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67章 妖精的尾巴

第067章 妖精的尾巴

        在妖精尾巴的魔导士们与敌人展开激战之际,安提诺米到底到哪去了呢?

        实际上他哪里都没有去,只不过是顺利地‘抵达终点’了而已。

        生活在地底世界的魔导士们只知道天狼岛是妖精尾巴公会的圣地,却不知所谓的天狼岛本来就不是在原地等待着人类踏足的小岛。沧海之源的位置经常性因海域流动而迁移,坐落在沧海之源上的天狼岛自然也时常变换位置捉摸不清了。

        马卡洛夫所掌握的天狼岛的‘位置’,其实只是某片与天狼岛相关联的海域罢了。在天狼岛的附近覆盖着极为强大的魔法结界,足以从物理上完全隔绝内外来往的可能,想要前往或者离开天狼岛,都必须在与结界相连接的海域中验证身份才能被放行,得到登陆天狼岛的允许。

        妖精尾巴的魔导士们本来在进入那片海域的时候就应该被魔法结界所认可,无缝转移到天狼岛的附近才是。但奈何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大串的水生亚龙在虎视眈眈,所以结界得出了放任它们通过会为天狼岛带来危险的判断,搞得他们千里跋涉跑过来连个岛影子都见不到。

        不过这样的情况也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只要现在与他们正在缠斗敌人被打败或者制服,那么作出失去威胁的判断之后结界自然就会将他们引入天狼岛附近。所以说年轻的魔导士们还得在海面上漂多久,完全取决于他们耗费在嘴炮上的时间以及收拾敌人的速度呢。

        至于安提诺米为什么会被提前放行单独进入天狼岛?那还用说吗,当然是因为他正乃天狼岛守护结界的『制造者』啊。

        就跟在地下世界中看见的那个无比熟悉却又绝非出于自己之手的地底太阳一样,在这个‘’未来世界所记载的‘历史’之中,亲手制造了结界来隔绝天狼岛与外界联系的人正是‘安提诺米’。

        当他于天狼岛上将非道巫女依格莉切击杀之后,为了防止有人觊觎依格莉切残留的污染能量特意制造了守护结界,只允许受到结界认可的人或物进入天狼岛。而这个被认可被选中的人,自然就是妖精尾巴公会的会长了。

        作为结界的‘制造者’,安提诺米理所当然地享有着优先进入的VIP通道特权,虽说连他都不记得自己制造过这么个玩意出来。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对于此刻已经身在天狼岛的他来说,现在只需要就有条不紊地接受着天狼岛上的大量信息、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历史都看遍就足够了。

        原先他以为这个世界上的信息都被人刻意隐藏过,避免让他察觉到提前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但根据他现在在天狼岛上的发现来看,他之前大概有点太过恶劣地去揣摩他人了,毕竟从天狼岛的现状来看,将世界控制权与历史信息记载全部收归在天狼岛上加密起来的人,大概就是安提诺米他本人‘曾经’干的事情了。

        ——所谓的天狼岛,实际上根本就不是什么岛屿。这里是世界核心的具现化,是非道巫女依格莉切曾于此支配世界、又在此被安提诺米所打败了的地方。岛中央的参天巨树乃是此世所有信息的记录载体,通过与巨树相连接安提诺米可以读取到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信息,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甚至可以根据现有信息走向推测出即将发生的未来。

        比如……正在阻拦妖精尾巴前往天狼岛的那两个人,安提诺米对他们的身份都一清二楚了呢。

        “奥丁桑——还没有找完吗~”

        金发的幼|女幽灵悬浮着向安提诺米飘了过来,两只没穿鞋袜的小脚正在百无聊赖地晃动着。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幼|女幽灵双手托着鼓鼓囊囊的脸颊,翠绿的双眸里盛满了等待太久的不耐以及被忽视了的不满,看上去有点生气的样子,“比起你眼前那些永远看不完的东西,难道你不觉得正在与敌人战斗的人们更值得你去关注吗?”

