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84章 心理测量者

第084章 心理测量者

        终于甩脱掉穷追不舍的警|察追兵们以后,在阴暗小巷里不知道来回逃窜了多久的安提诺米终于能松下一口气。

        这是一个自有规则已经无限趋于完美了的世界,被人类称呼为‘先知’的西碧拉系统主宰了这里的一切,安提诺米来到这里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无所不在的监视摄像头便捕捉到了他与冈格尼尔的身影,并且传递到了西碧拉系统的运算之中。

        在速度快至接近于瞬间结束的计算完成之后,西碧拉系统得出了一个令它自己都惊异无比的结论:这两个突然暴露在自己视线之内身份不明的家伙,竟然是毫无征兆突然冒出来的!

        要知道,在这个完美的世界上,没有西碧拉系统无法掌控的事情。新社会的人类自诞生之初便一直处于西碧拉系统的监控……或者说是它所自称的‘引导’之下,每一个人类从幼儿到成熟再到衰老的成长过程皆被西碧拉系统所记录,而这些百态人生同时也帮助这一先知系统进化到了对人类更为知根知底的地步。

        虽然在西碧拉系统所统治的‘理想新世界’以外还残留着不少拒绝智能主脑的旧秩序国家,但他们却根本无法抵抗具备超强计算能力的西碧拉系统入侵,世界上所有有身份记载的居民数据全都被西碧拉系统所知晓,要瘫痪掉那些旧秩序国家落后的国防系统,只需要西碧拉点点头的功夫。

        这些生长在理想新社会中的人们大概不知道,藉由他们任职在合适岗位上所生产出来的智能机器人们,除了会用来接替掉大部分的体力劳动以外,还有不少是为了扩充新社会版图而诞生的军用机器人呢。

        在新社会按部就班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外界都会有数以千百计算的人类军人被军用机器人所残杀,然后冷酷的机器人们将会继续向前迈进,推动西碧拉系统统治版图的进一步扩张。

        也许在物理层面上西碧拉系统还未能够完全统治这个湛蓝的星球,但从信息网络铺设这一点来说它所没有覆盖到的盲区已经微乎其微了。只要是在这个星球上出生、具备任何一个国家认可的身份|证件、甚至只是在任何广袤的因特网上有一张照片被留下来,西碧拉系统都会将其作为一个崭新个体赋予编码并且纪录在案。

        据说全球有着六十亿的人口,然而在西碧拉系统的数据库中,人类个体编码已经排到了七十四亿六千九百四十五万零二百八十七号!不过即使是在这超过七十四亿的编号数据之中,也找不出任何能与这两个人对上号的人类个体!

        很难想象,在西碧拉系统的覆盖之下,竟然还会存在着一次都不曾被它记录过的人类。即使飞速运转的西碧拉系统经过一瞬千转的推测分析论证反驳之后,得出了一个令它自己也无比惊异的结论——

        『他们不是突然出现在卫星区的外来者,而是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原本不存在于此世的外来者!』

        究竟是在瞒过了它对大气层波动感知情况下渗透进来的外星人呢,还是掌握了时间移动方法来自未来的人?

        无论是哪一个可能,都是位于西碧拉系统数据库认知之外的内容,因此西碧拉系统会对突然出现的两人产生浓厚兴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越是接近于全知全能,其对于‘未知’的探究之心也就越发无可控制,当一切都被自己掌握的西碧拉系统发现两个掌握不了的人之后,立刻便对距离发现地点最近的刑事课警|察们下达了抓捕通知。

        『在X卫星区YZ街道102.085.6044坐标处发现身份不明者,目标正朝向X卫星区YH街道802.085.4244方向均速移动,请在确保目标对象无伤前提下尽快将其抓捕!』

        像这样突然出现的抓捕指令,对于公|安刑事课的执行官们来说简直已经习以为常了。虽说他们的支配者也有着巡查附近有没有潜在犯罪者的功能,但是在覆盖面上把他们支配者全加一起也比不过西碧拉系统的万分之一。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由西碧拉系统确认抓捕对象以后,再通知他们实施抓捕而非他们自己巡逻到潜在犯罪者。

        只不过……这些与之前稍有不同的是,‘身份不明者’的描述倒是挺耐人寻味的呢。

        看见摄像头里寒光闪过的瞬间,安提诺米便已经有糟糕的预感脑海里划过了。当行动效率快得简直不像警|察的执行官们持枪冲过来之时,神经骤然紧绷起来的安提诺米已经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些太小看外道圣女的这盘棋了。

        作为棋局的经营者,即使依格莉娅没办法以违背棋局规则的方式来动用超现实力量,但是在超现实力量被‘完美规则’彻底封死之前,给自己设定一个符合此世规则的身份还是能够轻松做到的。而作为挑战者出现的安提诺米,则很不幸地无法享受到这一权利了。

        有身份的正经住民与突然冒出来的无身份者,看起来只在于有无身份这一点的微小差别,在这个‘现实主义’的世界里面可是攸关重要的条件哦?

