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89章 心理测量者

第089章 心理测量者

        在行动开始之前,很少直接在众人面前露面的警|察局局长禾生壌宗出现了,并且将常守朱降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中,从抽屉里面翻出一柄跟支配者有点相像、但看上去更像玩具的手枪扔给了监视官少女。

        接过禾生壌宗扔过来的手枪之后,常守朱下意识地打量了下手中的枪支,发现这东西虽然与自己的支配者很像但还是有不少区别,和闪烁着蓝色荧光更具有现代科技感的支配者比起来,这把黝黑的手枪大概只能算入上一世代科技技术下的产物了。

        没有用户认证系统,没有自瞄准补正,不具备终端连接能力,甚至还得自己开保险栓装填子弹瞄准……常守朱不明白为什么禾生壌宗会突然将这样一把原始而落后的手枪扔给自己,因此抬头问道:“禾生局长,请问这是……?”

        “常守朱监视官,有关免罪体质的事情,想必你已经有所获知了吧。”禾生壌宗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无框眼镜,刻板的面容上看不上任何玩笑的成分,“这次你将要面临的对手,是无法被西碧拉系统裁定为罪犯的‘免罪体质’适用者,寻常支配者在他面前无异于玩具。”

        常守朱大概明白了禾生壌宗局长特意把她叫到办公室里面来的目的是什么,因为支配者对付不了槙岛圣护,所以对方才会特意借给她一把上一世代的古老手枪,让她用来对付槙岛圣护么……

        但让常守朱弄不明白的是,比她优秀比她更有经验比她资历更老的监视官多得是,为什么禾生壌宗局长会特意将这个任务交托给她?

        “本来这样上世代的枪支是已经不允许再生产再使用了的,但为了以防万一,像这样个例的紧急备用品依然被保存了下来。在应对槙岛圣护的特殊事件中,就特别破例允许你使用非认证系统的武器。枪支里面装填了可令神经系统麻痹的弹药,构成上与支配者基础模式所发射的子弹是基本相同的。请常守朱监视官谨慎使用这把非认证武器,将扰乱社会秩序的凶手槙岛圣护逮捕归案。”

        禾生壌宗局长面无表情,似乎说出无视社会秩序这样话来的人不是她一样,继续对愣神中的常守朱说道:“但是,正如同免罪体质的稀缺与万中无一一样。这样的特例也只容许一次,可一而不可再。常守朱监视官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枪支里面只有一枚子弹,仅可在本次抓捕槙岛圣护的行动中使用。”

        常守朱点了点头,将漆黑的古老枪支放进了自己腰侧的枪托中。虽然对于局长会选择将这一重要任务交托给自己而非宜野座伸元这样老资格的监视官有些奇怪,但能够亲手将残杀了自己朋友的槙岛圣护抓捕归案,对于这个郁郁数十日了的少女监视官来说也算是得偿所愿,是对心灵的一种慰藉,所以她没有再去询问‘为什么是我’这样的问题,而是欣然接受了这一秘密任命。

        将外观相似内部结构却停留在上一世代的古老手枪放进腰侧枪托中之后,无用了的支配者自然就被解了下来,而且找不到可以随身携带的位置了。考虑到支配者无论是对于免罪体质的槙岛圣护还是头戴屏蔽头盔的暴徒们都没有作用,常守朱准备在离开之前将支配者寄放在刑事课总部大楼中,不带出去了。

        表情保持在刻板上一直一成不变的局长看着她的动作,像是猜到了常守朱的心思一样,开口说道:“请将支配者携带上,将会有需要用到支配者的时候。”

        常守朱闻言一愣,目光转到了科技感十足但实际上毫无用处了的支配者身上,茫然道:“但是现在西碧拉系统无法正常识别犯罪者,支配者无法解除锁定,使用不了的话带身上也没有用啊……”

