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呀……我都说了最好直接去弄死魔女皆大欢喜比较好嘛,为什么非要先去找纲吉酱啊。”五毛带路党白兰一边引着安提诺米他们进入电梯中,一边挣扎着试图劝说他们放弃掉寻找泽田纲吉的想法,“真的没什么好看的啦,纲吉酱就是被关起来了而已……等你们把依格莉丝弄死以后就能放他出来,看不看都一样的说~”

        安提诺米在心中默默腹诽道。

        也许是托了这个世界有两条时间线两个主角的福,即使是一贯爱对主角痛下杀手的魔女,也没敢将未来的泽田纲吉赶尽杀绝。毕竟在原剧情里面来自过去的少年纲吉就是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然后一路打怪升级推倒白兰的,与其杀掉未来的纲吉让过去的纲吉不知道会穿越到哪,还不如将已经被击败了的未来纲吉关押监视起来,将可能会因十年火箭炮而出现的意外消灭在摇篮里。

        在来到这个时间点之前,还很年轻很天真的泽田纲吉就跟安提诺米抱怨过,说他被十年火箭炮击中后有过非常糟糕的经历。那时候的泽田纲吉还弄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不过安提诺米却明白其代表的意义,在彭格列被密鲁菲奥雷击败之后,作为首领的纲吉的境遇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还活着,但也只能算是没死而已了。

        对于泽田纲吉这个有着主角身份的最大隐患,即使依格莉丝无法痛下杀手不会给泽田纲吉留下逃跑的机会,像是打断手脚用水泥封进罐子里什么的,已经是安提诺米能想出来的最好结果了。

        所以,无论白兰说的再多,安提诺米也不相信他的话。毕竟相对于奸猾狡诈的反派白兰来说,正直善良的主角纲吉显然更得到安提诺米的偏爱嘛。

        “……好好好,我带你去,带你去还不行么。”在安提诺米‘你不带我去我就瞪死你’的沉默谴责下,白兰终于败下阵来了,不仅脸上的笑容全垮掉,而且还满脸的沮丧,不过就不知道这沮丧有几分是真了,“King  Fire,带我们前往Neo。”

        电梯的操纵面板是显示着从一楼到三十三楼的长方形屏幕,屏幕与上下玻璃浑然一体,跟剔透玻璃构成的电梯搭配起来很有未来科技的美感。终于认命决定带路先带安提诺米去找泽田纲吉之后,白兰却并没有按下屏幕上任何一个代表着楼层的按钮,反倒是冲着屏幕的方向喊出了不明所以的一句话来。

        在白兰话音落下的瞬间,屏幕上的所有按钮模糊消失,变成了一团燃烧的赤红色火焰,在燃得正旺的火焰中间隐隐能看出一张面无表情的机器人脸,“启动终端:K33-L2、行驶目的地:Neo研究所、发起人:白兰·杰索——信息确认…用户权限确认…认证通过,开始移动。”

        冰冷的机器电子声确认完了命令信息之后,电梯立刻启动向着目的地移动。就跟启动方式是靠吼而不是摁按钮的坑爹设定一样,原本只应该上下移动的电梯现在竟然斜着旋转在走!如果不是有熟悉电梯构造的内部人员给带路的话,外来者估计花上一辈子也找不到这栋大楼的隐藏楼层入口。

        幸好,安提诺米提前找到了一只五毛带路党,而且还是密鲁菲奥雷的BOSS,看起来权限很高的样子。

        玩托马斯回旋的电梯在密鲁菲奥雷的本部基地大楼里绕了很久,直到乘坐在里面的正常人早就被绕晕的时候,才终于停下斜向移动,飞快地向下降落,抵达了位于地底深处的Neo实验室。

        “好了,本次列车已经到达终点,各位乘客请收拾好行李物品准备下车……咦?”

        白兰刚想客串下乘务员,转过头来却发现上车的三名乘客已经只剩下安提诺米一名了……确认白兰真没啥作死心思以后冈格尼尔又变回了黑色手表的样子,继续与安提诺米的手腕亲密接触;一直漂浮着的发光鸡蛋也停了下来,落在安提诺米的裤子口袋里偷懒,要不是有光从口袋里渗出来白兰都险些没发现。

        白兰:……这里还是他的地盘吧!在他的地盘上这么放松真的不怕被他黑吃黑了吗!

