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72章 妖精的尾巴

第072章 妖精的尾巴

        在瓦解掉了黑曜石龙王阿库诺罗利亚企图复活依格莉切的野望之后,背负着打倒依格莉切重任的安提诺米与纳兹便准备通过时空门返回到一百五十五年前的过去,去将历史扳向他们所认识的那一侧。

        负责为他们打开时空门的是杰尔夫,安提诺米在这个时空中受到了奇怪的限制、无法打开通往任意地点的时空门,因此也只能有杰尔夫来代劳了。

        不过好在杰尔夫还是能做到这一点的,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为他所继承的污染者之力与尚且存活在一百五十五年前的依格莉切之间一直保持着联系,所以他要打开一道前往过去的传送门,也并非太过强人所难的事情。

        除了安提诺米与纳兹要返回过去以外,妖精尾巴的魔导士们也得接受现实准备无功而返了。他们前往天狼岛是为了寻找到依格莉切的遗物,以此来寻找到战胜巨龙亚龙的契机,但可惜的是,被依格莉切遗留的力量已经为杰尔夫所继承了,并且这股狂躁不安的污染之力甚至连杰尔夫也无法驯服,寻常魔导士们自然更是没法奢望借助于此力量了。

        幸运的是,对人类而言具有着最大威胁的黑曜石龙阿库诺罗利亚已经在天狼岛伏诛,其余金属龙也刚从死亡的威胁中逃脱出来正处于惊慌失措的状态,再加上龙王的陨落,可谓真真是应了群龙无首四个字。

        人类与金属龙之间仍然存在着相当大的实力差距,但是最令人绝望的黑曜石龙王陨落之后再想打败金属龙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巨龙与高等亚龙们固然强大,却不像阿库诺罗利亚那样全然看不见战胜希望、令人绝望到了近乎窒息的程度,只要人类永不放弃走出地穴重返地表的期望,他们相信自己终究会有重新站立在阳光之下昂首挺胸的那一天。

        对于无功而返却又充满了对明天希望的人类魔导士们,安提诺米除了对他们报以由衷的祝福以外也没有其他可以帮忙的地方了,不过对于这些坚毅顽强用不轻言放弃的人类们来说,他只需要祝福就是最好的帮助了吧。

        安提诺米一直都有种预感,感觉这个‘未来’并非是实际存在着的真实世界,或者说不是他所能在世界树上寻找到的世界,这个非道巫女死亡一百多年的世界,与此时仍被阿尔法杰洛所支配的三千世界存在着显而易见的矛盾违和。

        他能感觉得到,一旦走入杰尔夫打开的传送门中,也许他就再也没办法回到这个世界来了。但是这又如何呢?这里既不是他的世界,也不是需要他的世界,他只是偶尔途经此地的过客,从这个世界的历史中退场消失乃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又不是哈拉克提那样以维护所有世界稳定运转为己任的自虐狂,本就没有背负起其他世界的责任,人类的世界,还是交由人类自己去拯救来得好。想到这里,安提诺米终于再无疑虑,抬脚跨入了杰尔夫所打开的暗紫色传送门之中——

        然后,一阵天旋地转的坠|落感,席卷了他的全部感知。

        那并不是穿越时空时常有的眩晕感觉,而是仿佛从云霄高空之上蓦然下落的失重感觉,几乎每一个从浅眠状态中被惊醒的人都体会过这种感觉。而当安提诺米睁开眼睛将漫天星辰天光尽收眼底之后,他终于能够无比笃定地确认了,之前的那个世界果然不是他途经过的真实世界。

        因为,此时的他,正身处在穿越过程中的时空隧道里啊。

        将稍有些浑噩的大脑重新梳理了一遍,安提诺米得出了自己尚未真正抵达过妖精尾巴世界的结论。他现在正显而易见地身处于连接虫洞两端的时空隧道中,背向着的起始地乃是依格莉丝刚刚陨落了的家庭教师世界,而目的地,却是有着依格莉切等待着的妖精尾巴世界。

        也许是幻觉、也许是梦境……总之有人刻意引导着他的精神前往了那个虚幻的未来世界,就为了让他认清即使依格莉切被他打败了,该世界也不会因此而变得好过的所谓‘未来’。

        “啊拉啦,虚幻什么的还真是足够失礼的形容词呢。那里才不是被编造出来的虚幻梦境,却是根据可能性发展出来的、在未来里真实存在的『未来世界』哟。”

        双尾的黑猫不知从哪里走了出来,也有可能是她从一开始就在这里待着安提诺米却没注意到,但是当她褪去猫形变化成有着深紫色长发的女孩之后,其存在感却是无论如何也不容忽视了。

        安提诺米注视了眼前穿着西欧式淑女晚礼服的女孩一会,目光停留在了对方身后来回摇摆的尾巴上,问道:“就是你把我弄去那个‘未来’世界的?”

