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六十七章 明道来见

第三卷 第六十七章 明道来见

        明光道君的结盟之行原只是打算出行数月而已,而后诸事繁杂,竟是拖了数年乃回。之后常驻贝叶城的便换做了清音峰上的都余道君。明光道君回了宗门,程正咏无需督促宗门诸事,自然更加清闲了几分。闲时她便教导新收的黄行素,偶尔指点冯溯源与柳毅君——柳毅君前次闭关终是领悟了大道三分,虽还不可冲击金丹,但也快了。除此之外便是苗苗了,她如今终是与刚刚抱出时的年岁对上了,被送到了教养宗门直系后代的思学堂——偶尔也有在外收的年纪小的弟子入学。可惜她到底是妖兽化形,于道学经典实在没有兴趣,常常逃学,累得轮流接送她的冯溯源与柳毅君时常扑空,四处抓人。至于两只斑斓虎,那可是同伙呀。

        又数年,三弟子程明微终是九岁,有了练气五层修为,进入宗门。程正咏早已与楼轻柔言定,她自是一入门送至了程正咏门下,且做第三弟子。

        这数年来,程正咏偶尔也会回到家族看望这个弟子兼侄女。此次她进入宗门,不过几日便是拜师之仪。程正咏接过她所奉师茶,第一句便问:“你认为自己比之同时进入宗门的其它弟子如何?”

        当日的小小婴孩如今已经长大,头上梳了双髻,垂着丝绦;身上是层层宝衣,外罩道袍;脚下小丝履,左右鞋尖各有一颗硕大的明珠。头上戴的,身上穿的,脚下踩得,样样都是法器乃至法宝。

        她头一昂:“我的年纪小么,在同时入门的师兄弟中最小。修为却不是最差!”

        “呵,”程正咏轻笑:“原来你父你母就是这样教你的。便不说今日我为你师,长辈问话你就是这样回答的?你若只是这样与别人相比,那也不必拜我为师,更不必修仙了,到了年纪,让你父母给你寻一门亲事。匆匆百年。舒舒服服过一辈子就是了。”

        程明微听着她的话惊呆了,转眼看着两侧观礼的大伯和程正咏的弟子,急怒羞气。脸上浮起一片薄红,握紧了手中一柄小剑便要发脾气。

        在程正咏的威压之下,她却连手都抬不起来,咬牙挣扎了片刻。便出了一身的细汗,脸上更是憋得通红。程正玄忍不住了。顾不得这是在收徒的仪式之上,出声道:“她才不过九岁,有什么慢慢教导便是……”

        “瑜煜真人。”程正咏冷冷的打断了他:“程明微乃是我的弟子,如何教导自然是我的事情。”

        程明微被师父压制的不得动弹。又见素日里最疼爱自己的大伯也被堵住了嘴,不能一言,终是知道怕了。她含了两包眼泪,看着这个往日看来颇为和煦的姑姑。诺诺叫了一声:“姑姑。”

        程正咏这才收了威压,点点头:“往日在家中父母如何宠爱俱都是往日之事。如今既然入了我门下,便得守我的规矩。在门中你我只得师徒相称。”说着她又扫了一眼程明微的穿着,道:“你是剑修,弄这许多做什么,下去便把这一身衣饰给我换了。”说着便将她交给了一旁观礼的首徒。

        弟子陆续出了大殿,程正玄终是忍不住道:“如今你是元婴道君了,我这个做兄长的也没得碍眼是么?明微小小年纪,又是拜师之礼,有什么过后教不得,你非得让她在众人面前难堪不成?”

        程正咏不紧不慢的品着茶,道:“堂兄还来指责我,我却不曾问过你们为何把我好好一个徒弟教成了这副模样?”

        她搁下茶杯,道:“你看看她是修仙的态度么?看看她那一身衣饰,可有一点剑修的样子?若不趁着年纪小改过来,将来能有何成就?你们若是不想她将来又所成又何必送到我这里来?”

        但在程正玄看来,自家的侄女无有一处不好,便是略有些娇蛮也只是显得可爱。他道:“就算如此,你也太过严厉了些。”又道:“还不知明微如何伤心呢。”说着便要去后堂看她。

        程正咏拦住了他:“行了拜师礼,便是我的弟子。堂兄既然不忍心便少来看两回就是了。”她道:“你可别忘了,这是修仙界,修为才是一切。便是再疼爱她,也不该放纵她!”

