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50章 家庭教师

第050章 家庭教师

        泽田纲吉看着被十年火箭炮击中后空无一物的地方,瞳孔猛然一阵收缩。

        对方被火箭炮击中送往十年后的未来时似乎说了些什么,但究竟说了些什么泽田纲吉也并没有挺清楚,所以在不明真相的他看来,安提诺米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十年火箭炮这东西泽田纲吉并不太清楚原理和运作方式,但从蓝波得意洋洋的炫耀里也大概明白了这东西能将现在的他与十年后的他进行短暂交换。虽然他对于自己十年后竟然会喜欢泡在墨汁里面玩溺水play一度表示不可置信,但是既然连Reborn也肯定的这么说了,那十年火箭炮的作用必然就是这样没错了。

        泽田纲吉并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都会避免在他面前谈到这个问题,尤其是当他稍微有点表现出想了解未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时候,无论狱寺还是山本武都会马上打岔支开话题,让他压根就没机会问出有关未来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话来。

        他也鼓起勇气去跟Reborn询问过,但马上就在满脸黑气的Reborn以冰冷眼刀发动的攻势下败退,缩着脖子瑟瑟发抖再也不敢多问了。

        以前他不明白为什么询问下自己十年后的样子会引起Reborn如此强烈的抵触,但现在看见安提诺米被十年火箭炮击中凭空消失的景象之后,满心怒火与不解皆化为了恐惧的泽田纲吉终于明白,关于未来最让人讳莫如深的话题究竟是什么……

        那就是消失,查无此人。

        泽田纲吉弄不明白短暂回到过去的十年后自己是个怎么狼狈的模样,以至于让所有人都下意识避开不愿跟他谈及未来的事情,但可以确定,十年后他的情况决然不可能会好到哪里去。也许是受了很重的伤势,也许是失去意识的昏迷不醒,可能是更糟糕的已经身亡……

        甚至,可能像在他面前消失了的安提诺米一样,连任何存在的痕迹都寻找不到。

        当一个现在活得好好的人在十年后的未来却不存在了的时候,会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大概是已经逝世很久,连稍微集中一点的尸骨都寻找不到了吧。

        泽田纲吉的理智得出了如此的结论,但情感却怎么也无法相信那个各项全能的天才竟然会夭折的如此突然……当然,更令他感到恐慌的还是自己晦暗不明、人人视若蛇蝎避之不谈的未来。

        十年后的他,究竟怎么样了?

        也许Reborn他们坚持着不愿让泽田纲吉知道与他交换过来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确是在为了泽田纲吉好,但他们却忽略了,人类对未知事物天生的好奇心与探索性。有时候,未知也就意味着永远不会有上限与下限的无限联想。

        人类的想象力是无穷的,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泽田纲吉对自己未来的猜想就从一开始的受到重伤或者昏迷不醒陡然转变成了各种花式猎奇死亡方式……其他人对他善意的隐瞒,反而致使他陷入了更严重的焦虑与惊慌呢。

        Reborn看穿了泽田纲吉现在混乱而惶恐的心情,略微叹息一声之后也不再准备隐瞒关于他未来的消息,“蠢钢,别看了。跟我进来,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会全部告诉你的。”

        “但、但是这里不用等了吗?不是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吗?”泽田纲吉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在这里等到天黑,也不会看见那家伙从天上掉下来的。”Reborn扣了扣帽檐,压低声音说道,“被十年火箭炮击中后,与未来交换的时间是五分钟。而现在,早就已经超过这个时间了。”

        超过了五分钟……还没回来?

        已经来不及去思考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了的泽田纲吉在Reborn的催促下,心情阴郁脚步沉重地跟着他一起进入了屋内。

        ——他曾经很想知道的未来马上就能全部呈现在他的眼前,但骤然意识到了自己不会拥有幸福未来的泽田纲吉,却可笑地发现自己有点不愿意去了解未来了。

        *********

        “回归正题,既然已经来到了被魔女所侵占的未来,接下来该如何行动?还有,十年后的泽田纲吉与彭格列,是什么情况?”

