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六十九章 深入漠城

第三卷 第六十九章 深入漠城

        黄行素进了厅堂拜见了程正咏。她便问道:“明微如何?可是还气着?”说着竟是脸上满是笑意。

        柳毅君翻了个白眼,抢道:“既然师父这里没什么事,我便先下去修炼了。”

        看着柳毅君转身便过回廊,黄行素嘴角抿着笑意:“师父明明最疼师姐,偏偏要把她气哭!”

        程正咏摇头:“谁说我疼她了,你们这些弟子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可是,明微自来不曾离过长辈,生性娇蛮,若是任由如此下去,哪一日才会长大呢?你以后也不要护着她了,多让她自己历练一些。”

        师徒几个不过闲话了几句,便听门外传报:“杨风道君座下王冲求见远德道君。”

        程正咏看了黄行素一眼,她便不再说笑,肃容将那王冲请了进来。

        这位名为王冲的修士身有筑基初期修为,自陈乃是杨风道君侍从,此来便是为杨风道君传话。

        程正咏其实也不大愿意见到杨风道君,但也不会避他。可底下弟子却不如此想。同为元婴道君,既是上原城之事便该商议,如此传达难道是不将程正咏看在眼里么?

        柳毅君听到传讯又回了客厅,冷然问道:“杨风道君好大的架子!”

        王冲诺诺解释,程正咏也不以为意。待王冲离开,柳毅君突然问:“师父,你可信那杨风道君所言?”

        程正咏道:“杨风道君虽是出身散修,但想来不是会背弃之人。”说着便给弟子讲起古来:“犹记得,我还是练气修士之时,杨风道君乃是金丹修士,长居上原城。此城可为其根基。轻易不会丢弃的。”

        听得这话,柳毅君撇着嘴还未说话,便听回廊上传来一个声音:“这么说来这个听起来很厉害的杨风道君也不怎么样嘛——比师父差多了!”

        说着,程明微与黄行素相携转了出来。她问程正咏:“师父,那杨风道君说有邪修来啦?这一次有什么任务你可得单独分给我!”

        程正咏道:“放心好了,这一次事态严重,你必是有事可做的。”说着转向柳毅君:“此次邪修占领漠城及周围三镇。对上原城形成半围合之势。若杨风道君所言不假。邪修所图必在上原城。”

        她又做沉吟道:“杨风道君既是邀人前往一探,你便去看看吧。”

        又对程明微道:“此次同来的重涵真人、瑜衡真人你俱将他们请来。邪修果然来势汹汹,我们也需要有所应对才是。”

        程明微微微张嘴便要拒绝。可被程正咏一看,便只得老老实实的走了。

        看着在程正咏的指派下先后离开的柳毅君与程明微,黄行素一点不急。便听程正咏略作考虑道:“你素来最善交际,而我们新来上原城。此中诸事我便都交予你了。”

        黄行素了然,躬身答了:“是”。

        程正咏虽未说明。但王冲所报,柳毅君均听在耳中,不多时便见到了城门外等候的一名金丹真人。两名修士互相见礼,各承来历。柳毅君便知这位陈雾真人正是上原城散修。便也无多话,同往漠城而去。

        一日抵达漠城。漠城为邪修所占据,柳毅君两名修士自不好毅然进入。便在漠城之外停下。

        陈雾真人道:“莫不如我们乔装一番,混入漠城?”

        柳毅君扫过他一眼。恩了一声。

        正道修士扮作邪修并无困难——他们原无本质的区别,不过是邪修所修功法狠厉,多周身环有阴森和淫邪之气,敏锐的正道修士可以觉察出来罢了。但也并不是所有的邪修都是如此,更有甚者可以收敛气息不使觉察。所以,柳毅君带上了面具,其余也不需做什么,大摇大摆的入城便可。

        漠城比上原城更靠北方,也更加荒凉一些。城中少见木构建筑,多为垒土所成,因此较为厚重。

        城中修士往来如常,似是没有什么变化。但柳毅君仔细看去便可发现有些修士行走之时若闲庭信步,十分怡然,周身却有阴冷之气萦绕;有些行色匆匆,对身旁的修士似是十分惧怕。更兼两旁商铺时有关门的,也不知主人是否已然遇害。

        由此可见,漠城为邪修所占必不是这数日的事情。却不知这等变化是如何瞒住的,杨风道君究竟是早已知晓,还是真的被蒙蔽了。

        心下转过几个念头,柳毅君不动神色往前走,迎面却见一个金丹邪修行色匆匆似是要出城。柳毅君脚步微顿,陈雾真人却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抱礼道:“这位同道,请问可是要去上原城?”

        那金丹邪修相貌阴柔,衣饰华丽,发丝也一丝不乱。他上下打量陈雾真人,见他是个年轻俊俏的男修,脸上的几分不虞顿时去了,掐着手指道:“不错,我正奉达衍老祖之命前往上原城。听说上原城新来了个一个元婴道君,着我去探些虚实呢。”说着烟波一转:“道兄你叫什么名字?待我回来,我去找你呀?”

