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四卷 第九章 阴尸所伤

第四卷 第九章 阴尸所伤

        这两名修士说的兴起,柳毅君虽未出声,却也是一直听在耳中,记在心里,不由突然插话道:“既然世界乃是球体,云州在我们背面,为何却能似我们一般直立行走。抑或不是如此?”

        这却又涉及了引力等等,程正咏抓了一个土块,扔了出去,道:“你可知它为何落地却不是飘在半空中?”

        “因为,它有重量?”柳毅君猜测。

        “重量又是从何而来?”程正咏问。

        “弟子不知。”柳毅君摇头。

        燕一诀突然问道:“莫不是这地下有一种力量在吸引我们?”

        程正咏抚掌大笑,道:“道友果然聪慧!正是因为如此啊!所以,同样是土块,小的土块轻,大的土块重。但若是在同一个高度将大小轻重不同的两个重物抛下,它们必然是在同一时间落地!”

        “所以,因为这种莫名的力量的吸引。那些云州人也可如我们一般站立在地上了。”柳毅君道。

        程正咏点头,感慨道:“世间之事就是如此,我们永远都不能够说我们已经完全了解了这个世界。真理永远都只是一时的,只能用来解释眼前的事情。若有一日,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更多,真理也会被推翻,转而寻找新的真理。”

        这一席话说的柳毅君怔怔的。燕一诀却是反驳道:“还是等道友先证明了自己的理论,再来感慨吧。”

        柳毅君垂着头,低声道:“我却觉得师父必然是对的。若是能够我必也要随着师父环游世界,见证新的真理!”

        程正咏拍了拍柳毅君的肩,对燕一诀道:“我们怎么证实这里就是沧州震动之源呢?难道在这里等上一个月?”

        燕一诀还未答。柳毅君却是道:“师父忘了,沧州震动已是越来越频繁,或者不用一月便可知晓。”

        “好吧,正好趁此,我们也能查看那楼谒尊最近可有来过此地——希望他会留下一些魔气来。”

        程正咏正说着,怀中小火却飞了出来,在这些细细碎碎。数也数不清的空间之间灵活的飞了一圈。对着程正咏翘了翘尾巴。

        程正咏道:“好吧,有了小火,我们也无需亲自探查了。只需在这不稳定的空间之外等着消息就是。”

        见燕一诀与柳毅君有志一同的不信任的看着小火,程正咏解释道:“小火随我在沧州的时候接触过魔气,它必是认得的。”

        等在不稳定的空间之外,程正咏三名修士也不曾闲着。柳毅君还沉浸在程正咏构画的“新的真理”之中。而燕一诀却是说起了之后的打算。他道:“前次我已探明,在沧州西南有一城。不过数百年前建成。但是众位邪修说起那里却是一脸畏惧,可也颇为向往。据说,那里的修士所修的功法十分厉害。看起来大约就是那魔族的据地了。”

        程正咏虽然之后也陆续打听了一些消息,但多数还是忙于柳毅君被俘之事。这却不曾听说。她道:“既然如此,探明了这裂缝,我们便去验证一番。最好能够知道这魔族何时来到东兴界,这些年的动静。也好推测他所图为何。”

        商讨了片刻,小火飞了回来,在程正咏的面前跳着双环舞,将自己所得的消息传递给她。

        程正咏蹙眉道:“这一段还不曾有什么发现。但是,这熔岩裂缝自东向西不知几万里长,难道我们要一一探查?”

        燕一诀道:“既然那魔族之城正在西南,正是熔岩裂缝走向的方向,不若我们就此一路探看过去。

        反正有小火作为劳力,程正咏倒也同意了。

        不料,走到一半,小火突然飞了出来。燕一诀首先便道:“莫不是有所发现?”不等程正咏有所反应,先便飞身走入了不稳定的空间之处。

        燕一诀虽然不曾直面楼谒尊,但身处西山,还是见过有那么一两个修习魔族功法的魔修,对魔气也有些认识,但他一路走到熔岩裂缝前却仍是未曾有所发现。不过,他依然觉得不虚此行。

        原来,这里便是熔岩裂缝反应最激烈之处,熔岩几乎喷了出来。激烈的爆炸声和轰隆声并不是熔岩喷发的声音,而是那些小空间形成的太快,却又太快的夭折了。空间的碎裂便随着悠悠的天火,发出了如此巨大的响声,但在不稳定的空间之外竟是什么都听不到。

        这时候,程正咏也走了进来,她道:“小火说在这里没有发现魔气,却有一些不寻常的发现。”说着她也看到了半空中,无数空间消亡而形成的天火和几点幽幽的冥火。

        “天火乃是极好的炼器之火,许多顶级的法宝,都需要此火才可炼成。甚至传说中的仙器,也必得用上它。不料是在这里发现了。”程正咏一边惊喜道,一边又是叹息:“可惜,我却未曾有所准备,不知道能不能采集到一朵?”

