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43章 进击的巨人

第043章 进击的巨人

        虽说连很多流星街居民对流星街的印象都还停留在漫山遍野的垃圾堆上,但事实上干净整洁的地方流星街也是有的。

        在大多数人都无缘所有现代科技,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流星街里,很少有人能真正意识到流星街究竟有多大——与拉比共和国国土等同的面积,超过八百万的黑户口,将这里看成是个与世隔绝的小国也不为过了。

        在如此庞大的土地面积之上,号称没有法律规则的流星街其实也存在着管理者与既得利益者,那就是住在流星街的最中心、享受着干净街道与新鲜食物的长老会。

        如果有人能制作出流星街地图的话,那他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是如同完整的规划好了一样,以长老议会所在的中心地带为圆心环环向外扩散,越是靠近中心地带的内环地区环境就越好,而位于最中心的长老议会直辖地区更是有着不输给外界的繁华。

        这是以外层流星街居民们的牺牲为代价所换来的,掠夺者的繁华。

        库洛洛曾经说过流星街的人都是被外界所排斥所放逐到这里来的,流星街就是容纳了他们这些垃圾的地方。但安提诺米更倾向于认为流星街是个监狱,专门用来困住这些无法无天的暴徒,免得他们出去捣乱。

        长老会,正是担任了监狱里面的监狱长角色,一方面与外界联系着把不受欢迎的人送进流星街来,一边压榨着底层流星街人来满足自己的享受。

        不过与勉勉强强完成了监视义务的监狱长相比,既跟外界虚与委蛇又拉拢着流星街内部强者的议会长老们,显然野心要大得多了。

        长老议会在享受着特权的同时,也担心着会被愤恨的流星街人所推翻,于是便许以重利拉拢了流星街里的强者。拥有着越强的实力,便可以居住在越发干净整洁的环境里,如果有着令长老会动容的能力,他们甚至愿意笑脸相迎,将手中的特权分享给你。

        正如同,现在能够与长老们同坐在一张圆桌上谈笑风生的安提诺米一样。

        身体年龄到现在为止都还停留在七岁一动不动的他当然不值得畏惧,但是跟在他身边那个全身都被冷光金属盔甲所覆盖了的骑士,却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了流星街的传说。

        能够轻松抗下三名念能力者的攻击毫无损伤,并且一剑将以身体硬度而闻名的强化系念能力者砍了个半死。具有着强悍的战斗力却感觉不到任何念能力发动的痕迹,甚至让人连生命活动与呼吸气流都察觉不到,这样一个连是不是活着能不能杀死都不知道的怪物,自然会成为人人畏惧的存在了。

        对‘传言’嗤之以鼻不相信的人也有,但找上门来无一例外都被打成了猪头。强化系的拳头打在他身上不痛不痒,操作系的念能力完全不起作用,放出系的攻击放出去便如同泥牛入海,甚至连具现化系变出来的武器也没办法在盔甲上留下一丝的划痕……

        打不死,挡不住,行动速度还快得跟开了变速齿轮一样的怪物,顿时成为了让念能力者们头大如斗的心结。当他带着蓝发的男孩从流星街的最外层打到内环地区了的时候,甚至连长老会也为之惊动了。

        更令人惊异的是,这个横空出世打的念能力者们满地找牙的骑士,即使是在议会长老们面前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是侧开身子让出了身后的年幼|男孩。

        这个将沉默贯彻到底的举动,毫无疑问让被传言勾起了好奇心想从声音分辨出他到底是男是女年龄多大的人们悲愤异常,却又摄于其靠一路打下来的赫赫威名而不敢有丝毫怨言,心中憋屈简直不提了。

        全身都覆盖着盔甲从没说过话的骑士与理智冷静得不像正常小孩的主人,这对奇怪的主仆就这样在众人复杂的目光目送中,进入了长老议会直接管辖的中心地带。

        独自来到流星街的安提诺米,究竟是何时找到了这么一个狂霸炫酷拽吊炸天的保镖呢?这就得从他独自上路不久,刚吓晕了野生炮灰菌收获野生信仰开始说了。

        因恐惧胆颤而产生的神力,与受人敬仰供奉而产生的神力互相排斥,即使对安提诺米的意识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却会对现在稚嫩年幼的人类身体造成不小的负担。堆积的寒气很可能会引发点头疼脑热发烧什么的,所以他一开始就没准备将其留下来,一点不留得尽数用去炼制武器了。

