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六十四章 双份雷劫

第三卷 第六十四章 双份雷劫

        五彩的霞雾一直弥漫到了山门前,笼罩在山门内的石阶上。高达数百尺的石阶在霞雾中若影若现,将它渲染的好似一道真的通天仙梯一般。

        “师父她真的结婴了。”冯溯源喃喃道。柳毅君也压低了飞剑,仰头看去,久久不语。

        程斑启、程斓庚可没有他们这许多的感慨,直接便在十尺高处跳下了飞剑,稳稳的落在了地上。刚一触及地面,两只斑斓虎便迫不及待的冲上了石阶。程斑启几个跳跃之后便跑出了颇远。它回头冲着程斓庚吼叫了两声。程斓庚才不会理会它,仍然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前行,却并未落后程斓庚几个台阶。

        柳毅君抿紧了嘴唇,十分不悦。冯溯源拍了拍他的肩:“师父的这两只灵宠一直都很亲人,为何你就是与他们处不来呢?”

        柳毅君更不高兴了,被冯溯源轻轻的削了一下头:“师父结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一副脸色?趁着师父结婴你好好请罪,她必不会怪罪你偷偷下山,还拐带灵宠之事的。”

        想了想,他的声音又变得和缓了一些:“我们快回去吧,若是赶不及等候师父出关就糟了。”

        柳毅君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突然问道:“你来自云州,为什么却能够把这里当做归属?”

        冯溯源回头看了他一会儿,才道:“你既然知道我来自云州,那么也该知道我是师父一手抚养长大的吧。她对我来说便是亲人,她所在之处,自然也就是我的归途。”

        “我知道你无法忘记你来自俗世,父母都是凡人。可是……不要辜负师父的期望。”说完,冯溯源的脸上也失去了笑容。飞剑骤然提速,没有再迁就柳毅君,以一个金丹剑修的速度快速的到了广场上,甚至比先行一步的两只老虎还要更快一些。

        柳毅君好似感觉不到冯溯源沉默的怒气一般,不紧不慢的飞过石阶,迎面对上程斑启对着他喷了口气。这种事情发生过太多次了,他几乎不用去看。闪身躲过了活泼的斑斓虎。心中暗想:“早知道这样就能将他气走,我就不用逃了那么多次还是失败了”当然,那是在得到师父结婴的消息之前。

        冯溯源看起来已经平复那股不寻常的情绪。微微笑着道:“我直接带你回去洞府吧。”柳毅君没有拒绝。

        冯溯源使了一个法诀将飞剑变大,柳毅君和两只斑斓虎一起站在他的飞剑上。

        程正咏结婴将整个千道宗都妆点的如同仙境一般。灵气聚齐形成的亭台楼阁与宗门中的建筑掩映在一起,若不是已然十分熟悉几乎都要分不清真假来。层层叠叠的建筑让千道宗变得无比深远,好似没有尽头一般。让人忍不住遐想:莫非这是仙界在人间的投影?

        这种难得一见的景象让两只斑斓虎看的目不暇接。偶尔穿过灵气形成的高楼。它们便会忍不住伸出爪子撩一撩,好似在试探真假一般。

        金丹真人的速度很快。可还没等他回到那个熟悉的小山头,一直笼罩天空的灵雾不知被什么吹散开来,露出的却不是从前熟悉的蔚蓝天空,而是一片黑暗的夜色。夜色中升起七颗耀眼的星辰。黑暗的天空被星辰照亮。而星辰缓缓移动形成了七曜的格局。

        一时之间,天空中日月同辉,星光闪耀。这种奇异的景象中灵气形成的层云退散开去。这小小的一片天空渐次扩大。直至照耀到更远更远的地方,让整个中州都要为此而惊叹。

        异象已出。程正咏出关在即,冯溯源再次催动脚下的飞剑急速掠向洞府。

        这时候小山头下已经等着三位修士,冯溯源停下飞剑,拱手为礼,道:“见过师祖,见过师叔,见过掌门。”柳毅君看了孙至元一眼,跟在冯溯源的后头依样行礼。明光道君点点头:“赶上了就好。看着情形,不过一刻正咏便要出关了。”

