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二十二章 火山历险

第三卷 第二十二章 火山历险

        第二十二章火山历险

        海底火山看起来有点像挤出来的药膏,摊在一条山脊之上。但是也不知道它多少年没有喷发过了,山上长满了各种海草。并且,因为这里的温度,生活着种种稀少的海底灵物。而火山之下就是那个绵延了不知道多远的海沟。

        程正咏摸了摸腰间,少了一只灵兽袋还真是十分不习惯。她回到那个约定会合的地方便见到了明弘道等修士。明弘道等大多数修士都已经回来了,但是还有几个不知去向。程正咏将自己的经历与明弘道商议了一番,却没有争取到哪个金丹修士与她同行,一起探索这座火山的,便只带了冯溯源。

        探索火山,也是要靠运气,若是运气好,便是筑基修士去了也全无危险,但若是运气不好,正碰上火山爆发,程正咏这条命就堪忧了。因为,即便是金丹修为,面对火山这样的自然之力,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此时看来,她的运气也不算太差。

        将冯溯源留在山下,程正咏独自上了山,山上长着一簇一簇的火碱刺葵。这种生物看起来似是一种海草,其实却是一种无脊椎的软体动物,可以发热。但是对于生长条件也十分苛刻,须得有地热供给才可。每次海底寒流来袭的时候,便时常有妖修采了来贩卖。只因为,它们整簇被挖走之后,仍然能够靠着自身发热存活一段时间。直至储存的热量被用完。

        程正咏随手掐了几枝捂手,一路走到了火山口。海水的温度的渐次升高,热了起来。

        海底的火山因为有大量的海水可以用作冷却。就算地底的熔岩依然活跃,但火山之上却只是有些热度而已,火山口层层的积灰和海底的泥沙混合成了糊状,程正咏一脚踩下去,便可留出一个印记来。

        程正咏站在火山口往下望。可熔岩层在不知几万里的地壳层之下,她如何看的出来什么?便只得以身犯险,往火山口下面去。

        这个火山口很大。容得上十数个人通过。程正咏踩着夕照玉剑毫不费力的往下走。没过一刻,便看到了许多难以见到的生物。其中有一种不是贝类。却被称做凤屃的妖物。它是一种体型极小的海兽,长得好似没角龙,娇小可爱。可是,它天生便带着剧毒。便是程正咏不小心挨上了,也要麻上一阵。

        越往下走,海兽的体型越小,但是能力却越强,程正咏吃过了几次亏,海底才渐渐又明亮了起来。这是海底的熔岩发出的光芒。

        看着海底熔岩的活跃程度,程正咏自己觉得这是太过活跃了一些,但是否就是说没有几年便要喷发,她也说不清楚。对于如何佐证自己的猜测。程正咏有些一筹莫展,暗自懊悔,这些事情怎么没有打探清楚便来了此处。

        还是要先上去弄明白了。再说其他。程正咏虽然如此打算,但也不想无功而返,便使用夕照玉剑挖了一块岩石带上去。

        回城刚刚走了一半,熔岩却突然喷溅了上来。程正咏眼看着熔岩冲着自己而来,立刻将灵气灌入剑中,冲天而起。避开那些熔岩。

        熔岩被喷出的时候,并不都是熔浆。颗粒状的红色熔岩开花一般的洒了满地。这速度太快,终有几滴追上了程正咏。她立刻运转炼体之法抵挡,顺便还收了一颗。

        程正咏出了火山口。那熔岩显然还在喷发前的预热中,虽然在火山口形成的洞中喷溅,离火山口却还有好远。在火山口外,也只是能够感觉到温度更热了一些而已。

        程正咏带着那颗熔岩和挖出来的那块岩石下了火山,带着冯溯源回到了渡劫妖修所在的石厅。

        石厅依然是那幅富丽堂皇的样子,与这石厅格格不入的石桌石凳都被移回了原处,而那只还未曾被打开来的盒子也不见了。那个妖修依然坐在大堂上。

        一杯茶也不知喝了多久,被扔在了桌子上。在程正咏进来前渡劫妖修还是两眼发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程正咏进了石厅,他才不紧不慢的问道:“怎么?事情这么快就办好了?”

