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85章 心理测量者

第085章 心理测量者

        为什么安提诺米能够知晓支配者的使用限制,并且提前预知到狡啮慎也无法使用支配者来攻击他呢?

        这就得从接到了西碧拉系统命令的执行官们刚刚出现,并且支配者指向他与冈格尼尔的时候说起了。

        之前他们两个在摄像头下一晃而过的短暂几秒钟,只是让西碧拉系统差距到了他们这两个不属于此世界的异类存在,但是这点极短的时间却不足以西碧拉系统对他们进行解读。所以对未知产生了浓郁探究之心的西碧拉系统才会越过公|安刑事课,直接对附近的执行官以及监视官下令让他们来实施抓捕。

        每一个与西碧拉系统网络相连的支配者终端,都足以充当它的耳目,哪怕是在监视摄像头没有完全覆盖的旧城区里,只要暴露在支配者的枪口攻击范围之内,西碧拉系统一样可以对目标对象实施心理测量。这本来就是支配者终端能够实时测算目标犯罪指数、继而选择好对应攻击模式的运行方式。

        除了利用监视器来对被检测目标的面部细微表情进行分析之外,西碧拉系统赖以测量心理指数的另一个手段就是扫描声纳。任何语言与动作都能作假,唯有人类脑部在思考时所产生的细微缩胀是无法作假的,西碧拉系统通过庞大的数据已经掌握了如何辨识大脑在思考什么,而在支配者终端上所配备的声纳扫描也正是为此而存在的。

        可以说,在执行官们将两人包围起来的瞬间,西碧拉系统便已经开始了针对安提诺米与冈格尼尔的心理指数测量。但是无所不知的先知系统也完全没能预想到的是,以无数被检测蓝本为基础构建出来的测量标准,竟然会对他们毫无作用……

        黑发头发的人各项数值波动极高动荡得令它无法相信这些数值的正确性就算了,拥有罕见蓝发的那个人更是无法被数值量化出各项心理指标了,别说搞清楚对方到底是在想些什么了,被一阵寒意席卷的西碧拉系统甚至产生了种不是自己在探查他,而是他在探查自己的错觉!

        不,也许这不是错觉也说不定,毕竟在两百多个瞬间升起的念头里面有超过半数都感到了危险,这样惊人的统一性显然已经不是‘错觉’两个字可以解释的了吧?

        而事实上,西碧拉系统的感觉并没有错,它反过来被安提诺米测量了这件事情并不是‘错觉’。试图将安提诺米心理指数量化的西碧拉系统没有成功,但在短暂的接触之中安提诺米的意志却是连入了那庞大的网络,进而非常自然地了解到了有关执行官、支配者、犯罪指数的种种情报。

        他原先以为自己那些‘不现实’的力量在圣典新法则影响之下已经消失了,所以才无法使用。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说只是因为圣典的影响而暂时无法使用,并非消失了才对。

        ‘因为消失而无法使用’与‘无法使用但并非消失’之间还是有着显著差别的,如果力量是因消失无法使用了的话,那么安提诺米现在就会彻彻底底变得与普通人无异,然后因承受不住灵魂中过于庞大的信息量而立刻昏厥,直到把绝大部分记忆遗忘掉以后才会作为真正的‘普通人’醒来。

        但安提诺米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应来,既没有马上昏迷过去,也没有感觉大脑被过多的信息塞得头疼欲裂。这就说明支撑他神性灵魂与人类身体和谐共处的神力实际上并没有消失,虽然因为圣典的法则屏蔽而无法在此世界中使用,但从客观上来说依然存在,只是无法在此世中显现。

        维持安提诺米神祗灵魂与人类身体矛盾共存的神力尚且存在,除此之外的非现实力量自然也都不会消失。无论是神性的灵魂特质还是能够洞悉一切常理的智慧之眼,全部都切实存在着呢。