        安提诺米扫了一眼周围的暗红色环境,神情略微压抑的如此问道。

        天空中飘着有点泛红的橙黄色云彩,看上去很有点朝霞或者晚霞的味道,但刚从十年前明媚阳光下穿越过来的安提诺米却无比清楚,现在分明应该是烈阳悬挂的正午时分才是。

        不止橙红的天空显得异样,他脚下所踏足的大地同样也是多出了与之前不同的变化,满目皆是沙砾般坚涩的红褐色土地,几乎很难看到有野草或者野花之类的野生植物从地缝中顽强生长出来。

        即使是少有的树木,大半也都有着很高的树龄,盘根交错足有两人合抱的直径,坑洼不平的树皮更是难掩苍老。其树表纹路与树叶脉络上也染上了可疑的暗红,原本明亮的翠绿现在显得阴沉而冰冷,一点都无法让人感觉到生机与活力。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即使十年后的这里并不像二十年后那样彻底毁灭、全然沦为血与暗红交错的死寂大地,但魔女对这个时间点的侵蚀也已经深深渗入了世界的根基之中。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正在变少,新的生命极少诞生,老的生命也在渐渐衰老逝去……

        十年之内,这里必将变为满目苍凉的荒芜死地。

        “嘤嘤,一到这里来就总有种鸡皮疙瘩往外冒的不寒而栗感觉。”洛基抖了抖,“还是快点收拾完魔女离开这个世界吧,总感觉在这种地方待久了正常人也会坏掉啊。”

        “不要刻意跳过第二个问题不回答。”安提诺米冷冷地提醒道。

        洛基哭丧着脸,“我不知道!在魔女的大本营里我哪里还能调查到什么信息啊,要有这凶残能力我早就干翻她们自己称王称霸了好么……不信你自己睁开眼试试看在这个世界里是否有用啊。”

        安提诺米依言睁开了鲁纳斯之眼,但眼中的神光尚未透出去便被猛然聚集起来的血雾挡住了,无论怎么尝试都只看得见翻腾汹涌的血色烟雾,甚至连眼前的事物都看不见了,似是在嘲笑着他的无能。

        看来在这里扎根颇深的极道魔女已经取得了相当程度的世界控制权,位列显然高于其他世界的主神奥丁与智慧之眼,不是安提诺米这样一个外来户能通过记者证就能全盘查到内部黑幕的程度。

        安提诺米心里多少也有点准备,得知这样的结果之后并未太过惊讶,关闭掉反而变成阻碍的鲁纳斯之眼后跟洛基继续问道:“其他的呢?你还有什么没说的么?对这里熟悉一点的也就只有你了。”

        “你是当我哆啦A梦还是许愿石啊,这里和我知道的家庭教师十年后世界完全不一样好么!反正白兰肯定跟魔女是一伙的,并且打败了彭格列一方成功支配世界,别的你问我我也真不知道了。”

        “那泽田纲吉跟他守护者们可能在的位置呢?”安提诺米并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毕竟洛基算是他们在这个陌生世界中唯一的情报来源,而对方所给他留下‘奸猾’的一贯印象也大大降低了可信度的评级,“清楚的、模糊的、揣测的全都说出来,既然这个世界还没有全部沦陷,那么就一定存在着与他们对抗的人。”

        “将你知道的或者猜测的都说出来,魔女在什么地方,以及抵抗者在什么地方。再渺小的火星也有可能燃成燎原之势,我们需要找到还在抵抗的人,与之合力才行。”

        洛基抽了抽嘴角,“我还以为你会非常吊的提起枪过去两下把魔女戳死,然后吹着枪口冒出来的热烟感叹高手寂寞呢。”

        “……依格莉丝躲在哪里都还不知道呢戳什么戳,还有冈格尼尔是冷兵器枪不是热兵器枪,没有枪口更不会有射击之后的热烟冒出。”

        不知道是为安提诺米的执着还是为他的毫无幽默细胞而叹息一声之后,洛基终于将自己所知道的最后一点藏货都吐了出来,“好吧,你说得对,这里的确还有没屈服的人,但他们被赶尽杀绝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他们不可能胜利,因为所剩无几的胜机早已经被魔女所掐灭。”