        “走吧,别傻看了。”安提诺米催促地说。

        郁闷的白兰带着安提诺米走出了电梯,在进入空旷而清冷的地下实验室之后,一名身穿着白色工作服的眼镜青年匆匆走了过来,“白兰大人,您怎么来……”

        长相忠厚耿直‘我是书呆子’都写脸上了的眼镜青年看见跟在白兰身后的安提诺米时顿时愣住,脸上的诧异与不可思议一点都藏不住。白兰笑着拍了拍青年的肩膀,用甜到发腻的声音说:“小正,那边的是小A酱,很厉害很厉害的帮手哦,能不能干掉上面那个老太后全看他了呢……不过小A酱对我不太信任,非要亲眼看看阿纲挂没挂才放心,真是太桑人心了嘤嘤~”

        “白兰大人……”入江正一看着没个正行的上司,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然后放弃掉治疗白兰的想法,扭头对安提诺米歉意地说道,“您好,我的名字是入江正一,现在充当白兰大人的副手与Neo研究所的副所长,从白兰大人口中我对您也稍有了解,希望您能对我们正在走向破灭的世界施以援手,击退邪恶的入侵者。”

        安提诺米瞄了瞄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入江正一与白兰两人,一边心道贵圈真乱一边回答说:“我正是为了解决依格莉丝而来,看起来与你们的目标也算一致呢。”

        洛基并没有过多提到有关入江正一的事,只粗略说了他是潜伏在密鲁菲奥雷内部暗中帮助彭格列的人,看白兰现在跟入江正一腻歪得起劲而入江正一红着脸避开的样子,要么就是这个红发版的余则成叛变了革|命,要么就是白兰真准备洗白自己早就跟彭格列暗通曲线了。

        安提诺米想了想,最后还是一脸黑线地觉得入江正一被美色诱惑然后立场不坚定了的猜想靠谱些,要是白兰真洗白了,又是泽田纲吉又是入江正一的,这关系也太混乱了。

        哦对了,还有并盛里那个对纲吉被白兰抓走耿耿于怀、据白兰所说对纲吉异常关心的云雀恭弥……

        #贵圈真乱#

        “Neo说是研究所,其实就是用来关人的地方哦。最开始是依格莉丝那家伙弄出来的,我还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小正塞进来呢。”大概是戏弄够了满脸绯红的入江正一,心情不错的白兰终于回过头来跟安提诺米笑眯眯地说话了。

        “不过呢,依格莉丝的人一个一个地被我悄悄弄死了,尤其是在她前段时间暂时离开的时候,我可是把她的人都拔干净了~现在的研究所,完全是小正一个人说了算。”白兰扬起了暧昧不明的笑容,“除了小云雀飞走了以外,彭格列的其他守护者也跟阿纲一样被关在这里,还有其他的彩虹婴儿啊黑手党boss啊什么的……你要一个个全部见完吗?”

        “确认下泽田纲吉是否平安无事就足够了。”

        白兰耸耸肩,像是早猜到了安提诺米会给出这样无趣的回答一样,“好的,你跟我来吧,阿纲的‘贵宾室’在最里面。小正,你去把彭格列指环拿来。”

        吩咐完入江正一之后,白兰便带着安提诺米走向了实验室的深处,一直走到了最尽头的一处庞大空间停下了脚步。

        安提诺米巡视着空无一物的四周,最终目光落在了正中间那个像是水槽培养皿之类的箱子上,问道:“到了?”

        “到了哟,亲爱的小纲吉……就在那里呢。”白兰闲闲地指了下空间正中央的黑色箱子,印证了安提诺米的猜想,“要打开那个需要大空属性的玛雷指环与彭格列指环,玛雷指环倒是在我手上,彭格列指环就得等小正去拿来了呢。”

        白兰并未解释那个巨大的黑色箱子究竟是什么,安提诺米也没有询问,只是静静等待着入江正一送来原本属于泽田纲吉与他的守护者们、现在却被白兰夺走了的彭格列指环。

        这个地下研究室的面积大概有些大的离谱,又或许是作为研究人员而存在的入江正一体力实在太渣,相顾无言的安提诺米与白兰足足等了他快二十分钟,他才终于气喘吁吁地小跑着将一个银白色小盒子拿了过来。

        能够被白兰用来寄放彭格列指环的盒子当然不会是什么普通的盒子,否则他也不会放心地让入江正一去拿了。在银白色小盒子的正上方有一小块凹陷的区域,大约有一指宽半指长的样子,安提诺米不出意料的看见白兰将食指伸了上去,果然是指纹认证装置。

        弄什么指纹认证,小心盒子被抢完了还要被砍手呢。

        安提诺米略有点阴暗的如此想到。

        与他猜测稍有点不同的是,在白兰进行完了指纹认证之后盒子也没有马上开启,反而是突然收紧夹口将白兰的手指卡在了里面,像是在吸允什么似的。大约五秒钟后,夹紧了白兰手指的夹口才终于松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吸收着上面堆满薄薄一层的血液。

        “唔,好疼好疼,弄出这东西的人跟我绝对是有仇呀。”白兰一边对着自己被咬得血淋淋吹起一边抱怨,不过看他轻松的样子怎么也不像真疼,“小正——下次换你来被咬好不好?”