        七颗星辰之下重新又聚起层层叠叠的云朵,却不再是灵气云,而是带着暗红的颜色,好似晚霞一般。云层翻涌之时,等在洞府外的五人两兽都抬起了头。

        这时候封闭的洞府突然开启,一个蓝色的身影抱着一个娃娃凌空漫步走了出来。明光道君带头围了过来,连声问道:“结婴可还顺利?这孩子又是谁?”又有冯溯源、柳毅君、孙至元和娄清柔的问候声,便连两只斑斓虎都热情的跟了过来,绕着她转了两圈。

        程正咏点点头,只回答了明光道君:“这是故友托付的孩子。不过片刻便是雷劫,弟子先去了。”语毕便回身攀上了小山头。

        明光道君遥遥看了片刻这才吩咐娄清柔道:“元婴雷劫不可小觑,这附近的弟子可曾疏散?”又暗道:“闭关结婴怎么会有多出个故友之子,还带着此子历雷劫?”到底是信任自己的弟子,又有娄清柔在此,便不多言,只险种存了疑惑。

        “已令诸弟子退出十丈外。”娄清柔道。

        明光道君摇头:“看这异象恐怕十丈也不够。速速清空十里内的弟子!”

        程正咏小心的托着这个看起来一岁多的婴儿,几步之间便到了山顶。山顶的树木早已经被清空,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隔离带。这是她为自己准备的度过雷劫的地方。

        自程正咏出关,原本已经缓缓流动的云层迅速的聚集和移动,最终凝结在了小山头上的那片天空。空中以某种轨迹缓缓运动的七颗星辰中的一颗突然脱离了轨道飞至山头的上空。它停留了片刻,好似是在蓄积能量一般,然后从空中坠落。

        这是七曜之首日曜。承载着光和热,时光和永恒,像一颗真正的太阳一般。程正咏一手抱着小娃娃,一手举起手中的夕照剑,一剑出手。这一剑脱胎于一元决。可日曜之力不再仅仅禁锢在剑招之中,在她的挥手之间,凝结勃发,迎上了从空中坠下的星辰。

        星辰与夕照玉剑相遇,在剑尖融化,好似点亮了整个透明的剑身一般。它从剑尖向剑格涌动,顺着那看不见的联系攀上程正咏的双手。在她的身体中渐渐消散。或者沉积。

        云中一颗金雷滚滚落下。程正咏再次握剑,那似乎慢慢消散的日曜之力再次凝结,汇集在剑尖。星辰被点亮。缓缓升空。金雷落下很快,星辰升起的很慢,可被撞击逸散的确是金雷。日曜之星继续缓缓而上,越来越明亮。最终回归天空,回到它原本的轨迹。

        一种无法言说的力量照耀着整个千道宗。无数走出洞府观看程正咏渡劫的修士纷纷惊呼:由来结婴异象只有虚像。何曾有过实体?更遑论利用它来对抗劫雷了。

        而只有金丹以上的修士才能看到这位新晋的元婴道君不仅仅是在利用星辰之力渡劫,更是将这日曜的力量回报给宗门。

        明光道君见此心中疑惑更甚。他自然看得出这所谓的雷劫实则颇有几分不对劲,他倒觉得先时坠下的星辰更似是结婴之劫,只是不知为何如此便轻易的被接下了而已。可如此一来。其后的金雷又是什么呢?心中虽然存疑,但程正咏确实是他最出色的弟子。她今日的成就,当时收徒之时又何曾能够想到呢?既如此。有些事情便是不追究也罢。

        冯溯源激动的握紧了手,手中停了一只小小的火蚁。全体透红,俨然已是五阶灵宠。

        小火绕着他转了几圈,他便突然腾身坐下,合眼前提点柳毅君道:“这七曜便是师父的道,也是我们将要走的路。此时不静心领悟又待何时呢?”

