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68章 妖精的尾巴

第068章 妖精的尾巴

        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

        也许男人这样的称呼对他来说都显得有些太过成熟了,以外表而言那家伙也就只是个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男生而已,看上去甚至比安提诺米此时的外表更为年轻。原本温和的俊颜被死气与阴霾所笼罩,在他抬起头的刹那与他对视的人便不由自主地会从心底冒出丝丝森寒。

        他的嘴唇很薄薄,而且因为长期紧抿着而显得更加没有血色,年轻的脸庞呈现出一种因常年不见天日而形成的病态苍白。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罩住了他的全身,说不出到底是怨气还是死气的黑色原因在周身环绕不算,从身上渗出的强大死亡气息使得身边方寸之间草枯花凋,没有任何活物能够接近他的身边。

        他的眼神黯淡而无光,浓墨似的黑色眼眸里看不见任何的光亮,只有深渊般的森冷与绝望从中淌出。眉眼间积郁着麻木与冷漠,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雷雨降临之前的遍天阴霾,不由平生出了望而生畏想避开他的念头。

        那是如同死水一样死寂的眼神,丧失了所有希望的光彩、彻底沉沦入黑暗之中的目光,安提诺米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痛苦才会造就出这样是世界万物都麻木了的目光。

        在苍白轮廓上那两颗黑色眼眸从他身上划过的瞬间,难以言喻的悚然感从安提诺米的心头爬起,这已经不是会让人感到不舒服或者心情压抑的程度了,太过靠近的话甚至连他自己都会被波及被影响……

        这样已经不知道能否以‘力量’一词而盖之的影响力绝非这个世界中应有的力量,像这样始于混沌源于终焉起于破灭的力量,显然与着世界树的支配者存在着直接联系。马卡洛夫想的没错,在这个传说中依格莉切陨落的天狼岛上,的确存在着她的遗宝——属于污染者、属于非道巫女的恐怖能力!

        即使是在对其力量有所压制的天狼岛上,黑发男生的身边也是一派片草不生的死地,灰败与阴影充斥着他的四周,死亡与凋零缭绕不散……毫无疑问,即使他不是依格莉切,也是继承了污染者之名的下一任污染者!

        安提诺米对名为‘杰尔夫’的黑魔导士稍有了解,他是魔法界有史以来最凶残、最强大也是最邪恶的传说级黑魔导士,无数可怕的恶魔在他魔法手册中轻描淡写地被定义出来,无数能与巨龙相匹敌的失落魔法从他手卷笔记中传承下来,在四百年前的世界里,杰尔夫才是导致世界陷入祸乱之中的根源。

        但随着非道巫女侵入这个世界以及其仆从巨龙们的张扬,曾经统帅无数恶魔名震天下的杰尔夫渐渐销声匿迹找不到踪影了。有人说他被依格莉切视作威胁排除掉了,也有人说早已取得不死之身的他不可能会死,只是隐居了起来不问世事而已。

        而留下有关他传说的人,此刻也都化为了传说中的一员埋藏于历史记载之中了。许多人都知道带来了无数巨龙供奉着外域邪神的巫女依格莉切,知道哪些在巫女身死之后仍然霍乱着世界的巨龙,却不再知晓制造出了无数恶魔的黑魔导士杰尔夫。

        而现在,不老不死的恶魔之王杰尔夫,却与依格莉切的污染之力结合在了一起……

        安提诺米不由开始觉得,前来寻找这个男人就是一个错误,也许从一开始前往天狼岛就是错误,竟然会在依格莉切已经‘死掉了’的情况下还会遇到她的继承者,还能有比这更加倒霉的事情吗?

        他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招来了之前避于百米之外圣枪,这会冈格尼尔倒是没有闲工夫跟他闹别扭,显然也猜到了眼前之人并非善茬。而当他们戒备起来之后,环绕在对方身上的死亡之气也似是察觉到了他们的警戒敌意一般,呼啸着径直扑来,企图如同夺走花草生命一样地夺走他们的生命。

        被之前那一声呼唤吵醒了的黑发男生也依然保持着遥遥看着安提诺米的动作,古井无波的无光黑眸中皆是已经习以为常的漠然,好像对送上门来自寻死路的渺小生灵已经司空见惯、不会再因他们的枉死而有所触动了一样。

        想来也很正常嘛,他是传说中的黑魔导士,是制造出了无数恶魔扰乱世间常理的邪恶源头。非道巫女与她手下巨龙们的祸乱并不能证明杰尔夫就是善良了,即使不去追溯四百年前的陈年旧事,现在的他也是身边方寸之内寸草不生的恐怖家伙。

        但安提诺米可不是他身边那些被化为飞灰了的柔弱花草,漆黑的死亡之气尚未接触到他的身体,炽热的圣焰便从他手持的枪身上炸裂绽放。纯白的圣焰烧尽了一切的污秽之物,混杂着灰白颗粒的黑气连逃散都来不及,直接在火焰燃烧到极致的高温下灰飞烟灭。

        “这、这是……”

        那个全身都被黑暗所笼罩的男生脸上终于出现了木然以外的表情,甚至连无神的眼睛也微微睁大,伸出手扶着身后枯萎的树枝踉跄站了起来,似在探索着安提诺米方向一样地伸出了手,用仿佛数百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沙哑声音低喃着:“是你吗……在哪、你在哪?”