        从遇到洛基开始,安提诺米所穿越的世界几乎全都是偏玄幻色彩的奇妙世界,各自都有着超出现实常理的玄幻设定,身份|证明什么的完全成为了可无可有的鸡肋。即使是在最接近现实设定的猎人世界中,也能依靠力量轻松获得一个被认可被接受的身份,这就是幻想侧世界的便利所在,『只要有足够的力量,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但是……这个名为心理测量者的世界,却是完全摒弃掉了所有幻想元素、绝不承认非现实力量的现·实·侧·世·界呢。

        哪怕看上去好像只是个普通的近现代世界,但是这里的科技水平绝对不是政客们还在电视屏幕上搞忽悠的时代能比拟的。仅仅暴露在陈旧的摄像头下几秒钟,便能引来一群手持蓝色荧光枪支的便衣警|察,在这样一个如同齿轮机器般契合严密的世界里,作为突然冒出来无身份|证明的幽灵人口,说是寸步难行也不为过呢。

        在被圣典制造的‘完美规则’束缚了非现实力量的情况下,无论安提诺米还是冈格尼尔都与寻常人类无异,换句话说,他们只能依靠手无寸铁的身体,来对抗持枪而来的众多警|察。

        当手无寸铁的平民遇上凶神恶煞的警|察,又不想被请回警署喝茶的话……应该怎么办?

        那还用问吗!赶紧跑啊!

        ……虽说这是个非常逊的办法,但在自己没办法化身国际巨星霸王龙大吼‘我要打十个’的情况下,扭头赶紧跑显然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了。

        安提诺米可不觉得自己现在这副不超过二十岁还没彻底长开的小身板能够和表情凶恶的警|察们正面对决,即使是看起来还算高大威武的冈格尼尔,要身体素质被限制得与普通人无异的前提,要对付两三个成年男性已经颇显吃力了,遇到十来个警|察大汉……还是乖乖躺下亮菊花捡肥皂吧。

        执行官们看见两人撒腿就跑的时候显然也怔住了,他们见过横的见过楞的见过不要命的,就没见过这么配合工作见面直接跑的……果然警|察就是要有这样能令人撒腿就跑的威慑力,才能找到身为城|管近亲的自豪感么?

        感慨着警|察正确打开方式的执行官们在短暂的呆愣之后,也迅速迈开腿追向了前方逃开的两人。哪怕他们跑得再快也没用,只要启动支配者的追捕模式,谁都没办法逃过支配者的追……啊咧他们为什么不在追捕界面上显示?!

        开启追捕界面才发现自己把人追丢了的执行官们傻了半天,才终于恍悟起这两个人是身份没有登记在案的‘黑户’!

        即使是无所不能的西碧拉系统,在对方不存在于自己数据库中的情况下也难以实时定位,本来支配者的追捕模式就建立在西碧拉系统对追捕目标持续心理测量、继而提前标注出追捕目标前进方向的前提下。如果西碧拉系统无法解读追捕目标的心理数值,那么支配者自然也没办法未卜先知地显示出他们‘将要’逃往哪里。

        可以说,瞬间将执行官们引来的无身份劣势,又转变成优势帮了安提诺米他们一把呢。

        蓦然意识到自己对系统支援太过依赖了的执行官们多少都有点灰头土脸,在西碧拉系统爱莫能助了的情况下,执行官们不得不开始了原始的分头追寻这一策略。因为很少在完全无支配者辅助的情况下进行追捕作业,所以生疏的执行官们花了不少功夫才划分好追捕范围,分批向着两人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里是在新城开发建设中遭到废弃了的旧城区,也是所有见不得光的黑暗汇聚之所,因数值低下无法得到工作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不愿在同一岗位上碌碌终身的年轻人、游离在堕|落边缘却还没有成为潜在犯罪者的叛逆人士、乃至于是躲避着西碧拉系统视线暗中策划着推翻其通知的反抗者们……

        任何城市都需要这样一个容纳黑暗面的地方,太多太多光芒无法照亮的黑暗在这片旧城区里聚集,让执行官们在踏上这片土地的瞬间便产生了种难以言喻的不适应,完全没办法在只依靠自己的情况下发挥出全部本事。

