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三卷 第七十五章 乱点鸳鸯

第三卷 第七十五章 乱点鸳鸯

        这时候见到程正咏回归宗门,明光道君也颇有些不解。不过他也明白必是事态紧急,需要与他这个首座商议程正咏才会如此。

        与程正咏一席话之后,他不由便陷入了沉思之中,最后道:“不意竟至于此。正咏,杨风道君所失之物你可有些猜测?”

        程正咏想了想,道:“杨风道君始终不曾说出那是何物,不过弟子确实有些猜测。那魔族弟子不仅曾经见过,更曾与他交手,略有两分了解。”

        “魔族在东兴界进阶不易,便是此修天赋异禀进阶元婴但继续修炼也是困难重重,此物或许可助魔修修炼,乃是猜测之一。其二,楼谒尊四处收集法器,也可能别有所图,譬如为飞升上界,突破东兴界限制做准备。而第三点猜测则是根据那杨风道君。此修自言于筑基之时得到宝物,而后长居上原城,直至金丹元婴,踞城而守,轻易不或离。此宝物或者作用于荒漠,或者需借荒漠之势。”

        明光道君点头:“邪修设计拿到此物恐怕必有大用,或者不久便要在中州掀起新的一战。你确定要此时离开?”

        “师父请想,若论荒漠,中州与沧州那个更多?况中州荒漠多在无人之地,哪似沧州?而且,楼谒尊一日不除,邪修肆掠之事一日不息。弟子请往沧州!”程正咏说的斩钉截铁。

        明光道君一边道:“我千道宗又不是只有你一个元婴,哪里非得是你前往。”一边在心中将其余元婴道君思量了一遍,始终都不合适。他叹息:“你幼时便离开中州流落在外。自你回到宗门,我总希望你不要再离开中州奔波。如今看来,竟是不能幸免。”

        明光道君爱护她的心思。程正咏怎不明白?她郑重执礼道:“师父拳拳之心,弟子铭记于心。弟子再次离开中州,还望师父保重。弟子名下四名徒儿也要劳烦师父费心了。”

        程正咏将要离开宗门,明光道君只觉照应弟子之事理所当然,只道:“此事何须多言?”他突然想起一事,问程正咏道:“炼器宗有一弟子名为徐凡,金丹修为。你可认识?”

        程正咏微愣。道:“弟子结识此修之时还在练气期,也算多年好友了。师父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明光道君蹙眉道:“此修已被认定为叛逆,逃离中州。你若去了沧州。见到此修可不要大意了!”

        程正咏更是不解:“相识多年,弟子自问对此修也算有些了解。他虽是看起来沉郁,实则外冷内热,绝不是会背叛之人。”想了想。她问道:“徐凡背叛正道之事是从何传出的?”

        明光道君想了想,道:“乃是炼器宗传讯贝叶城。如今恐怕各大宗门都知道了。”

        程正咏眉头一拧:“炼器宗所言不可信。”她稍作犹豫,终是道:“师父可记得炼器宗数万年前出了一个惊才绝艳的掌门,名为徐泽旭?”

        明光道君思索片刻才道:“我记得是有这么一个修士。”他倏然一惊道:“莫非这徐凡……”

        程正咏点头:“不错,据弟子猜测。徐凡乃是徐泽旭后人。徐泽旭到底因何获罪,又是死在谁的手中想来师父也是知道的。炼器宗得知了徐凡的身世,又如何会放过他?想来。他必是不曾背叛正道,而是被炼器宗以叛徒之名逼去沧州。”

        明光道君点头:“或许真相就是如此吧。既然徐凡是徐泽旭后人。那么如意宝瓶现在何处你可知晓?”

        程正咏一笑:“徐泽旭乃是数万年前的人物,又是追杀而亡,能给后辈留下什么信息?宝瓶遗落在何处,恐怕身为徐泽旭后人的徐凡都不甚了了,弟子又从何处得知?”

