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41章 进击的巨人

第041章 进击的巨人

        因为艾伦突然出事了的缘故,安提诺米不得不放下手中进行的调查,赶到召开特别军事会议的罗萨境内。而现在艾伦既然已经安全度过了这个难关,他自然也要回到王都继续之前的调查了。

        就在他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位意料之外的来访者,让他不得不暂时停了下来。

        “……如果你是想让我带你去见艾伦的话,很抱歉,我跟调查兵团的老大不熟。”在黑发的冷静少女尚未开口之前,安提诺米便已经如是拒绝道。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与他之间除了艾伦这个联系点以外基本毫无关联的三笠,今天竟然不是因为想让他帮忙搭线跟艾伦见面而来的。

        ……嘛,虽然说到底还是跟艾伦有关系就是了。

        “什么,你说有人想杀死艾伦?而且为此尝试了许多次未遂?不等等,三笠,我知道艾伦最近的遭遇让你很担心,但你也不应该过度敏感了。要知道,艾伦会变成巨人只是意外,既不是为人所希望的,也不是人力所能导致的,这只是意外。”

        安提诺米看三笠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溺爱孩子过分了的恐怖老妈一样,明明白白地写着不赞同,“三笠,你要知道,艾伦他也是个独立的男孩子,不是需要你精心呵护的蹒跚幼儿。人的成长必将伴随着艰难困苦,经历坎坷曲折并迎难而上也是成长所需要的一部分……”

        话说到一半,安提诺米突然自己顿住了——这话怎么越说越不对劲了呢,这一股子严父慈母争论孩子教育问题的即视感到底是要闹哪样!

        “不,不明白的人是你才对,安提诺米。”已经提前成熟起来了的少女摇着头,说道,“请你阻止艾伦参与本次的墙外调查,否则他又将遭受危及生命的危险!”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伦的生命正在受着威胁,一定是这样的,否则他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入致命威胁,光用磨砺或者运气来解释实在是太牵强了。一定是有人……不,或许根本就不是人,某种倾向,某个意志试图夺去艾伦的生命。”

        三笠意义不明的话让安提诺米皱起了眉头,在三笠极力描述着那一模糊概念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也有着一抹闪光划过。为了将那刹那间的灵感捕捉下来,他试探性的询问道:“你的意思……对艾伦有危险的不是实际存在的人或者巨人,而是更加空泛、更加飘渺的东西?”

        “我知道这样的话说起来很容易被人当成痴人说梦,但我现在真的找不到其他可以求助的人了,安提诺米。”三笠抿了抿下唇,黑瞳中跳跃着焦灼的色彩,“我跟爱尔敏也说过类似的话,但他始终不肯相信,认为是我对艾伦太在乎了产生的错觉……不,不是这样!我能感觉的到,这一切都不是偶然!”

        “你先冷静一下,热血上涌对于理清思维百害而无一利。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仔细想清楚之后说出来,我会认真聆听之后再作出是否相信的判断,所以不需要为此产生忧虑,如果你没办法将你心中的不安描述清楚的话,我也无法帮到你。”

        在安提诺米的安抚下,三笠眼中闪烁的火光渐渐熄灭了下来,再度恢复成了平时冷静的样子,“你说得对,让我冷静下组织语言,然后再全部告诉你。”

        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三笠像是捋清了思路一般,从他们还是训练生的时候开始说道:“艾伦最开始遇到的危险,就是他突然被莱昂袭击的那次。虽然事情发生之后你很快也赶了过来,但不在现场的你大概无法想象吧?当时我看见艾伦胸口插进了小刀血流出来把衣服全部染成鲜红的时候,那种浑身冰凉的恐惧……”

        很显然,那时候艾伦的情况必然危急到了极点,否则三笠也不会是现在这样光回想起来就脸色发白的样子。安提诺米担心她会受到情绪过多影响,但三笠却止住了回忆的话题,“谢谢,不用担心我,过去的事情不会吓到我。”

        顿了顿之后,她继续说道:“事情就此结束了?不,远远不会。艾伦伤势恢复之后,我们104期训练生的毕业考核也开始了。就在考核当天,艾伦利用立体机动装置穿梭在建筑之间砍下巨人模型后颈肉的时候……立体机动装置失灵了。”

