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83章 心理测量者

第083章 心理测量者

        这是一个被西碧拉先知系统完全支配了的社会。

        而特殊枪支『支配者』,正是身为人类精英的警官们得以共享其完全支配权的证明所在。

        支配者,由西碧拉系统制造,能够终端到终端、以及终端到西碧拉系统的即时通讯。每一把支配者从制造之日便被铭刻上了独一无二的枪纹,与即将成为自己主人的执行官或者监视官终身绑定,哪怕是同属公|安刑事课的同僚,也没办法使用他人的支配者,所以宜野座伸元才会对常守朱说出‘必须随时携带’的嘱托来。

        “持有者身份检测系统开启……正在检测中……正在检测中……检测完成!常守朱监视官,欢迎您的使用!鉴于您首次启动支配者,请问是否需要调出帮助菜单与使用指南以供查阅?”

        在茶色短发的少女拿起漆黑枪支的瞬间,平板无波动的电子声音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科幻风味浓重的半透明绿色虚拟显示屏瞬间展开,亮出了一大堆的文字或者图形界面,吓了常守朱一跳。

        而且,从周围人都没有任何表态的反应来看,无论是系统自启动的电子声音还是突然亮起的虚拟显示屏都只有她一个人才能察觉到!

        “怎么了,被支配者初启动时候的设定给吓到了?所有人的支配者都是这样,你需要尽快习惯。”宜野座伸元还是察觉到了常守朱的异样,不过他的话也从另一面证实了支配者启动时候的界面与声音都只有持有者才能发觉,“关闭掉系统的自动指引,接下来由我为你讲解。”

        常守朱闻言手忙脚乱地在枪身上摸了一阵,然后又因为没能找到关闭掉这些虚拟显示屏而露出尴尬羞赧神色,向着黑发的冷漠监视官小声问道:“那个……这东西应该怎么操作……”

        “直接语音操控,或者用手点选屏幕都可以。支配者与西碧拉系统是即时联网的,在西碧拉系统读取你想法的同时支配者也能得到有关操作的数据。因此重点不在于如何去操作,而在于要将你试图操作的意志表现出来,西碧拉系统会自动读取并且适用于你的支配者。”

        宜野座伸元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堂而皇之地说出了令常守朱膛目结舌的话来,“通过熟练的使用,理应达到仅凭心念一动便能自由操作支配者的程度。在分秒必争的战斗中这是很重要的一点,请常守朱监视官尽快适应。”

        “等、等等……宜野座前辈你刚才说了什么……西碧拉系统在实时读取我的想法并且量化为数值传递到支配者中?!”常守朱的关注重点显然放在了另外的地方,这个刚从象牙塔中走出来的少女还带着不谙世事的善良天真,甚至会对社会人习以为常了的东西感到尴尬与愤慨,“怎么可以这样做!”

        “有什么不能的,正是因为西碧拉系统一直在测量着所有人的心理数值,所以我们的社会才能在趋于稳定的状态下呈现出如今的理想化状况,这很正常不是吗。”

        宜野座伸元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以理所当然的态度说道:“支配者是与西碧拉系统实时连接的终端,本身就具备着充当系统辨识器的作用。别忘了,那些执行官可是潜在犯罪者,实时监控测量他们的心理指数是重要的防范措施,一旦有执行官失控系统会立刻通知到对应的监视官,以此将威胁最小化。”

        “……太荒唐了吧。”常守朱的表情依然有些难以置信,“这是对人权的亵渎!即使是先知系统……也只能在得到授权的时候测量我们心理指数吧!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不然的话,简直就像并非我们人类在使用先知系统,而是先知系统统治了我们人类吗……』

        这句话最终还是没有被常守朱说出口来,哪怕还是个刚从学院里走出来的稚嫩新人,她也已经隐隐察觉到了这些话只适合在心思纯良的同窗之间讨论、而不是用来质问刚认识不超过十分钟的监视官前辈,因为这些对学生们来说‘理所当然’的言论,于这个已经‘习以为常’了的世界而言还是有些大逆不道了。