        缭绕他在身边的死亡伴随着他的动作再次向着安提诺米所在的方向蔓延,却又为圣枪的纯白圣焰所阻。不过这下子还在寻找着安提诺米方位的男生也终于确定了他的位置,用那双没有丁点光彩的漆黑眼睛与不远处的安提诺米遥相对望着。

        他有点想要靠近的意思,但抬起的脚步却又迟迟不敢落下去;数次的张嘴像是有许多的话要说出口,但没有开口与人交流过的漫长时间却又让他像是忘记说话的方式,徒劳地多次尝试也只能吞吐出含混不清的短词。

        奇怪的是,即使那股与他融为了一体的黑暗一直蠢蠢欲动地在污染着他所踏足之地,但这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生身上却意外地找不出丝毫敌意来。

        ……很奇怪呢,安提诺米突然又觉得这家伙不像是传闻中与依格莉切如出一辙的恶棍了,大抵因为他自己也深受‘传闻’所扰的缘故,他竟然平生出了杰尔夫也跟自己一样‘风评被害’的诡异想法。

        时间大约过去了五分钟,黑发男生才终于理清了如何操纵面部从口腔中发出自己想发的音,于是深深吸入一口气之后,他用艰涩而低沉的声音、无比准确的念出了来者的名字,“安提诺米,是你吗?”

        安提诺米已经习惯到快要麻木了,这个世界里好像是个人都肯定知道他,这个世界里好像是一件事情就肯定跟他有关,这种不管怎么样总归脱不开关系的怪异感觉让他森森地体会到了大雨后的恶意,对同样动不动就躺枪被吐槽都是他错的某时臣papa生出了同病相怜之感。

        #我真的什么都没做过你们放过我可以吗我还只是个孩子呀#

        但即使心底那股怪异的感觉一直无法散去,安提诺米却还是从善如流地嗯了一声来作为回应。从那个男生站起来想向他走来却又不敢的时候,他便已经松开了紧握住枪柄的手,那个继承了污染者力量的男生不是敌人,他的大脑中|出现了如是判断。

        在安提诺米坦然承认自己身份的瞬间,黑发男生漆黑幽深的眼眸中终于有了刹那的光芒闪动,宛若沉沉夜色中骤然掠过却又转瞬消失的流星,稍纵即逝得让人都不由去怀疑那究竟是不是自己晃眼间出现的错觉。

        “太好了、我等了你太久了……我只知道你肯定会来,现在终于等到你了。”黑发男生清俊的面容上浮现出了混杂着欣喜与黯然的复杂神情。明明听上去应该是很高兴的话,表现出来的情绪却意外地低落,“不要排斥我,我、我没恶意的……我只是控制不住这力量,把它压抑在身边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他继承了依格莉切的力量,他也清楚自己继承了依格莉切的力量,并且拥有者能够轻易毁灭世界力量的他……似乎还在压制着不去动用这股力量?

        不可否认,安提诺米对于眼前这个空有着恐怖能力却又什么都没想过去做的男生产生了好奇,但现在显然不是让他去探究满足好奇心的时候,于是他问道:“杰尔夫,你认识我,知道我会来找你,看来看来你以前也曾经见到过‘未来的我’?也许你能告诉我回到过去的办法——为了让未来发展能够如同你过去一样的方法。”

        “是的,我知道,并且我正是为了帮你回到过去而在此等待着。”杰尔夫似乎终于找回了说话的方法,原本缓慢艰涩的语调也终于流畅了起来,“我在此等待着你的到来,而你又将会回到过去嘱咐过去的我在此等待。这是命运的一环,只有在叫手中的交接棒传递出去之后,我才能安然陷入永眠……”

        谈论到永眠这样不少人都颇为忌讳的词语之时,杰尔夫的表情是平和的、安静的、甚至有点解脱的味道,好像他在黑暗之中沉沦百年的苦难终于能够结束了似的。安提诺米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他并非是因为无动于衷的漠视所以双眼无光,而是真的看不见任何的光亮。