        “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吧,极道魔女依格莉丝是个非常狡诈的家伙,甚至被冠上了欺诈者的名号。她就像潜伏在阴影中的毒蛇一样,在确保一击致命令对方再无反抗余地之前,决计不会冒险显出自己的真身来。”

        “但她现在正身处在这个时间,这个时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对她而言已经毫无威胁,是可以忽略不计一点点虐杀死的消遣对象了。”洛基神色凝重地说道,“依格莉丝最喜欢以偷袭手段逐一剪除掉主角身边的助理,然后再伺机解决掉威胁最大的主角。而且这一切都是通过在背后操纵向军团投诚的原住民来进行的,只有在抵抗势力溃散之后,她才会真正来到这个世界操作毁灭事宜。”

        “原本在家庭教师的十年后世界中彭格列就败于了白兰与其家族密鲁菲奥雷之手,曾经一度面临着被白兰所毁灭的危机……现在还多出了依格莉丝这个作壁上观的推手,你认为彭格列或者泽田纲吉还有可能会逃过一劫幸免于难吗?泽田纲吉肯定落到了她手里,彭格列也支离破碎难以聚成势力,剩下的散兵游勇根本指望不上了。”

        洛基不满地看着安提诺米,抱怨道:“我之前就建议过了先跟十年前的泽田纲吉他们打好关系,再将事情托盘而出取得他们的帮助,借着剧情的进展顺势推完白兰推魔女……结果你非要搞提前上车,现在穿越过来了还不是一样傻眼没辙么。”

        “废话了这么多,一句有用的都没用。”安提诺米冷眼看着抱怨连连的鸡蛋,“我让你猜魔女的所在地,不是让你解说魔女征服这个世界的过程。”

        “……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

        “不知道就猜。”

        “鬼才猜得到啊!”

        “那你猜猜谁知道?”

        “……”洛基强忍着吐槽这是在逗他呢的*,深呼吸几口气之后平静地回答道,“我认为白兰应该有线索。”

        “这不就对了。白兰在哪?”

        “意呆利。”

        “带路吧,来五毛拿好。”

        “………………”

        *******

        在这样一个已经基本上被敌人所支配的世界,想要来一次跨越半个地球的旅行实在是一件非常糟蛋的事情。

        海洋交通与航空交通几乎已经完全被密鲁菲奥雷所掌控,公共飞机与游轮已然变成只会在历史书上出现的旧名词。如果不是自己拥有交通工具的话,很难跨院重洋远渡到密鲁菲奥雷所在的意大利去。

        依照洛基的揣测,他们现在所身处的日本境内应该是彭格列残余与其他抵抗势力最多、同时也是密鲁菲奥雷家族与毁灭军团触角延伸最薄弱的区域。

        但即使是在跟意呆利间隔了半个地球的日本,安提诺米他们一路所遇见的也大多是来自敌方的送经验炮灰,连绝对中立阵营的NPC都很少见到,更别说善良守序的抵抗者们了。

        #满世界都是名字鲜红的邪恶混乱怎么破#

        将穿着同样制服喊着密鲁菲奥雷万岁然后冲上来被秒的炮灰解决以后,安提诺米已经不知道是今天送来的第几波经验了,只能麻木地扭头对鸡蛋问道,“你确定那魔女是个很狡猾的家伙?这一*炮灰怎么看都是拿来给刚进新副本的主角练等级,方便后期推倒*oss的吧?”

        随手秒杀掉了一个自我介绍说是六吊花还是六吊丝、自称A..级听起来洋气的高级炮灰以后,像是为了要跟安提诺米抬杠一样专门变成了黑色手枪样子的冈格尼尔也凑过来插|话道:“听你把他们一个个都给吹得那么厉害,怎么打起来如此不经打啊。”

        卧槽要经你打那起码得是圣典和圣杯了好吗!