        ——更令她感到悲哀的是,自己察觉到这份大逆不道的圆滑,在佐证了自己未出口之言的同时,也证明自己正向着沉默而‘习以为常’的社会人逐渐靠拢。

        是的,系统支配着人类,这件对于理想派学生们来说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这个完美的理想化社会中已经是人人司空见惯的事情了。无处不在的监视摄像头充当着西碧拉系统的耳目,遍地皆是的屏幕正是西碧拉系统的喉舌,没有哪里能逃脱西碧拉系统的掌控,也没有人能够逃脱。

        在这个没有神的世界里,支配了一切的西碧拉系统,简直就是宛若神一般的存在。

        作为到现在为止都未被解析原理构成的次世代智能主脑,西碧拉系统拥有着远超常人认知的强悍计算能力,以及与之相匹配的庞大数据库。仅仅只需要将检测对象的实时画面与声音传输到系统中,这个运算能力超过人脑潜力全开百倍有余的智脑便能量化出被检测者的所有心理数值,进而对其之后可能会做的事情进行推测分析。

        虽说名义上所有被测者在进行心理测量的时候,都是出于健康体检目的自愿进行的……但是在这个时刻被西碧拉系统监控着的社会里,你又怎么知道当你暴露在摄像头之下的时候系统没有扫描你的心理数值呢?

        那些暴露在摄像头下便会瞬间消声沉默着快步走过的人们……大概也是因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产生的不安感,才会想要快点离开摄像头的范围吧。

        只是那些伪装起来隐藏在暗处的摄像头……却是明处的千百倍啊!

        猛然意识到了这个‘完美’而‘理想’的世界已经渐渐畸变得陌生之后,常守朱在学院象牙塔之中构筑的虚伪世界豁然碎裂,低头陷入了长久的寂静沉默。

        “当你启动支配者之后,通常情况下都会亮起操作屏幕,第一次是指引界面,初次使用之后则是分为‘巡逻’与‘追捕’的两个界面。”宜野座伸元并未在意常守朱的动摇,而是继续跟这位新人监视官解说着支配者的用法,“在巡逻界面下,支配者会与西碧拉系统实时连接,显示持有者身边所有人的心理色相,并且将色相浑浊者标注出来,以便能够及时应对,是出任务时最常用的操作界面。”

        “而在追捕模式下,需要提前设定色相浑浊犯罪指数偏高的追捕对象,得到许可之后支配者会调用西碧拉系统的实时监控数据,将被追捕者的方位即时传递到终端上。在已经得知目标是何人,但被对方逃脱了的情况下,开启追捕模式会极大提高追捕成功率——不过你并不需要熟悉这个操作界面,追捕潜在犯罪者是猎犬们的工作,我们监视官只需要紧握住缰绳别让猎犬跑丢就行了。”

        宜野座伸元推了推眼镜,并未太过在意常守朱的失态,而是继续跟她讲解着支配者的使用方式,并且继续灌输着执行官无法与监视官相提并论的理念。

        ——猛然认识到西碧拉系统过于强大所产生的冲击,每一个新任的监视官都曾经有过,而对此习以为常之后,分享着西碧拉系统支配权力的监视官们都会从迷茫转变为自豪感。

        对于人类能够创造出这样伟大的先知系统、他们能够更近距离地接触到先知系统而产生由衷自豪。

        宜野座伸元看着神色恍惚的茶发少女,冰冷的表情上闪过了一丝异色,“在掌握了开启支配者以及基础的操作之后,接下来你需要了解使用支配者进行攻击的方式。这部分的内容很重要,我希望你能够认真聆听,并且尽快数量掌握,常守朱监视官,你作为负责管辖执行官的责任人,在执行官失去控制的时候我们需要冷静迅速的启动支配者,解决掉他们。”