        “正是如此。在安提诺米先生完全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我拦截了你们的时空旅行,并且诱导你们精神接入了未来世界的碎片——我知道这样的答案令你感到十分的难以置信对吗?的确,要在不被你察觉到的情况下做到这些事情实在是相当的困难呢,就可能性概率而言,大概已经属于近似不可能的奇迹了吧。”

        女孩脸上荡开了一抹说不出是狡诈还是天真的笑容,“请容我自我介绍一下,鄙人芙蕾德莉卡·贝伦卡斯泰露。没兴趣记住我的名字也没关系,您只需要知道,我是啊呜啊呜罗拉的巫女,同时也是奇迹的魔女就足够了。将概率无限趋于零的奇迹实现,恰好正是我的拿手好戏呢。”

        哈拉克提口中常以名字直称的菲泽莉努,其全名正是菲泽莉努·阿乌古斯督斯·阿乌罗拉。若非哈拉克提这样关系亲密又地位等同的存在,通常情况下其他有幸蒙受她召见的幸运儿们都只能尊称其为‘大阿乌罗拉卿’以示尊敬。

        安提诺米显然是跟着大靠山哈拉克提的叫法叫惯了才会对她直呼其名,而他眼前这位奇迹的魔女,显然是出于与菲泽莉努极为亲密恃|宠|而骄的缘由,才敢将其戏谑称呼为‘啊呜啊呜罗拉’。

        他其实还停留在那个幻境未来中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这件事情与菲泽莉努派系的人脱不开干系。只是安提诺米实在没想到,悄悄使坏把他送去幻境未来世界的竟然会是这位奇迹的魔女,菲泽莉努的|宠|儿。

        贝伦卡斯泰露的大名安提诺米素有所闻,她是有着无限寿命的,代表「碎片和奇迹」的魔女,有着能使任何「不为零」的可能实现的力量,拥有控制‘可能性碎片’的力量。她在理论上拥有着无限次引发奇迹的力量,以掷骰子为喻,贝伦卡斯泰露能无限次重复投掷,在无限接近于零但不等于零的机率中往复,不断轮回重复,直到掷到6为止,将可能性的几率放大到100%。换而言之,只要可能性不是绝对为零,她就能将可能性激活,可谓是奇迹和希望的象征。

        但讽刺的是,这位本该带来希望的魔女却比谁都热衷于聆听人类绝望时的悲鸣。与其称呼她为『掌管奇迹与碎片的魔女』,倒不如叫她『无论如何也不容许奇迹出现的魔女』。

        如果说有一份在他身为奥丁之时绝不欢迎进入北欧世界之人的黑名单,这位奇迹的魔女绝对名列前茅。虽说被她光临过的世界还不至于毁于一旦,但是奇迹被掠走的世界也不会再有多少希望与幸福可言了。

        ‘对于生命有限的人类来说可能性趋于零即等于零,他们不配享有奇迹’正是出自她之口的名言,虽说没有闹到阿尔法杰洛那样动辄倾覆毁灭世界的地步,但贝伦卡斯泰露在各个世界里也完全没留下过什么好名声呢。

        更糟糕的是,这个任性的魔女还异常受到菲泽莉努的|宠|幸,其地位犹在安提诺米和阿尔法杰洛这样的代行者之上。分别司掌奇迹与绝对的两位魔女,正是常伴菲泽莉努左右的最近亲信。

        一如阿尔法杰洛分裂出的三位分|身亦或者是侍奉在哈拉克提身畔的三幻神一样,被菲泽莉努当成猫咪来纵容的贝伦卡斯泰露,也可谓是距离创始神最近的存在之一呢,地位高到了连阿尔法杰洛的三位分|身在毁灭世界时都会可以绕着她走的地步。

        面对这样地位崇高又性格古怪的家伙,安提诺米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应对了——他在菲泽莉努面前能够保持随性,是因为他知道菲泽莉努没有真正把他放在眼里,即使有什么冒犯的地方也懒得和他计较,即使想要计较也会看在哈拉克提的面子上小事化了……

        但是贝伦卡斯泰露则不同了,很难保证这个性格恶劣的魔女会是个宽容大度的人,倘若被她记恨上了有空没空地使绊子,那可不是一般的麻烦。而且相对于贝伦卡斯泰露那些刁难恶作剧成分居多的手段而言,哈拉克提即使有心袒护安提诺米也会难以出面,小辈之间的胡闹,又怎么能上升到需要她与菲泽莉努会晤的程度呢。