        面对这个相当于人类修士化神期的渡劫妖修,程正咏其实心中也摸不准该如何对待他。论对待小辈的态度,他可以算是程正咏见过的三位化神或者渡劫修士中最平和的。但便是如此,程正咏也不敢少了恭敬。但这次带了冯溯源进来,她还是冒了风险的。

        程正咏带着冯溯源不能不说自己是有私心的。毕竟,只看程正咏自己就知道,便是得不到渡劫妖修的指点,能让冯溯源见识见识这个层面的修士,对他的将来也是大有裨益的。若是能够点拨几句,更是终生受用。所以,她揣摩着渡劫妖修大约并不会太过反感,便带了冯溯源。

        见着冯溯源,也不知渡劫妖修有没有猜到程正咏的心思,反正没有给冯溯源一个眼神,直接问起自己的委托来。

        只要渡劫妖修不讨厌她的做法,程正咏就满意了。她不去看冯溯源既是震惊又是向往的眼神,安然答道:“晚辈进去了火山口,正遇到火山小规模的涌动,自忖是较以往活动了许多。但到底是不是没几年就要喷发,晚辈也说不说来。”

        “晚辈对火山之类的了解还是太少啦,也不知能以什么作为这番发现的证据,只撬了块岩石,抓了块熔岩。”说着,程正咏将这两样都摆了出来。那块熔岩离开了火山,红色已是渐渐褪去,只能看到一些暗红的颜色。

        渡劫妖修手一招,熔岩便到了他的手中。看了看,他笑了:“什么熔岩?到底是个人类修士,见识不足。这便是凤屃了!”

        “凤屃?”程正咏收回了岩石,有些吃惊:“凤屃怎么会混在熔岩中?”

        渡劫妖修不知为何忍不住卖弄起来:“凤屃初生之时便会找到一种贝类寄生,直至长大才会摆脱那一层壳。这时它还不能修炼,需要依靠温度极高的海水才能生存下来,并以高温海藻为食。如此越长越大,到了半尺长才要么开始修炼要么走到生命的尽头。到了此时,越是修炼,它的体型才会慢慢缩小,直至渡劫时原身不过寸长。”

        “因为生活在高温海水中,它不仅天生带有毒素,更能耐受高温。若是在熔岩中经历一趟,更可提升资质。所以这个,便足以证明火山已是渐渐醒过来了。”说着将那块“熔岩”扔回了给她。

        听了这一席话,程正咏便也明了了。犹豫了片刻,她仍是问道:“前辈,不知我那几只灵宠如何了?”

        渡劫妖修不满的看她一眼:“既然都交予我么难道还不放心?还不快走难道是你还不知道如何将证据送给那个城主?”

        程正咏讷讷无言,带着冯溯源便要出大厅。

        “跟着你的这个是你的弟子?”一句传来,程正咏脸上没有变化,心中却是十分的欣喜。她立刻转过了头:“正是。前辈看着如何?可堪造就?是不是也留下来让您指点指点?”

        在程正咏转身之时,他便已再次端起了茶杯。那杯茶显然已经换了新的,在海水中也能看到袅袅蒸腾的热气。

        “你倒是会顺杆爬。”妖修用茶盖拂过热气,喝了一口才上下打量了冯溯源几眼,直到冯溯源紧张的都要冒出汗来才罢。

        他嫌弃的道:“这个弟子真是收的有趣。灵根太多,竟是个四灵根。筑基太晚,便是怎么弥补,经脉还是伤了些。索性体质还有些说道,不算差到底子里。可惜,功法上实在乱七八糟。”

        “我这师父也不过金丹期,还不能为他量身打造功法,只得删删补补,以求不要埋没了他的体质。前辈自然是看不上眼的。”程正咏先是承认了渡劫妖修的话,然后戚戚然道:“也是我这师父的不是,耽误了他筑基。如今功法又不合,不是可惜了这个好苗子?”

        冯溯源张嘴就要为程正咏辩驳,却被渡劫妖修制止了。程正咏正好继续奉承道:“其实晚辈以为妖修比人类修士更加接近大道。便是人类修士占据了两片大陆,但妖修却坐拥一个淇州以及广袤无边占据了东兴界大半的海洋!而妖修虽说大多没有功法,只凭本能修炼,但却是每个妖修都以最适合自己的方法修炼。人类修士便是有无数功法得以传承,却总是去适应功法,及至元婴才可找到自己的道。”

        程正咏继续滔滔不绝:“说起来五行之外的变异要数妖修最多,也不知是不是妖修体质更为强悍的缘故。若是这样,人类修士中的特殊体质必是都与妖修有关。”

        看着冯溯源先是惊讶,然后脸色微红,而渡劫妖修淡淡的喝着茶不发一言,程正咏总结道:“所以,前辈教导教导冯溯源,实在太应该了!”

        渡劫妖修放下茶杯:“果然,人类脸皮之厚,实在难以想象。”又有些怀恋的继续道:“这真是多少年没曾再见过了。”

        “罢了。独居此地太久,我实在懒得与你这小辈计较。你这徒弟便留下,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程正咏嘻嘻笑着出了石厅。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渡劫妖修确实有些独居无聊,也好为人师。不过,她来一趟,便要留下宠物或者徒弟。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吃了亏!(未完待续)

        ps:这是年内最后一次到网吧发文了,明天就回家啦。想想要白交一个半月的房租好心疼,特别是在失业的时候!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