        燕一诀不通炼器之术,不以为然:“若是道友可以在此将之降服,想来必是能够带走的。而且,”他道:“不知装载此火需要何种容器,若我所有也可助道友一臂之力。”

        “哎,”程正咏叹气道:“便是我能够捕捉,也需要非金非石,非土非木之物加以炼制才可盛载。此物倒不算寻不到,我千道宗中便有,奈何不曾带在身上。何况,这时候哪里容我炼制法宝装载天火呢?只得勉力试一试能不能将之降服吧。”说着她坐了下来,不管身边无数空间浮动。

        燕一诀见此,将飞剑掷出不稳定的空间之外,传讯柳毅君告知此事,便开始为程正咏护法。

        此地天火与冥火并存,实在罕见。原本程正咏这个元婴道君收服天火便没有什么自信,如今有与之相斥的冥火在更是困难了数倍。

        燕一诀抱剑立在一旁,偶尔看一眼程正咏。但见她沉坐许久才确定了一朵天火,开始慢慢试探着接触。这朵天火似是十分活泼。也很是好奇,探知程正咏的神识,便好奇的顺着摸了摸,游动了起来。

        程正咏见竟是出乎意料的顺利也是欣喜极了。要知道降服天火,若是稍有闪失,便会损伤到识海。便是她自身的体质就有温养识海的功效,也须得许久才能恢复。

        游了一半那天火才似明白了程正咏要做什么。顿时大怒。灼烧起她的神识来。程正咏脑海中一阵剧痛,但已是进行了一半,怎可放弃?何况。前面半截路程完全只是侥幸,她还未曾出什么力呢!

        程正咏立刻将神识凝成刀剑,直接朝着天火抽了过去。天火生来便知自己天赋,更是大怒。越发揪紧程正咏的神识。不过,程正咏早已趁着天火疼痛失神之时。将不防备之下被天火控制的神识抽了回来。这之后,天火在程正咏的攻击下越发愤怒,可程正咏的神识却比它这出生还未多久的天火狡猾多了,轻易抓不到。便是天火急怒之下燃烧自己。程正咏的神识只要接触到它便会疼痛也无济于事。程正咏作为一个修炼多年的修士,还忍的痛,但天火却不行。最后精疲力尽之下,只得委委屈屈的屈从于她。

        神识之痛。程正咏也算经历过,但是它并不会因为程正咏经历过便稍稍能够忍受一些。她结婴之后灵体无垢,得成灵体的躯体竟是一层一层的冒出汗来,还未滴落便为灼热的空气吸收。及至最后,燕一诀看着程正咏已是身形颤抖,随时都要坚持不下去。

        正在程正咏心满意足将要接受天火的屈从之时,熔岩裂缝中突然爆出一阵阵剧烈的声响,便连两旁的焦黑的土地也剧烈的颤抖起来——它果然是沧州地动的震源。而这时候,不知哪个空间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直接一掌击在程正咏的后背之上。程正咏躯体重伤之时,神魂的控制也是一松,天火原本投向程正咏便是不情不愿,见此还不赶紧逃跑?不过,程正咏怎会任由它逃脱,忍着越来越剧烈的伤痛,全力伸展神识,立刻便将它抓了回来,困在丹田之中。

        她缓缓的张开眼睛,便见燕一诀已是与那突袭之人战在了一起。剑光之下,那名修士却是不闪不避,攻击不断,可燕一诀的剑往往便是击中了他也似是看在金石之上一般,发出清脆的声音。

        程正咏一边极快的出手,截断背后阴气的蔓延,一边喊道:“这是傀儡!”