        “啊,梅比斯,抱歉。我需要了解的信息实在太多了,我对这个世界曾经发生过的一百五十多年一无所知,你是知道的。”

        安提诺米回过头,看着妖精尾巴初代会长梅比斯·维维亚米利欧死后所化的幽灵,向着愤怒的幽灵少女耸了耸肩作出了个无奈的表情,“你们都说我干过这样干过那样,我要是连自己曾经干过些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岂不是很尴尬。”

        “至于他们嘛……”

        安提诺米顺着梅比斯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目光定格在了妖精尾巴魔导士们与葛吉尔拉斯特战斗的实时传播画面上,“完全不需要担心啊,这场战斗的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一个马上要被洗白的反派和另一个不足为虑的逗比……不值得耗费精力去关注呢。”

        “你呀,这么自大的话小心以后会吃大亏。”幽灵少女梅比斯直接坐在了空无一物的空气上,一前一后的晃动起了两只小光脚,“你说结果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那俩家伙是谁啊?”

        “两个被金属龙养大、准备利用来对付人类的灭龙魔导士而已。叫葛吉尔的是黑铁龙的灭龙魔导士,在被马卡洛夫打败俘虏之后,会因为渐渐意识到了人类与巨龙之间真正的关系而背叛金属龙。叫拉斯特的是个逗比痴汉,纯属搞笑角色不用在意,属性是……咦,神炎龙?”

        安提诺米抬起头,向曾经参加过屠龙之战的幽灵女孩问道:“金属龙里面有神炎龙的分类吗?我还以为他们都是些什么黑铁绿铜银灰土豪金的呢……”

        “……在我的记忆里,金属龙确实是根据颜色与所属种类划分的。”梅比斯顿了顿,“金属龙中更为高等一些的也不过换用宝石来代称,蓝水晶龙绿翡翠龙白玉石龙什么的……叫神炎龙的话,更像是五色龙这边的划分吧?”

        安提诺米觉得有些可疑,于是又与巨树沟通查看了那个名叫拉斯特的红发少年的详细资料,结果发现与神炎龙相关的信息简直少之又少,除了在拉斯特的描述中|出现过几次之外几乎没有再出现了。但是无论再怎么去查阅他的身份,记载在世界核心中的设定也只有逗比、抖M、话唠这样搞笑角色役的设定而已。

        ——这是一个出场很狂霸拽炫酷、接着惨遭主角爆种殴打之类愈挫愈勇屡败屡战最终沦为抖M逗比役的感人角色。除了具有纳兹控痴汉属性跟无法治愈的重度中二病以外,完全没有其他值得关注的地方。

        虽说在心中对于神炎龙这样暧昧不明的东西存有疑虑,但从身份设定上来看拉斯特也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因此安提诺米在找不出疑点之后也没有继续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了,接着将精力用在了解天狼岛以及这个世界的一切上了——从现在一直追溯到依格莉切尚且统治着这个世界的时期,这可是个大工程。

        “原来只是个逗比角色么……好吧每个作品里面都需要一个成功的逗比役,那我也不管它们了。”梅比斯嘟着嘴自己小声的抱怨了几声,然后蹭蹭蹭地跑过来对安提诺米问道,“呐呐,奥丁桑是要回到一百多年前的过去,再一次去杀死依格莉切么?”

        外表看上去年幼无比的梅比斯实则已经是个年近两百的老幽灵了,死后因为灵魂心态相当年轻而一直保持着七岁幼|女的样貌,但是这却并不代表着梅比斯就真的是天真无邪的小萝莉。

        她在生前便已经是名誉天下的‘妖精军师’,在屠龙之战中屡立奇功让金属龙恨不能生食其肉,遭到金属龙暗算身死后也以幽灵的形态徘徊在天狼岛上,帮助那时候已经离开这世界了的安提诺米代管天狼岛一百余年,在这个历史也不过几百年的世界上完全称得上是开山级的祖师怪了。

        也正是因此,哪怕梅比斯的幽灵以天真烂漫的金发幼|女容貌出现在安提诺米的眼前,他也没办法真把这家伙当成小萝莉来看待。光是这样嘟着嘴的一声抱怨,便足以让安提诺米得到很多很多的信息。

        “再一次回到过去去杀死依格莉切么……看来在你的记忆里,那个曾经杀死了依格莉切的‘我’,也是从未来回去的啊。”