        洛基一边腹诽着,一边打哈哈道:“这些炮灰看制服样子是密鲁菲奥雷的,并非依格莉丝的手下,显然是带都带不动的猪队友……难怪她每次都最先摁死主角,原来是早就发现这些次次都会被主角反杀的猪队友实在不靠谱啊_(:з」∠)_。”

        “依格莉丝有没有猪队友不重要,但愿我们的队友不要是猪就好。”安提诺米瞟了眼渐渐向他们靠近过来的人影,淡淡地说道。

        从降落到这个世界以后,安提诺米他们就一直以很慢的速度在并盛附近移动,这一方面是源源不断打不完的炮灰对他们起了阻碍作用,另一方面则由于他们本来也不想走得太快。

        即使在这个智慧之眼看不清全貌的世界上无法进行瞬间移动,但以安提诺米现在的力量想要高速移动还是绰绰有余的,浮空向着目标地点全速前进就是了,那些强行过来支付经验值的炮灰就是想找死也只有在地上干瞪眼看超人。

        但炮灰们傻眼了找不到他们,同时也就意味着其他想找到他们的人也没办法找到了,像现在这样一路徒步缓慢移动将周围敌人全部吸引过来的做法,同时也是在给那些原本不敢光明正大冒头的抵抗军们提醒这里有外援来了。

        以现在的结果来看,即使来到了时间与空间都错乱了的世界里安提诺米的运气也依然很不错,降落的附近刚好就有抵抗军的驻地,并且他们中有人马上明白了他的意图,立刻试图前来与他接触。

        在一人一鸡蛋一手枪的暗中灌注下,行踪鬼鬼祟祟自以为藏得很隐蔽的飞机头大叔一下子窜了出来,拉住安提诺米的手往暗巷里面跑,“快走!这附近密鲁菲奥雷家族的成员很快,这群贱|人最拿手的就是围攻,要是陷入他们的包围就不妙了!”

        被强行拉走的安提诺米:……大叔你真没发现他们进行最拿手的围攻之后已经全变成地上躺尸的背景板了么!

        飞机头大叔一路拽着他跳进伪装成垃圾桶的隐蔽暗门,并且合上入口之后才松开了安提诺米,对他数落道:“你们这些个年轻人啊,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一个人拿着一把枪就敢跟密鲁菲奥雷家族的成员对着干,六吊花里持有雷之指环的电光菲尔就在日本,要是把他引来了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安提诺米:……那个很吊的六吊花好像一个照面就被我家枪给秒了啊0.0

        仔细看了看还在数落他个不停的飞机头大叔一会之后,安提诺米略有点惊奇地咦了一声,“你不是那个……跟在云雀恭弥身边那个……”

        安提诺米的记性非常好,即使是只打过一个照面的人也能记个大概,虽然飞机头大叔在这十年里面似乎又变得更加沧桑,但如此特殊的飞机头与大叔脸还是让他很快就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至于认出来了又喊不出名字这一点……这真不怪安提诺米把人名字忘了,实在是这种小弟的名字他连听都没听说过啊!连风纪委员会的老大云雀恭弥都不定期送上门来被吊打,在他手下讨饭吃的小弟又怎么敢跟安提诺米有密切联系呢?

        “哎?小子你居然认识我?哈哈不错有眼力!看来我草壁大人也是声名赫赫的英雄啊!”意外收获了一位‘粉丝’的飞机头大叔看上去很开心,还友好地拍了拍安提诺米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但是等会千万要记住,一定不能直接喊出委员长的名字,要是惹他生气,交了450也保不了你!”

        安提诺米:……这话说得,难道……

        等热情洋溢的飞机头大叔将他引到地下基地中,与统领着这个基地的老大见面之后……安提诺米心中不翔的预感果断成真了。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的委员长,是并盛治安维持委员会的领导者,也是……”

        飞机头大叔的介绍尚未说完,满脸冰霜杀气纵横的和服黑发青年便已经踹飞了他,以优势性身高极具压迫力地盯着安提诺米,寒声道:“竟然是你。”

        “嗯,我也没想到,在这里还会见到你。”安提诺米有些头疼地实诚说道,“相信我,如果知道你在这里……我肯定不会来。”

        凌厉的凶光从云雀漆黑的眼眸中一闪而过,两只闪烁着冷色银光的浮萍拐骤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英俊的面容上像是笼罩着一层寒冰似的冻气四溢,薄唇微启时目光冷得像冰,“咬杀!”