        将手中之物回归混沌状态再重炼万物的炼金术虽然很好用,但是没有直接攻击能力也是最大的弊端。就像之前面对着送经验的野生炮灰他都只能靠吓倒对方来取胜一样,一旦遇到心智坚韧不为变化所惑的人可就麻烦了。

        在手掌接触到对方身体的时候运用炼金术,是能把对方身体融成软糖再捏成千奇百怪的形状,但也没办法来个大变活人把人给变死了啊。所以制造出一个有硬拳头攻击的武器,实在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藉由恐惧所炼化出来的神力,安提诺米成功制造了一套具有自我行动能力、仿照着英灵殿守卫者们的样子所制造出来的魔装盔甲。这套拥有自主行动能力足以覆盖全身的冰冷盔甲,同样继承了英灵殿门前守卫‘天国之门’的名字,成为了他最忠实的守护者。

        从外表来看,实际上只是一副魔装盔甲的天国之门简直就像是真正的骑士一样,甚至连行动起来长靴踩踏在地面上的沉重声音,也与有人在里面无异。

        但无论动起来再怎么像有活人在里面,它的本质也依然只是一副有着自行动能力的盔甲而已,别说自己的想法了,甚至就连如何行动都需要安提诺米设定好才行。唯一值得赞许的,大概也就只有在制造者受到攻击威胁的时候会自主行动起来抵挡攻击这一点了。

        那些期待着它开口说话甚至是脱下头盔一睹真容的人注定要失望了,因为这个看起来冷冰冰不近人情的骑士,就是一套冰冷的金属盔甲而已,应炼金术而生,没有生命与灵魂的炼金产物。

        安提诺米并没有计算过他从流星街外围一路来到中心地带究竟耗费了多长的时间,但这次走一路问一路的旅途肯定不会短就是了。因为在最开始的时候,刚刚诞生的天国之门远没有现在随意□念能力者的强大,是一路走来收集的恐惧神力,依附在魔装盔甲上使其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

        安提诺米不喜欢这样负面信仰所产生的神力,所以其他人所产生恐惧全部都一股脑地灌在了天国之门里面。‘不死骑士’的名声传的越响亮,因畏惧而产生的神力就会越发庞大,在进入内环地区迎战三位念能力者的时候,依附在天国之门上的神力已经接近于次等混血神族了。

        聚集了数十万人的恐惧所凝练出来的神力,要压倒单打独斗的三个念能力者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一剑破了强化系念能力者的‘坚’并将其重伤的骇人战绩,实则也是压抑到极点免得伤人性命的结果。

        不过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天国之门,也许短短几个月之后又会重新变成等人穿戴的普通盔甲——这也就是走歪门邪道的弊端所在了,由恐惧而生的信仰,会在人们将这一恐惧遗忘了之后迅速衰退,顷刻间化为虚无。

        安提诺米终究是要离开流星街的,不死骑士的传说也会因他的离开而彻底画上休止符。也许数日之内流星街还记得那个碾压三名念能力者的怪物天国之门,但数月之后就会变成一个让人‘哦还有这么回事啊’的记忆,数年之后彻底成了‘这牛也吹得太假了’的怪谈传说。

        因地震、海啸、火山喷发而诞生的作祟神与灾祸神何其之多?但在灾难平息祸乱过去之后,还能为人所记住不陨落的又有几个?

        人类,实在是非常善于自我治愈与遗忘的生物啊。几天前吓得他们闻风丧胆的灾难,也许一周之后就能坦然视之了。所以这样邪道手段聚集起来的负面信仰,来得快散得更快。

        这也是安提诺米对这种方法相当不感冒只临时替用的原因,正如同他还是人类时候那些造星运动选秀节目所走出来的冠军一样,再怎么轰动一时也不过一现的昙花,很快又会被新的浪潮所淹没……反观那些留下了经典作品的艺术家,即使与世长辞了,其名字也会永远留在历史的书页上。

        星亦然,神亦然。

        在抹黑了竞争对手的同时还不着痕迹的强行吹捧了自己,糯米你如此机智洛基知道吗!

