过。罢了。你说说现今的修仙界有些什么变化?”他突然想了起来似得。

        程正咏略加犹豫,便道:“我不知前辈隐居时是何时,晚辈只得泛泛说说。晚辈来自中州。但云州也去过,如今修仙界中州乃是五大宗门,云州且是六大势力,不知有无改变。但前些年,晚辈离开云州之时发现魔族作乱,引爆海底火山喷发已经海啸,幸而并不严重。可是云州却因此伤了地脉。各种资源损失严重。”

        “修为不高,走过的地方不少么。但见识显然差了些!魔族作乱历来都有,便是这次格外严重些也算不得什么吧?”渡劫妖修道。他的声音有些绵软,似是困极了。

        程正咏亲身经历,自然觉得不是那么简单的。若是魔族真的危急了整个东兴界。怕是还需要他们这样的高阶妖修。于是,她恳切的道:“晚辈却不如此认为。那魔族竟是突破限制到了元婴期。他的修为,包括云州资源溃减晚辈可是亲眼所见。若非如此,我们人类修士几万万年都不曾延伸至海上,如何会乘船远航,意外到了淇州呢?”

        “而且,魔族之乱并不只是云州而已。晚辈筑基之时便听闻中州沧州正邪之战竟是魔族挑起,他更曾攻破炼器宗的山门。此乱实在不止于一州之间啊。”程正咏补充道。

        程正咏一番话说完却没有听到回答。反而是“轰隆”一声,石壁开启。一名宽衣敞袖的男修走了出来。

        这男修身量极高,超过了八尺,绝不是人类修士可以达到的。程正咏仰头看去。便觉他不仅身材魁梧,有一股妖修中难得的正气,衣饰繁复更不是寻常妖修会这样穿的。程正咏仔细辨认,青袍裘衣,极具贵气;羽冠环佩,各色俱全。这一身虽不是人类修士的装扮。却在凡俗权贵中十分常见。便是已不再流行,但权贵该有的配饰都一毫不差。

        程正咏便不由的惊讶道:“前辈莫不是去过中州或者云州?”

        男修不理会她的问题。先在石厅中走了一圈,手上拂过,便见石厅换了一个模样。

        首先,地上的巨幅画卷被又厚又软、织作了各色吉祥图案的地毯全数铺盖了起来,然后石厅顶上的海蚌全然开了壳,柔和的光线将整个石壁都照的透亮。

        而后,各色家具将空荡荡的石厅填满:石壁上挂上了仙鹤松竹图,顶上横了横批,两侧挂了字联;沿着石壁是一张八仙桌,两边各有一张太师椅,只这一摆便是气势十足。之后各色玲珑配件,大的似什么横塌、围凳,小的似宝石看盏都摆的满满的。

        最后,男修坐上太师椅,手中突兀的还出现一只茶盏。

        不见回答,程正咏也不急,反正这渡劫男修看起来对人类修士也无什么偏见。她打量了四周,便觉得这里虽是富丽堂皇,但过满了,便失了意味,看起来实在不像是那副绵延山履图的作者。

        喝了口茶,渡劫男修才长长除了口气道:“想当年,我也爱随波而流,什么地方没有去过?人类修士的两块大陆,都曾经行走过。甚至海中地形也好,洋流变化也好,都是了然于心。如今时过变迁,但大致也与原来差不多。”

        程正咏眼睛一亮,立刻道:“如此说来,前辈竟是可以自己制作出一副海图了!”

        渡劫男修笑了笑。妖修容貌各异,不似人类修士经过修炼几乎没有不美的,多是化形时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的。容貌祎美,甚至带着难以抗拒的妖邪之气的众多,但形容丑陋,一见便想要捂住眼睛的同样不少。这男修却恰恰是个中间的,五官端正而已。但不管什么样的容貌,只要修为足够,都会让人不敢直视。

        他继续道:“我曾与妖有约,终生不得离开此处。既然那魔族似是想要撼动此界根本,你便帮我去一处看看。若是能够帮我办好此事,我便为你画这一副海图又如何?”