        “我一直都觉得一边攻击一边喊出‘我要攻击’是一件很蠢的事情,只比什么‘奥义’‘最终奥义’耻度低一点而已。”安提诺米一个后仰躲开了迎面而来的浮萍拐,依然像是对待十年期云雀一样的吐槽嘲讽,“我还以为十年前你就已经被吊打够了,怎么间隔了十年,刚一见面还是迫不及待地冲上来找打。”

        如果是十年前那个高傲而固执的云雀,听到这话估计眼睛都给气红了咬着牙冲上来拼命,但此刻站在安提诺米面前的却不是十年前那个仅仅在并盛称霸的冷漠少年了,他所面对的,乃是连彭格列首领泽田纲吉也无法命令的,云之守护者云雀恭弥。

        听见他的嘲讽以后,云雀连话都懒得回,只是不轻不重地冷哼了一声,浮萍拐挥舞之间力道更显凌厉,颇有点手下见真章的意思。大概是不屑于用属于十年后的火炎力量欺负十年前的人,云雀并没有使用自己的指环与匣武器,只是游刃有余地用浮萍拐进行着攻击。

        反观安提诺米这边,虽说话说得挺满好像挺自信,实则在云雀恭弥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下光是回避就已经无比艰难,更别说找到还击的机会再像十年前那样把人吊起来殴打了。

        安提诺米毕竟不是专精近身战斗,像这样局限在与人类无异的身体中所能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也只是接近普通人的极限而已,遇到平凡一点的炮灰还好,但云雀这样碰上经历了十年打磨又身处乱世、已经超越极限了的高手……果然还是只有被吊打的份。

        正如同云雀不会使用云之火炎一样,哪怕浮萍拐堪堪从耳侧划过的时候安提诺米也没有要动用神力作弊的意思,云雀使用火炎可以轻易击败艰难闪避的安提诺米,安提诺米使出神力同样也可以轻松击败运用了火炎力量的云雀,但那样的发展,却不是有着共同默契的他们所希望看见的结果了。

        十年前云雀就是第一个知道他非人身份,即是如此云雀也依然有着对他挥拐相向进行挑战的勇气,并且并未被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所动摇。安提诺米很敬重云雀愈挫愈勇的锐气,与其动用作弊手段取得令他羞耻的胜利,还不如就这样被打倒承认十年后的云雀已经成功超越了人类极限。

        在魔女与白兰支配世界之后能够以抵抗组织在暗中活动的实力果然不简单,短短几分钟内云雀就将安提诺米逼到了避无可避的死角,做到了十年前身体还未长开的云雀所无法想象的事情——挥动起沉重的浮萍拐,向着无比闪避的安提诺米胸口重重击去。

        云雀勾起一丝冷笑,说道,“现在,赢的人是我。”

        但他去势汹汹的浮萍拐,却在堪堪将要撞上对方胸口的时候,被凭空伸出来了的一只手给拦了下来。

        “不好意思,这家伙是我的猎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黑发青年嘴上说着彬彬有礼的话,但无论表情眼神还是语气都带着截然不同的狂傲,“就算是死,也该死在我的枪尖下,轮不到不知名的阿猫阿狗动手。”

        作者有话要说:妈蛋居然遇到了jj回档的惊天大抽搐,点击和章节都回到5月6号的

        目前损失情况如下

        37,42,43,49章凭空消失,前台后台都看不到

        40,41,46,47,48变成最开始放的防盗

        41,47,48,50变成存稿箱状态

        其他还有没有受损章节我也不清楚,我甚至不知道读者们还能否看到这段留言……

        大半夜的刚更新完就给我看这个,真是太提神了

        PS:‘死在我的qiang  jian下’绝对没有其他意思,绝对没有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4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