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08章 猎人

第008章 猎人

        听见这句不自量力的话的时候,说实话库洛洛是有些惊讶的,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但联想到这家伙之前还说过要成为神什么的,库洛洛突然又觉得可以接受了。反正只是个还没从睡前幻想中醒过来的小少爷而已,会继续抱有着‘离开流星街’这样天真的想法再正常不过了。

        库洛洛并没有阻止安提诺米的离开,因为在他看来这家伙是完全不具备自我生存能力的,就像家养惯了的小猫一样,再怎么闹别扭最终也会因为肚子饿了而乖乖回来。

        要么是在流星街撞得满脸血认清现实之后灰溜溜地跑回来,要么是继续抱着这样可笑的幻想死在了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所以库洛洛只需要继续等待就可以了,等着对方自己回来,或者是等到对方死亡的消息。

        好不容易找到的稀有品就这么死掉了固然有些可惜,但个性太强太不听话了的宠物,不让它自己吃点苦头也不行呢。

        那样干净的人,注定是无法适应流星街规则的。只要他还没有死在流星街里,总归是会回来的。‘别扭小猫的离家出走寻找存在感’,这便是库洛洛对本次安提诺米离开的总结。

        于是,安提诺米离开了。不带走任何的东西,连组装到一半空有其表的收音机也落在了桌子上,就这样离开了,留下了认为他还会因碰壁而自己回来的库洛洛离开了。

        可惜,库洛洛的判断出错了。

        安提诺米是真的,并且有能力将这一想法变为现实的,准备离开流星街。

        来到流星街乃至于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一场意外,他迟早会离开这里再次踏上旅程,唯一可能会发生变化的,只有他在这里驻足停留的时间长短而已。

        说实话,安提诺米对号称容纳了一切被抛弃之物的流星街也是有几分好奇的,不然也不会留在库洛洛那里当个教书先生了。不过侠客的出现却让安提诺米对流星街失去了兴趣,原因无他,实在是这个连小孩子都知道情|色交易的流星街,实在太过肮脏了。

        安提诺米并不是那种缺乏常识的天然呆,相反他还非常熟悉人类秩序社会光辉表面下的阴暗面,只是因为还抱有着一份美好的幻想,所以才期待着强盗主义盛行的流星街会给他不一样的认知。

        但是很显然,现实让他失望了。

        流星街就是流星街,弱肉强食暴力流血横行,强者可以得到一切而弱者被剥夺被压榨的地方。在这里你甚至可以堂而皇之地将罪恶展示出来,因为没有人会在用道德的枷锁用法律的秩序来责备你,他们只会因为你的力量弱小而肆意欺凌,因你的力量强大而臣服颤抖。

        这里就是流星街,力量主义者与暴徒的天堂,所有黑暗都可以盛行无阻的地方。

        即使是再怎么宣称着平等博爱,名为神的存在依然会对美好事物施以更多的偏爱。正如同耶和华将圣洁的天使留在了天堂,却而让同为自己造物的恶魔落入了地狱一样,安提诺米也偏爱着善良美德与正能量远远多过于人性的丑恶面。

        他可以接受库洛洛的抢夺行为,因为这点强盗行径并不会掩盖掉其身上的其他闪光点,他也可以容忍流星街里罪恶的存在,因为没有罪恶就衬托不出善良的可贵。

        但那也是,流星街里还能有能让他发现的善良才行。

        不过一个八岁大的小孩,看见库洛洛收留他的第一猜想竟然是出卖*换来庇护的情|色交易,简直就像助人为乐和无偿援助的概念完全不存在了一样……

        好吧,用库洛洛的形象联系上以上这两个词大概只会产生惊悚的感觉,不过侠客的表现真的是让安提诺米非常失望。都说小孩是最纯白最容易有样学样的生物了,会让侠客变成这个样子的流星街,究竟会是多黑的染缸呢?

        安提诺米不得而知,也根本不想去深入了解。

        稍稍走远了一段距离之后,安提诺米便抬起了戴着手表的右腕,对藏在表盘下面的鹌鹑蛋说道:“洛基,查到这个世界的相关信息和离开方法了吗?”

