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四十一章 金丹大比

第三卷 第四十一章 金丹大比

        而后第二天,剩余了四名修士,分配起来也就方便的多了。孙至元看了看最后抽中的对手,好似牙酸一般的对着冯溯源嘀咕:“你看看这安排,若说这所谓的抽签没有内幕,我就真不信了!”

        冯溯源笑笑:“既是青云宗主持的大比,自然不能没有一些优势。”话语中也是同意了孙至元的看法。

        今日这比斗不过三场,也无需分作两个擂台。首先上场的便是霜岚真人与徐凡。虽然这一场并没有程正咏,但为了观察对手,孙至元也拉着冯溯源看完了整场。最后,他也不得不道:“能够被青云宗推出来,这霜岚真人倒也不是白给!”

        而后便是程正咏对上黑衣晴殇真人。程正咏正好对面将她的面目看了清楚,果然与晴芳真人是双生姐妹。女修大多长得不坏,这双生姐妹的容貌却绝对在平均水平之上。虽是穿着黑衣,但较之晴芳真人还未曾完全收敛好的盛气凌人,她的气质却更加的柔和,一点都看不出竟是一名毒修。

        晴殇真人不急着动手,程正咏也没有强这先机。只是台下的孙至元急了:“这可是毒修啊,比医修都难缠的毒修!师姐还不动手是在想着什么呢?”

        冯溯源只得安抚道:“你别急,师父自有考量的。”

        抬头看去,虽是听不清楚,但可看到程正咏的嘴唇翕合,似是在说着什么。

        程正咏道:“道友是毒修,我还不曾见过了。可要请道友承让了。”

        晴殇真人微微点头:“那我就先出手了。”说着素手轻扬,一片薄薄的红雾袭来。

        初时,程正咏不识毒修的厉害,在晴殇真人的伏击之下。终是败退了下来,要与同样失利的徐凡争斗一场。

        程正咏的失利,让孙至元十分焦心。虽然他只是筑基弟子,并未曾与他说过,但常在明光道君处,程正咏身上到底背负着怎样的任务,他心中也多少有些感应。

        所以。冯溯源还未急。他却是已经十分慌乱了,拉着冯溯源的手道:“怎么办?师姐不是很厉害吗?前面的比试轻轻松松就胜了。难道是因为没有见过毒修。”说着狠狠的瞪了与程正咏致意的晴殇真人一眼。

        冯溯源只安慰道:“师父必是另有成算。况且只是输了一场而已。”

        孙至元有些不确定的道:“是这样吗?”然后紧紧握着冯溯源的手,似是十分紧张。

        可程正咏还是奕奕然的上了擂台。与徐凡分了两端站立。程正咏细细看他,年纪与分别的时候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徐凡从前虽是一直孤僻隐忍,但少年人的气息总是掩不住的。此时的他看起来却是颇为经历了一些沧桑的样子。面貌不老,眼角眉梢却都透露着疲惫。

        程正咏看着他也不似想要与自己说话的样子。便直接道:“徐道友,承让了。”

        他们之间的比斗看起来似乎很是激烈,让孙至元一直皱着眉,手越握越紧。可是程正咏的感受却大不一样。斗法的招式看着不禁花哨也似乎颇为尽力。可是。程正咏却感觉似乎每一招都喂到了自己的剑上。如此耗了一刻钟,徐凡似乎没了耐性很快就输给程正咏。然后,他都也不太的离开了擂台。

        程正咏独自站在擂台。听着看守的修士报出今日所出的第四名名额,眼睛却好似钉在了徐凡的背影上。从徐凡明显的放水来看。他必是还记得她的,却为何一直没有一点叙旧的意思呢?

        然后便是第三日,比斗的人数再次变成了单数,抽签之时,轮空的便又成了霜岚真人。孙至元的嘴直接就揪了老高,对青云宗也十分不齿。

        再次对上晴殇真人,开局之时,她便直接道:“今日,我必是要输给你的。”

        程正咏只是一笑。前一日的比斗她虽不是故意输了,但是确实也未曾尽过全力。如今见识到了毒修的奇异之处,要获胜,虽然不是那么容易,但也已经有了几分把握。

        “我不知与道友谁更厉害一点,就我所知前次输给道友固然有不了解毒修的缘故。但是,我自己认为我这一把剑,对上再奇怪的修士,若对方没有与我持平的本事,要我输,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听着程正咏的话,晴殇真人柔柔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个笑容,道:“如此,我若是不尽力与道友一拼,倒是我的不是了。”

        双方的这一次交手并未曾拖得很长,不过几个来回,晴殇真人的手便又收入了漆黑的衣袖中,坦然的道:“我输了。”

        台下的孙至元本是看的紧张,见程正咏与晴殇真人叙话许久就已是加重了他的担忧,此时不过几个回合,还没看出些什么来,就听到程正咏胜了。他不由就是一蹦三尺高,拉着冯溯源问:“怎么回事?怎么突然的就胜了?”

