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三十章 赐予嘉号

第三卷 第三十章 赐予嘉号

        得道宫的大门重重敞开,两旁守卫的筑基弟子精神抖擞。得道宫其实也是一个中轴对称的宫殿群,庄严富丽。从半山腰到祭祀殿,虚虚实实、重重叠叠共有七重宫殿。最庄重了就是最后面的祭祀殿,供奉着道祖和本派开宗立派以来的历任首座和其余元婴修士以及其它的重要修士的灵位,同时这里也是戒备最森严的地方。而平常使用最多的,历任首座起居所在的却是第五重宫殿。似程正咏这样跟着师父住的弟子并未居住在中轴上的大殿中,而是住在配殿。

        今日,只是程正咏一个小小的金丹修士赐号之礼,自然不会选在重要的殿中举行。但明光道君并未亏待她,不仅在自己起居的第五重大殿中举行仪式,更邀请了门中大多数的金丹真人和数位元婴道君观礼。

        程正咏在礼乐声中慢步走近,扫过两旁的宾客,知道这些元婴和金丹修士,都是站在明光道君一边的。至少也是中立,便不是支持他,至少也不会反对他。

        她的目光先是从两旁第一排的同室师兄弟姐妹身上掠过,后面则是其余的金丹修士。明远道君、都余道君、洪钧道君三位则陪着明光道君居于上首。唯有特别的就是袁思钰与明弘道也同来观礼。程正咏想着,云州贸易之事怕是已经议定了。

        和着声乐,程正咏走到了明光道君的座前,躬身施礼:“弟子得师父教诲,乃结成金丹。不敢忘师父之恩。”

        明光道君从座上站起身来,咳了两声道:“我徒程正咏,乃第五弟子。聪敏好学、灵根出众,更修炼刻苦不辍,历百年而结丹。我心甚慰。”

        说完这一段,明光道君特意停顿了片刻。程正咏这边心中腹议。什么聪明好学、灵根出众的。明光道君是找不到词随口说着瞎话吧。其它的元婴或者金丹修士却是交头接耳,低语一片。实在是程正咏结丹的时间太短了,若明光道君未曾说错。乃是百岁结丹,真真是难得。别说是千道宗中,便是放眼整个中州所谓精英弟子也不过是两百年左右结丹而已,如程正咏这样的找不出几个来。所以,用神识探看程正咏具体修为的修士更是数不胜数。直至确定程正咏已是金丹中期,他们才对这个百岁结丹的事实没了异议。

        明光道君得意的扫视四周。看着众位修士面上的神色忍不住又摸起了胡子。程正咏偷空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明光道君不会光为着这个得意去了。都不曾好生准备祝词吧?若是依她的意思,其实并不愿意说这些,在明光真人的坚持下才将结丹的时间稍作修改。表露了出来。若是这些修士知道程正咏结丹之时还不到百岁,怕是更加惊人了。

        而那几个坐在上首的元婴道君也是脸色有些不虞。自己的弟子中没有如程正咏这样出色的,自然便觉得听来有些刺耳。

        享受完众位修士或惊或羡的目光,直至明远道君低咳了一声,示意一旁偷笑的安靖将一只托案上整套的道袍呈上来,送到了明光道君的面前,明光道君这才接着开口。

        “程正咏!而今你结成金丹。当不辜负宗门的培养,为宗门出力!此乃我千道宗金丹真人道袍,你当好生珍惜!”然后,明光道君接过托案,又递给了程正咏。

        程正咏到侧殿换上金丹真人的道袍,这才再次回到明光道君身前聆训。

        如其它的几大宗门一样。千道宗中各弟子所穿道袍均有不同。以区分练气、筑基、金丹修士,而普通弟子与精英弟子自然又有不同。虽然并不强制。但在宗门中却最好是穿上符合自己身份的道袍,但唯有金丹修士和元婴道君可以例外。

        到了元婴道君这等修为自然不会有谁强制要求他们穿什么样的道袍,而金丹修士平时也多是凭借自己的喜好而已,唯有一些重要的场合才会身着门派道袍。譬如,程正咏初入千道宗,主持此事的金丹修士所穿就如今日程正咏换上的这一身差不多。

        依然是蓝白色的衣衫,但蓝色渐深,白色更多,上面绣以云纹八卦等等。脚下的丝履,头上的宝冠,从内到外的深衣和外褂,这一整套,程正咏是知道自己没什么必要的时候也是不会这样穿的。

        “弟子程正咏拜请师父赐号!”

