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四卷 第六章 出阴魂城

第四卷 第六章 出阴魂城

        虽然华珊珊说了价高者得,不许闹事,但这些修士彼此眼神拼杀却是算不上犯规的,这其中王无晏最弱。不过,她也不与那些修士拼眼神,自顾自的按照自己的节奏,不慌不忙的加价。心中暗道:幸好炼魂宗为了某些考虑,不许地下拍卖场有元婴出现。不然,她可顶不住压力了!

        “三千灵石!”

        “三千五百灵石!”

        “五千灵石”

        加价还在继续,王无晏忖度着差不多了,这才抛出了底牌:“五千中阶灵石加一块高阶灵石!”

        此言一出,满室寂静,修士们全都在王无晏与程正咏的身上看来看去,眼中都是不怀好意。只有华珊珊却是十分欣喜,叫到:“五千中阶灵石,一块高阶灵石一次。可还有更高价的?”

        原在竞争的三名修士一时便只剩下了吴孟一个。他咬牙切齿的看着程正咏与王无晏,道:“八千中阶灵石,再加上三名沅琴老祖亲自炼制滋养的傀儡和鼎炉!”这可是沅琴老祖交给他用来拍买的全部资产了。若是全数用了出去,便是买下了净水红莲,回去也免不了一顿狠狠的责罚。想到此处,他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更恨了程正咏与王无晏几分。

        “恩。比前面高阶灵石的出价勉强高了一分。算作一次吧。”华珊珊算了算道。虽然她更希望拍出高阶灵石,但是也要勉强维持一些公正。何况,还有一个沅琴老祖呢。

        王无晏心知净水红莲已在她股掌之中,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坚定的道:“我继续加。四千灵石加两块高阶灵石!”虽然程正咏给她的中阶灵石还有一些,但她还是决定把高阶灵石俱都用出去。因为。此事闹得太大,便是她不用,高阶灵石这种东西,她也绝对留不住,还不如换成中阶的灵石呢!“

        果然不出她所料,吴孟已经无力加价,华珊珊更是连三次报价都不曾。直接击掌道:四千中阶灵石。两块高阶灵石成交。王道友,还请前面来交灵石取红莲。”

        王无晏欢喜的上前,将分好的灵石装在了一只乾坤袋中。交给了华珊珊。华珊珊验看之后点点头,护持着玉盒的男修便将它交给王无晏,王无晏也开了盒子验看,确认无假之后。又与华珊珊说了几句,这才转身朝着程正咏走了过来。

        王无晏与华珊珊交易的时候。程正咏没有继续站在人群中,而是带着柳毅君后退——她还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如何。不料,王无晏走过来与程正咏汇合之时吴猛突然闪身挡在了王无晏的身前。

        王无晏在女修之中身量算来已是十分高的了,但比吴孟还是低了半个头。吴猛突然出现。离得很近,王无晏不得不抬起头来看着他,不避不让的道:“吴道友想怎么样?莫非灵石不够了想抢么?适才华道友可是说过。这拍卖会之内不许抢劫。难道道友要试试炼魂宗的实力么?”

        吴猛却是阴冷一笑:“道友急什么,我不过是请你给那个拍买此物的朋友带个话:最近出城还是小心些!”说着从王无晏的身前让了开来。

        只要不是在这里便打算明抢。王无晏便松了一口气。她也瞪了吴猛一眼,行到了程正咏的面前,将玉匣交给了她。程正咏神识一扫,确认了玉盒之内确是如若灵气堆砌一般晶莹剔透的净水红莲无误之后,便手指一抹,将它收入了乾坤戒中,与王无晏、柳毅君并行离开。

        不待程正咏询问,王无晏便一边走一边将吴孟的话说给了她听。程正咏嗤笑一声道:“他也就是这样放放狠话而已,不必理会。”

        虽是如此说,王无晏却是放不下心来,她一边暗道也不知自己这是操的什么心,一边规劝程正咏:“既然那吴孟如此说,想来等在城外的不仅是他,或者就是他的师父沅琴老祖。我知道道友还有一个朋友在阴魂城中,便是这朋友靠得住,两个金丹后期的修士对上沅琴老祖恐怕也不好看。何况,今日这么多修士看着,想要埋伏你的,恐怕不只是吴孟而已啊!”