        “请将你的支配者携带上,将会有需要用到支配者的时候,常守朱监视官。”禾生壌宗局长仿佛复读机一样,连语气都没变化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你的任务是将扰乱社会秩序的槙岛圣护逮捕归案,因为其具有免罪体质庇护的缘故特例允许你使用非认证武器,任务要求将槙岛圣护生擒逮捕,切记不可伤害到他的生命。如若遇到妨碍任务正常执行者,允许你使用支配者将其射杀。”

        冰冷的厉光从眼镜的镜片上一闪而过,她用毫无感情起伏的声音说道:“这是西碧拉系统的命令,请常守朱监视官认真执行。”

        西碧拉系统的命令?要在不伤害到槙岛圣护生命的前提下将其生擒逮捕?还允许射杀妨碍任务执行的人?但是支配者现在无论是对槙岛圣护还是对带着头盔的犯罪者都已经失去了威慑力,就算碰到要妨碍她逮捕槙岛圣护的人,支配者也没有作……

        怔住的少女蓦然想了起来,还有一类人,是支配者能够应对的。

        他们既不可能拥有免罪体质,也不会带着暴徒们标配的屏蔽头盔,因为……他们就是即将与自己一起行动的执行官啊!

        “常守朱监视官应该也明白了,西碧拉系统让你警惕的人是谁。”与系统同为一丘之貉的警|察局局长坐在软椅上,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你的执行官狡啮慎也,曾经与槙岛圣护有相当严重的过节,为了寻找其报仇甚至犯罪指数上升堕|落成了执行官。即使任务明确要求要活着逮捕槙岛圣护,他也有可能出于私人恩怨而对槙岛圣护痛下杀手。届时,常守朱监视官应该明白自己该如何履行职责。”

        等到局长将这番无异于‘我就是让你对付狡啮慎也’的话说话之后,常守朱本来就面无血色的脸更是煞白一片了。她紧咬着下唇,颤声说道:“槙岛圣护是个罪大恶极的杀人犯,即使狡啮慎也执行官出于私怨试图杀死他,也不至于……”

        “常守朱监视官,你是被西碧拉系统所信任的人类精英,否则系统也不会授命我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托与你,请你不要辜负系统对你的期望。”

        禾生壌宗局长的声音冷漠而严苛,丝毫感受不到身为上司对属下应有的任何一点照顾温情,“西碧拉系统非常信任你,因此也不妨让你知道。具有免罪体质的人万中无一,是促进系统思维运算能力进化的珍贵材料,为了让西碧拉系统获得更为完善的计算能力,必须将槙岛圣护完完整整的抓捕回来,所有妨碍这一目的的扰乱者都是需要被肃清的障碍,你明白了吗?”

        果然……是西碧拉系统在纵容着槙岛圣护制造出这一切动|乱!但是它为什么会这样做呢?为什么一个为了满足人类需要而出现的智脑系统,竟然会生出与根本目的不相符合的想法来?!促进自己运算能力进化……连变强的欲|望都产生了,具备这样思维的东西真的还只是一个智脑系统吗?

        一想到人类正处于这样一个东西的统治之下,常守朱突然就有些不寒而栗。

        常守朱最终还是没能压抑住自己的疑惑,向着堪称西碧拉系统代言人的局长吐露出了自己的心声,“现在到处都在发生暴|乱,带着特殊头盔的犯罪者们公然在大街上犯案,在这种时候,西碧拉系统不是应该优先处理这些事情吗?!就算是……就算是要进化也应该先等到一些都稳定下来啊!”

        “我可以将此理解为是对先知系统不够信任的表现吗?常守朱警官,请记住,在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西碧拉系统更加睿智的存在了。带有屏蔽头盔的犯罪者们已经危害到了社会的根本治安、并且现在警备力量对其毫无抵抗能力……这些你能想到的内容,自然也都在西碧拉系统的掌控之中。”

        禾生壌宗局长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出现在她那张万年刻板的冷脸上只会让人觉得皮笑肉不笑的恐怖,“你能够考虑到的事情,西碧拉系统早在发生之前就已经做好完善考虑了。安心执行你的任务,那些跳梁的小丑们,很快就要从舞台上被驱赶下去了。”