        连名带姓的称呼惊醒了沉思中的少女,艰难地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之后,常守朱长吁了一口气,将脑中杂念全部甩开,认真聆听起了前辈监视官的教诲。

        作为只有公|安刑事课刑警们才有资格配备的武器,支配者具有着与其高贵出身相得益彰的攻击方式。

        笼统的来说,扣下扳机所能让支配者发出的攻击根据模式分为三种,基础模式、执行模式以及抹杀模式。当然了,在警官们内部更习惯将这三种模式称呼为是麻醉威慑型、制裁执行型以及……镇压屠杀型。

        顾名思义,被私称为麻醉威慑型的基础模式,只能发射出令人麻痹陷入昏睡的催眠细针,对人体无害,潜在犯罪者被击中后立即丧失抵抗能力并昏死过去,具体实现方式可以参考死神小学生里面出镜率爆表的某手表。

        而执行模式,而是对于高威胁对象所采用的模式了,当西碧拉系统判断瞄准对象已经无可救药不需要拖回来关押治疗的时候,支配者便会启动执行模式,令瞄准目标被击中部位及周围组织瞬间极度膨胀,最后爆裂而亡,是人体一旦被击中便绝对无法生还的死亡模式。

        至于最后的抹杀模式,根据说明来看是完全解放支配者的力量,在三秒重组之后变成最强攻击形态的模式……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很多执行官或者监视官任职到现在都没能见识过这个模式的支配者,只是听刑事课里的老人偶尔谈起过,那是‘一瞬间可以将旧时代坦克飞机群化为乌有的可怕攻击’。

        在公|安刑事课任职的在任警官并不多,光凭他们这点人就维持整个社会治安,除了西碧拉系统将大多数潜在犯罪者都提前隔离起来了以外,与支配者最后的抹杀模式也是有着密切关系的。‘让一个人能够正面对抗数以千百计算的暴徒’,这就是最便于理解抹杀模式的描述了。

        因为使用执行模式已经无异于宣判死刑,所以通常情况下只有造成了既定犯罪事实的犯罪者能够享受这一模式,一般的潜在犯罪者用基础模式应对就足够了——当然到底要采用什么模式也不是持枪者们说了算,而是要看西碧拉系统对攻击目标的判断,进而自动启动对应模式。

        要用支配者进行攻击,必须先由持有者开启镇压执行系统,用枪口瞄准嫌疑人来测量其‘犯罪系数值’。当西碧拉系统返回了对象数值超过标准值的结果时,支配者才会自动解除保险准许射击,从基础模式切换到执行模式也是同理。

        因为必须与西碧拉系统实时联网才能使用,所以乍看之下似乎只需要躲在西碧拉系统覆盖以外的地方就能逍遥法外了……但仔细想想,这个世界上还有哪里是西碧拉系统所没有触及的地方呢?

        常守朱想不出来。

        因为执行官们都是潜在犯罪者的缘故,所以监视官手里默认锁定攻击目标为他们的支配者们都是保持在基础模式的,在执行官们试图作出危险行为之前便能迅速将其制服。说来也讽刺,执行官们的支配者瞄准了犯罪者,监视官的支配者却瞄准了他们。

        『因为可能犯罪,所以便被严格监视着得不到丝毫信任』这样‘理所当然’的现象,仔细想想的话还真是让人觉得悲凉呢。

        这个理所当然又令人习以为常的社会,已经坏掉了吧。

        常守朱突然如此想到。

        然后她迅速地看了下自己的心理色相,带着几分害怕自己犯罪指数增高的惶恐。利用监视官的便利特权立刻查看到自己心理色相仍然清澈到接近纯白、没有丝毫浑浊倾向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继而自嘲一笑。

        很好,虽然心理健康指数稍有下降,但是最重要的犯罪指数却只有点微乎其微的增长,所以心理色相也基本没有变化呢、

        啊,哪怕产生了这样消极的认知,也没办法延伸出‘用实际行动推翻掉这套秩序’的念头来呢。不管脑子里想的再多,只要在潜意识里没有真正行动意思的话,都会被西碧拉系统认可为顺从它统治的‘优秀公民’吧?