        陈雾真人眼中闪了闪,终是装作不见他这番作态,又回身看了一眼柳毅君,道:“我名为陈雾,这位师兄姓柳。不过上原城却不需去了。我们二人正从上原城来。”

        “沅琴老祖刚派我前往,你们就从上原城回来了……手脚挺快么。”金丹邪修抚着鬓边垂下的一缕发丝道,眼角挑了挑陈雾真人,又转到了柳毅君的脸上。见他脸上覆着的面具,他顿时有了兴致,伸手便要去摸,口中道:“想不到么,带了面具看起来竟是别有一番滋味。哥哥,你姓柳?可是‘烟柳垂岸’的‘柳’?”

        柳毅君拍下他的手,整了整面具。他常年面具覆面,但在宗门之外多是用程正咏赐予的法宝变换容貌,常人不识,多以为千道宗远德真人名下第二弟子乃是另一个样子。此次进入漠城。却怕邪修中有元婴道君能够识破,故此换上了面具,不意确实惹上了这么一个人。

        邪修眼波一眼,便要佯作生气,陈雾忙道:“我们也不过是想要讨好沅琴老祖,故此先行了一步,道兄是不是先带我们去见见老祖?”

        邪修哼了一声:“老祖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除非……你告诉我你的名字。”说着一指柳毅君。

        柳毅君却没有出卖色相的打算。一言不发。转头便要走。陈雾真人忙拉了他一把,道:“哎哎,不过是个名字。柳兄。我们为何深入中州,又冒险进入上原城?不就是为了得成大道吗?如今得到元婴道君赏识,求得指点只在眼前,难道就为了名字的事情。功亏一篑?”说着对他使了个眼色。

        邪修也点头:“不错,你若是告诉我名字。我便在沅琴老祖面前为你们说说话,管叫老祖记得你们。”

        陈雾真人连连称谢,又推了柳毅君一把,他才不情不愿的道:“我名柳毅。”

        “柳毅?我听说西山之侧某地俗世中流传一个故事叫柳毅传书。莫不就是哥哥你?”调笑了两句,邪修才道:“好哥哥,我叫吴孟。你可记住了。好了,闲话不说。这边随我来吧。”说着便在前面引路。

        柳毅君低声传音陈雾真人:“莫不是真要去见那什么沅琴老祖?道友不怕被识破了?”

        陈雾真人道:“放心,这邪修名为吴孟,不仅行止似女子,更兼心胸狭窄,必不会真带我们去见沅琴老祖的。”

        果然,吴孟真人将柳毅君两人引入了一间似是城主府的高门,之后一转,带入了偏院。两名修士早有准备也不迟疑,跟了上去。

        吴孟不避不让,首先便在首席上做了下来,然后挥了挥手:“你们随意。”

        柳毅君与陈雾真人互相看了一眼,真个随意择了两只椅子坐下。陈雾真人问:“吴兄可是承诺要为我们引荐沅琴老祖,怎么将我们带到你的下处呢?”

        吴孟拍拍手,便有几个美貌侍女端了茶水上来。他先喝了一口茶,才道:“你们说自己去了上原城,这却是空口无凭了,叫我怎么回报沅琴老祖?”

        柳毅君垂眸道:“你待如何?”

        吴孟一笑:“不若,你们将上原城中之事说与我听听,我再回报老祖?放心,绝不会落下你们的名字。”

        柳毅君嗤笑道:“不若你直说,你想要抢我们的功劳便是。何须矫饰?”

        吴孟烟波一转:“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为你们引荐沅琴老祖,自然不能没有些报酬。何况,你们所求不过是她的指点,我给你们办到。这上原城的功劳就当是报酬好了。”

        柳毅君愤然立起,道:“你太过分了!如此两句便想套出我们冒险进入上原城得到的情报?”

        陈雾真人忙拉住他:“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又对吴孟道:“我们便将上原城之事告诉了你怎么保证你一定能让沅琴老祖指点我们呢?何况,正与柳道友所言,这交易却不对等。”

        吴孟不屑道:“如今却是你们求教无门,有求于我。不愿意便算了,不过是跑一趟上原城罢了。若是同意这交易——沅琴老祖可不仅仅是我师。”说着他手指点了点上面:“那位我也认得。若是你们做得好,我让师父出面,为你们求一部高阶的功法。”

        “你莫非以为我们都是什么也不明白的小修士?到了我们这等修为怎会轻易为了一部功法散去修为?”

        吴孟一哼,道:“这自然不是普通的功法,无需散尽修为重练。只要,你们让我满意。”说着眼角流波,挑了挑柳毅君。(未完待续)

        ps:我记性老不好,还未谢过书友140708214733931童鞋。我刚恢复更新就接到打赏,当时就差点喜极而泣了有木有。可惜不能上照,不然一定送你我家喵喵的玉照报答~

        明天去选衣服,后天拍婚纱照了,一定要美美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