        程正咏听了自然大喜:“与晚辈一同的还有几名人类修士,只是被洋流冲散了。我们既要远航回去中州,这海图对我等实在大有裨益。只是不知前辈所托是何事?但凡可以完成,晚辈绝不推脱。”

        “哈!你这小儿,倒是机敏!”说着渡劫妖修又想了想:“你想要去中州?”

        程正咏点点头,期待的看着他。虽说她想着这妖修修为太高,只要他想要知道,必然瞒不过他,将实情既不隐瞒也不故意漏掉,老老实实的告诉了他,必能博得他的好感。但若是这渡劫妖修有什么事情需要她回到中州去办,她的性命,包括回到中州的计划才能更加有保障一些。

        渡劫妖修许久不答,似是陷入了沉思之中。程正咏不敢有什么异动,等了好久,男修却没有说中州如何,只将要办的事情交代了下来:“此去西边十万里有一座火山,关系着淇州地脉。你是独自前往也好,与几个人类修士同往也罢,探查一番有何异动。若是开始活动,你便将消息传给妖都之主。”

        “晚辈离开同伴太久怕是要先回去看看,怎样探查便与同道商议就是。可是,那妖都中灵动及以上的妖修太多了,晚辈不敢随意前往。实话说,晚辈在淇州惹了些麻烦,怕是一进妖都就要被抓住啊。”

        渡劫妖修不理她,直接让她自己解决。他原本已经挥手打算让程正咏走了,最后眼睛扫过了程正咏的腰间,道:“你带了几个小家伙?给我看看。”

        程正咏只得将灵兽袋取了下来,将小火等几只灵宠放出来。

        小火刚刚被放出来,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很快欢欣的扑到了程正咏的面前,饶了两圈抱怨了一番这才停到了她头上的老位置。

        两只斑斓虎第一次出现在海中,程斓庚很快就掌握了水中呼吸的办法,绕到了程正咏身侧,蹲坐了下来。可程斑启却呛了一下,甩了甩头,这才扒住了程正咏的腿,蹭了蹭,委屈的撒娇。

        而镇清锦兽原本就是水陆两栖,自然没有呼吸的问题。白胖胖的小娃娃已是长大了许多,约有三岁的样子,见着程斑启出糗,笑的打跌!

        “这么些宠物……你养的不少么!”

        程正咏知道,在很多妖修看来,人类修士豢养妖族是十分侮辱的行为,怕这渡劫妖修也是如此想的。她立刻道:“我这几只灵宠,收的各有缘故,也从来不曾错待。火蚁小火,乃是我偶然将指尖血滴了上去,才有这个缘分;两只斑斓虎中有一只体内灵气混乱,父亲又寿元不多,这才主动交予了我,订的这是平等契约;镇清锦兽更是什么契约都不曾定下,只是曾经毁了它的住所,约定为它寻一处修炼之地而已!”

        渡劫妖修扫视了几只灵宠,便知程正咏确实没有撒谎:“那么还有一只呢?”

        程正咏心中一惊,渡劫妖修气势更甚,程正咏只得吸了口气道:“另有一只乃是灵植。我曾答应一个前辈,养他长大。可匆匆百多年过去,也只是发芽而已,实在不堪一见。”

        “植株妖修何其少!你若只是随身带着百年便可令它发芽,那么这植株不仅是血脉尊贵,更是与你有着莫大的机缘。这两者都何其难得,你可不要诳我!”

        程正咏知道不给这妖修看过,是不得善罢甘休的。她咬咬牙,终是将梦泽树苗取了出来。

        梦泽树苗欢欣的摆摆枝条,便不动了。可渡劫妖修已经眼睛一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竟然是……”他背过身去,摆摆手:“收起来!”

        程正咏将梦泽树苗收入特制的灵兽袋中,渡劫妖修才道:“能任由它发芽,你不是谋划过深,就真是一片赤子之心……你那些灵宠便都放在我这里,等完成了我的委托,再交予你不迟!”(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