        程明微自进了宗门,拜入程正咏门下,便自此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这位姑姑一改往日的和善,对她要求颇为严格。一身法器尽数没收,只留给她一柄短剑。因为还未曾筑基,学的仍是《法华经》,可每日却要求须得练剑一个时辰,两位师兄和一名师妹轮流监督,绝不给她偷懒的机会。

        不过相处日长,她便慢慢找到了一些乐趣。两位师兄,虽然在师父的要求下对她练剑之事颇为严厉,但一位为人其实颇为和蔼,从来对她不吝赞扬;另一位虽然看起来冷冽,还曾摘下面具吓唬她,可偶尔也会带些有意思的东西作为奖励。师妹就更不用说了,除了看着她练剑从不放松,其它却不会逆着她。

        除了几位师兄师妹,这儿还住着姑姑的几只灵宠和一个女娃娃。在她看来,这可比从前在家中见过的所有人都有意思多了。虽然女娃娃很笨,到了现在说话还有些含糊不清,甚至还长不大,但却可以稳稳的骑在大老虎的身上,带着她漫山遍野的玩耍,然后在夜幕时分,一起被师兄们抓住,狠狠地训斥几句。

        程明微一年便会回家一次,如此数年,长到了二十岁,看起来却似十五六的小姑娘一般。然后她经过一次失败,于二十一时筑基成功。

        筑基成功之后,程正咏便将她叫到了身前,查看了丹田,递给她一只玉简并一只飞剑。道:“如今你已筑基,正好换过我这本功法。此功法乃是我根据我所修习《太极心诀》及领悟的七曜之道推演而出。共有七部,分与你们师兄弟姐妹几个修炼。这一本应该正和你的脾性。它却是不同于一般的功法,不是一味打坐修炼便可,反而注重对功法的领悟。此功法之中只附有巨剑诀和御剑术两个基础法术,其余须得你自己依据对功法的理解去创造。这固然令此功法修习难度加倍,但威力却可比古修。你先修炼着,若有疑问,只管来找我。”

        又指了那飞剑道:“既然正式开始学剑,我便将这柄飞剑赐予你,好生祭炼。”又将从前没收的那些法宝还给了她:“虽是将这些还给了你,但也不可过分依赖。须知我们剑修,一身所学皆在本命剑上。攻击防御,一剑即可。”

        程明微吐吐舌头:“姑……师父,这些法器,你收取时我全靠它们,现在却用不上啦。你还是留着赏给那些个侍从吧。”

        “真不要?好吧,那你要换做什么?”

        程明微上前两步,嘻嘻笑着:“还是师父最懂我!听说师父要去散修城了,我想跟着一起去!我长这么大,除了被大师兄带去一次秘境,还没去过别的地方呢!”

        程正咏一笑:“你既然已经筑基,带你去历练历练自然也可的。何须相求?”

        程明微欣喜的道:“还是师父好!要是我娘,真是恨不得我不要迈出一步去!”

        程正咏失笑,正要再说什么,便听门外禀告:“师父,冯溯源求见。”

        冯溯源进来便告知了程正咏一个消息:云州有船到了中州。

        程正咏站起来道:“又有信从云州来?”自航路打通,程正咏便与明弘道之间书信往来,只在闭关之时断过联系。而中州与云州、淇州的贸易频繁,几乎每年都有船往来。

        冯溯源摇头:“师父,明弘道真人来了!”

        “真的?”程正咏的脸上浮现出些许喜色,见程明微捂嘴偷笑,横了她一眼,起身出了洞府。

        洞府外天气晴朗,微风和煦。一个高大的人影站在树下,恍然有几分熟悉。

        程正咏走近几步又停了脚步。明弘道转过了身来,问道:“怎么不过来了?”

        程正咏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变了好多。”

        明弘道走到她的身前,扶起她额头上的发丝,道:“我们都变了……你结婴了。”说着苦笑:“我就知道你会在我之前结婴。你一向比我更有天分,更有悟性。”

        “我,不过侥幸而已。听说你在沐仙盟做了长老,半个沐仙盟都握在了手中。以前可看不出你喜欢这些个。”

        “那时候,我也想不到我会做这些。我也想不到你如今会收了这许多弟子……我们都已是上一辈了。”明弘道感慨道。

        程正咏回头看看那两个躲着的人头,招了招手将她们叫到了身前:“这一个是我侄女,也是我第三弟子,名程明微。这一个你却见过。”说着眨了眨眼睛。

        程明微扶着笑嘻嘻的苗苗的肩,歪了歪头:“你是来自云州的明弘道真人?我要叫你姑父么?”

        程正咏立时有些尴尬,将这两个轰走了,转头却看到明弘道满脸的笑意。

        她横了他一眼,眼波流转中几许娇嗔。

        明弘道不由大笑。这一笑,一别百年的时光好似都溜走了。

        程正咏扶住了他的手臂,道:“笑什么!我们去山上走走吧。“(未完待续)

        ps:好多天没写,我果然是个懒人!不过这个月给自己定了任务,还有好多没完成,接下来要拼命更新了!

        周末拍婚纱照,怎么搞!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