        “当时,艾伦正处于身在半空的移动状态,左侧的立体机动装置失去作用,这意味着他吊在绳子上直直向着钟塔撞了过去!以他当时移动的速度,与钟塔尖锐棱角相撞机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所幸的是,在我们都脑子空白的时候艾伦没有被吓倒,他用右边还能使用的立体机动装置向着放置在钟塔旁边的巨人模型射出了倒钩并收缩,并且即使抽刀切断与左侧装置相连的绳索,这才避免了被向着不同方向的两股引力撕成两半的命运。”

        “即使是这样,艾伦也没能完好地回来。半边完好的立体机动装置无法保持平衡,他避免了撞上钟塔,却撞上了巨人模型。小腿挫伤性骨折,我们都以为他会无缘接下来的考核了,但令人惊异的是,第二天他的伤势竟然恢复了大半,除了还有些红肿以外完全没有影响到行动。”

        三笠回忆着考核时发生的时候,叹气道:“那时候我还觉得是庸医误诊看错了伤势,现在想起来,那时候艾伦身体已经有点不对劲了——正常人就算只是撞伤淤血,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恢复大半啊。”

        “然后……你也知道,罗萨之壁被超大型巨人突破,大量巨人涌入托洛斯特区,我们训练生也随着驻屯兵团一起与巨人作战。艾伦他……他在我的面前,被巨人吃进了肚子里。”

        “当然,艾伦并没有死。他奇迹般的变成了另一个巨人,从吃掉他的巨人肚子里面逃了出来。但随后发生的事情你能想象得到吗?艾伦所变成的巨人,却像是最诱人的佳肴一般,将整个托洛斯特区的巨人都吸引了过去!”

        “是的,所有的巨人!那些没脑子的家伙甚至连近在咫尺的人类都不知道抓,一个劲儿地往艾伦那边跑过去,抓住一切机会疯狂地用嘴咬上艾伦的身体……”

        “歼灭二十余巨人之后,力竭变回原形。报告书是这么写的对吧?但实际上,这二十多只巨人是艾伦在被吃赶紧之前拼命挣脱杀死的!但他根本抵抗不了源源不断扑过来的巨人,最终被分割干净吃的连骨头都没剩下……”

        “幸运的是,在力竭之后艾伦从巨人身体里掉落了出来,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副美味残骸身上的巨人们没有理会他,我才能有机会将艾伦从巨人堆里救回来。”

        “之后是艾伦变身巨人发挥了巨大作用的托洛斯特夺回战,与之前同样,所有巨人在变身后的艾伦出现之后全部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疯了似的冲过来,驻屯兵团付出了近乎精锐尽灭的沉痛代价才成功守住了他,让艾伦能够有机会去堵住罗萨之壁的缺口。”

        “再后来的事情,也不需要我多说了吧?艾伦是拯救了人类的英雄,但是他却受到了最严苛最残酷的对待。差一点,只差一点点艾伦就会被宪兵团杀死。人们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巨人一样——但讽刺的是,巨人却把艾伦当成了比人类更有诱|惑力的美味。”

        “人类拿他当异类,巨人拿他当美味,既不属于人类也不属于巨人,既被人类所排斥又被巨人所垂涎,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三笠咬紧了牙关,“就像是被这个世界所憎恶,被这个世界所拒绝着一样!!威胁着艾伦的不是具体的某个人,而是整个环境!”

        “……”

        虽然三笠说过会冷静下来慢慢说,但说到最后显然还是情绪再度激昂了起来。安提诺米并没有在对方刚结束话题喘着粗气,明显情绪还没的时候插嘴,而是等到三笠自己平静下来以后才说道:“这就是你来找我的原因吗?”