        入江正一捂着隐隐作痛的胃部,强作镇定地板着脸说:“……白兰大人,只有您的指纹和血液样本才能通过认证。”

        就在入江正一说完这句话之后,又是查验指纹又是吸血了的银色盒子才终于完成了认证,安静无声地迅速打开了。白兰动作行云流水地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指环,然后马上就关闭了盒子,让安提诺米连那些颜色各异的指环到底有多少个都没能看清楚。

        将代表着首领的大空指环拿到手之后,白兰直接将不需要了的银色盒子以完美的抛物线抛给入江正一,看着入江正一接得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由笑出了声,“小正~快点把盒子收好了哦,要是剩下的彭格列指环找不到了我就杀了你~”

        “……我会以保护性命的态度郑重对待它。”入江正一神色不变,问道,“白兰大人,彭格列的大空指环用完之后不需要重新装起来吗?”

        此时白兰已经将自己手指上同为大空属性的玛雷指环脱了下来,与彭格列指环一起用手指捏着插|进了墙壁里的开关。在关押着泽田纲吉的漆黑箱子开始轰隆轰隆打开之后,白兰才回过头笑着对入江正一说:“不用了哟,这东西马上就能还给纲吉君了。就算不是马上,也不会等太久……对吧,小A酱?”

        安提诺米没有理会白兰,只是紧紧盯着眼前正在缓缓打开的漆黑箱子。也是在箱子顶部的盖子打开有不少黑色雾气升腾起来之后,安提诺米才发现原来这箱子并非原本就是黑色、只是里面充满了黑色的雾气看起来漆黑一片罢了。

        箱子上方原本有一根合金机械手臂插|入箱内,在箱顶打开之后原本被精密卡住的机械手臂也终于能伸了出来。机械手臂拔|出后激起了不小的水花,还有许多水珠顺着移动过来的机械手臂溅落在了地上。

        也是这时候安提诺米才发现,原来箱子里面不仅充斥着漆黑的云雾,更是装满了透明无色无味的液体。原本无法混合在一起的水和雾如今却相溶在一起互不干扰,对于被尝试所束缚的入江正一来说眼前的景象实在是令人惊异无比。

        ……说是Neo研究所的副所长,实际上他至今为止一次都没能亲眼见到过箱子打开的样子啊,更别说救出被关在箱子里的人了。

        “啊咧咧,跑掉了好多,要马上关上盖子才行!”看见机械手臂已经从箱子里抽了出来,在墙壁旁边白兰马上操作了几下,刚打开的盖子马上又合拢,将想逃逸出去的黑色雾气牢牢锁在了箱子里,“好了,接下来的场景有些少儿不宜,小正你先带着盒子回去吧~”

        入江正一抽了抽嘴角,最后还是将吐槽的*忍了下来,抱着盒子转身离开了。虽然白兰通过他与彭格列间接有了些合作,但入江正一很清楚对方并没有真正信任他,现在白兰所表现出来的友善只是因为双方有着共同的强敌,白兰对他一直都是有所保留的。

        所以入江正一并没有徒劳的提出希望留下来,而是在白兰警告他之后选择了马上离开。

        在入江正一离开之后,白兰才终于控制着机械手臂下降,贴着地面平放了下来。而在面向着安提诺米的机械手臂前端,赫然便是一块堆满了线路屏幕与不知名仪器的钢板,以及双眼紧闭被禁锢在钢板上的棕发青年。

        ……也许用禁锢这个词来形容有些不太妥当,因为安提诺米靠近以后发现钢板上的那个青年几乎已经跟钢板契合在一起了,肩关节以下的手臂以及根部以下的双腿都陷入了钢板之中,像是受难的耶稣被固定在十字架上一样,被钢铁与古怪的仪器们紧紧缠住无法脱身。

        虽然在岁月的打磨下那张稚嫩腼腆的少年脸变得更为英气与棱角分明,但安提诺米依然能够一眼辨认出,那个陷入钢板中头发湿漉漉看起来颇为可怜的棕发青年就是泽田纲吉。大概是被白兰抓住以后连太阳都没机会见到了的缘故,他原本就浅肤色的脸庞变成了病态的苍白,配合上现在挂在细长睫毛顶端的晶莹水珠还有点楚楚动人的弱势魅力。

        安提诺米意味深长地看了白兰一眼,用分辨不出是否生气了的深沉语气问道:“你说过他现在活的很好?”