        虽说连很多流星街居民对流星街的印象都还停留在漫山遍野的垃圾堆上,但事实上干净整洁的地方流星街也是有的。

        在大多数人都无缘所有现代科技,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流星街里,很少有人能真正意识到流星街究竟有多大——与拉比共和国国土等同的面积,超过八百万的黑户口,将这里看成是个与世隔绝的小国也不为过了。

        在如此庞大的土地面积之上,号称没有法律规则的流星街其实也存在着管理者与既得利益者,那就是住在流星街的最中心、享受着干净街道与新鲜食物的长老会。

        如果有人能制作出流星街地图的话,那他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里竟然是如同完整的规划好了一样,以长老议会所在的中心地带为圆心环环向外扩散,越是靠近中心地带的内环地区环境就越好,而位于最中心的长老议会直辖地区更是有着不输给外界的繁华。

        这是以外层流星街居民们的牺牲为代价所换来的,掠夺者的繁华。

        库洛洛曾经说过流星街的人都是被外界所排斥所放逐到这里来的,流星街就是容纳了他们这些垃圾的地方。但安提诺米更倾向于认为流星街是个监狱,专门用来困住这些无法无天的暴徒,免得他们出去捣乱。

        长老会,正是担任了监狱里面的监狱长角色,一方面与外界联系着把不受欢迎的人送进流星街来,一边压榨着底层流星街人来满足自己的享受。

        不过与勉勉强强完成了监视义务的监狱长相比,既跟外界虚与委蛇又拉拢着流星街内部强者的议会长老们,显然野心要大得多了。

        长老议会在享受着特权的同时,也担心着会被愤恨的流星街人所推翻,于是便许以重利拉拢了流星街里的强者。拥有着越强的实力,便可以居住在越发干净整洁的环境里,如果有着令长老会动容的能力,他们甚至愿意笑脸相迎,将手中的特权分享给你。

        正如同,现在能够与长老们同坐在一张圆桌上谈笑风生的安提诺米一样。

        身体年龄到现在为止都还停留在七岁一动不动的他当然不值得畏惧,但是跟在他身边那个全身都被冷光金属盔甲所覆盖了的骑士,却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了流星街的传说。

        能够轻松抗下三名念能力者的攻击毫无损伤,并且一剑将以身体硬度而闻名的强化系念能力者砍了个半死。具有着强悍的战斗力却感觉不到任何念能力发动的痕迹,甚至让人连生命活动与呼吸气流都察觉不到,这样一个连是不是活着能不能杀死都不知道的怪物,自然会成为人人畏惧的存在了。

        对‘传言’嗤之以鼻不相信的人也有,但找上门来无一例外都被打成了猪头。强化系的拳头打在他身上不痛不痒,操作系的念能力完全不起作用,放出系的攻击放出去便如同泥牛入海,甚至连具现化系变出来的武器也没办法在盔甲上留下一丝的划痕……

        打不死,挡不住,行动速度还快得跟开了变速齿轮一样的怪物,顿时成为了让念能力者们头大如斗的心结。当他带着蓝发的男孩从流星街的最外层打到内环地区了的时候,甚至连长老会也为之惊动了。

        更令人惊异的是,这个横空出世打的念能力者们满地找牙的骑士,即使是在议会长老们面前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是侧开身子让出了身后的年幼|男孩。

        这个将沉默贯彻到底的举动,毫无疑问让被传言勾起了好奇心想从声音分辨出他到底是男是女年龄多大的人们悲愤异常,却又摄于其靠一路打下来的赫赫威名而不敢有丝毫怨言,心中憋屈简直不提了。

        全身都覆盖着盔甲从没说过话的骑士与理智冷静得不像正常小孩的主人,这对奇怪的主仆就这样在众人复杂的目光目送中,进入了长老议会直接管辖的中心地带。

        独自来到流星街的安提诺米,究竟是何时找到了这么一个狂霸炫酷拽吊炸天的保镖呢?这就得从他独自上路不久,刚吓晕了野生炮灰菌收获野生信仰开始说了。

        因恐惧胆颤而产生的神力,与受人敬仰供奉而产生的神力互相排斥,即使对安提诺米的意识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却会对现在稚嫩年幼的人类身体造成不小的负担。堆积的寒气很可能会引发点头疼脑热发烧什么的,所以他一开始就没准备将其留下来,一点不留得尽数用去炼制武器了。