        “是的,我现在感到非常的无助,艾伦正遭受着危险,但我却对此毫无办法。”三笠犹豫了下,“也许我的比喻不恰当,但请你听完以后不要生气——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神的话,那么祂一定对艾伦充满了恶意,随时准备夺去他的生命。”

        安提诺米皱起了眉头,“……三笠,如果却有人、或者有某个组织试图谋害艾伦,那我会尽全力去阻止。但如果你所谓的威胁是由偶然性意外堆砌成的‘死神’,那么我也对此无能为力——没有人可以阻止意外的发生。”

        “到现在你还认为艾伦所遇到的危险都只是偶然性的意外?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意外发生!”三笠脸上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为什么你不相信呢?某个近似于神的意志对艾伦充满了恶意,在其影响下这个世界也变得不友善了起来,除此以外根本别无解释!!”

        “……不,你理解错了。我相信。我相信神的存在,也正是因此,我才无法认同你的想法。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与莫名其妙的恨,即使存在着凌驾于规则之上能影响世界的意志,也不会突然憎恨起了艾伦要置他于死地。三笠,这不是艾伦的命运,他不是为了承受恶意与憎恶的诞生的悲剧载体。”

        三笠沉默了会,说道:“安提诺米,我不知道你的眼中能看到些什么常人所看不见的东西,有时候我总会像现在这样觉得面前的你是那么遥远……但是,我相信你不愿看见艾伦丧生,所以我请求你的帮助。想想吧,在墙壁之内都能接连发生这么多的意外,若是艾伦参与墙外调查,在到处都是巨人的墙外世界,又会有多少我们无力阻止的‘意外’发生?”

        安提诺米也随之沉默了下来,三笠描述中接二连三的意外确实显得无比蹊跷,在短时间内凑齐这么多起可能会导致艾伦丧生的偶然*件,单以概率来讲已经可以称之为是微小概率下诞生的奇迹……但是,这真是刻意为之的事情吗?

        能将偶然性概率玩弄到这一步的,必然是无比强大的神祗。但矛盾的是,这个世界是没有神的——也许有一个拥有强大力量与不朽生命的家伙可以做到,不过安提诺米并不觉得那个一直旁观着物种发展、见证了人类诞生又对人类濒临灭亡都无动于衷的家伙,会把时间花费在制造意外杀死一个某个人这种事情上。

        这简直就和守候整个大图书馆的管理者,会突然毫无目的地翻找出某本书,然后专门涂抹掉其中某一页上的某个字一样,是安提诺米站在图书馆管理者角度上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

        “你……让我再考虑考虑。”

        送走了三笠之后,安提诺米也陷入了犹豫。的确,他也有着与三笠相似的预感,总有种艾伦在被什么针对着的不安。他的预感甚至比三笠来得更早,早在从莱昂像精神分裂了似的大喊着‘艾伦是巨人’的时候就已经扎根在了心里。

        而且在艾伦所遭受的威胁上,安提诺米还掌握着一件连三笠都不知道的事情——墙教供奉百年的圣物,自发对艾伦产生了强烈的攻击意念。

        别人也许分不清其中的区别,安提诺米却心知肚明这件事情的异常。能引起圣物攻击欲|望的应该只有意识浑噩的巨人,圣物对像艾伦这样具有人类意识的变身者理应不感冒才对。

        更何况,圣物险些脱手而出朝着艾伦攻击过去的时候,他还保持着彻彻底底的人身,与其他人类并无太大的差异……只对巨人产生杀戮欲|望的武器,会突然想杀死艾伦不是很可疑吗?

        即使产生了同样的不安,但安提诺米的处理方式却与三笠不同。他兵没有放任猜疑继续生长蔓延下去,而是选择了不断自我否决着这一预感。因为他非常清楚,这个世界没有神,理论上没有人能够制造这些‘意外’……

        一方面是来自情感的质疑,另一方面则是来自理智的否决,以人类立场得出的结论与神明立场所得出的结论背道而驰,正如同他为自己所选择的‘安提诺米’这个名字一样,将背反矛盾的二律糅杂在了即是人也是神的特殊个体之中。

        当自相矛盾的主张谁也无法说服谁的时候,各自退让一步妥协便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了。安提诺米虽然也隐约觉得让艾伦参与此次墙外调查可能会遭遇意料之外的危险,但他无法想三笠所希望的那样,单单因为一个毫无征兆无法证明的预感阻止艾伦参与调查,夺走他唯一一次能证明自己得到人类认同的机会。

