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新咏 > 第四卷 第二十章 魔殿重遇

第四卷 第二十章 魔殿重遇

        钟凝宁乘着雷鹰,快如闪电一般将玄毂山脉以东转了一个遍。满目所见,都只是疮痍满地,修士们还可在这样的天灾*中稍有闪避,凡人却是只能听天由命。她亲眼看着地上的裂缝将良田分离,将牲畜吞没,便是凡人一个不小心也会落入其中!

        远处的玄毂山脉逐渐崩塌,凡人甚至是修士都好似失去了信仰一般,丢掉了活下去的信心。地下的裂缝或是深不可测,或是熔岩滚滚,炙烤着大地,良田变作红土;地上的人们哭号奔走,或是跪地朝天磕头。这才是正真的人间地狱。

        当日的小小雷鹰早已长大,一双翅膀张开有数丈长,钟凝宁摸了摸它,打了一个呼哨,雷鹰转头微微倾斜,飞了回去。

        程正咏见她回来点点头,并不曾问。其实又何须问,不过是“分崩离析、生灵涂炭”几字而已。她想了想,对在此的众位修士道:“各位还请传讯回去,若有余力还是将这些凡人救一救。毕竟修士起于凡人,他们都是此界人修的根基所在。”

        有些修士传讯,有些修士不以为然,程正咏只当是尽到了自己的力,只在此等待两圣湾秘境开启,又须警戒邪修与那魔族作乱。

        这一次两圣湾秘境灵气外泄,足足影响了云州各地两月有余,但是却迟迟不得正式开启。程正咏等安然的等了两月,外泄的灵气才渐渐停歇了下来。程正咏、明弘道、燕一诀与施青四名元婴按照钟凝宁的指点,暂时破开了两圣湾秘境的禁制,一行修士也不通过法阵,直接鱼贯而入。

        燕一诀问:“这禁制削弱如此厉害,可还防得住那魔族?”

        程正咏道:“哪里还防得住?我们须得尽快赶在楼谒尊之前而已。”况且。程正咏记得前次秘境禁制完好之时便被楼谒尊偷入进来,搅得两圣湾中震荡不息,足足将他们在魔殿中困了十数年!

        两圣湾中或者有什么抑制魔气的宝物,才能镇守魔殿数万年,却没有多少妖兽能够感染魔气。数百年两圣湾中魔气侵蚀,几乎将两圣湾变作了一个魔气充盈之地,如今竟也净化的差不多了。只是在灵气中稍有夹杂而已。

        程正咏俯首轻抚似是生长年限不长的水藻和躲在水藻中很少见人的小小游鱼。见它们灵气虽是微弱却也清澈,不似被魔气感染的样子,不由欣喜道:“看来魔气并不是全无克制之法。若是能得此物相助,对上那楼谒尊也必可多出几分胜算了!”

        施青却是不屑道:“那物恐怕只能存在于两圣湾中,道友若要带走,怕是不能。”

        不等程正咏问。明弘道便道:“施道友可知那是何物?”

        施青冷冷一瞥:“乃是一只镇清锦兽遗躯,早已与这两圣湾化作一体。”燕一诀点头道:“如此倒是不能取出。否则魔气没了压制。反而会侵蚀整个云州。”

        他不曾见过数百年前那惨烈的一幕,也不曾见过两圣湾是如何被魔气充盈,但只见如今的两圣湾虽是位于海中,但却是海草稀少。游鱼少见,便知是恢复不久。听程正咏说着秘境,他原也心生向往过。中州少有这样的大秘境。便是化神遗府,也是近几百年才出现的。

        明弘道点头。又道:“还有一处须得去看看。”程正咏心中一突,道:“难道是那传送阵处?”想一想也是,那次出去秘境的修士只是十之三四,剩余的修士不是死了,便是被关在了两圣湾中,日日被魔气侵蚀,谁又知今日是何情形。

        想到此处,程正咏便道:“那便让我与简宁前去一探吧,之后再与诸位道友在宫殿处汇合。”

