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三十三章 一别十年

第三卷 第三十三章 一别十年

        沈浩冰与远晖真人的事情还未曾定下,只听说她也被任命了一些事务,倒是王芷双与酆中雅的双修大典很快就举行了。得知是程正咏在明光道君处说破了此事,酆中雅还特意来谢过了她——王芷双不愿师父再多操心,便一直不愿说。

        虽然他们两个都是首座长老的弟子,但修为都不过筑基期,双修之典并不曾请满了整个宗门中的修士,只是如程正咏一般,在得道宫中,在明光道君的主持下,不寒酸但也不盛大的举行了。除了彼此的朋友,前来观礼的则多是准备支持明光道君一系的修士。当然,金丹以上的都不曾到。

        但是,明弘道等云州修士在中州各派的拜访也差不多结束了,回去之前正好赶上了这件盛事。

        明弘道与程正咏站在一起,看着王芷双与酆中雅穿着隆重的道袍,从侧殿走出,一路来到明光真人座前。

        明光道君一边点头,一边面向众位修士,道:“芷双与中雅皆是我弟子。可惜仙途坎坷,一直蹉跎。如今,他们有一路相伴,同登仙途之心,我自当成全。”

        又看向王芷双与酆中雅:“既有同道双修之心,你们二者须得无论修为如何、境遇如何,都不离不弃。你们可愿意?”

        王芷双与酆中雅对视一眼,情意绵绵,同声道:“弟子愿意!”

        明弘道一边看得关注,一边在程正咏的耳边轻声道:“云州与中州的很多礼仪都大有不同。我们不仅仅是很少取道号而已。便如这成婚,与我们还是婚礼多于双修之典。”

        程正咏想着云州里高阶男修多有三妻四妾,女修常有五夫六侍,白了他一眼。

        明弘道低笑一声,继续传音道:“妾与侍多为家族修士所有,真正一心向道的修士其实有多少会如此呢?至少。在我们沐仙盟中,我就没见过多少。”

        程正咏不理他,郑重的看着这场仪式。看着在司仪的引导下向道祖立誓。在师父明光道君与众位修士的见证下结为道侣。从此,漫漫仙途,一路相伴,不离不弃。

        程正咏觉得自己并不是羡慕的,但心中总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涌动。耳边她又听到明光道君训道:“既然已经结为道侣,从此同道双修。你们都需不辍修炼。争取早日结丹。”

        然后又是王芷双与酆中雅合在一起的声音:“弟子自当铭记于心,不辜负师父的期望。”

        如此,这双修之典就成了。程正咏吸了口气。偏头看到人群中嘻嘻笑着的安靖,想着若是他要双修,明光道君必要好生谋划,办成全派的盛事,昭扬他的地位。王芷双与酆中雅的修为低了,明光道君都不好办的太大。想来若是能够,明光道君必是想要等到他们结丹之后再说的。

        赶在这时候为他们举行双修之典。还有一个缘故,就是船造好之后,便想让他们领路带着千道宗修士出海。如今在程正咏的监督下,第一艘船已是差不多建好了,只余试航而已。

        这件事情,明光道君准备办的隐秘一些。宁愿做好之后再传扬出去。也不愿现在就引得各方窥探。所以,船造好之后。程正咏便将它收了起来,预备送明弘道离开之时,顺便也在海上试船。因此一干参与造船之事的修士,大多都得带过去。

        长山山脉之末,程正咏和云州修士回到中州之地不远,便有一片山崖。此时天时尚好,海风徐徐,吹起一阵阵的波浪,一波又一波的拍上了山崖。风不算大,浪也不急,明弘道等云州修士在远离海岸的海面之上放下了宝船。而千道宗这边前来的修士却出乎意料的多了些,不过并不是都会随着一起到云州。

        程正咏自是为了眼看新造之船,而另一位金丹修士,远穆真人——远晖真人的师兄——和其余几名金丹修士,则是负责了带队出海,前往云州。王芷双与酆中雅同往,一是因为他们同船归来,熟悉海上的事务;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淇州,千道宗中没有比他们对于淇州更加熟悉的了。同行的除了六位金丹,还有数十名筑基修士,其中便有确认了合适,特意传授了造船之术的修士,以备海上的不时之需。

        当然,作为首座长老的弟子,王芷双与酆中雅自然也代表了首座长老的利益,虽不是金丹修士,分量却也不轻。

        是否与淇州贸易,程正咏与明光道君论说了许久,才定下的。也是先前往熟悉情况,便是不是直接贸易,能在其中驻扎下一个点,赶在云州做出如此决定之前立下根基,徐徐图之也是可以的。