        “相较于落到那个魔女手里被学成人棍然后插在花瓶里来说,你不觉得现在四肢健全的阿纲已经过得很不错了么?”白兰不置可否地如此说着,然后走上前去扒拉了下对方湿透了还在往下滴水的棕毛,自言自语道,“头发又长了,该修剪了呢。”

        白兰也不知从哪来掏出了把理发剪刀,直接扶着泽田纲吉的脑袋手法娴熟地修剪了起来,安提诺米有点受不了白兰现在那种像对待洋娃娃一样温柔对待泽田纲吉的病娇即视感,浑身难受地说道:“把他放下来……”

        “把他放出来倒是不难,但是再想送进去可就不容易了,如果你不介意阿纲直接挂掉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他放出来。”白兰漫不经心地指了指钢板上的各项仪器,笑着说,“你知道他在这里面被关多久么?快一年了哦,现在阿纲的身体机能完全靠着机器在维持,随便扔出来可是会死掉的。”

        白兰并没有将泽田纲吉的头发修剪得太短,只是将盖过额头有点遮眼睛了的过长发烧修了修,然后便收起了剪刀,“静养恢复起码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而将阿纲放出来的瞬间魔女马上就能知道——所以我早说了先弄死魔女再来嘛,你见到了阿纲现在的样子除了多点愤怒值以外还能有什么用呢?”

        “那里面的水,不但可以遏止死气之火的燃烧,更是会使肌肉松弛无力,长期泡在那里面,现在阿纲连睁眼跟说话都做不到了,想跟他聊聊天都得等几小时药效缓和人清醒了以后才行。还有那黑色雾气……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白兰脸上出现坏掉了似的怪异笑容,指着看上去漆黑一片的箱子说道:“那些,都是‘大空’哦?魔女根本就没有信任过我,虽然默许了让我来关押阿纲,但是却抽|出了他一半的灵魂,并且将其污染成了黑雾……没错,她是希望阿纲继续活着,但也就只是‘活着’了,在那个箱子里面,在灵魂被污染了的黑暗里面,活着。”

        安提诺米沉默了一会,然后问白兰:“将他带出来以后会怎么样?”

        “短时间不会有问题,我就经常把阿纲拽出来聊人生呢。不过与被分离出来的那半灵魂间隔太久了嘛……”白兰不确定地顿了顿,“大概是变成植物人?最好的结果也许是失去大空属性的死气之火变成普通人,不过我可不认为魔女留下的后手只会导致出这么温和的结果。”

        安提诺米似乎在白兰的眼睛里看见了恨意与怒火,但还没来得及确认是否是自己看错,对方马上又摆出了笑嘻嘻的表情,弯成一条线的眼睛里再也看不见任何真实的色彩,“所以我很不开心咯,不知道阿纲承不承认,但他确实是跟我在无数个世界里对战过的对手呢——嘛虽然屡战屡败彭格列都被我推倒无数次一次都没赢过我,不过再无能也是能让我玩得开心的对手呀。”

        “这里以及这里所有的平行世界,都是我跟阿纲的棋盘,在这里玩游戏的有我跟阿纲两个人就够了……突然冒出个不知所谓的魔女,把阿纲欺负成这样还想让我投靠她,真是找死。”

        白兰阴恻恻地冷笑了声,在终日伪装的笑脸破裂之后,骤然沉下来压抑着戾气与怒火的神色才是他心情最真实的写照,安提诺米还没来得及感慨下果然相爱相杀的勇者与魔王才是真爱,这家伙马上又一脸妒恨地说道:“能欺负阿纲的只有我!看见他因仇恨而愤怒、因无能而痛苦的只有我!那份绝望与茫然所渲染的凄美,只属于我!”

        安提诺米:……

        裤兜里的鸡蛋悄悄吐槽道:药不能停啊。

        腕上的手表嗤笑一声:说得好像这蛇精病还有救一样。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