        只是这片刻,第二颗星辰又至,便是金耀太白。

        柳毅君好似这才被惊醒一般,盘膝坐下,沉下心神。他一直都只听到修士们说他的师父如何天才。这时候才知道“天才”这两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样的力量;他一直都以为他修仙的目的便是报仇,杀尽邪修,以他们的血祭祀父母亲人。直到这时候他才知道他也渴望着这种力量带来的那种纯粹的魅力。七曜之道,星辰之力,这便是他要从师父处继承的大道。

        从此,山河万里,世事纷扰都无阻其道心。

        木耀岁星、水耀(辰星、火耀荧惑、土耀镇星接连而至,每一颗星辰都伴随着一颗金雷。程正咏挥剑之间虽是举重若轻,但她的灵气却并不是无限的。结婴之后原本充盈的灵气在一次次控制玉剑、接受星辰之力和迎击金雷之间渐渐地被消耗。她毕竟刚刚结婴,聚灵之体回复的灵气跟不上消耗,她渐渐力竭,但剑势却丝毫不乱。

        最后压轴的便是月耀太阴星。这颗星辰不及其它的星辰明亮,它柔和的光泽指示着生命的另一种形态。它缓缓的落下,毫无凝滞的淬炼着程正咏和她的剑。它几乎不需要程正咏的驱动,再次渐渐凝结,升上天空。

        它与金雷相遇,却是擦肩而过,兀自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

        遥遥凝望的众修士不由的便发出一声惊呼。惊呼声中,金雷投入了程正咏的怀抱。

        程正咏没有去阻拦那颗金雷,而是反身布下阵法。她如今已是元婴修士,布下的阵法除非是化神元君才可窥探一二。然后她举起手中的那个小娃娃,伸手拨弄她柔嫩的脸颊,道:“我所能助你也就如此而已了,这最后一步雷劫炼体还需得你自己承受。”

        婴孩挥舞着双手,好似听懂了她的话一般,可惜却不能发声。她在程正咏的推举下迎向金雷。

        金雷没入她的身躯,甜美的婴儿脸颊上竟是显露出几分狰狞来。金雷加身的痛苦似是已经无法忍受了,一直老老实实含着手指看着程正咏应对的婴孩终于大哭出声。

        幸好有这样一个法阵,哭声被限制在山头上,折磨得也只有程正咏的耳朵。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将仅剩的一点灵气抽取出来缓缓送入婴孩体内,助她吸收和化解这道金雷。

        婴孩立刻不哭了,又将手指含入口中,脸上的泪珠还未落下,却已经绽开了一个笑容。程正咏无奈的戳戳她的脸:“叫你修至九阶化形岂不是正好,偏偏要这时候。雷劫难过倒也罢了,总有我为你遮掩,不叫其它修士发现。可便是化形了你又有什么自保之力呢?”

        果然,随着吸收那劫雷,婴孩竟是已有了练气三阶的修为。如此如何瞒得过众修士。程正咏将一只玉佩挂在她的身上,手中掐诀,那些修为便再也看不出来了,好似一个普通的人类婴孩一般。

        婴孩才不管她说什么,呀呀叫了几声,眼见着便从几个月大长做了两岁多的样子,且似乎还在缓慢的长大。程正咏叹一声:“罢了,我既然应了青枝前辈,也只得继续劳心劳力了。”

        她便抱着小孩下了山,心中暗想:“幸而小孩子长得都差不多,几个月和一岁多看起来也没多大差别吧。(未完待续)

        ps:想来聪明的各位已经猜到为何是双份雷劫啦。

        另外忘记给各位推荐我盆友的完结文www./mmweb/3432707.aspx《奔跑吧追男神的妹纸》其实,我好像吐槽她这名字!不过,此人有一点绝对比我好——此人未曾断更,已然完结!

        有喜欢现言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