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69章 妖精的尾巴

第069章 妖精的尾巴

        纳兹吐出的火焰并没能成功攻击到拉斯特,寻常温度的火焰尚未靠近便已经被他周身缭绕的金色烈焰同化了。但即使纳兹的攻击没能奏效,光从气势上也是彻底扳回了一城,将拉斯特之前一直无比嚣张的气焰给狠狠地压了下来。

        露西看着纳兹将金色火焰吞进肚子里以后还咂巴着嘴一脸满足的样子,脸上担忧之情溢于言表,生怕他会突然燃烧起来变成个火人。而拉斯特显然也还沉浸在自己火焰竟然被纳兹一口吃掉了的不可置信之中,像是看见玩具熊突然自己站起来了的小孩一样,满脸的错愕与不忿。

        “……好、很好啊,纳兹桑果然没有让咱失望。就是要像这样的纳兹桑才能够满足咱的期待,现在越是顽强等到咱一点点敲碎你骨头的时候发出来的惨叫声也就越是美妙!”拉斯特那张漂亮而稚嫩的脸蛋微微扭曲了起来,小麦色皮肤上展开的俊秀五官尽显张扬,“既然连咱的神炎也能吃下去,那咱就让你一次吃个痛快好了!”

        拉斯塔张开双脚在原地站定,上身向后仰做出了个往空腹中大量吸气的动作,数之不尽的金色魔法阵在他周身展开,从中隐约激荡而出庞大魔力比当初他使出那招神炎龙的咆哮时更为惊人,连空气都被高温带动的仿佛即将沸腾。

        突袭而来的猛烈气旋将他上半身敞衫小背心吹得猎猎作响,一头鲜艳的红色短发随着气旋飞转起来,像是一团正在燃烧的炽热火团。拉斯特此刻的姿态与纳兹之前喷出烈火反击他的时候非常像,可以看得出来,他正在准备的招式同样也是传承自巨龙的‘咆哮’。

        早已经见识过神炎龙咆哮威力的露西等人脸色巨变,那是在凛然中混杂进了些许畏惧的表情,“纳兹快阻止他,不能让他把这招放出来!”

        将他们表情尽收眼底的拉斯特表示非常愉悦,他最喜欢看见无能的人类在毁灭前夕所露出那种恐惧而不甘的表情了,这会让他感觉到一种肆意支配他人生命如同神祗一样无所不能的快|感。为了能够更多地欣赏到他们脸上的绝望,即将完成聚气的拉斯特刻意拖长了语调,一字一顿地用力念道:“神-炎-龙的,咆——”

        “火龙的铁拳!”

        在繁复冗杂的金色魔法阵中倏忽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色魔法阵,然后便从魔法阵后方出现了纳兹紧握的拳头上以及拳头上燃烧着的火焰,直直撞上了拉斯特面有得色的脸,一记妖尾友情破颜拳硬生生打断了他尚未说出口的最后一个音节。

        失去了施法者的吟唱,原本浮现在他身边吞吐着金色烈焰的魔法阵们也渐渐散去。不过即使因他自己作死拖长音节导致早该完成魔法迟迟没有放出来,原本聚集好了的魔力也已经在他周身形成一圈环绕的金色烈焰,硬是从烈焰之间突破进来强行打脸的纳兹身上也多出了不少的烧伤,样子看上去反而比被他揍了一记破颜拳的拉斯特更惨的样子。

        不过即使身上很多地方都被烧得火辣辣的疼,纳兹脸上飞扬的神采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眼中炙热的战意反而变得更加高昂了起来,甚至还以拳击掌地冲着捂着半边脸的红发少年挑衅道:“敢在我的面前玩读条,真以为我不敢打断你的技能吗!”

        拉斯特:……说好的反派不放完大招主角绝不动手呢!导演这家伙他不按照剧本写的来啊!

        虽说两者都是从巨龙那里传承了灭龙魔法的灭龙魔导士,但拉斯特所使用的神炎显而易见地要比纳兹的普通火焰阶级更高,直到现在为止的短暂交锋中又被喷火又被揍的这家伙一点都没有要被纳兹火焰伤到的意思,反倒是纳兹身上挂了不少的菜。

        但即使如此,被一记友情破颜拳直接命中了的拉斯特依然收到了极大的精神打击,那颗尽装着锐眼锋芒从未受到过真正挫折打击的心灵无法承受自己竟然被打脸了的事实,漂亮的五官拧在了一起,尽显扭曲与狰狞,“你这个混蛋,竟然敢偷袭咱……有种放学你别走!咱要告老师了!”

