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三十七章 来到青云

第三卷 第三十七章 来到青云

        过了一会儿,冯溯源回来了,身后跟着不情不愿的孙至元。不等程正咏发问,冯溯源便道:“师父,我们发现了另外一个出口!”

        程正咏点点头。护城河中的这个出口显然是近来才被挖掘出来的,墓中自然还有另外一个正常的出口了。

        “你们怎么不去看看有什么宝物?”程正咏笑着问。

        冯溯源有些不好意思:“师父给我的好东西足够多了,那些就留给其他同门吧。”

        孙至元撇嘴:“哼,根本就没什么好的。不过机关还有些意思罢了。”说着竟是有些遗憾的样子。

        程正咏摇摇头:“你们以后自会慢慢的见识多了。”

        一日很快过去,他们便从那个新发现的洞口出去,而小宋心莹则被交到了慕成真人弟子的手中。

        这个出口便在一处山中小湖之中。山林映照,湖水清澈,实在称得上是盛景。墓穴被破,此地的灵气溢出,不多时,这里便将成为又一处人间游览之处。

        青云宗立派于雪山之颠,虽不是中州最北的山脉中的最高峰,但也是一座灵气充沛的山峰。高耸巍峨的雪山伫立在北方雪原。自从进了这里,放眼望去便是白茫茫的一片世界,让程正咏等修士不由的就加快了速度。

        青云宗延客的山门并不曾开到雪山脚下,所以程正咏等人直接便上了半山腰。而半山腰的山门内果然迎来了一名金丹修士。

        这修士笑意盈盈,自称名为谷冰,道号含冰真人,寒暄了几句,便将他们引到了客院。住在了一间规模尚可的院子中。

        程正咏扫过连续的几套院子。这些院子都处在同一个山头,灵气相差不大,但他们所住的这套灵气却是最差的,甚至比原本排名最末的炼器宗所住的院子还略差一分。她未曾说什么,与慕成真人互相看了一眼,便进了院子。

        这次可是来比试的,何必现在去争这个高低?只需在比试中取得好成绩。千道宗的名头。他们自然就不敢如此作践了。

        看的出来,青云宗为了举办这个盛会,客院特别做了修葺。分作了四间连在一起的院子。譬如来自千道宗的程正咏所住的这套院子,分作了一间颇为宽敞的主楼和两侧数间厢房,以及后院数间房间,完全可以将他们这些修士安置下来。

        分配上自就不必说了。主楼有两层,程正咏与慕成真人各自占据了一层。程正咏带着冯溯源住上层。而慕成真人则带着自己的弟子住下层,宋心莹自然就是交给了他的弟子照顾。幸而他的弟子是个女修,程正咏便未曾多说什么。

        当然,便是千道宗看起来似乎已经没落了。在云州的影响力似乎也降低了,但是青云宗也不能将一个院子的外来修士就这样放在这里。这院子中除了日常洒扫的修士,还有几个负责侍奉的。这侍奉也主要针对金丹修士。

        程正咏等不过是略作休整。便有一名青云宗修士敲开了主楼的门。

        主楼中虽是让程正咏与慕成真人上下瓜分,但其实楼下的主厅还是公用的。因为上楼的楼梯就在这里。程正咏带着冯溯源下了楼。见他送走了来访的筑基修士。她便随口问道:“这才刚来呢,又有什么事情?”

        慕成真人爽快的一笑:“这可不是青云宗又做了什么打算。其余几个来参加此次比试的宗门邀了我们见见。我估摸着这是想要在比试之前先互相摸摸底呢。”自从程正咏似是放弃了打算收宋心莹为徒,慕成真人便爽快了许多。

        程正咏的手指擦过下颌,十分感兴趣的道:“这聚会便是我去吧。正好我虽然回了宗门许久,却还未曾见识过宗门外的修士呢。”

        她看看慕成真人,便觉得十分有趣。明光道君这次派了她和慕成真人真是十分有成算。她就不说了,回到千道宗不过十数年,虽然名声传的响,但到底实力如何却不曾有谁见识过。慕成真人又是另一种情形:他虽从来不曾离过中州,却从来名声不显,一步步修炼到了金丹中期,并不曾有什么惊人的表现。但是,他会被派来,正是为了大比中论道一关。

        所以,程正咏决定自己去,也是做了一番计较。反正她是来与人斗法的,实力在此,并不怕有谁先探了底去——正好也叫人知道千道宗并不是那么容易被踩的!

        聚会所在之地便是长生门住的小院,做为主人的千道宗也不曾漏下。长生门是一个特殊的宗门。他们如炼器宗、诀云宗一般,都是以单一一道立宗,不似千道宗和青云宗驳杂。但是丹药一道,或者说医修一道虽然斗法并不强悍,但是长生门能够在中州五大宗门中占据一席之地甚至地位不低,不可不说有许多独到之处。譬如,他们的医修之道,与平常修士的疗伤丹药不同,虽做不到传说中的活死人、肉白骨,但也差不离了。再譬如,他们还从医道中发展出了毒修一脉,轻易惹不得。当然一些不曾外传的丹方、稀有的丹药就更不必说了,就连这等左右逢源的交际手段也一样的厉害。

        程正咏进门之时便听到长生门中派出来金丹修士与青云宗修士道:“我们越过地头办这聚会,一来便是众位同道许久不见,趁着大比之前联络联络感情;二来嘛,虽是比试,但大家都是友派,比试之前互相漏漏底也好,何必要明面上伤了和气?”