        如此定下,程正咏便御使夕照玉剑,勉强也可与雷鹰速度相当,不多时便到了传送阵处。此时尚且不见阴寒,却是白骨累累。有些尸骨甚至被魔气侵蚀,变作了乌黑。

        程正咏俯身查看,钟凝宁便道:“你们那次却是死了许多人?”程正咏一边翻检尸骨,一边道:“你那次幸而没来。我们生生被困在魔殿中十数年,好容易外面翻搅已停歇,却是魔气渐渐充盈,传送阵被毁,最后只逃出了些许修士而已。”说着突然想到什么,又笑道:“也不一定。若是有你在,可以完全恢复传送阵,说不得还能全数逃脱也不一定。”

        钟凝宁拨动阵盘,并不说话,只是细细看过。雷鹰似是初次进入水中却全无闭塞之感十分惊奇,迈着两只爪子,在尸骨中走来走去。小火此时也从程正咏的衣襟中飞了出来,飞到了雷鹰的身前。雷鹰突的前倾张嘴一啄便将小火啄到了嘴中。

        不等钟凝宁呵斥,雷鹰突地跳了起来,张嘴高亢的叫了几声,似是被小火吓了一大跳。程正咏接过小火,一边训斥它一边心道:看来化神妖修的指点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不再那么没有用,随便谁都能欺负了!“

        程正咏拣点完了尸骨,便道:“果然当日留下的修士中必是有活下来的。甚至这些死去的,也有些是之后被魔气侵染而死的。“

        虽是有修士活下来,但却实在算不得是个好消息。程正咏拍拍手,道:“罢了,我们快去与他们会合吧。”

        明弘道这一行也不顺利,虽是很快便到了宫殿处,之后接连的宫殿群,他们却是毫无办法。所有这些魔族宫殿,第一座乃是多少年接连不断的攻击禁制才将之开启,而第二座也是前次因为那魔族的缘故才得以进入。这一次也正是因为听闻了简宁阵法颇高,这才决意一试。如今简宁不在,他们不是幻修、剑修就是丹修、术修,阵法便是懂些也是有限的很。

        明弘道取出双镜,照出第三座宫殿的禁制似乎已有松动,禁制薄弱之处虽然可以知晓,但仍是无能为力。郑月梓手中执一把红色拂尘。也上前看了看。可惜她虽有灵器在身,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不多时,程正咏与钟凝宁便到了。钟凝宁看到那宫殿竟是谁也不曾看在眼中,拨弄着阵盘便上前查看起来。许久,她才道:“此乃古阵,不是今时阵法可以忖度。”她眼睛扫过程正咏。道:“程道友以星辰之力攻击此处。另外请一前辈攻击另一处,此禁制可破!”

        明弘道正要按她所说站到指点的位置,她却道:“须得一位以攻击见长的道君才可。”明弘道脸色一沉。退了回来,眼看着燕一诀走到那处,与程正咏合力一击。禁制发出刺耳的轰隆声,殿门应声而开。

        程正咏便道:“弘道你擅长幻术。殿中诸处皆逃不过你所见,便带着几位金丹真人搜寻此处大殿。我与简宁、燕道友、施道友去前面破禁。”

        之后数座大殿大多如此。钟凝宁通晓古阵,程正咏聚星辰之力,燕一诀剑法气势一往无前,而施青颇善弓箭。有化兽之法。几名修士互相配合,未及多久便到了最后正中的那座大殿。

        此时,明弘道也将那些金丹修士甩在身后探索魔殿。自己赶了上来道:“这些大殿中大多都有一两样魔器,即便被我收入双镜之中一时没有销毁之法也是无用。况且。这座主殿,到底如何我们也无法推断!”

        程正咏也道:“之前数座大殿确实太过顺利。固然简宁阵法出众,但那魔族丝毫未曾阻拦却叫人不得不起疑。若是楼谒尊有何布置,也必在这座主殿之中!”

        不过这殿还是要开的。钟凝宁不理他们说什么直接拨动阵盘,四下转了一圈,才道:“这禁制才被动过,若要开启也方便。程道友一剑即可!”

        四名元婴道君面面相觑,程正咏挥出一剑,殿门立刻敞开,殿上宝座中果然坐着那楼谒尊。他一手撑着头,一手举着一只黑玉雕琢而成酒器,缓缓啜了一口才道:“你们可真慢啊。此情此景与数百年前那次可不是一模一样?”