        “什么偷袭不偷袭的,我们现在不正在战斗么,打得爽就是了管那些有的没的!”纳兹强行打断了拉斯特的抱怨,一个小跑冲上去继续挥舞着拳脚怒揍他,“火龙的翼击!火龙的摆尾!火龙的冲撞!”

        纳兹这种跟街头斗殴般完全不讲道理堪称魔导士之耻的攻击不仅令被打懵了的拉斯特难以招架,同时更是让陷入围观解说状态的露西三人看得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了,一脸‘卧槽你怎么能这样’的暴漫表情。

        刚才还在花式吊打他们的拉斯特瞬间变成被吊起来猛打的那一方了,这转变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纳兹一拳完了又接一脚打的那是个虎虎生风,酣畅淋漓得如同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就停不下来,但是被他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的拉斯特心里却是异常憋屈啊,说好了大家都是魔导士站桩读条聚气发大招的文明决斗呢!说好的等级压制和属性压制呢!导演你这个剧本肯定拿错了吧!

        被纳兹近身以后强行开始肉搏战的拉斯特招架动作十分笨拙,被打得且防且退到最后完全是只顾着抱头不被打脸了,一点还手的余力都没有,跟个豆沙包似的被揍得连哭声都发不出来。

        跟嘴里被强塞了黄连一样苦涩的拉斯特也是有苦说不出啊,谁让他为了提升逼格与耍帅学的都是些炫酷狂霸拽的大招,不是要聚气就是要读条,碰上死皮赖脸贴身肉搏个不停的纳兹那完全就是老鼠遇上了猫简直没辙。嘴刚张开还没念出声音来就被一拳揍得闭上了,被打怕了想往后退一步马上就被纳兹追上继续胖揍,被吊打到这个份上连求饶都不让了,教练我想学拔网线啊!

        凭心而论,现在正在被纳兹满船追着乱打的拉斯特确实相当憋屈。要是真按照魔导士们传统的站桩读条互开大招的方式来战斗,估计现在纳兹这会都要被他的神炎给烤到九分熟了,但奈何他遇上的是纳兹这样不按照常理出牌的魔导士,顶着魔导士的名头最爱干贴身肉搏的战士事情,让完全找不到功夫读条的拉斯特被打得下半身都要瘫痪了。

        遇到艾尔莎和格雷那样普通的魔导士还好,拉斯特他身上燃烧起的金色烈焰便已经足以逼退他们拉扯开足够的空间了。偏偏此时与他作战的是纳兹,同样具备着火龙属性的灭龙魔导士,刚才轻松逼退了艾尔莎跟格雷的烈焰却不再有那么奏效了。

        即使在阶级上被他所压制、在单纯的火焰比拼上逊色于拉斯特,但被火龙抚养长大的纳兹依然是个玩火的行家,对火焰有着超乎寻常的耐性。对于普通魔导士和星灵们来说比剧毒更可怕、沾都不能沾到一下金色烈焰于纳兹而言也就只是相对有点烫人的火焰罢了。

        而且,还是虽然有点烫人但非常好吃的火焰!

        执着于读条与大招的拉斯特,终于被肉搏系法师纳兹教导了做人的真理。直到被揍的满头都是包的拉斯特显然已经是再起不能了以后,意犹未尽的纳兹才终于停下了手,仿佛刚才酣畅淋漓地运动完了一番似的。

        将奇怪的舒♂畅发泄完毕之后,纳兹神清气爽地跟同伴们打着招呼,“唷,成功干掉了呢!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感觉很爽的样子,比平时更开心了!”

        露西还没来得及吐槽他是不是在吊打过程中被突然激活了什么奇怪的抖S属性,那位不幸激发其抖S属性的受害者就已经颤巍巍地站了起来,一双红眼睛瞪得跟个兔子似的,牙根摩擦的声音大到了连几米外的露西都能听见的程度。

        “混蛋……你这个混蛋,咱要杀了你!”词汇储备量拙计翻来覆去似乎都只会一句混蛋的拉斯特咬紧了牙齿,以指尖都要抠进掌心里似的力道攥紧了拳头,像是个被高年生欺负了的准备上来拼命的小孩一样,“杀了你,咱要杀了你雪耻!”

        “哦——还能打呀?那可太好了,我这回又觉得有点不过瘾呢。”

        纳兹回头看着摇摇晃晃站立着的红发少年,突然露出了一个元气开朗的阳光笑容,“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燃烧着金色光焰与燃烧着红色火焰的拳头相碰撞,高涨的金光瞬息间吞没了纳兹拳头上的火焰,组成金红交错的烈火反过来灼伤着纳兹的拳头,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兹拉兹拉声音。但是比起火焰烧灼皮肤更为明显的,却是那让在场所有人都清晰听见了的,‘嘎达’声。

        那是很清脆很悦耳的声音,很多人之所以爱吃饼干薯片之类的硬物小食,有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喜欢听见这样清脆的‘嘎达’声。

        但倘若放在人类的身体上,这样清脆悦耳的声音却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而通常情况下若是人类身体发出了这样的声音……那只能代表一件事情。

        亲爱的,你骨折了!