        难怪了,从小就一直觉得先知系统权力过大的自己,到现在为止连一次浑浊色相都没有被检测出来呢。西碧拉系统早就看透了吧,看透了这个名为常守朱的个体决计不会反抗自己的统治,所以才会一直纵容着自己质疑它的存在,反正这份质疑永远都无法落到实际行动上,自己永远都是顺从的优秀公民,不是么?

        连深层的人心也能读懂,先知系统还真是可怕呢。

        常守朱叹了一口气。

        在前面为她带路的宜野座伸元察觉到了少女的低落情绪,转头问道:“怎么了?”

        迅速在脸上堆起客气笑容的常守朱摆摆手,并未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表现在面部表情上来。哪怕自己的念头根本瞒不过无所不在的西碧拉系统,她也不想将自己隐藏的叛逆在未来同事们面前表现出来,这与她作为精英作为监视官的形象实在太过不符了,“没什么,只是想到以后要为维持秩序而奋斗,稍有点热血上涌与感到压力。”

        “……”宜野座伸元没有在意常守朱的回答,也许他相信了少女的托词是真的,毕竟这样激动又紧张的情绪在他刚进入公|安刑事课的时候也一样产生过,或者说每个监视官都产生过——这么一想的话,第一反应是质疑先知系统的常守朱反而成为最特殊的个例了。

        厚重的金属门自动开启之后,门后冷色调的大厅便在常守朱的视线内全部展露了出来,与宜野座伸元说的一样,这些任职于公|安刑事课的执行官监视官们服装穿着确实没有太多讲究,深灰风衣黑色西装什么都有,让穿着职场新人服装没空换上警官制服的常守朱稍微多了点自在感。

        “唷呼~来新人了,还是个大美人!”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橙发少年一看见常守朱进来眼睛都看直了,从沙发上一蹦而下兴奋地蹿了过来,那样子让常守朱很容易联想起撒欢的哈巴狗,“呐呐你叫什么名字?是刚毕业的新人吗?!”

        镜片上凛冽冷光一闪而过,宜野座伸元不着痕迹地挡住了橙发少年扑过来的动作,态度生硬而严厉的训斥道:“滕秀星执行官,请你保持适当距离,再做出袭击监视官的危险行为就不是警告了。”

        “嘁~还是一如既往的严厉,嘛嘛我退远点可以了吧,真是怕你了。”被宜野座伸元称呼为宜野座伸元的橙发少年挠挠头,表情有点悲愤地退远了点,让不知道怎么应对这种开朗自来熟角色的常守朱大松了一口气,心里对于外表冷漠但对女生还算体贴的宜野座伸元稍微亲近了点。

        ——虽然对方喝止橙发少年的原因里,大概『管教执行官』所占比重远比『照顾新人』来的多www

        大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常守朱的脸上,让这个内向腼腆的天才少女颇不自然地在背后捏起了指节,这是她紧张时最习惯做的动作。

        常守朱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从出生之时便知道。但她更明白的是,容貌上的漂亮似乎与内在的自己并不相符,好像自己不配使用这样出色的容貌一样。

        这位腼腆的茶发少女,有着模糊了性别的漂亮,那是既不同于女子娇柔也不同于男性阳刚的精致美感,是每一寸五官都仿佛经过最完美设计的雕琢之美。这份与生俱来的美貌显然更适合表现出天潢贵胄的高傲神态,而非常守朱这样动不动就低下头的唯诺胆怯。

        她有着足以吸引所有人目光的最佳容貌,却没有与之相符的高贵灵魂。『徒有其表的自己显得无比空乏』,这样自卑的认知进一步加重了少女的内向,哪怕她以最高分的成绩毕业、得到了西碧拉系统的认可,也没办法扭转这一从小形成的自卑。