        梅比斯非常干脆地给了安提诺米肯定答复,“没错,就是这样。一百五十五年前消失的你就是从这会穿越回去的,然后在你穿越过去杀死依格莉切之前你就已经来到过这个依格莉切已死的‘未来’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影响了你让你的事件发生错乱,但像这样奇妙的情况果然很有意思呢,我先见到了未来的你,接着才遇见过去的你,噗,简直就像时间是在倒着流转的一样。”

        “正所谓你的过去即是我的未来么……真是个能够以假乱真的谬论。”安提诺米低垂着眼睑,一边继续吸纳着这个世界的知识一边与梅比斯漫不经心地闲聊着,“也许我该为此而高兴?起码我得到了未来不会被依格莉切一砖拍死在地上的保证。”

        “嘿嘿,大概正是因为你提前来到一百五十五年后将依格莉切如何被击杀的全貌尽数了解了,所以才会完美无缺地将这一过程在过去复刻下来吧。从我们的角度上来说,能够有这样一个‘必胜’的英雄出现也是相当值得信赖的事情呢,虽然现在的未来不算太美好~”

        “你似乎对我并没多少抱怨的意思。”安提诺米奇道,“你就没觉得过要是我在打败依格莉切之后顺手把金属龙一起灭掉了,世界会因此变得更好么?”

        有着这样想法的人安提诺米见得太多了,可以说从他来到这个‘未来’世界开始所见到的绝大多数都是抱有着这样想法的人。他们将自己的不幸归咎于是金属龙对世界的祸乱,而金属龙能够继续的优哉游哉的活下来祸乱世界,则是因为安提诺米光收拾依格莉切却心软放了它们一马,才会致使现在世界有被金属龙们搅和得天翻地覆生灵涂炭的灾难。

        “啊拉,就算没有金属龙,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天外异虫侵入或者古代魔神觉醒之类事件发生不是么,反正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事情出现呢,好多世界都是。”梅比斯对此倒是看得很开,坦言道,“而且比起来那些已经被毁灭掉了的世界来说,不算太美好却依然存活着的我们不已经享受着最大的幸福了么?”

        “……你倒是挺会安慰人的。”

        安提诺米长吁了一口气,心里因被质疑而产生的那点小小郁气也随即散开了,“终于查完了呢,还好,这个世界的命运还没到应该结束的时候。虽说人类依然没法在与金属龙的战争中取得胜利,但是他们却得到了为地底太阳供给能量维持其继续存在的办法,甚至还探索出了系统化教授灭龙魔法量产灭龙魔导士的教学体系呢。”

        “听起来还算是个不错的未来,看来我不需要担心再过八十年连妖精尾巴也不复存在都没人上岛的问题了。”梅比斯托着下巴,“那么你要找的线索呢?找到回到过去的方法了吗?”

        “……毫无收获。”

        安提诺米叹了一口气,将一直抵在巨树上的手掌收了回来,“这里只有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过去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倘若真如你所说,你之过去乃是我之未来的话,在这里无法找到尚未发生之事的线索。”

        这棵巨树说到底也只是这个世界的控制核心,所记载所登录的当然也只有这个世界的信息,像安提诺米和依格莉切这样的外来者能在其中留下的痕迹实在是少得可怜。除了他们什么时候破开时空裂缝来到这里、什么时候死掉或者离开的信息以外几乎找不到其他有用的内容。

        “果然没找到么。”梅比斯沮丧地垮下了肩膀,垂头丧气的小模样让人看着心变软了,忍不住想要去安抚她。犹豫了一下之后,梅比斯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抬头对安提诺米说道,“看来在我这里你是找不到有用的信息了,不过没关系,天狼岛上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家伙大概会知道让你回到过去的办法。”

        安提诺米微微瞪大了眼睛,显然是在为这里还有一个人但自己却毫无察觉而愕然,“还有一人?他是……”

        “是不是人都说不清楚啦,反正有点像我,也是个被束缚在天狼岛上永远不能离开的地缚灵呢。”

        梅比斯幸灾乐祸地笑着,脸上出现了嘲讽的恶意。看得出来她对天狼岛上的另外一位住客是发自真心的讨厌,看见对方倒霉都会露出由衷笑容的那种,“但我不保证他一定会告诉你哦?我是因为尸体和墓碑都在这里所以无法离开,至于那家伙……他好像是被你用结界关在这里的呢。说不定看见你这张熟悉的脸就会扑上来恨不得咬死你。”

        又强行背上了一口黑锅的安提诺米:……未来的我啊,你到底在过去造了多少孽!