        支撑着‘安提诺米’这一个体存在的,可不仅仅只是人类少年程度的灵魂与记忆,潜藏在其后的更是有着神王奥丁千万年堆砌下来的冗杂记忆,以及这数百年间在诸多世界里漂泊无定所的浪迹旅程。且不论要将奥丁与北欧世界的部分全部消化掉需要多少时间,光是『世界不止一个除此以外还有许多世界存在』这一概念就足够令西碧拉系统死机一小时了。

        安提诺米的心理并非是不可解读的,像是哈拉克提与菲泽莉努这样的存在就能轻松猜到他想过什么、在想些什么以及即将想什么。但这种程度的计算要求显然不是西碧拉系统能够完成的,哪怕将它的计算能力再扩大一千倍一万倍,也无法解读安提诺米的想法。

        这已经不是计算量多与少的问题了,纯粹是对世界认知概念的偏差所导致的无从理解。要让高层次的意志去理解低层次的意志很容易,但是想让低层次的意志理解比它更高位的存在却难比登天。所谓井底之蛙、夏虫不可以语冰就是这样一个道理,西碧拉系统永远也不会想到,这个世界只是外道圣女用圣典改造出来的一个棋盘,而统治世界的它也不过圣女手中好用的一枚棋子罢了。

        再聪明的棋子,也没办法反客为主猜到对面的棋手在思考些什么啊。

        因此,西碧拉系统世是解读不了安提诺米心理的,硬要尝试这么做,反而会将自己暴露在智慧之眼的目光下。

        虽然安提诺米受制于圣典的力量无法主动调用自己的能力,但若有人硬是要送上来让他能力生效的话,即使安提诺米自己想说不都不行呢,因为在圣典的干扰下,连他自己也无法控制能力发动与否了嘛。

        被支配者枪口瞄准的那一刻,安提诺米便察觉到了一种被人隐秘窥视在侧的不适感,好像有着数以百计的目光正盯在自己身上,窃窃私语交头接耳着什么一样,嘈杂而凌乱。

        不过他也能感觉到得到,那些窥视的视线并没能够真正抵达自己身上,似乎无法穿透他灵魂周围柔和的朦胧神光看清他的本质。反倒是那些交流速度极快的声音不断在他脑内响起,将窥视他之人的交谈全部暴露在了他的感知之下。

        执行官、支配者、心理测量、犯罪指数这些正与他息息相关的概念,也是在这时候不断传输进安提诺米脑海里的。

        因为无法对安提诺米的心理活动进行测量,所以他的心理指数在系统中要么显示为无法识别的『?』,要么就是以『0』的数值呈现。而无论是未知的?还是最小的0,显然都不符合支配者开启的要求,执行官们手上的枪支自然也就奈何不了指数无法测量的安提诺米了。

        既然无法量化出具体的数值,那么西碧拉系统也就放弃了继续对安提诺米进行心理测量,但正因为此,它对他的好奇变得更为强烈了。

        也许好奇已经不足以形容西碧拉系统此刻对安提诺米的情绪了,因为那是一种机械不应该产生的、本该只属于人类的贪婪,对未知事物探究的贪婪推动着西碧拉系统变得更为急切,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他、认清他、将他化为己有……

        『只要能将这个人纳入系统中,那么自己的运算能力势必将再更上一层楼!』这便是西碧拉系统的判断。

        基于这样的判断,它无论如何也想要将安提诺米抓捕回来,刨开他的头骨将大脑完全呈现在自己面前,以便能够将这类无法测量的奇妙之人纳入自己不断完善的数据库之中。但很可惜的是,肩负着重任的执行官们完全没有回应西碧拉系统的期待,在被安提诺米两人耍地团团转之后眼睁睁看着他们跑掉了呢。

        对于不能马上得到安提诺米来促进自己运算能力这件事情,西碧拉系统遗憾之余到也没有太多的其他想法,毕竟被它临时召集起来的执行官们本来就缺乏团队协作,要是真能一次到位把人给抓回来那才是值得弹冠相庆的幸运。

        反正,他们还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么。

        只要仍然存于在世界上,支配了这个世界的自己终究会有如愿以偿得到他的那一天。

        西碧拉系统,在人声嘈杂的自我辩论结束之中,得出了如是判断。

        *********************************************************************************

        新官上任的监视官常守朱警官近来心情有些不太好。

        与前辈监视官宜野座伸元共同行动一段时间之后,这位善良而聪慧的天才少女得到了西碧拉系统的高度评价,并且被判断为『已经足以阻挡一面自己率领执行官执行任务』。因此,在公|安局长禾生壌宗的指派下,常守朱监视官终于能够从与总是满脸冰冷神色的宜野座伸元前辈一起行动这一窘困中解脱出来了。

        但让她感觉有些微妙的是,为什么分配到她手里的执行官会有狡啮慎也?!