        所谓的阎王好斗小鬼难缠,大抵指的就是这么个意思了吧。

        “你那是副什么表情,我的名声应该还没有糟糕到让人看见我就黑脸的地步吧。”实际上已经毫无名声可言了的黑猫小姐轻笑一声,“如何?不知道安提诺米先生对我之前的款待可还满意?要在无限的可能性之中寻找出那样一个碎片来可还耗费了我不少的功夫呢。”

        安提诺米很想告诉她你不跟我捣乱我会更满意些,但最终还是没把心里窝着的真心话说出来,只是言简意赅地敷衍道,“不怎样,也许你挑选未来的审美观与大众水平有着显而易见的出入。”

        “啊呀,真的是这样吗?我还以为大家都会喜欢看见这样幸福美满的未来呢。”贝伦卡斯泰露故作惊讶地捂着嘴,“你知道吗,为了能够找出一个对人类们来说稍微好那么一丁点的未来出来,我可是整整翻阅了二十七兆九亿八千六百九十四万零七百三十五个碎片,才终于找到这样一个人类还没死绝的未来世界哟?”

        二十七兆九亿八千六百九十四万零七百三十五个未来碎片中挑选出来的一个,27986940735分之1的可能性……人类想要存活下去,真的有这么困难吗?

        “没办法呢,谁让蠢笨的巨龙们那么难找,在其他的未来可能性中,巨龙早就凿开入口把人类全部杀光以绝后患了呢。”

        贝伦卡斯泰露兴致高昂地描述道,“而且啊,即使是在这样27986940735分之1的珍惜碎片之中,人类也没能够活到最后哟?因为在那个未来之中,根本就没有你出现过啊。”

        “所以妖精尾巴的魔导士们永远无法抵达天狼岛,黑龙王阿库诺罗利亚的阴谋永远无人能阻止。依格莉切在拉斯特的体内完成了苏生,杰尔夫丧失力量衰败而亡,复活了的污染者毁掉了整个世界,然后带着自己忠实的仆从再度踏上征程了呢。”

        “……”

        安提诺米知道,贝伦卡斯泰露说的这些大概都是真的,正处于时间隧道之中的他根本没有真正去过妖精尾巴的世界,之前经历的那一切都只是贝伦卡斯泰露刻意让他观看的碎片幻影罢了。在那个真实存在的未来之中,没有他,没有贯穿黑龙王的圣枪,没有奇迹与希望存在的可能。

        但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让我看见那个未来?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话?这无论对你而言还是对你的主人而言都毫无作用,你动摇不了我的决心,从一开始你就应该清楚。”

        “确实没什么用呢,哪怕明知道在杀死依格莉切之后也无法逆转世界即将遭遇的灾厄,你也还是会一意孤行地踏上自己决定好的道路吧?”黑猫少女发出了咯咯咯的轻微笑声,仿佛风铃相碰撞所产生的清脆声音一样好听。

        但是她的脸上,却带着恍若正在施咒般的恶毒快意。向着安提诺米凑近了一点之后,贝伦卡斯泰露压低声音说道:“虽说没用,不过能够看见你这张招人疼的小脸蛋上浮现起挣扎困扰迷茫的神情,也一样能令我产生愉悦排解掉无聊的苦闷啊~”

        ……这疯子。

        安提诺米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以免被贝伦卡斯泰露的蛇精病所传染到。也不知道菲泽莉努挑人到底是按照个什么标准,怎么她身边的一个二个不是深井冰就是蛇精病,一个万年中二专注毁灭世界一万年就算了,这还有个天然黑病娇见着人就撒疯……

        想到这里安提诺米忍不住暗自祈祷了起来,但愿自己以后千万不要遇见与贝伦卡斯泰露并列的另一位绝对的魔女。光是阿尔法杰洛与贝伦卡斯泰露这两人已经折腾得他快崩溃了,要是再来个绝对的魔女……三个病友飙演技他还被迫看大戏的节奏啊!

        安提诺米背在背上的圣枪也隐隐躁动了起来,似乎对贝伦卡斯泰露调|戏他的行为十分愤慨,有点像一枪扎死这丫的冲动。感受到了圣枪君的愤怒之后,安提诺米也只有抽出空稍微安抚了下,现在还没到跟贝伦卡斯泰露闹翻的事情。

        对于她这样头上有人背靠大山自己还颇有些能力的搅屎棍,是个人都得头疼,要是真打起来,那力道也不好掌控啊。下手轻了对她压根不疼不痒,下手重了那可就跟人结仇了,至于下杀手……想跟菲泽莉努怒刚一波正面或者旁观菲泽莉努大战哈拉克提世界树无辜躺枪大戏的话,大可以去挑战一下。

        对于这样打不打得过另说不敢打又不敢杀的搅屎棍,安提诺米简直是有点没辙了,只能祈祷这祖宗神经发完了赶紧祸害下一个世界去别缠着他了。

        ——当然,安提诺米绝对不会承认,完全符合头上有人、背靠大山、自己还颇有些能力、不敢打又不敢杀条件的自己,在很多人眼里也是如同贝伦卡斯泰露一样令人头疼的搅屎棍角色。

        发完疯之后贝伦卡斯泰露也终于稍稍捡回了点节操与矜持,起码脸上不再是那么一副恶意满满糊完一脸黑泥的病娇表情了。矜持而富有节操的奇迹魔女收起了笑容,冷漠地对安提诺米问道:“即使明知道你所坚持的道路无法通往自己所期盼的未来,你也仍要固执地继续走下去?”