        一分钟过去了,一阵冷风吹过,手表仍然没有任何反应。

        我就知道这坑爹玩意指望不上。安提诺米叹息了一声,将身上过大的T恤裹得更紧了一点。他对流星街的认识依然停留在这里很黑暗的一知半解上,甚至连应该往哪里走都不知道,不过这些都没关系,只要继续走下去肯定是会遇到人的,只要能见到人,他就有办法。

        虽然是个他不怎么爱用的办法。

        “哟,小子,这表挺漂亮的啊。”大概是刚才安提诺米抬起手腕的炫富动作成功拉到了仇恨,一只五大三粗的野生炮灰刷新了出来,看清了安提诺米的长相之后更是露出了色眯眯的标准炮灰脸,“嘿嘿,你长得也挺漂亮的嘛,今天老子运气还不错啊……”

        野生炮灰靠近以后,身上那股因为常年不洗澡而产生的馊臭味便熏得安提诺米皱起了眉头。嗅觉不爽了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心情,所以安提诺米在问话的时候也是冷冷的不悦样子,“离开流星街的办法,你知道吗?”

        野生炮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凑得更近了一点轻浮地说道:“小美人,想什么离开流星街呢,还是来跟大爷好好爽爽,包你快活得哪也不想去了~”

        “不知道么,那你可以滚了。”

        安提诺米毫不把他放在眼里转身就走的行为先是让野生炮灰愣了一下,随即又被激怒得火冒三丈,大手往安提诺米的衣领方向伸了过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特么的敢喊老子滚,小子你是活腻歪了是吧……”

        就在他的手指即将触碰到衣领的刹那,安提诺米转过了身来,用相较而言小了很多的白嫩手掌抵在野生炮灰的手上,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说过了,你可以滚了。”

        与安提诺米手掌相接触的成人手指,以令人惊异的速度融化成了浅褐色的软糖状粘液,并且还迅速顺着手掌手腕的方向往上蔓延。在野生炮灰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他的整个右手臂都已经变成了黏糊糊的软糖,一会变成锤子形状一会变成剪刀的,吓得他腿都瞬间软了。

        像这样表现得越是凶恶的炮灰骨子里就越是欺软怕硬,见状不对以后立刻哭丧着脸哆哆嗦嗦地开始求饶了。安提诺米没理会这软骨头的哀嚎,只是又问了一次:“离开流星街的方法,你知道吗?”

        在安提诺米问话的时候,野生炮灰身体的软糖化并没有停止,反而是已经越过肩膀开始向脖子蔓延了。膝盖软的跪在地上快吓哭了的野生炮灰面如白纸,如同倒豆子一样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说出来,“长老会!管理流星街的长老会知道怎么离开……啊啊啊求你了快停下来!!”

        在软糖化已经侵蚀到他脸上了的时候,提供了重要情报的野生炮灰菌终于不负众望地吓晕了过去。在对方历史任务使命已经完成了的现在,安提诺米也不想继续吓他了,手指动了动之后地上的那摊软糖又变回了人形。

        “管理流星街的长老会……吗。”安提诺米默念出了这个新名词,然后又懊恼的发现,自己连长老会在哪里都不知道。

        “还得再找别的人问问么……真是麻烦。”

        感受着从野生炮灰身上传递过来的恐惧以及混入其中的冰凉信仰,安提诺米又叹了一口气。靠装神弄鬼吓唬人来收集信仰,没想到他也会有这么掉份的一天啊,要不是捉襟见肘的神力实在是连造个武器都为难了,他又何必要干出这样失格调的事情。

        不止是妖怪喜欢人类的畏惧,惊恐与敬畏同样也能为神明提供信仰,事实上作祟神和灾祸神最喜欢的也正是此类的信仰,故而才会降下各式的天灾*引起人类对触犯神怒的恐慌。无论信仰来源是虔诚供奉还是恐惧担忧,最终都会变成神力聚集在神明的身上,使其变得更强大。

        只不过,不习惯这种信仰方式的神在吸收恐惧信仰的时候,总会有种冰冰凉凉滑滑腻腻的不舒服感,渗进身体的凉气会给带他相当糟糕的感觉……

        所以,安提诺米很不爱用这种收集信仰的方式,虽然这的确是最方便最简单的办法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4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