        公|安局长、那个跟宜野座伸元一样带着鬼畜眼镜总是一脸冷漠好像别人欠了他们百八十万一样的禾生壌宗,对此的解释则是‘宜野座伸元监视官手下执行官数量过多,已经不便于他进行管理’这样的敷衍回答,说得好像常守朱没来的时候宜野座伸元就真的管不过来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一想想刚进入公|安刑事课那天随着宜野座伸元介绍而认识的执行官们,常守朱也不免产生了种‘啊那个冷脸前辈要管的执行官似乎真有点多过分了呢’的想法。

        ……但就算这样,也没必要特意把狡啮慎也这家伙跳出来塞给她吧!狡啮慎也和宜野座伸元之间怎么看怎么有剧情吧!像这样乱点鸳鸯谱坏人因缘的话可是要被马蹄子踹死的啊啊啊!!

        被迫接手了狡啮慎也这个大烂摊子的常守朱表示鸭梨山大,狡啮慎也被她抢走了那宜野座伸元怎么办啊,而且心心念念着白毛与蓝毛的狡啮慎也显然也不是她一个新人监视官能轻松hold住的好吗!被迫参与进贵圈真乱系列的常守朱非常不开心,甚至在面对着乱点鸳鸯谱的局长大人时连笑容都有点不够真实了。

        老奸巨猾的禾生壌宗显然也看出了常守朱那隐藏在僵硬笑脸之下的不情愿,似乎有意又似乎无意地推着眼镜,感慨了句,“狡啮慎也那家伙的事情你也应该听说过了吧?为了手下一个微不足道的执行官搞得自己犯罪指数飙升,最终也降职成了执行官,真是不值得……还是像宜野座监视官一样,与执行官保持安全距离来得好,你说是吗?常守朱监视官。”

        少女监视官的心脏随着禾生壌宗的话骤然提紧了起来,有点分不清楚这到底是在提点自己,还是在暗喻宜野座监视官。

        有关宜野座伸元与狡啮慎也的事情个常守朱也有所耳闻了,听说在狡啮慎也还是监视官的时候两人关系便非常好,虽说在他堕|落成执行官之后宜野座伸元便刻意与他拉开了距离,但是……要是人类真能这么容易控制好自己思想的话,他们还需要西碧拉系统用心理指数的测量来判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吗?

        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没办法控制自己想些什么,所以人类才需要这样一个能测量人心的西碧拉系统来用量化指数引导他们什么是正确什么是不正确啊……

        而且看宜野座伸元之前的样子,要说他能够完全割舍与狡啮慎也之间的友情,就算打死狡啮慎也常守朱也不信呢。

        为了防止宜野座伸元如同狡啮慎也一样因与手下执行官羁绊过深,所以禾生壌宗局长才将狡啮慎也分调到了自己手下来?

        这么思考的话也觉得完全能说通,站在禾生壌宗局长的立场上考虑肯定不希望宜野座伸元再受到狡啮慎也的影响了吧,而且曾任监视官的狡啮慎也与其他监视官们或多或少也都有过交情,算起来确实是新上任的常守朱最适合担任他的监视官呢。

        但是啊……摊上了这么大一坨在脑门上都写上了‘我是麻烦’大字的麻烦,常守朱也会觉得压力很大好吗!

        她只是一个刚刚毕业、刚刚分配到公|安刑事课、刚刚通过西碧拉系统考核、刚刚可以分配到自己执行官来独立完成任务的新人好吗!就连滕秀星这样普通的老油条执行官都稍微有点压制不住,更别说像狡啮慎也这样气场爆表的前监视官好吗!