        燕一诀也早已发现,这看起来与人无异的并不是真人。但他却是真真实实的元婴修为,比之沅琴老祖人偶那空有元婴气势却没有元婴之能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加上他对燕一诀的攻击不闪不避,燕一诀一时之间竟是找不到机会去寻出幕后修士。

        程正咏如今也看了出来。她身上虽然被阴气所侵,但元婴修为还在。她道:“道友拖住这个人偶,我去会会那藏头露尾的小人!”说着提剑而起,愤而展剑,方圆数丈之内,剑光闪闪,竟是没有什么能够躲过她这一剑。很快,程正咏便确定了那背后修士的所在。

        程正咏提着剑,眼中满是怒火。她自成婴以来还不曾被谁在背后偷袭得手,早已是怒容满面,一步一步走过去时,那修士早已躲在了众多傀儡之后,不敢直面她。

        程正咏这才发现,这些傀儡竟然都是修士,做成干尸的修士。

        细数之下,这些阴尸多是金丹修为,不过只有一名元婴。他们生前不知耗费了多少时间和努力才有这样的修为,不曾想到最后竟是都便宜了这连直面对手的勇气都没有的修士。

        程正咏提剑指天,七颗星辰并列于天空之中。一时之间原本还因为空间不稳定而不明朗的天空立刻清晰起来,烈日之下,七颗星辰排做曲折的形状,缓慢的变化。

        见此情形,那背后的修士突然露出一张脸来。他身材矮小,形容猥琐,看起来是那种唯唯诺诺丝毫不起眼的修士,让人想不到他是如何修至元婴的。他道:“你刚刚收服天火,又领悟如此之道,实在是做阴尸的绝佳材料!而我乃是阴尸派最后的传人,集前人之力的最强者。我保证可以完全的保持你生前全部的能力,即便成为阴尸也不损失一丝一毫,将你永远停留在此时此刻。真的不考虑考虑么?”

        程正咏怎会去理他的疯话?或许他确实是在最求阴尸的极致,但程正咏却不想献身于此。她点了点天空,首先便落下了日曜之星,日曜也是阳极,乃克邪祟,那些金丹的阴尸首先便抵不住,行动迟缓,融化出一层油膏来。

        猥琐修士大跳道:“做什么毁我作品?不知道他们都是我的心血吗?这年头元婴难寻,他们都是我最新的成果,实力保存最好的作品!”

        然后,他又对程正咏道:“不过,若是你能归我所有,他们就算不得什么了。你年纪不大,是不是怕做成了干尸不好看?”他诱惑的道:“放心,如今,我已是可以将干尸炼制的如同身前一般,不损容貌。虽然这样就不像干尸了,但我却可为你破例一回!”

        不管他如何说,第二颗星辰又坠落了下来。

        猥琐修士气的更是跳脚,道:“既然你不听话,我就只得强行将你拿下了。师兄,你去吧。”说着那元婴阴尸便攻了上来。

        程正咏一手用夕照玉剑控制半空中的数颗星辰,一边凝气为剑,与那元婴阴尸战作一团。她的心神大多放在了星辰之上,一时之间无法制服那元婴阴尸。但这元婴阴尸似乎手段也不过如此,不知是因为与那猥琐修士出自同门,一样没有多少真本事,还是因为炼制这阴尸之时那猥琐修士手段还不甚高明,未曾保留住它的全部实力。

        见那元婴阴尸久攻不下,而程正咏的星辰却是一颗一颗的落下,那些挡在他身前的金丹阴尸已是越来越少,渐渐消失殆尽,猥琐修士失去了安全感,竟是不管不顾,将与程正咏交手的元婴阴尸召了回来,又抵挡了一次星辰。

        他盯着程正咏看来看去,眼中满是欣赏和惋惜,道:“哎,若是得到了你,说不得我连那些正道修士的雷击都不怕了。可惜可惜!”说着呼哨一声,竟是直接被元婴阴尸抱在怀里,突围而去。

        燕一诀赶了过来问道:“那邪修是不是跑脱了?”

        程正咏点了点天空,将星辰隐去,才道:“不错,他完全蜷缩在那元婴阴尸的怀中,仓促之下,我竟是无力将他留下!”

        知道有人隐身怎么办了吗?放群攻!(未完待续)

        ps:8月7日周六去看婚纱照选片!另求推荐票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5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