        新造之船便交予了此次领队的远穆真人炼化执掌。他将船放到海面上,眼看船只的炼器修士和准备出海的众位修士都上了船,试行一段距离。

        此船相较于云州的宝船更小一点,在海中也会更加灵活。毕竟,修士用的船,并不需要太大的空间用以装载货物,也不需带上许多的修士。余者与宝船大略相似,改动不多。

        试行船只之事早已与云州修士商议妥当,便等了几日,待确认无甚问题,便是正式出发了。

        程正咏站在飞舟之上,带着众位修士,遥望并行的两艘船只渐渐远去,许久,才怅然收回了目光。一名炼器女修在众位修士的目光下走近,劝道:“师叔。此次带队的远穆真人虽不是元婴修士,但却已是金丹后期修为。王师姐和酆师兄都不是第一次出海,必会平安回来的。”

        程正咏回头朝她笑笑。她所怅然的其实更多还是明弘道的离开。在中州拖延许久,他最终还是离开了,这一分别也不知多久才能再见?

        造船之事告一段落,程正咏身上没了事务。她带队回了千道宗,便去向明光道君禀报。

        明光道君细细询问了其间之事,叹道:“此事,我们已经做了,便只等结果就是。若是十年不归,你再带些修士去云州看看便是。”

        程正咏立刻收束了散漫的神色,垂首答了是。

        明光道君又道:“安靖还是太过跳脱了一些,我安排了一些对外的事务给他,你就先随侍在我身边,听我吩咐吧。”

        从此,程正咏便在明光道君的眼皮底下做事,帮助明光道君处理宗门中各方面的事务,辅助宗门的管理,出外传讯等等,代表便不是她自己,而是千道宗的首座了。

        十年的时间对修士来说并不算长,但程正咏也见识到了明光道君如何在宗门中举步维艰,又如何各方权衡,打开了局面。十年里,她也看着明光道君如何稳固了跌倒了五大宗门排名之末的千道宗在中州的地位稳定下来。至少,每两年的收徒,渐渐多了起了,可算恢复了昔日的水准。

        在这期间,昔日认识的那些朋友陆续也都见到了,出门在外的何涵回了宗门,主动来访。她本是颇有韧性的修士,如今多年成长,又在宗门混乱之中出力,也是一方执事,锻炼的更加坚毅。她并不避讳与程正咏的关系。这种坦然,反而让彼此的交情更深。

        当然,这十年也让程正咏与宗门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渗入各项事宜之中。不仅是与宗门中的金丹修士多有往来,便是筑基修为对她也十分尊重。程正咏这才算是真正的融入了其中。而冯溯源,这个来自云州的弟子,常常侍奉于她,与那些精英弟子也常来常往,在千道宗也找到了归属之感。

        千道宗在这一次的受创之中,其实损失也只是两位元婴道君和少量的弟子。宗门中的基层受损并不严重,排名也不过是因为元婴道君的数量减少才掉了下去,只要能够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金丹修士成长起来,再能有进阶元婴的,自然地位就恢复了。

        不过,中州五大宗门,从来既是盟友也是竞争之敌,在千道宗如今首座无法把控住整个宗门的情况下,多少都愿意随手打击一下。此时也正好出现了一件渐渐引起了关注的事情。在中州发现的邪修越来越多,沧州是否有了动静,准备再一次的正邪之战,也未可知。

        在中州作乱的邪修数量并不很多,修为也不很高,但是也不知受了谁的旨意,多是在俗世作乱或者杀害低阶修士。能到中州的邪修也多擅长隐匿之术。若是派遣低阶修士前往探查,往往抓不到。可金丹修士前往抓了一批,也总会还有一批。虽然动不了中州修仙界的根基,却总让人如鲠在喉,不得痛快。

        十年的时光倏忽而过,在这个期限快要结束之时,在程正咏等的越来越焦急之时,千道宗突然收到了一张请柬。

        应该说中州五大宗门中的四个都收到了。因为它来自于五大宗门之一的青云宗,邀请各宗门派遣弟子,参与他们的宗门大比。

        这在中州五大宗门之中,可是少有的。(未完待续)

        ps:目前的状态是一天写了两章,下一天就会因为各种原因没得写……我啥时候才能攒到章节!

        总之,昨天晚上看小说到凌晨三点多,今天一天都在干嘛,相信大家都懂的。真的不能熬夜,睡觉都补不上来,头还是晕晕的……

        好了,本章为昨天晚上所写,今天没有精力检查了,相信只是些错别字的问题……远目!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