        而西碧拉系统似乎也认可了旧城区作为藏污纳垢垃圾站的存在,除了严密监视出入口以外并没有太过关注旧城区内部的情况,有限的监视摄像头只能为执行官们提供忽闪忽灭的小红点,想再用寻常方法追捕到逃走的两人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不过即使刚开始被他们逃走了也没关系,这片区域的出入口都有西碧拉系统的浮空型监控摄像头,会对可疑目标实施持续拍摄,一旦他们暴露在其监控范围内,不仅所有的执行官都会立刻知晓,并且以后的全部动向也会尽数暴露在支配者的追捕界面之中。

        只要猎人有着足够的耐心,再狡猾再能跑的猎物最终也会落入铺设好的天罗地网之中……执行官们是这样认为的。

        虽然,安提诺米与冈格尼尔从一开始就没有准备要一直跑……

        作为初来乍到对这个世界两眼一抹黑的黑户,要跟从小就生长在这个世界上的本土居民们玩追捕游戏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之前引来执行官们追捕的遭遇已经说明了,一旦暴露在摄像头之下马上就会被警戒系统所知晓。既然不熟悉周围地况,与其盲目乱跑最后陷入包围网,还不如一开始就躲避在监控以外的盲区,等执行官们自己分散开了再伺机突破封锁摆脱他们。

        想在耐久战上甩开执行官们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安提诺米从一开始就很清楚,现在与普通人无异的自己是斗不过这么多持枪警|察的,即使加上冈格尼尔一起也不行。所以他的目标也很明确,藏起来,找机会寻找突破口,等到这群追捕自己的人化整为零散开之后,再伺机突破他们的包围。

        不知道该说幸运还是不幸,成为‘突破口’遇上了安提诺米两人的人,正是宜野座伸元手下的执行官狡啮慎也……

        宜野座伸元其实没有参与这次追捕行动,甚至连这次追捕行动本身都不是正是通过公|安刑事课下派,而是西碧拉系统直接联系到附近执行官与监视官所授命的。因为事态特殊,所以附近的执行官们被临时抽调起来,配合上一个同样是被突然抓壮丁了的监视官形成临时行动小队,彼此之间也就没有任何默契可言了。

        同伴之间合作相当不愉快的直接结果,就是紧追着那个黑发无身份者的狡啮慎也直到临时搭档被脑后一闷棍敲晕倒下之后,才骤然发现自己被算计了的惨痛事实。这两个看起来好像慌不择路跑没影了的无身份者,从一开始就在等着他们分开然后挑软柿子捏掉,什么慌忙逃窜,都是装出来的!

        黑色头发的那个充当诱饵将自己两人引入阴暗小巷,然后由藏在视线盲点内的同伴在背后进行袭击……在临时搭档被一闷棍敲昏迷倒下的瞬间,狡啮慎也便已经猜中了这两人所采取的行动方式,并且为自己被当成‘软柿子’准备随意拿捏的结果稍微有点窝火。

        ……这两个身份没在系统里登记的乡下人,似乎太小看他们执行官的战斗能力了。

        充当诱饵的黑发青年在将他们引入这里之后就不再继续逃跑了,而是扭转方向朝着狡啮慎也走来,大有要配合一闷棍敲晕那倒霉执行官的蓝发少年夹击他的意思。察觉到两人显而易见的目的以后,狡啮慎也唇边出现了不屑的冷笑。

        敢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他面前,就算不知道支配者是什么东西,也该看得出来他手上拿着枪支类的东西吧?明知他有枪的情况下还敢露面,难道这两个家伙是连枪为何物都不知道的笨蛋吗?

        但是狡啮慎也却想错了,那个制定出了这样冒险计划的蓝毛笨蛋不止知道他拿着枪,还知道他手上的枪是支配者,有着怎样的限制呢。

        多亏了西碧拉系统的心理测量,本该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他,才能瞬间得到有关执行官与支配者的众多情报呢。

        『因为只是引诱他们来到这里的黑发青年并没有直接动手,所以黑发青年的犯罪指数必然处于支配者开启基础模式与不允许启动的范围之间。而与之相对的,直接袭|警了的蓝发少年因其反抗事实会犯罪指数直线上升,甚至被西碧拉系统直接判断为应该直接抹杀开启执行模式也有可能。』

        基于这样的推断,再将两人与自己相对的距离考虑进去,狡啮慎也得出了自己理应优先解决掉手持铁棒靠近自己的蓝发少年这一结论。

        脑中迅速闪过如上思维过程得出如是结论之后,冷酷的执行官举起手中的支配者,正对向了刚刚结束袭|警工作还能保持面无表情的蓝发少年。

        虽说被对方罕见的湛蓝发色与漂亮的琥珀色瞳孔给吸引了注意力,甚至一瞬之间产生了‘这样漂亮的少年要是被击中扭曲地死掉也未免太可惜了’的遗憾想法,但是身体反应快过大脑思维的执行官还是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等待着蓝发少年因被支配者击中而倒下的画面映入自己眼中……