        将手中之物回归混沌状态再重炼万物的炼金术虽然很好用,但是没有直接攻击能力也是最大的弊端。就像之前面对着送经验的野生炮灰他都只能靠吓倒对方来取胜一样,一旦遇到心智坚韧不为变化所惑的人可就麻烦了。

        在手掌接触到对方身体的时候运用炼金术,是能把对方身体融成软糖再捏成千奇百怪的形状,但也没办法来个大变活人把人给变死了啊。所以制造出一个有硬拳头攻击的武器,实在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

        藉由恐惧所炼化出来的神力,安提诺米成功制造了一套具有自我行动能力、仿照着英灵殿守卫者们的样子所制造出来的魔装盔甲。这套拥有自主行动能力足以覆盖全身的冰冷盔甲,同样继承了英灵殿门前守卫‘天国之门’的名字,成为了他最忠实的守护者。

        从外表来看,实际上只是一副魔装盔甲的天国之门简直就像是真正的骑士一样,甚至连行动起来长靴踩踏在地面上的沉重声音,也与有人在里面无异。

        但无论动起来再怎么像有活人在里面,它的本质也依然只是一副有着自行动能力的盔甲而已,别说自己的想法了,甚至就连如何行动都需要安提诺米设定好才行。唯一值得赞许的,大概也就只有在制造者受到攻击威胁的时候会自主行动起来抵挡攻击这一点了。

        那些期待着它开口说话甚至是脱下头盔一睹真容的人注定要失望了,因为这个看起来冷冰冰不近人情的骑士,就是一套冰冷的金属盔甲而已,应炼金术而生,没有生命与灵魂的炼金产物。

        安提诺米并没有计算过他从流星街外围一路来到中心地带究竟耗费了多长的时间,但这次走一路问一路的旅途肯定不会短就是了。因为在最开始的时候,刚刚诞生的天国之门远没有现在随意□念能力者的强大,是一路走来收集的恐惧神力,依附在魔装盔甲上使其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

        安提诺米不喜欢这样负面信仰所产生的神力,所以其他人所产生恐惧全部都一股脑地灌在了天国之门里面。‘不死骑士’的名声传的越响亮,因畏惧而产生的神力就会越发庞大,在进入内环地区迎战三位念能力者的时候,依附在天国之门上的神力已经接近于次等混血神族了。

        聚集了数十万人的恐惧所凝练出来的神力,要压倒单打独斗的三个念能力者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一剑破了强化系念能力者的‘坚’并将其重伤的骇人战绩,实则也是压抑到极点免得伤人性命的结果。

        不过看起来风光无限的天国之门,也许短短几个月之后又会重新变成等人穿戴的普通盔甲——这也就是走歪门邪道的弊端所在了,由恐惧而生的信仰,会在人们将这一恐惧遗忘了之后迅速衰退,顷刻间化为虚无。

        安提诺米终究是要离开流星街的,不死骑士的传说也会因他的离开而彻底画上休止符。也许数日之内流星街还记得那个碾压三名念能力者的怪物天国之门,但数月之后就会变成一个让人‘哦还有这么回事啊’的记忆,数年之后彻底成了‘这牛也吹得太假了’的怪谈传说。

        因地震、海啸、火山喷发而诞生的作祟神与灾祸神何其之多?但在灾难平息祸乱过去之后,还能为人所记住不陨落的又有几个?

        人类,实在是非常善于自我治愈与遗忘的生物啊。几天前吓得他们闻风丧胆的灾难,也许一周之后就能坦然视之了。所以这样邪道手段聚集起来的负面信仰,来得快散得更快。

        这也是安提诺米对这种方法相当不感冒只临时替用的原因,正如同他还是人类时候那些造星运动选秀节目所走出来的冠军一样,再怎么轰动一时也不过一现的昙花,很快又会被新的浪潮所淹没……反观那些留下了经典作品的艺术家,即使与世长辞了,其名字也会永远留在历史的书页上。

        星亦然,神亦然。

        在抹黑了竞争对手的同时还不着痕迹的强行吹捧了自己,糯米你如此机智洛基知道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4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