        程正咏听得一笑,不曾进门便将众位修士的目光引了过来。她也不怯,笑着扫视在场的众位修士,道:“众位同道怕是未曾见过我。我虽是千道宗弟子,却是多年游历在外,未曾好好与众位联络感情。”

        她一边这样说,一边在最后那个位子坐了下来。正好这个位子离门很近,正是个末座。而在场的众位金丹则是表情各异。青云宗中参与此会的修士正是接待他们一行的谷冰。神色略有些诧异。而组织此会的长生门女修程正咏尚不认得,却是未曾流露出什么明显的神色,若不是消息灵通,便是颇为自持了。而余者诀云宗、炼器宗所处皆是男修,一个诧异之下略有激动,另一个更是有些愤慨了。

        背着剑匣的男修微微激动,却不曾说话。另一个必是来自炼器宗的却道:“千道宗如今换了首座派头也大了不少。最后一个到的不说,竟是挤兑起我们来了。”

        程正咏并不接话,只是来回看了谷冰几眼。又看向长生门女修。她来的晚,还不是因为通知的晚么?怎么,眼见着千道宗落魄了,便是可以给他们做个椽子。任由拿捏么?

        能够派来迎接宾客,谷冰自是会做些表面功夫。而长生门女修就更不必说了。虽然她也未必买程正咏的面子,但此会终究是她主持的,为了不冷场难看,她便开口圆场。

        “如此说来却是远德师妹。听说师妹百岁结丹。我等竟是比不了啦。”说着,她环视四周。

        程正咏将自己提在手中的夕照玉剑连带着剑鞘一起搁在了桌子上:“好说。虽是几经辛苦,但终究漂洋过海回到了中州。”

        她的剑。她的经历都让这些多少对她天才之名不服气的修士收起轻视之心。而那个来自诀云宗的剑修被程正咏用剑威胁了,自然不爽。他道:“听说你是个剑修?如此对待你的剑。幸好不是出自我们诀云宗!”

        程正咏仍是不恼。她就不明白了,为何诀云宗中总是喜欢出些如此无脑的修士呢。对于这种修士,要么在实力上碾压他,要么就气死他!程正咏来这一趟可不打算打架。她道:“听说诀云宗首座弟子燕一诀练剑不辍,实力强劲,为何不曾前来呢?说来,他还曾败在我的手下呢。”

        果然,那剑修涨红了脸。程正咏这话就好似再说,他比不上燕一诀,不够格站在她的眼前似得。而燕一诀曾经败于她之手,更是叫他难以相信!

        “你胡说什么?燕师弟乃是千年难遇的剑修奇才,怎会败于你之手!”

        程正咏仍是悠悠一笑:“此事便是燕一诀站在我的面前,他也不得不承认。”

        程正咏说的如此证据确凿,除了那名剑修,其余修士都不由面面相觑。燕一诀的名头在中州实在太响了,他们不可能不曾听说过,甚至见到过。与最近才开始流传的程正咏的名头不同,他的实力可是有众多的同道验证过的,说是如今的金丹第一人也不为过。

        若是燕一诀都曾败在她的手中……这些修士们便都不由的暗自掂量起来。

        这时候,程正咏才慢悠悠的揭开了下面半句:“啊呀。我记得那还是许久之前的事情,彼时我与燕一诀都不曾筑基呢。”

        此句一出,众位修士不由绝倒!

        那还是多久前的事情,如何做的准?更何况,练气期的实力与金丹期怎么能够相比呢?众位修士便不由的放松了起来,特别是谷冰。青云宗准备许久,若是突然冒出一匹黑马,将比试的第一夺走,不仅是白白准备了一场,更可算是闹了笑话了!(未完待续)

        ps:作者表示自认渣,拖延症没救了!

        这几天家里这边下雪,真是将从温暖地方回来的我冻得要死了。伸手就觉得冷真的是完全不想动手。这种电脑开一整天也不想摸键盘的感觉……或许有人会懂吧。真是枉费我将每天一个到两个小时的游戏给戒了!

        我的拖延症到底有多厉害呢?昨天一天完全没动手就不说了,拖到今天。早上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伸伸手决定放下午了;下午看看小说,觉得晚上两章说不定搞的定;到了晚上,不能被母上看到写小说继续拖延,直到最后拖延不过去了!

        明天肯定两章奉上!这个打击足够我拖延症痊愈一段时间了!握拳!对了,下一章仍是明天下午四点后保证更新完成!暂时不要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