        明光道君想想也是如此,虽然宝物令人垂涎,但既然毫无线索,自然也只得放下了。

        程正咏回到洞府,弟子俱都等候在临水阁楼之中。程正咏环视他们一周,道:“上原城时燕道友邀我共往沧州,彼时我拒绝了。但如今中州各处民不聊生,我已是决意前往沧州,解决邪修之乱的祸根。”

        底下弟子面面相觑,程正咏继续道:“这一去归期不定,你们身在宗门,身处中州祸乱,既不可置身事外,也不能耽误了修行。有事无法决断,或者修为上有何疑问,只管去找你们师祖。”

        旁人尚且无言,程明微已是不满道:“我才不想留在宗门。师父你带我一起去吧,让我也见识见识沧州是何模样?”

        程正咏沉着脸训斥道:“胡闹!沧州邪修众多,许多手段闻所未闻,岂是你一个筑基修士可以去的?”冯溯源也道:“三师妹,师父身负重任,恐怕不能顾及到你。我们只在门中等着师父回来便是。”

        程正咏又看看柳毅君,见一向不听话的他颇为老实,并不多言才继续道:“溯源乃是大师兄,我不在时你有照应师弟师妹之责,不可轻忽,修炼上也需看着他们不可偷懒。至于灵宠,除了小火,我都留在宗门之中,也要好生看着。毅君,你要协助于他。”

        说着,她转向柳毅君,道:“你伤势如何?”说着伸出了手。柳毅君走近,让程正咏探手查看他的经脉和丹田。

        程正咏点了点头:“恢复的不错,再在宗门之中修养些时日便差不多了。苗苗我就交给你了。”她摸了摸被柳毅君抱在怀中的苗苗,弓腰对着她道:“苗苗也好生留在宗门中,不要出外。”

        她正要起身,却被苗苗拉住了衣襟:“师乎乎,带着偶。”程正咏弹了弹她的脑门,道:“化形已经百年了,怎么还是话都说不清楚?”又道:“我不是你的师父,不用如此叫我。称我‘姑姑’便是。”

        柳毅君却是突地看向程正咏:“师父不打算收她为徒吗?”

        程正咏摇摇头:“不是一脉所承,我也教不了她。”况且梦泽树族自有传承在,何须一个师父?

        程正咏的决定十分出乎柳毅君的意料之外。但他无力左右,只得抱着苗苗退下。

        见众弟子神色安然,程正咏才继续道:“这一去不知何时才回,你们的功法都已经传于你们,但其中颇有一些费解之处,待为师一一讲来。”又与弟子*许久才令他们各自回去修炼。

        水阁之中只余程正咏一人,她背靠宽厚的座椅。闭目沉思。徐徐微风从湖面吹来。便不是身处灵气浓厚的宗门,只这风便让人觉得凉爽了几分。困扰了程正咏几日的忧思这才得以缓解。

        去往沧州之事有明光道君安排,与贝叶城那边联系。弟子也都各安其所。经历了数十年的在外磨砺都已经成熟了许多,不需她多操心。而宗门,早已从重创中恢复过来,稳坐五大宗门的地位。家族中有程正可与时涛两位金丹坐镇自是更不必忧心了。

        可是。她总觉得沧州之行恐怕不会那么顺利。而中州已是如此,身在云州的明弘道又是如何呢?

        过了几日。贝叶城的回复已到,程正咏启程出发,先至贝叶城,与燕一诀汇合。然后一同前往沧州。

        此次出行沧州,原是设定五大宗门各出一名修士。不过,如今正邪混战。沧州形势紧张,对正道修士恐怕尤为警惕。派遣金丹修士只怕起不了什么作用。而元婴道君一去两名已是偌大的手笔,怎么能抽调出那么多呢?于是便只余下程正咏与燕一诀了。

        再至贝叶城,来往修士已是更加繁忙了几分。街道之上原不过偶见金丹真人,如今已是来往不休了,便是见到元婴道君也是寻常。可见各大宗门势力投入此战的修士已是越来越多,继续下去便要不堪重负了。

        程正咏便是在战事之后修建的议事堂中见到燕一诀的。他一见程正咏,再无二话,只道:“程道友已至,我们这便出发。”

        程正咏笑道:“燕道友莫急,我还有首座的几句话要向师兄传达。”说着传音几句,又与在座的道君告辞,这才离开贝叶城。

        两位元婴剑修赶路,速度乃是极快的,不过数日便到了西山山脉。西山靠近沧州,此时更是戒备森严,过路重重探查。程正咏想着诀云宗距此不远,便问燕一诀可要回宗门一趟。他犹豫片刻,才道:“既是路过宗门,我便回去见见师父。”