        说着,他歪斜着的躯体正了过来,撑着头的那只手一挥,道:“看看,连人物都差不离了。”明明殿中两旁立着两排黑衣修士,殿外也只是程正咏四名道君。但想来其余修士,他也不会放在眼中吧。

        程正咏昂头迎上楼谒尊,道:“与城主分别不久,竟已是更近了一步,叫我好生羡慕!”或许是这两圣湾的缘故,楼谒尊元婴后期修为已是愈加圆润,距离化神恐怕也已不远!程正咏心中忧虑,唯有可以安慰的是化神比之结婴更难数倍,数万年都不一定能有一个,更何况是魔族!

        楼谒尊长笑道:“程小友这时候投奔我还来得及!若是过了今日,你等便好生做我铺路之石吧!”

        明弘道却是道:“明日?不论你做什么,我们必不会让你得逞!”

        “这位小友却是许久不见,果然也算不俗。”说着他又啜了一口酒液,道:“你们四名元婴都还不错,还有这位小友,虽不是元婴,但精通古阵实在难得。不过也不急。今日先从附殿中的几个开始。明日,我必以你们为祭,重开天门!”说着衣袖一挥,程正咏等修士竟是不受控制的被拖入了大殿之中,殿门轰然关闭!

        一同探寻大殿的三名金丹修士似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谷冰抬起头侧耳倾听了半晌什么都没有听到。不过,她仍是道:“程道君与燕道君他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徐凡低头查看并不说话,同为女修的曲方晴只好道:“他们都是元婴道君,便是有什么我们也帮不上忙,还是先把手中的事情做好才是。”

        谷冰撇嘴不言。徐凡是被程正咏带来的,曲方晴是主动求往,只有她乃是因为在宗门中不受重视,才被委派此事,心中自然不平。

        可她也知曲方晴说的颇有道理,也埋头四处搜寻起来。这魔殿中处处掩藏魔气,一个不小心便容易着道,即便伤不到她这金丹修士也颇为麻烦。

        这或许曾经是什么大修士的宝殿,在这里探查用神识都没有什么用处,只得一寸寸细细摸索过去,谷冰正觉得似是找到了什么,手指尖突然一痛,痛的她这个金丹修士都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她连忙挤了指上的血,便见一滴乌黑的血滴顺着手指滑下,即将滴落在地。徐凡却是极快的到了她的身边,举着一只玉瓶一捞,便将那滴血封入了玉瓶中。曲方晴看过谷冰的手指,最后道:“好厉害的魔气。”说着拿出一只玉杵,轻点几下,凉丝丝的灵气顺着伤口渗入指中,痛楚立刻缓解了许多。

        谷冰对着曲方晴点点头,道:“这魔气似乎不同寻常,若不是道友,我还不知如何做呢。”

        曲方晴笑笑而已。几名修士继续寻找,只是更加小心了几分。可是,不知不觉间谷冰渐渐觉得头晕眼花,神思不属,渐渐陷入了沉眠之中。但她寻找的动作却未曾停止,其余两名修士也好似并未曾觉察。

        这时候,郑月梓却是从背后转了出来,手中用细布托着一只塑像,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谷冰咧着嘴无声的笑了笑,跟着这些修士的身后凑了过来。正在这些修士打量那魔气浓郁的塑像之时,郑月梓却是拂尘一点,扫向谷冰。

        曲方晴舒然一惊,道:“郑道友,你做什么?”

        郑月梓一边攻击,一边道:“你们看不出来么,这位古道友已是被魔族控制了!”

        曲方晴还要辩驳,徐凡却是偷偷用了玉瓶一试,立刻色变道:“果然如此!我们与她同处一室竟是未曾发觉。”说着手中举了一只大锤,与郑月梓共同协作攻击。

        曲方晴只见原来看着还是寻常法修的攻击手段,在徐凡叫破之后竟是一变,术法手段更甚以往,不仅仅是更为凌厉,更是掩藏着森森魔气。

        曲方晴脸色也是变了,赶紧取出药臼与药杵,又有药粉洒出,那魔气便无法侵入,更是沾染不到剩余三名修士身上。

        她道:“谷道友必是被魔气侵入手指这才被控制住,诸位小心!”(未完待续)

        ps:今天七夕~祝愿所有的情侣早成眷侣,所有的单身喵喵汪汪,早日找到另一半!

        今天我去拿了结婚证啦~从此就是有归属的女女啦~

        另外通知,本人今日开了新文,进入了审核。之后会主要更新新文,但是本文也计划10月前完结~对古言有兴趣的朋友欢迎来看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899/177426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