        “道友最好还是呆在阴魂城中。虽然城中也不甚安全,但比城外强。然后,赶紧通知家中长辈元婴,前来护持,或者还可保全这净水红莲。”

        说着,她又将《阴阳和合心法》递给程正咏,道:“我所能帮道友的也就只是到此为止了。出了这地下,我与道友也不会再有半点交集!”

        程正咏放好《阴阳和合心法》,失笑道:“王道友,你可不像我一向遇到的那些邪修啊。”

        王无晏翻了个白眼:“我与你遇到的那些邪修能有什么区别?不过是为了将生意好好做下去,少得罪人,将该说的话多说了几句,该做的事情做好罢了!”

        程正咏摇头:“我看这就很好了。想来便是中州的正道修士,能有道友这般操守的恐怕也不多。”

        “你也不必多说,说了我也帮不上你。想来这里很多修士不仅是盯上了你的宝物,恐怕也看中了我的乾坤袋。今日我颇为赚了一些的消息只怕出了这地下就传的满城皆知了,怕是不少修士都想跟我借些灵石花花。我可是马上就会去闭关,便连鼎炉我也已经托了华珊珊找来!”王无晏强调道。

        见王无晏误解了她的意思,程正咏也不解释,出了地下便与她分开。程正咏立刻便传讯给燕一诀,约他汇合,即刻离城。

        燕一诀在来时的城门见到程正咏与柳毅君,问道:“可还顺利?怎么这样急着离开?”

        程正咏道:“路上说吧。难道道友还有什么事情不曾办完?只得请道友先放下了。”

        见程正咏说的如此急切,燕一诀也不犹豫,随手抛了十多块灵石,快步与程正咏、柳毅君一道出城。他道:“其实并没有什么,不过是原打算日暮离城。还约着一笔交易罢了。之外,便是租赁的帐篷不曾归还。”

        程正咏见这些事情放弃了也没什么,更加没有了顾虑。她又将地下拍卖会中发生的事情说了说,道:“此物乃是我一个故友所需,我曾经承诺必要为他找到。今日既然见到了便没有放过的道理!”

        燕一诀也点头:“正是如此,而且这价格比在中州便宜许多。这几日我已查明那魔族最先出现确是在新丰盆地。不若我们直接下悬崖,往熔岩裂缝走。”

        程正咏却是有些犹豫。道:“我带着毅君也是不便。想要先将他送回中州。”

        燕一诀在心中将探听来的沧州地图默了一遍,道:“无妨,我们先往北走。然后转道向东,便可将他送至阿西山脉。”如此程正咏也无异议了。

        但柳毅君却是站在程正咏的飞剑之上抗议起来,道:“师父,我不要回去!”

        不等程正咏说什么。燕一诀却道:“既然被抓便不要再添乱了。老老实实回去中州才是。”

        柳毅君不管燕一诀如何说,只对程正咏道:“师父。我来沧州并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做了充足的准备。首先,我身体之上被阴魂所侵蚀,正好可以装作是阴魂修士。其次,我乾坤袋中颇有几间邪修的法宝。糊弄一二绝对可行。并且,我捉住过不少邪修,对沧州之事也有些了解。寻常不会出差错。此次实是太过巧合罢了。”

        程正咏问道:“如此说来,你对前来沧州之事早早就开始准备了?”见柳毅君连连点头。程正咏道:“即便你是早有准备,不仍是被抓住了么?我与燕道友此前对沧州所知不多,却能平安无事,说到底还是修为。沧州对于正道修士来说还是太过危险了些,此事事了,我便送你回去。”

        柳毅君垂下头不说话,程正咏却是知道他必然还是没有放下打算。便是将他送了回去,难保不会再次跑回来。这一次正好被她碰上了,下次若是再被抓又该如何呢?

        她不由头疼,便问柳毅君道:“你是怎么跟在我后头的,又是怎么被邪修抓了?”

        柳毅君原是不想开口,半晌才道:“师父去贝叶城,我便偷偷跑到了西山,好容易等到了师父,师父却去了诀云宗,我只好自己通过海峡过来沧州,到了沧州便失去了师父的踪迹。但我想着阴魂城是距离中州最近的邪修城市,便打算到这里碰碰运气。”

        燕一诀突然问:“你不是通过阿西山脉的山缝过来阴魂城?”