        冯溯源却好似仍是沉浸在这寥寥几招之中,任是被他拉的东倒西歪也没有动静。半晌才长出了口气,道:“师父道法精深,果然我需要学的还有许多。”

        孙至元立刻就有些不满了,不过却是针对自己的。他不爽的问道:“到底怎么精深了,你快与我说说。”

        冯溯源含笑道:“我的功法与师父同出一脉才能够略看的懂一些。便只是这些皮毛,便叫我受益颇深。”他似是还要接着说什么,却是咽了下去,急的孙至元脸都皱成了一团。

        “这个,我虽是有所悟,却说不出。师叔,你别急啊。师父说了教导你,必不会不告诉你的。”

        孙至元还要再说,却听得上面一片喧哗声,似是对着比斗的结果有什么异议。他倾耳去听,却是有修士觉得程正咏与晴殇真人的斗法未曾尽力云云。

        孙至元原本心中就憋着一口气,闻言更是不虞:“什么比斗不尽力,不就是想让师姐与那个毒修先拼一个你死我活,到时候失败者再与那霜岚真人斗法,能得什么好处?如此,也就保证了霜岚真人顺利进阶了。”

        他虽然看的明白,或者说这道理在场的许多修士不是不知道,但盯着大比的还有元婴修士在呢,哪里有他们说话的份。

        程正咏也被青云宗的这番做法恶心到了。这里是青云宗的主场,有些优势在所难免。可是一个不顺意,竟是要闹将起来。她张嘴要说,可又是那个胜利方,这话就实在不该她说了。

        慕成真人正要站出来为程正咏辩驳,一直少有出声的晴殇真人却突然开口道:“大比,不过是为了让修士在论道和比斗中知道自己的不足罢了,以图进步。便是要分个胜负也未必要争个你死我活。况且这还不是最后一场!”

        其余便有修士附和道:“人家自己认了输,干你们何事?难道真的一点脸面都不要了吗?”

        一直端坐在上,任由青云宗修士喧闹的元婴道君此时也不得不开了口,认了这个结果。

        而后便是晴殇真人与霜岚真人的斗法,程正咏下了比斗台便将冯溯源与孙至元拎了出来:“你们看了这几日可有什么收获不曾?”

        冯溯源还未说话,孙至元立刻便道:“师姐,我看来看去还是师姐最厉害呢!”

        程正咏摇摇头:“你拍我马屁,我也不会放松对你的要求!你只说说可看出金丹期的修士与筑基修士有何区别?”

        这些在宗门之时,明光道君便曾经教导过,他张口便可说出三五处来。什么丹田经脉、什么斗法灵气。说了几句,他的声音却越来越低,沮丧的问道:“师姐,是不是还有什么我没说出来啊?”

        程正咏一笑:“你说的并未曾有不对的地方,却都是别人告诉你的。你自己可曾观察出什么来?”

        孙至元想了想才道:“与筑基修士相比,同样的法术金丹修士用出来更快,或许就是灵气已经凝结成丹和经脉拓宽的缘故;而招式变化或许就是所谓对道的理解与筑基期相比已是有了天然之别。”然后皱眉:“可是有的修士到了金丹期,招式虽说厉害了,但其实与筑基期相比却未曾有多大的变化。”

        程正咏点头:“不错,还算动了一些脑子。修为与在道上的进益其实相辅相成。谁说有的的时候之间或许有些差异,但总归是一同进步的。似你所说的那种到了金丹期对自己所持之道仍是未曾有进益的修士你可曾见到有进阶元婴的?”

        然后又对着他眨眨眼:“如此,你可明白了为何我筑基后期之时便没有几个同阶修士是我一合之敌了,为何那时候我便可将金丹修士斩于剑下?”

        孙至元不由惊呼道:“师姐你说的是真的?太厉害了!”然后又看看冯溯源,似是颇为妒忌的样子。然后又拉着程正咏的衣袖哀求道:“师姐那你可要教我。我也要这么厉害!”

        程正咏笑笑:“好了。我应了师父教导你,难道还会不尽力么?前一场比斗是不是未曾看出什么来?”

        孙至元狂点头,希望程正咏能够给他解答。程正咏弹了他一个脑瓜蹦,道:“那就再看看吧。”(未完待续)

        ps:昨天亲爱的弟弟回来啦,下午啥都没干成,晚上又被小说勾走了,原谅我!

        下午估计不成,晚上还有一章。谢谢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