        骨头碎裂的声音令拉斯特瞪大了眼睛,随即而来的剧痛更是席卷了他的全部神经,高涨的金色烈焰随着他一泻而下的气势一并消散了。充斥在红眼中的戾气与怒火荡然无存,只余下因疼痛而产生的氤氲雾气,将他原本就相当漂亮的红色眼睛衬得犹如红宝石一样光彩亮眼。

        “唔、呜……呜。”紧咬着下唇脸色煞白的红发少年退后了一步,用完好的左手紧紧捏住指骨碎裂的右手腕,捏的手腕上都出现了红印子,“混蛋,纳兹你这个混蛋……给咱记住了,咱一定会回来报仇的,一定!”

        金橙色的光辉从他身后骤然浮现,灼热的火环破开空间形成了一道通往其他地方的传送门。捏着受伤手腕的红发少年往后一跃跳入了传送门之中,临走前还不忘目光狠厉地瞪了纳兹一眼,像只被打伤以后记着丑准备来日再报的小兽。

        ……不过骚年啊,你就这么潇洒的走掉了真的没问题吗?走不掉的葛吉尔被你卖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啊!

        还在奋力与马卡洛夫缠斗、结果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从带领着亚龙们包围他们变成陷入他们包围的葛吉尔:………………

        黑铁龙的灭龙魔导士,英勇的皿煮逗士葛吉尔,与包围住他的妖精尾巴匪贼们经历一番血战后力竭而亡,享年十八岁。

        ↑信这个你就输了……

        *******

        “嘁,别白费功夫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你们这些该死的人类,别妄想从老子嘴里得到一丁点有用的情报!”

        不幸被人海战术打败了的葛吉尔此刻正被五花大绑地吊在船杆上,那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好像他是三贞五烈的割命裂士似的,看得露西心头一阵火起,一巴掌糊之怒曰:“你个熊孩子还拽,到底是谁莫名其妙跑出来袭击我们的,你以为你演个宁死不从的样子你就是刘胡兰了吗!”

        “哼,随便你怎么奚落我,技不如人我无话可说。”葛吉尔冷哼了一声,用充满恶毒意味的目光在妖精尾巴的魔导士身上扫了一圈,“你们这些秋后的蚂蚱也蹦跶不了几天了,我又何须与你们一般见识!”

        马卡洛夫拦下了还想发火的露西,上前充分发挥了自己白胡子老爷爷的外貌优势,和颜悦色地问道:“小伙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说除了你和之前逃跑的那个逗比小子以外,还有会像你们一样的人来袭击吗?”

        “死老头,别想套我的话,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们的。”葛吉尔警惕地看着他,“现在就给个痛快杀了我吧,高贵的龙族战士没有人是跪着死的!我会在地狱里面等待着你们,你们的好日子很快也会到头了!”

        露西忍不住吐槽道:“高贵的龙族战士里面压根就没有‘人’吧,你个号称自己是混血的杂种还是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搞不好那些龙从来就没把你当成过同类——哦抱歉,考虑到它们跟你一样弱爆了,也许基于弱弱相惜的原则它们还真的会把你当成同伴呢。”

        “可恶的人类,你可以瞧不起我,但是绝对不允许你侮辱龙族!”已经被深度洗.脑了觉得自己就是黑铁龙的葛吉尔大吼道,“龙族是最伟大的种族,是世界的支配者与主宰者!尔等阴暗渺小的人类,除了苟活于地底狭缝之间外根本连生存的资格都没有!”

        露西俯视着被绑在船杆上的葛吉尔,一副鼻孔都要翘上天了的得意样子,“我看呐那些龙都是些胆小鬼,在我们妖精尾巴的面前压根连面都不敢露,所以才会怂恿你们这种蠢货来袭击——哎,连你们这么又笨又蠢还无能的家伙都被当成战斗力了,龙族的战力还真是堪忧啊。”

        “胡说、一派胡言!伟大的巨龙们只是忙于要事无暇分|身来应对尔等这些臭虫,等到准备就绪之后马上就是你们下地狱的时候!”号称绝对不会透露一丁点消息的割命裂士葛吉尔被露西激得脸红脖子粗,大声嚷嚷地反驳着。