        程正咏与他一同到了诀云宗,闻丰道君仍是诀云宗首座。他见到程正咏满面笑容,道:“程小友我数百年前便曾见过,果然是天才人物,百年金丹,四百年元婴,我中州已是多少万年都不曾有过。数来数去,也只有我这弟子勉强可以相提并论。”

        程正咏失笑:“我不过侥幸而已,燕道友才是实实在在的天才。我不如他远矣。”

        燕一诀听得却是黑云满面,肚中腹议不止。他就知道师父见到程正咏便会如此,才会犹豫到底要不要回师门。师父从他练气之时便想给他牵红线,直至元婴之后,分宗论辈仍是如此,实在叫他不堪其扰。从前那些女修,闻丰道君虽是牵线,但多是戏弄自己的弟子而已,实则他心里还是觉得她们都配不上燕一诀。

        而这个程正咏却是不同。不论灵根如何,不论从前如何评价,只看她四百岁修至元婴,便知她前途不可限量,也算配得起燕一诀了。因此这一次牵线,他一反从前行事,直接便在程正咏面前提起,恨不得立刻便将他们凑成一对。

        原来那些女修燕一诀从不看在眼中,何况闻丰道君也只是在他面前提起,他只是忍了就罢。程正咏却是他一直看做朋友和对手的修士,怎么能让闻丰道君如此戏弄呢?他忍不住就拆穿道:“我记得师父第一次见到程道友,虽是赞赏也十分遗憾道友灵根不佳,怕是走不到元婴之时。”

        闻丰道君脸上一僵,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彼时程小友只是筑基修为,看走眼也是有的。就你这样维护程小友,拆你师父的台,多久的事情也翻了出来!”说到最后不仅没有怒气,反而喜滋滋的了。

        程正咏夹在这师徒之间,原是有些不高兴,此时却不由乐了。她正欲解释,便听燕一诀平板着脸又道:“程道友回到中州,天才之名四下传扬之时,师父也曾不以为然的说,到底是不是天才,还需结婴之后才有定论,此时传扬为时尚早。还安慰我……”

        不等他说完,闻丰道君已是抽出了剑,一剑抽到了燕一诀的头上:“你这孽徒!是不是专门要跟我作对啊!”

        燕一诀将在脸上抽出一条红痕的剑执起,恭恭敬敬的双手递还给闻丰道君,正欲说话,被程正咏拦了下来。要是让燕一诀再说什么气到了闻丰道君,还不被闻丰道君提着剑追着满洞府跑了?她随同燕一诀来拜见闻丰道君,可不是来看这师徒两人耍宝的!

        程正咏道:“虽是不知这么说来合不合适。不过,我已有心悦之人。他现今虽是金丹期,但天赋不差,不久之后必能进阶元婴。待此次邪修之乱事了,我或者便要去与他相聚了。”

        燕一诀看不出是什么心思,但闻丰道君却是大失所望。他思忖片刻,又提起精神道:“如此说来,此修不仅修为天分差了我这孽徒一筹,你们也不曾举行双修之典,我徒儿分明还有机会嘛!你真的不考虑考虑?”

        程正咏忙点头,道:“双修之事岂可儿戏?我心意早决,恐怕要辜负道君所望了。”

        闻丰道君不由十分忧伤,对燕一诀道:“你看你们都是剑修,原该多么般配!早知今日,我该在你们还是筑基之时便早早为你们定下才是。如今却是叫你失了良配!”说着捶胸顿足。

        燕一诀与程正咏简直是逃也似地出了诀云宗,直奔沧州而去。她狠狠地擦了一把汗,同情的看着燕一诀,心道:想不到诀云宗的首座私底下竟是这么一副性情,难怪燕一诀回个宗门也要犹豫不决了。与他相比起来,明光道君的性情简直太好了!不就是喜欢给弟子的剑取名吗?不就是取个名字太挫了了吗?这有什么?反正他的弟子数来数去也就这么几个而已!(未完待续)

        ps:恩恩,好啦,第三卷就此完结啦。接下来就是打败坏人,传扬美名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