        “在尚未亲身抵达终点之前,我不相信任何人所夸谈出的任何未来。”

        安提诺米彬彬有礼却又针锋相对地反击道。

        贝伦卡斯泰露其实有着相当出色的容貌,是那种冷淡中带着矜持与高傲的猫系美少女,配合上骄纵任性的气质别有一番风味,放到现代社会去绝对是让宅男们血管爆裂的傲娇诱|惑系。但可惜,即使不具备敌意也绝对不会抱着善意而来这一点,就足以让安提诺米将她的好感度永远控制在零线以下了。

        “不止是妖精的尾巴这一个世界,家庭教师、进击的巨人、全职猎人……你所踏足过的世界无一幸免,破灭的未来不会因你的行动而出现丝毫的改变。你打败了阿尔法杰洛也好、你被阿尔法杰洛所打败也罢、甚至你们握手言和相见恨晚了也一样,毁灭的进程依然会持续下去,直至世界溃散世界树塌陷。”

        贝伦卡斯泰露用她深沉无光的眼神静静注视着安提诺米,仿佛在看着一个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胡闹小孩。她的眼神并非像杰尔夫那样因目不能视而失去光彩,而是那种看见了太多无可逆转的悲哀、已经对未来不再抱有期待了的麻木冷漠。

        她是掌管奇迹与可能性碎片的魔女,也正是因此,她知道,有太多太多连奇迹也无能为力的事情。

        她是奇迹的魔女,所以她比任何人都看得明白,从世界树负荷超载的那一刻起、从耶米拉也无法挽回世界树步向毁灭的倒计时那一刻起,奇迹与希望便已经永远的消失掉了。

        她是碎片的魔女,所以她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从菲泽莉努断言世界树这个造物已经失败的那一刻起、从哈拉克提也放弃拯救世界的那一刻起,所有碎片的可能性全部指向了无可逆转的破灭未来。

        崩塌毁灭乃是世界树的命运与意志,阿尔法杰洛正是代行这一意志的执行者。若是世界树的毁灭无法扭转,那么执行这一毁灭过程的他便是不可战胜的,即使他自己放弃了继续代行这一意志,也会有继任者接过接力棒将其维持下去。

        贝伦卡斯泰露其实撒了个无关痛痒的小谎言,实际上她对安提诺米的态度并没有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糟糕,否则她也不会耗费大量时间在寻找安提诺米的未来碎片上了。认真而执着的男生总是充满了吸引力,更遑论像安提诺米这样无比出色又执着于飞蛾扑火追寻虚幻之梦的逐日者了。

        她很喜欢他,因为他身上存在着她遗失了千年的热情与执着。正因为此,她才不想看见梦碎之日安提诺米变得如同自己一样的场景。如果能够令安提诺米打消掉继续做无用功的想法,今日黯然放弃的遗憾,势必也将化作温存的火种,驻留在他的胸腔之中将此刻的热度稍微保留下一点吧?

        想象一下安提诺米倾尽全力也无法阻止灭亡的降临、所有决意顷刻间尽数化为绝望,整个人都被灰暗所笼罩了的场景,贝伦卡斯泰露就觉得自己难受得厉害。即使她是冷酷无情又乖戾古怪的魔女,偶然也是会有心疼的情绪一闪而过的呢。

        “未来并非单纯靠推算可能性就能得出结论来的,在我们迎来真正的未来之前,未来永远未曾到来。”安提诺米对贝伦卡斯泰露的悲观不以为意,未来这样虚无缥缈不可捉摸的东西,又岂是她一介魔女所能断言的?

        倘若未来真的已经注定,菲泽莉努又为何会提出牺牲三千世界、以此来保留世界树的方案?倘若未来真的无法改变,哈拉克提又何至于陷入徘徊不定、将可能性堵在他与阿尔法杰洛对决之上的犹疑?

        贝伦卡斯泰露的未来,只是由现有可能性组合堆砌的幻影。而安提诺米,则确信自己一定能够开辟出让所有人所有生灵所有世界都幸存下去的崭新可能性出来。

        “让道吧,胆怯的魔女。驻足在昨日与现在不敢前行的你,只要安静地注视着,看着我们创造明天就足够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