        狡黠的笑容从露西脸上一闪而过,接着她很快又在脸上扬起了不屑一顾的笑容,嘲讽道:“什么巨龙啊,在我们妖精尾巴的威名下还不是只有夹着尾巴逃走的份?你看看你那个同伴多聪明,被我们纳兹吊打的骨头都断了之后就当机立断灰溜溜地逃走了,只有你这种笨蛋才一根筋地留在这被活捉了。你们都这熊样那什么金属龙的还能好到哪去?说不定听见那红毛小子回去说完我们的威风事迹之后吓得连都头不敢望天上冒了呢。”

        “胡扯,无耻,真是无耻之尤!”将龙族之骄傲视作自己之骄傲的葛吉尔最受不了这样的嘲讽,梗着脖子对着露西怒目而视,咆哮道,“你们很快就就要为自己的无知与无耻付出代价!维吉尔翁已经将此处的坐标通传了回去,黑龙王阿库诺罗利亚即将亲临天狼岛,你们马上就将亲眼见证人类的末日!”

        “啊呀呀,原来是黑龙王阿库诺罗利亚呀,好厉害好厉害,这下我们可得好好准备下迎接黑龙王陛下的大驾啊。”

        露西笑眯眯地挥了挥手,果断将众人给她点赞的NICE赞美收了下来,然后跟骤然瞪大眼睛意识到自己把情报全部泄露光了的葛吉尔说道:“好了,感谢葛吉尔前辈的配合~现在我们想知道的信息已经全部都知道了,你也没有利用价值了呢……麻烦你安安静静地睡过去一会吧~”

        心情愤慨而不甘的葛吉尔还想要在说些什么,却被格雷一记手刀劈砍在颈侧,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等到葛吉尔失去意识之后,一直在演戏套他话的露西才终于松了口气,一脸茫然地向着会长马卡洛夫询问道:“黑龙王阿库诺罗利亚……那是什么?”

        “阿库诺罗利亚吗,真没想到竟然会是它亲自前来,看来八十年出现一次的机遇果然非常重要,而且就在天狼岛上!”马卡洛夫锤了下掌心,然后幽幽叹道,“至于阿库诺罗利亚……”

        ********

        “阿库诺罗利亚,它是金属龙现在的统治者,永恒的黑曜石之王。”在被结界所隔绝的天狼岛上,杰尔夫与安提诺米同样聊到了这个话题上,“我认识他的时候是在四百多年前,那时候的他还是个人类,一个富有野心崇尚着力量的人类。”

        杰尔夫是有史以来做臭名昭著的黑魔导士,因为他从虚空中定义了无数的恶魔使其显现在人世间,曾经一度掀起了混乱狂潮。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除了从虚空中定义恶魔这样‘无中生有’的方式以外,杰尔夫同样也尝试过其他很多的方法来制造恶魔。

        他会热衷于让恶魔这样的新概念诞生在世上的理由已经无人知晓,也许最开始他只是因为太过寂寞所以才制造出同伴也说不定。但历史为恶魔所述的记载却是‘混乱与邪恶之源’,无论致使恶魔出现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它们为人世间带来灾难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阿库诺罗利亚,正是诞生在杰尔夫手下的恶魔之一。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不该完全被算入恶魔,因为具有着野心觊觎着龙之力量的他的真正目标,乃是将自己变成一只真正的巨龙。

        但即使是杰尔夫这样旷古烁今的黑魔导士也没办法做到这样的事情,因此被黑魔法所扭曲的阿库诺罗利亚变成了既不属于人也不算巨龙的猎奇生物,它有着与巨龙相似的身躯,却具备着人类的狡诈思维。更令人令龙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异种背上长出的还是花纹繁复的恶魔之翼,而非巨龙的肉翼。

        人类恐惧着它,巨龙排斥着它,甚至连同样诞生在杰尔夫手下的恶魔们也嘲笑它是个畸变的怪胎。因对力量的向往,阿库诺罗利亚陷入了无人理解的疯狂。

        “然后,它为了得到更进一步的力量,打开了禁忌的大门。”杰尔夫说道,“如果我没有将它变成那副模样,也许直至今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但四百年前的我,却从未意识到一次小小的改造实验竟会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

        疯狂的畸变黑龙,召来了名为毁灭的祸乱,召来了另外一个同样饱受疯狂折磨、只能以聆听他人惨叫声舒缓紧绷神经的污染者。

        那是至今两百多年前的事情,也是距离安提诺米击杀依格莉切之前,这个世界所历经的、最为黑暗的时期。

        阿库诺罗利亚,他唤来了依格莉切,并且侍奉其为主,得到了污染与毁灭的力量。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