        柳毅君看他一眼,道:“我是从悬崖直接上来的。那个山缝乃是给筑基及以下弟子走的,到了金丹期,便可直接从悬崖上下。”

        说到自己如何被抓,柳毅君虽然没有什么表情,程正咏却是知道他不好意思了:“就是因为交入城费。我哪里知道沧州这么穷?收的入城费这么少!便给了一块中阶灵石,然后就被盯上了。我在城中四处转,正要找师父,突然就跑出来一队邪修,说我是奸细,追着要抓我。”

        说着,他涩声对程正咏道:“师父,我的灵石都遗落在阴魂城,你给我几百吧。我身上只剩下你赐给我的遮掩面部的法宝了。”

        此时正要下悬崖,程正咏却是猛地一停,问道:“你的剑呢!”

        柳毅君在耳朵里掏了掏,摸出一个竹签大小的剑来,道:“在这。”

        程正咏好似含了一口血,怒道:“这是谁干的!”

        柳毅君撇撇嘴:“我啊。师兄弟里面,只有我对炼器有些兴趣吧。”

        程正咏愤怒的盯了他一眼,心道:竟然敢把本命剑炼制的如此模样,你这臭小子可给我等着,到了地方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想着,她带着怒气,从悬崖上一冲而下,狂风猎猎,吹得柳毅君总是好似要掉下去,又总是在危机关头被程正咏稳住了飞剑。他心道:怎么办,看来师父是真的气的狠了。自他拜师以来,还从来不曾惹得师父这样生气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是有点小得意!

        到了平原之上,看着满目的青青小草,悠闲的牛羊,程正咏的怒气也消减了许多。她问道:“你在炼魂宗修士手中可曾受了什么委屈?”心中却是暗道:快说出来让我消消气。

        柳毅君却是矢口否认:“没有!”心中则是暗搓搓的计划着:那两个特意跑来看他,当面说要如何摄取他元阳的女修,还有那个盘算着要用他的魂魄修炼,用他的身体炼制傀儡的炼魂修士,那个垂涎他的血液的血炼修士,都给他等着,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程正咏却是似笑非笑的道:“真不曾遇到什么?枉我还特意关照,看来那炼魂宗女修办事不利啊!”

        柳毅君听着是程正咏关照,特意让那些修士来吓唬自己,顿时脸都绿了,紧紧抿着嘴唇,偏过了头去。

        一旁的燕一诀却是听着忍俊不禁,道:“已是到了这里,看来我们走的及时,不曾有邪修追来。”

        不想,话音未落,前面却出现了几名金丹邪修,领头的便是吴猛。他道:“各位道友,这位女修在地下拍卖场出手便是数万中阶灵石,身家不凡啊。今日我们劫了他们,我不要别的,只要一只玉匣,献给我师父沅琴老祖,其余的任由众位取用!”

        这段话既是吸引了这些金丹邪修们的贪婪之心,又是以沅琴老祖压人,让他们不敢抢夺他所需要的玉匣,端的是会说话。程正咏击掌道:“沅琴老祖?他交予你八千中阶灵石和三名人偶让你来拍买净水红莲。花了如此大的身家购买塑体之物,恐怕,他已是不行了吧?”

        “胡言乱语!”见同来的金丹修士们神色已是变了,吴孟心中一急。不过,不等他说什么,柳毅君却是突然出声道:“将死的修士而已,师父与他们说什么?还请您与燕道君为我掠阵,看我斩杀这些邪修!”在阴魂城中的一番遭遇早已是将他憋得狠了,此时这些修士送上门来让他练手,他可是一个都不想放过!

        听到他的声音,看着这熟悉的身形,吴猛恍然大悟道:“你就是柳毅!好啊,你不仅卧底漠城,造成我们攻城失败,还敢跑来沧州!看我不杀了你向我师父邀功!”(未完待续)

        ps:昨天郁闷发了好大一通话,今天下班回家看到了书友140708214733931的扇子,是女生么?是女生抱住么么哒!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每天的订阅,就算在我断更许久之后也未曾间断。其实这种事情也是一时气愤,过后就好啦,特别是感受到你的安慰!

        另外,第三卷的74章我一直以为将正确的内容替换过了,没想到一直竟是错的。希望订阅过的朋友回头看看,这里有杨风道君和程正可的黑历史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