        莫名其妙被自己来回坑好多次了的安提诺米复又叹息一声,问道:“你跟他不熟悉吗?好歹也是一起在岛上住了一百多年的邻居,怎么搞的跟仇敌一样。”

        “邻居?要是真住在他隔壁的话我也活不到现在嘞。”梅比斯嗤笑着说。

        安提诺米:……说得好像你现在还活着一样!

        梅比斯倒是没能听见安提诺米内心里的吐槽之声,毕竟他脸上冷淡的表情太具有欺骗性了,不是相熟的人很难从那张面瘫脸下看出他的情感波动来,“我觉得你的结界就是为了关注那个家伙而制造出来的嘞。要是让那个浑身死气的家伙离开天狼岛的话,闹出的动静只怕会比金属龙还大~”

        “你真的有这么讨厌他吗?”安提诺米忍不住问道。

        “……没有人会喜欢接近一个会散播死亡的怪物,哪怕我现在只是个有幽灵。”梅比斯耸耸肩摊开手,做出了一个看起来诙谐而俏皮的动作,“你现在没有见到他所以才会有点同情罢了,等你看见他以后,未必会比我好多少。”

        梅比斯越是像这样说,安提诺米心中的好奇也就越重。世界核心不会过多记载发生在核心内部的事情,就像名人传记的执笔者不会将大量篇幅笔墨浪费在谈论自己上一样,所以对于梅比斯以外的另一个人,安提诺米还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他好奇了。

        有的人会因为未知而恐惧颤抖,因为未知代表着无法探索的危险与不受掌控的结果,但同样也有人会因未知而产生好奇,因为他们有着能够抵御危险克服困难、让未知的结果变为自己倾向那种的能力。很显然,安提诺米属于后者,因此对于梅比斯口中那位‘无比讨厌’的家伙产生了浓重的好奇心。

        ……然后,他见到了,那个全身都被死亡所笼罩,蜷缩在阳光无法照耀到的阴影角落里,黑发黑袍一身黑近乎于要融入黑暗之中了的那个人。

        刚一靠近,扑面而来的冰冷寒气便让安提诺米精神紧绷,浑身寒毛倒立而起,身体完全是本能反应似的绷紧戒备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安提诺米甚至以为自己看见的是非道巫女依格莉切,因为那副带来毁灭与死亡将踏足之处全部污染成死寂的模样实在太符合污染者之名了。

        但安提诺米很清楚,他不是依格莉切。依格莉切与依格莉丝一样都是阿尔法杰洛分裂出来的分|身,理应继承到与依格莉丝相似的容貌与性别,无论怎么想都不可能是个黑色短发的男生。

        越是接近蜷缩在阴影之中的那个人,安提诺米心中的不适感便越发明显,身体与灵魂都在强烈地抗拒着靠近这个散播着死亡、污染着世界的源头。

        将他带到这里来的梅比斯早就跑得远远得看不见影子了,那个年纪一大把了还爱装嫩的幽灵女孩竟然跟他抱怨说在这家伙的周围会感觉很冷,当时安提诺米还暗笑她都变成幽灵了还知道冷呢。

        但现在安提诺米却亲身感受到了梅比斯所言的‘冷’,那不是物理意义上会让人体温降低的冷,而是更加模糊更加朦胧、光是接近就会让人不寒而栗的那种森冷,就像是蛛网遍布的黑漆古堡,即使里面开满了暖气也无法给人带来温暖的感觉。

        灵魂与身体皆偏向秩序与善良一方的安提诺米对这样邪恶的气息相当不适应,比他更为神圣纯粹的圣枪更是直接炸毛,说什么也不肯接近阴影里的那人了。压抑住身心双重的不适,安提诺米轻轻叫出了梅比斯告诉他的那个名字——

        “杰尔夫?”

        作者有话要说:夕鸟燃空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5-31  22:29:04

        m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6-02  23:08:50

        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6-05  16:49:20

        感谢夕鸟菌、mei菌以及莫莫菌的地雷,么么哒(╯3╰)

        凌晨一点有点晚了,大家的留言我明天早上再来回复哦

        下一章会在明天中午之前替换成正文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