        “渊远而流长,厚德以深远。下一辈首字取“远”,而唯‘德’可传芳于世。望汝銘之。故吾名汝曰‘远德’。”

        程正咏跪地:“远德必不忘师父之教诲,回报师门,不敢或忘。”三伏地而起。“德”字虽然大众,但寓意却非常之好,以明光道君一向的表现来看,取了这一字,程正咏也没什么不满的了。

        这一场仪式便差不多了。

        其实金丹真人赐号的仪式可繁可简。繁者可尊古礼,比这更加麻烦;简单甚至只是师徒间赐名便可。反正,便是在中州,不起道号的修士也未尝没有。明光道君之所以这样复杂的作弄了一通,自是有着各方面的考虑。

        而仪式完结,果然便有安靖为程正咏介绍众位金丹修士。这些金丹修士对程正咏这个百岁结丹的修士自然也颇有兴趣,往来一番,程正咏便明了了这些来的修士中需要她特别关注的其实也就是负责了各项事务的一些修士和众位元婴修士名下的弟子。而最特殊的自然是来自云州的明弘道和袁思钰。

        果然,便有修士问道:“这两位似不是我们门中的金丹修士,不知是什么来路。”

        程正咏转头去看立在一旁不与其他修士多话的明弘道和袁思钰。正好,明弘道的目光转了过来与她正好对上。程正咏也说不上明弘道的目光是怎样的,只是那么的奇怪,她忍不住往他的方向走了两步才停住,对问起的茂玉真人道:“那呀,等会儿就知道了。”

        程正咏虽然没有回头去看,但明弘道的目光却一直灼烧着她。不知为何。他突然就不再躲闪着她。程正咏甚至听到了他的传音:“为你取‘德’字,看来你师父对你期望颇高。”这话传过来的时候大约混了幻术,程正咏偷眼看向那坐成一排的元婴修士。都不曾有什么反应。但是明弘道的语气却既是羡慕,又是纠结。程正咏并不愿意有谁发现她与明弘道的关系,故意没再看他。

        过了一会儿,明光道君击掌,引得众修士的注意之后,便宣布道:“今日只是为小徒取个道号。未曾想却是请到了难得客人。”说着召过明弘道与袁思钰。

        “这两位可是来自云州的。代表云州意欲与我千道宗交好。”

        此句一出,又是一番哗然。但端坐上首的几位元婴道君却没有太多的反应。底下的众位金丹修士便都知道此事众位元婴道君早已商议妥当。他们不过惊异了片刻便也不再多言。

        只听明光道君又道:“云州与中州相隔茫茫海洋,自来少有交流。只各自发展。因此,人文风貌各不相同。如今,我派欲与云州势力合作,促进两州之间的交融,也算是一创举了。今后,我派修士若是愿意到云州游历,只需有金丹真人带领便可。云州六大势力修士来我中州。我千道宗弟子也当视为友派。”

        明光道君一番宣讲便定下了此事。

        明弘道便是身处千道宗众位修士之中也不怯场。他对众位元婴道君一一示意,也道:“云州早有与中州合作之意,奈何有海洋阻隔,一直不得成行。”他说了些云州方多有合作诚意之语。话语平淡,却言谈侃侃,让人颇有好感。程正咏早早认识了他。只觉这一趟中州之行。明弘道果然是改变颇多。

        最后,他又转向了程正咏:“千道宗首座弟子程正咏与我在云州结识。视为好友,同行百年之久。当日我更是与她困于一地,先后结丹,共历生死,情谊非同寻常。如今得以参加她的结丹之典,更是颇觉缘分。程正咏甚至曾为沐仙盟客座,主持造船之事。如此算来,我沐仙盟与千道宗也算颇有渊源了。”

        程正咏听着他的话恶狠狠的瞪向他,明弘道却如她一般的偏过了头。这一幕又正好被明光道君发现了,看着明光道君看过来的目光,她竟是觉得有些羞赧。明光道君一向开明,她也毕竟已是金丹真人了,游历中事情并不曾完备的告知明光道君,所以什么先后结丹,什么共历生死之类的自然不曾说过。

        明弘道说完了,明光道君便匆匆接着宣布另一件事情:“我弟子程正咏擅长炼器,更于造船一术颇有钻研,便令负责造船之事。此乃我与几位元婴道君一同商议。”

        待众位修士离开,程正咏便被明光道君留了下来。他脸色有些不虞,问道:“你与那个明弘道是怎么回事?”

        程正咏坦然答道:“弟子与明弘道各自有意,却奈何分属不同州。我不愿留在云州,他也不可能随我到中州,便如此了。”

        明光道君神色略好,仍是有些生气:“既然如此,他怎可说出这些话来?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众人,你与他关系非常了吗?今后怎会有修士愿意与你结成道侣?”

        程正咏一听,立刻站了起来:“师父!我不想结什么道侣!”

        明光道君不以为意:“道侣而已。你虽然不到百岁便结了丹,但是到底灵根不佳,若是不是早些结婴,你天才的名头便会有人说道了。还不如为师为你好生择一道侣双修。你不要觉得双修不好。这是双方都有利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程正咏更不高兴了:“师父!我不用双修也能结婴!”为了避免明光道君真的为他选择道侣,只得将自己体质觉醒之事稍稍透露了一二。

        明光道君沉吟片刻:“如此说来,你这样早就结丹也是体质之故?既然你如此不愿,那就也罢了。”(未完待续)

        ps:千道宗大本营还有多少章呢?下一章再甜蜜一下就要分开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