        住在这副漂亮躯壳里面的,只是一个懦弱胆小、甘于现状的卑劣灵魂罢了,她爱着这个世界爱着所有人,却没有将这份爱付诸于行动的勇气。哪怕已经产生了西碧拉系统在压迫人类的想法,她也依然还是被系统认可的‘温顺良民’。

        “这位是常守朱警官,从今天开始加入我们公|安刑事课一系的新任监视官。我希望你们能正确认识自己的身份,在今后的工作中完成好协助常守朱监视官的己任。”宜野座伸元适时地介绍缓解了常守朱被目光集火的窘迫,令她对这位冷漠前辈产生产生了更多的感激,“他们都是我手下的执行官,在你适应监视官工作之前,暂时与我的队伍一起行动,他们也由你随意调用。等到西碧拉系统判断你足以独当一面之时,会再分配属于你的执行官。”

        虽说心里对宜野座伸元的解围很感激,不过天性善良常守朱对于对方的描述口吻依然还是难以适应,哪怕有着执行官与监视官的区分,常守朱也无法接受将同为人类的对方视作道具一般的描述方式。

        心里还带着几分无所适从茫然的少女面带着客套笑容,随着宜野座伸元的介绍对执行官们频频点头致意,心思却是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她觉得这个世界错了,但是又说不出到底错在哪里。

        西碧拉系统不该存在?不,虽说在侵犯人权这点让让常守朱感到很不适应,但她依然任何西碧拉系统对现今社会的贡献,没有先知系统就没有现如今大多数人知足幸福的理想社会——哪怕这个乌托邦是建立在牺牲在了少部分人的代价之上。

        那是宜野座伸元不该对执行官们这么冷漠?不,宜野座伸元的做法也没有错,监视官本就是为了控制执行官而设立的存在,对执行官们投入多余的情感只会妨碍到身为监视官的职责,在尽职尽责这一点上宜野座伸元做到了完美。

        更何况,即使不考虑监视官的守则问题,太过接近潜在犯罪者会令自己收到精神污染、心理色相变浑浊这一点也足以构成常人对执行官们避之不及的理由了。正是因为这些执行官是如此的无线与难以管理,所以西碧拉系统才只择取最优秀的冷静精英们来负责监视官的重任啊。

        心思飘远的常守朱并未在意宜野座伸元与执行官们的后续交谈,直到那个开始时候坐在沙发边缘、神色冷酷容貌帅气的黑发执行官走到监视官身边,提着对方领子低吼出声的时候,她才被骤然惊醒。

        “宜野你还要我怎么说才明白,蓝色头发的那个无身份者与杀死佐佐山光的凶手是一样的!他对我们作出了反击,犯罪指数却一直保持在0!继续追查他,一定可以得到线——”

        英俊执行官态度强硬的低吼并未能说完,因为他的监视官已经满脸寒霜地用枪托重击了他,剧烈的冲击与疼痛迫使他松开了提着监视官领子的双手,捂住渗出血丝的嘴角退后了一步,以一种惊怒中夹带着难过的复杂眼神盯着监视官。

        “不要再靠近我,狡啮慎也。”表情总是严苛而一丝不苟的监视官低下了头,竟是不敢直视对方满载怒火的眼睛,“现在的你已经变成执行官了,而我……不像落到跟你一样。”

        常守朱:……我才刚来你们就上演贵圈真乱大戏真的没关系吗!

        不过话说回来,那个黑发执行官口中犯罪指数一直保持在0的无身份者是怎么回事?

        长到这么大,常守朱还真的没有见过犯罪指数完全为0的人呢。像她这样犯罪指数波动在10到20之间的,已经是被西碧拉系统赞许的绝世良民了。

        而且……蓝色头发?这个世界上似乎还没出现过天生蓝发的人类吧?

        一时间,常守朱对于执行官口中的蓝发无身份者突然萌生出了难以言喻的好奇。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