        但预料之中蓝色电浆喷涌而出袭向对方的场景却根本没有出现,回荡在惊愕不止的执行官耳边的,只有那句冰冷的电子声——

        『警告、狡啮慎也执行官,不允许对无辜平民使用支配者。重复一遍,警告、狡啮慎也执行官,不允许对无辜平民使用支配者。您的行为已经被系统自动记录,这将会影响您的在职评价,超过一定次数会导致您……』

        狡啮慎也的注意力已经无法再分给支配者自动想起的警告声任何一丁点了,他的全部目光都集中在了蓝发少年的身上,死死盯着透过支配者瞄准镜所呈现出来的犯罪指数上,除了仍在缓步走来的蓝发少年以及他身上惊人的犯罪指数以外,狡啮慎也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事物出现在他的视界之中了。

        那是0。

        在所有心理指数中最小、无限接近于不可能出现的数字,0。

        狡啮慎也只在一种情况下见到过0这个数字的出现,那就是在攻击目标被支配者的攻击击中、全身炸裂扭曲死亡之后,西碧拉系统将其生命指数显示为0的情况。除了死人会得到生命指数为0的评价以外,0这样微妙的数字几乎没有在心理测量中出现过。

        更遑论,还是出现在犯罪指数这样一个不可能为零的地方。

        只要是人类,都会有喜好、厌恶、以及想要做到的事情想要得到的东西,这就是与生俱来的善、恶、执。哪怕再善良的人,也会有那么微不可查的一丁点恶念存在,完全摒弃了恶念的人类根本就是不存在的,除了那些古老神话里早就被证明为是子虚乌有了的神明以外。

        但是狡啮慎也却见到了,真真切切的用双眼看见了,那个在一闷棍敲晕执行官之后犯罪指数依然为0的少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具备着寻常人思维的狡啮慎也完全无法理解。

        然后,那根敲晕了他临时搭档的铁棒,再度敲在了神情惊骇而恍惚的他的头上。狡啮慎也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蓝发少年袭击了执行官,毫无疑问这是会导致犯罪指数急剧上升的行为,因为反抗执行官在西碧拉系统的判断中是对社会具有极大危害的行为……但现在少年的犯罪指数却是0,一个连人类精英都无法达到的指数,0。

        这究竟是西碧拉系统出现错误了,还是这位蓝发少年无法用人类的心理测量方式来判定?

        狡啮慎也想不明白了,因为无论结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会导致他对世界固有认识的崩溃。

        然后……某段异常沉痛的突然冒了起来,非常突兀、又无可抑制地冒了出来。也许是因为脑部遭到了重击所以记忆有点混乱,也许是被袭|警之后犯罪指数依然没有上升的怪事产生了共鸣,狡啮慎也又回想起了那件让他痛苦至今的事情……

        那是狡啮慎也还没堕|落成执行官,依然是与宜野座伸元共事的精英监视官时候的事情了。与他关系很好的手下执行官佐佐山光,被人以极其残忍的手法杀害、在他的面前,哀嚎着一点一点失去了生命。

        被一个看上去文雅俊美,却有着恶魔般笑容与恶魔般心灵的白发男人,杀死了。

        而那时候的狡啮慎也,除了惊骇地瞪大眼睛看着以外,竟然是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因为,对方的犯罪指数竟然低得连基础模式都无法解锁……

        作为一个依赖支配者的监视官,他什么都做不了。面对着不被罪恶侵染的恶魔,他什么都做不了……

        那件事情成为了狡啮慎也的梦魇,甚至致使他犯罪指数直线上升成为了潜在犯罪者,进而堕|落成执行官。将那个恶魔般的男子找出来报仇已经成为了让狡啮慎也痛苦不堪又无法割舍的执念,仿佛他哪怕违背西碧拉系统的命令、不惜堕|落成执行官也要达成的目的就在于一样。

        但多年的执行官生涯依然没能查找到那个男子的丝毫线索,心灰意冷的狡啮慎也开始用冷酷充当自己的外包装,变为冷漠无情的猎犬,将善与恶全部抛弃,只为了那无法割舍的执念而存在。

        就在狡啮慎也都以为一生都无法再找到那个凶手了的时候,另一位犯罪指数不受行为影响的人,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蓝色头发的那个无身份者与杀死佐佐山光的凶手是一样的!继续追查他,一定可以得到线索!!』

        这是狡啮慎也在彻底陷入昏迷之前,久久回荡在脑中的最后意念。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双更失败QAQ

        抱歉我萎了_(:з」∠)_果然我是个只能日更6k的渣渣……

        但是我不会放弃的!明天我还会继续努力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