        于是他忍不住说道:“你不应该继承这份力量,过于强大的力量本身就不是人们之身所能承受的,更何况还是如此疯狂的执念。即使你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它也只会扰乱你的心灵、蚕食你的精神、侵蚀你的意识,最终将你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正如同我为世界所带来的黑暗,最终属于我的也只有这片无垠的黑暗,但这却不是偶然的奇迹,而是必然的结局。人总是会因不经意的过错而铸成重罪,而这份沉重的罪孽,只有倾尽余生才能偿清还尽。”

        杰尔夫意有所指地说道:“我的身躯不朽而不灭,只有我才能承担下这份罪恶的力量。不用担心我会堕落成下一个依格莉切,将你送回到过去之后,我将会陷入永恒的沉睡。”

        “这个世界受到过太多的创伤,在它舔舐着伤口缓慢恢复的漫长时间里,我的名字与污染者的力量都必须被世界所遗忘。只有这样,人们才能从充满黑暗的过去中走出,走向他们光明的未来。”

        杰尔夫的话里似乎藏着某种暗示,以至于有刹那的灵光从安提诺米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但他没能抓住那转瞬即逝的闪光,只是模糊猜到了杰尔夫有这不得不将这份力量继承下来的理由,弄不清楚这个逼迫他离群索居走向孤独在黑暗中渐渐沉沦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别着急,很快就会到时候了。”杰尔夫仰望着自己头顶那小片阴云遍布的天空,喃喃说道,“很快就要结束了,一切都是。”

        安提诺米沉默了会,然后问道:“你还在等待着什么人吗?”

        “嗯,不止是你,还会有人跟着你一起回去。”杰尔夫说道,“不用担心,在我的经历中你们都非常成功返回到了过去。所以不需要担心,一切都会如同一样曾经发生过的那样顺利进行。”

        “能够告诉我,那人是谁吗?”

        目不能视的黑发男生怔了一下,然后那张为阴霾与郁气所占据的苍白俊脸上第一次绽开了笑容,像是阴暗岩缝间悄然盛开的小花,“是纳兹,一个很健康很活泼也很善良的家伙呢、”

        *********

        在安提诺米与杰尔夫谈论的时候,另一边妖精尾巴的魔导士们则是与来犯的两位敌人陷入了苦战。

        能够将身体局部巨大化的会长马卡洛夫对阵黑铁龙的灭龙魔导士葛吉尔,两名同样以强化身体硬碰硬为战斗方式的魔导士暂时斗了个旗鼓相当。马卡洛夫忌惮着另一边的拉斯特偷袭没敢搞什么读条开大招,葛吉尔则是更为享受肉|搏的快|感,没有准备要使用其他魔法的意思。

        至于神炎龙的灭龙魔导士拉斯特那边嘛……连马卡洛夫都得分出精力来警惕他在背后偷袭了,露西他们的自己又能轻松到哪里去呢?

        拉斯特的神炎实在是太厉害了,金红交辉的火焰就像是炽热的太阳一般,无论是艾尔莎的刀剑还是格雷的寒冰塑形魔法都无法与之相对抗,刚一靠近就被高温灼成了灰烬,甚至连露西召唤出来的星灵们也忍受不了这样恐怖的高温,束手束脚无法接近浑身燃烧着金色火焰的拉斯特。

        与其说这家伙是被艾尔莎和格雷拖住没办法放大招一口气收拾掉年轻的魔导士们,倒不如说是这个坏心眼的小子起了玩心,如同猫戏老鼠似的逗弄起了左支右绌的年轻魔导士们。一边轻松化解掉对方拼了命的攻击一边还贱兮兮地嘲讽着:“啊咧咧嘴皮子耍得这么厉害怎么过起招来就是个战五渣了?果然不愧是单口相声女演员,全部本事都凑在一张嘴皮子上了啊……”

        露西被这个嚣张的混蛋气得要死,却又实在拿他没多少办法。虽说除了他们三个以外妖精尾巴公会还来了其他几名魔导士,但现在他们对付起再次包围过来并且准备爬上船的水生亚龙们都已经分|身乏术了,根本抽不出精力来帮助露西三人。

        别说帮忙了,看着他们对付数量众多的亚龙实在吃力之后,露西还不得不召唤出来自己最强的星灵——水瓶座的阿葵亚去帮助他们。原本在露西同时召唤两名星灵发动攻击的时候还能算得上是均势,但是水瓶座的最强星灵离开之后拉斯特所面临的压力便骤然减小了许多,起码他不需要聚集起火焰墙来抵消掉阿葵亚掀起的狂狼了。

        也正是因为这家伙越发游刃有余的态度,让露西三人深感到了被小觑忽视的屈辱,他们并非不能接受自己技不如人打不过拉斯特的事实,只是难以忍受对方这样戏弄似的态度,对这个欠揍的混蛋恨得牙痒痒。

        又一次被拉斯特弹出来的高温火苗逼退之后,露西终于忍无可忍地朝着纳兹倒下的方向咆哮道:“纳兹你这混蛋还要偷懒到什么时候!看不到我们现在被人跟逗耗子似的在逗着玩吗——还没死就赶快给我爬起来把这混蛋打趴下啊!!”