        ……每次跟着狡啮慎也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常守朱都会产生一种那家伙才是领导上司,而自己是跑腿小弟的诡异想法呢。

        明明她才是占据着主导地位的监视官,却老是被独断专行的狡啮慎也给牵着鼻子走,甚至因为放任狡啮慎也自主行动而第一次被西碧拉系统下调了能力评价……自从遇到狡啮慎也以后她整个人生都开始不对劲了好吗!

        好吧,不过说句实话,也正是这样因狡啮慎也的出现而不再一帆风顺了的人生,才令常守朱更为深刻的意识到了,这个因西碧拉系统而诞生的『完美世界』,也并未如同自己原先认知里面的一样‘完美’呢。

        即使每个人类从小就要接受西碧拉系统的心理指数测量,并且将那些天生犯罪指数就高的潜在犯罪者们都给隔离控制了起来,但社会上的犯罪事件也并未因此而销声匿迹。在作为学生的时候还没怎么发觉,等到常守朱成为监视官开始与这些社会阴暗面近距离接触近距离战斗之后,才会感慨万千地发出一声叹息,为了这个罪恶无法断绝总是在滋生蔓延的可悲世界。

        就拿她最近经历的一次案件来说吧,有一个因为各项指数皆低于普通人平均水准的中年人,碌碌无为地在低技术含量岗位上任职了三十多年,将自己大半人生都虚度过去之后,终于因为这日复一日仿佛死水般毫无波澜的日常而崩溃了。

        他没有能力获得好的工作、所以他挣不到太多的钱、因此他找不到没有恋爱对象、结果就是人至中年仍然没有子嗣……对未来的忡忡忧心以及对现实的麻木绝望逼疯了他,让他产生了『与其这样一事无成的孤老到死,还不如反抗下这操|蛋的人生,过把瘾算了』的疯狂想法。

        但是令人啼笑皆非又怒火中烧的是,这家伙吃了雄心豹子胆之后最想过把瘾的事情……竟然只是跟女生羞羞一下这种程度!

        四五十岁大魔导师的寂寞,像常守朱与狡啮慎也这样青春靓丽的俊男靓女是不会懂的……

        他没有钱、没有能力、甚至没有一副能给自己加分的长相,所以想过把羞羞的瘾,也只能用强|迫陌生女生这样不堪又令人唾弃的手段了。他的猎|艳|行动才刚刚开始,便被无处不在的西碧拉系统给检测到,并且派遣常守朱及其手下执行官前去将此人抓捕归案。

        但令人遗憾的是,即使常守朱和狡啮慎也已经尽最快速度赶到了现场,结果却还是让这个寂寞成狂的中年大魔导师得手了……常守朱为那个看上去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不幸少女感到悲伤,即时同为一样的人类,但被系统测量出来的数值不同却导致了她们之间天差地别的人生。

        她是各项指数皆趋于完美的天才,是被西碧拉系统赞许肯定的精英,她有着与生俱来的靓丽容貌,有着人人羡慕不已的优秀工作,对于她这样年轻有为的监视官来说,会受人强迫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但是那位少女呢?她看上去也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进入社会参与工作也不会太久,她没有优秀的指数,于是她不能像常守朱一样自由选择自己想过的人生。但即使如此,属于她的人生也才刚刚开始,她还没有结婚,但也许已经有了心仪的男孩,她还没能想享受到为人|妻为人|母的幸福,但必然也对日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然而,这一切都毁了。被一个疯狂了的中年人,一个素不相识无冤无仇的疯子,给毁掉了。

        含羞待放的清秀野花,尚未能将她最美的一面呈现在世界的风雨面前,便因突如其来的一场噩梦而枯萎凋零。

        何其可悲、何其可怜、何其可恨、何其可叹的故事啊。

        在西碧拉系统所统治的完美世界之下,竟然还会有这样可悲可怜可恨可叹的故事发生,这又是何其的可笑啊!