        安静的一个人思考一会之后,安提诺米披上斗篷,在微凉的夜晚前去拜访了尚未回到王都的达里斯·萨克雷。

        达里斯对他的到来非常惊讶,将他迎入屋内之后很快便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安提诺米当然不会说出他是因为不放心艾伦安全而来的这种话,只是道:“因为某些意外,我决定将收回玛利亚之壁的时间提前。”

        “……至于你的邀约,很抱歉得往后推移一段时间了。”安提诺米望向窗外,视线传过高大威严的罗萨之壁,仿佛正在看着千里之外沦入巨人包围中的玛利亚之壁一样,“等我归来的时候,也许小酌酒席会变成庆祝玛利亚新生的盛大欢宴呢。”

        达里斯静静地看着他,过了很久之后才摘下眼镜笑着说道:“看来你已经下定决心了呢,那我也无需多言,唯有祝你一切顺利了。手续文件我明天会尽快安排,放手去做你想做的吧,我相信受到庇佑的人类命运不会在此断绝,就像百年前一样,必定会迎来胜利的曙光。”

        安提诺米点了点头,正欲离开之时却被达里斯出声叫住了。他回过头,看见那个站在了人类社会权利金字塔最顶端的威严老人露出了孩童般的困惑表情,近乎于请教的向他询问道:“为什么,你也会有困扰犹豫这样的情绪产生呢?”

        安提诺米讶然看着看着对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是好。在他沉默的期间,达里斯接着问道:“你的眼中能映照出此世的一切,你明明可以得到想要的所有答案……为什么,还会有担忧与困惑?”

        “……能够看见,与是否愿意去看见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对人类来说,感情这种羁绊很多时候都是极为脆弱的,一旦触碰到了某些关键点,就没办法做朋友了。”

        安提诺米垂下眼睑,细长的睫毛遮挡住了眼中的光彩,“萨克雷,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一样能够将公与私理清区分开的。对他们来说,可以和老成冷静有点执拗的人类少年做朋友,但是跟能够窥探所有*与秘密全知全能的神明却不行了——真正能做到问心无愧的人,又有几个呢。如果人人皆是如此清正廉直,你这个总统也不会当得如此辛苦了。”

        “萨克雷,我知道,在你眼中的我大多数时候都只是奥丁。但是,被称作安提诺米的我也不是伪装、不是面具。在作为人类的时候,难免会有些小任性,我曾经失去过一次朋友,不想在同一个世界里因为同样的理由再一次失去朋友了,所以人类无法探究清楚的隐秘,就让它继续被掩埋下去吧。”

        在安提诺米转身离开,即将踏出大门的时候,达里斯在他背后说道:“我依然不明白,既然你不希望因为奥丁的那一面为人所知而失去友谊,为什么又决定要提前收回玛利亚之壁呢?这只会让真实冲击你们友谊的那一刻到来的更早罢了。”

        “……是啊,也许在收回玛利亚之壁以后,短暂的友谊又要破裂了。”安提诺米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达里斯自言自语道,“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在艾伦还拿我当成正常朋友的时候,我作为朋友能帮他的,这就只有这点了。”

        “……”

        达里斯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目送着蓝发少年披上斗篷沐浴在清冷月光中离去,半晌之后,方才叹息道:“其实,最早开始心生隔阂的不一定是人类,也有可能是对此不抱期望了的奥丁你自己啊。”

        ******

        前五十六次的墙外调查,皆是以一无所获的败北而收场,长年累月的压力堆积之下调查兵团急需一次胜利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意义。再者,本次的墙外调查同时还涉及到了艾伦以后的处置去向,对于调查兵团来说是只许胜利不许失败的背水之战。

        就在调查兵团的精锐们都整装待发、刚入团的新兵们也在老手指引下学习着墙外调查经验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来客吸引到了调查兵团所有士兵的目光。

        正在与巨人研究员韩吉谈论着什么的艾伦看到来者,不可置信地揉揉眼睛之后惊讶道:“诺米,你……你到这来干什么?还有你这身装扮……”

        “装扮?有什么问题吗?”安提诺米审视了下自己身上便于行动的戎装、以及被牵在手上的神骏棕马,微笑道,“我没发现任何问题。”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4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