        “啊……好痛苦……”

        脸色青白的纳兹躺在甲板上呻|吟了两声,“我的头好晕,胸好闷,连肾也好痛……”

        “肾泥煤的痛啊你又没买削肾客家的四袋苹果还肾痛,申通包邮么!”气急了的露西风度全无,明亮的眼眸愤恨地瞪着眼前左闪右躲笑嘻嘻的红发少年,连呼吸都变重了起来,“快点起来弄死这混蛋啊,船都停下来这么久了你也该好了吧!”

        “啊,我的肾好痛——嘎、船停了?”

        刚才还躺在地上呻|吟不止的纳兹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个鲤鱼打挺无比矫健地从地上跳了起来,左顾右盼看了看真的没有继续前行的船只以后,腰也不酸腿也不疼肾也不痛了的哈哈大笑道:“哈哈,既然船已经停下来了,那我也要开始干活了!”

        穿着挂衫背心与未过膝短裤的纳兹用拳头击了下自己的手掌,看向旁边浑身燃烧着金红烈焰的红发少年,眼眸里燃烧起了熊熊的战意,“喔,还是个玩火的。你的火焰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呢,燃烧起来了!”

        “嘁,纳兹桑你还是老老实实躺在地上等着咱去虐待你的样子比较可爱,这副元气满满的傻愣样子真是看得人倒胃口啊~果然还是由咱来把你打得奄奄一息再拖回去啪啪啪比较好!”

        拉斯特轻松地躲开了艾尔莎的斩击,身上燃烧的烈焰猛然高涨逼退了靠近他的艾尔莎格雷两人,轻蔑地挥动手指划出一个圆圈之后,瞬间燃起的火焰形成了炽热的牢笼,将艾尔莎格雷露西三人困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你们三个最好给咱老实点哦~要是打扰到了咱欣赏纳兹桑惨叫的余兴,也许会被愤怒的神炎直接烧成灰了呢。”拉斯特笑得天真烂漫,但唇角却勾起了残忍的笑意。两团摈弃了赤红完全转变为金橙色的火焰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中,隔得老远便能感觉到那股连空气都快被点燃了的炽热,“看起来很好吃么,咱的神炎可不是纳兹桑这样普通的火龙能吃下去的说~”

        如同之前戏弄着露西他们的样子一样,明明可以喷出大量烈焰吐息将纳兹整个人吞没融化掉的拉斯特非要玩花样作死。弄出两团自己所能凝聚的最高温火焰之后,慢悠悠地朝着纳兹扔了过去,那速度连七老八十的老太太都能躲开,简直就像是挑衅纳兹的智商似的。

        但偏偏纳兹这个单细胞生物还就爱吃他这一套,面对着慢悠悠想自己晃着过来的两团金焰,纳兹非但不躲不避,甚至还站定在原地张开了嘴一副真要将火焰吞下肚子的模样。

        被困在火焰牢笼之中的露西见状急得大叫了出来,与那种金色火焰亲自交战过的她比纳兹更清楚那种火焰的可怕之处,“笨蛋你快躲开啊!那东西不能吃!!”

        “哼,没用的呢。咱的火焰已经锁定了纳兹桑,无论他躲到哪里去都逃不开的说!”拉斯特脸上浮起了得意的狡黠笑容,像个恶作剧得逞了的孩子,“但是不用担心,咱可不会让纳兹桑就这样轻松地死掉了呢。等到他被咱的火焰烤得六分熟之后咱会……嗯?嘎?纳尼?囊大陀?!阿里眼!!”

        站在原地的纳兹张开嘴巴将两团金色火焰吸入肚中,却没有像捂住眼睛不忍再看的露西猜想中那样直接被烧成飞灰,反而是继续安安稳稳地站在原地,甚至还摸着圆鼓鼓的肚子打了个饱嗝。

        “燃起来了啊——多谢款待,味道果然很不错。”纳兹手上冒出了赤红色的火花,朝着因金色火焰被纳兹吞入肚子后失去控制而表情错愕的红发少年咧开了嘴角,“作为回报,我也请你尝尝我的火焰吧——火龙的咆哮!”

        作者有话要说:囊大陀和阿里眼都是日语的音译,就是表惊讶和怎么会这样的意思,因为被鬼畜恶搞所以现在渐渐多出了逗比的感觉来

        拉斯特其实是个很重要的角色,真的。

        然后这章我从下午4点写到现在才写完,还没算上午写的时间……悲伤脸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