        常守朱与狡啮慎也赶到的时候,那个犯罪指数上升已经堕|落成潜在犯罪者的中年人已经沉浸在肉|欲之中根本停不下来了,直到支配者冰冷的枪口对准自己的时候,他才倏忽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犯下的罪行意味着什么。

        他已经,完蛋了。

        就这样束手就擒的话,被送进隔离区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隔离区是什么鬼地方谁都听说过,说是把你送进去进行心理治疗降低犯罪指数的,结果进去的人心理状态反而一天比一天糟糕……要是被关进那种鬼地方,他这辈子就真的全完了!

        于是这个胆怯懦弱了大半辈子的男人,竟然凭空生出了亡命徒的勇气,狠狠掐住身下无辜少女纤细的脖子,朝着靠近自己的两位警|察厉声喝道:“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掉她!”

        愚蠢的男人啊,即使常守朱与狡啮慎也不再靠近他,在这个距离下支配者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命中他啊!

        因为犯下了故意伤害的罪行,他的犯罪指数已经上升到即将触发支配者第二阶段的临界点了。本来只是对无辜少女造成身心创伤这件事情是不足以招致死罪的,但随着他愚蠢地表露出了杀人念头,骤然飙升的犯罪指数却导致西碧拉系统判定他极具威胁,开启了支配者的执行模式……

        湛蓝的电弧划破了夜空,那个色厉内荏的中年人,在被支配者击中的刹那,扭曲膨胀然后炸裂,变成了一滩美丽的血雨。

        那真是非常非常美丽的血雨啊,倾倒而下的温热血珠,为少女洁白的酮|体点缀上了星点般的殷红……与之一并响起的,是少女声嘶力竭的崩溃尖叫。

        她也,疯了。

        被陌生人强迫侵|犯,无法得到拯救地失去了初纯,然后亲眼看见那个夺走了自己身体的恶魔扭曲炸开被杀死……

        她不行了,这个世界,已经无法再让她生存下去了。

        竭斯底里的少女,最终获得了支配者的一枚麻醉弹。连续的噩梦彻底摧毁了她的心灵,紊乱的心理指数与污浊的心理色相都让她变得与这个理想社会格格不入了,于是她被送入了隔离区,与那些心理色相浑浊的潜在犯罪者们一起,接受专业人士帮助调节心理健康的治疗。

        后来那个少女究竟怎么样了常守朱也不知道,虽然心怀愧疚与痛苦的她多方打听,但要往隔离区传递与接受消息本来就难,更别说是要找一个精神状态异常的不幸少女了……‘还活着,但是精神状态不好’,这就是常守朱能了解到的全部信息了。

        那个少女到底做错了什么呢?常守朱不知道,为什么身为被害者的少女会当成潜在犯罪者送入隔离区,她一点也想不明白。

        ……也许她心里已经有点明白了,但是自己却不敢承认那可怕的设想。因为一旦承认,就等于是在质疑这个建立在西碧拉系统引导之下的社会根本秩序啊。

        只是,犯罪指数这种东西,真的正确吗?

        如果正确的话,为什么仍然会有中年人的罪行残害无辜少女呢?

        如果正确的话,为什么无辜的受害者少女会被关入隔离区里呢?

        他们监视官与执行官所奉行的善恶标准,真的能够为其他人带来安稳幸福生活吗?

        说到底……在这个日渐崩坏的世界上,是否还真的有着安稳与幸福存在呢……

        新上任的监视官常守朱,在自己的私密日记中记录下以上内容之后,旋即又将其删除了。

        太危险了,要是被人知道她有着这样离经叛道想法的话,连她也会被送进隔离区接受‘心理治疗’吧。心有戚戚然的年轻监视官删掉了所有与理想社会不相符合的颓废言论,然后关闭掉了电脑的全息虚拟屏幕,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在这个日益崩坏的世界里,她的工作还得继续下去呢……

        作者有话要说:7000字,没有第二更

        jj同人因版权问题而出现大变动,以后可能动漫同人会受到灾难性影响……新文有可能更换题材,正在与编辑商讨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