        **************************************************************************

        当心神不定神情恍惚的监视官少女与同伴们开始抓捕元凶槙岛圣护的时候,那些游荡在大街小巷肆意打砸抢宣泄心中欲|望的暴徒们,也终于迎来了他们的末日。

        街道上已经看不见将容貌展露出来的正常行人了,除了这些带着全封闭式头盔挥舞着铁棒的犯罪者以外,就只剩下被他们破坏过后的残垣断壁与哄抢一空的凌乱商店了。因此当大批量自动化军事机器人开上大街将街道两边精致装潢碾为废墟的时候,惊呆了的人们都完全没办法为其产生一丁点的可惜来。

        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已经全部都被那些从未见过的巨大机器人所吸引了。

        被西碧拉系统所统治着长大的这些人们大概至今都未曾想过,藉由他们劳动所生产出来的那些大量机器人究竟去了哪里。虽然有为数不少的自动化机器人工作在替代人力劳动上的岗位上,但那有限的需求显然不需要每年耗费掉数量惊人的材料来制造大量机器人。

        那么那些机器人究竟被生产到哪里去了呢?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西碧拉系统统治版图之外的,依然还是人类治理人类的旧秩序国家之中。

        数以万计的巨大军用机器人,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着人类军队的防线,让那些不接受西碧拉系统存在的古老腐朽国度切身感受到了来自新世代的制裁。被西碧拉系统所圈养起来的人们不知道,在他们认知以外世界各地中,天天都在上演着英勇战士们与杀人机器殊死搏杀的战争大戏。

        他们是不知道,但他们之中的一部分人,却在今天有幸能够体味一把那些为人类自由而抗争的英雄战士的滋味了。

        你以为,带上一个莫名其妙的头盔,让西碧拉系统探测不到你的心理指数就完事大吉,可以百无禁忌地肆意妄为了?

        真是太天真了。

        你知道西碧拉系统是什么吗?一个具备超强计算能力的量子计算机?如果还抱有着那样旧时代的思维来看待先知系统,其结果自然是荒谬无比的大错特错了。

        别忘了,西碧拉系统连人心都能轻易解读并且量化为数据,人类的绝大多数思维活动方式都在它庞大的数据库中留下了记载,连你在想些什么准备做些什么都能了如指掌的西碧拉系统,真的会被一个小小的屏蔽头盔给弄得不知所措连自己该怎么反击了都不知道吗?

        如果你还抱有着这样愚蠢的想法,那简直就和上古时代里说着太绕围绕地球转或者天圆地方的人一样可笑了。

        西碧拉系统是具有智慧的,并且具有的是智慧生命无异、并且思维敏锐程度远超人类的高等智慧。与其把它看做是一个循规蹈矩按照程序规律进行着计算的计算机,倒不如说它是完成进化之后更加偏精神化了的高等新物种。

        想靠一个头盔来骗过西碧拉系统的探知?不要太傻了好么,即使在屏蔽头盔的保护下西碧拉系统无法读取到犯罪者的心理指数,但这并不代表着西碧拉系统就真的拿这些无法无天的暴徒们没办法了啊。

        就算通过犯罪指数来划分犯罪者的方法已经不再适用,想要把‘好人’与‘坏人’区分开的办法,也还有很多种呢。

        比如……现在在大街上带着头盔行走的,不就是显而易见的坏人了吗?

        将『猎杀街道上所有佩带头盔者』这一命令输入到军用机器人控制中枢之后,西碧拉系统便不再担心那些乌合之众的暴行了。能够被槙岛圣护在网络上三言两语轻松煽动起来、戴着头盔就出门打砸抢的犯罪者们就没几个智商能看的,将公|安刑事课当成它全部的军事力量,以为躲开了支配者就不会再被制裁……哼,小看它的代价,就是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巨大的机器人撕成碎片呢。

        槙岛圣护……免罪体质……

        一想到那个具备着免罪体质、藏在幕后煽动起了数次暴|乱的白发男人也即将成为自己的一部分,西碧拉系统便有种油然而生的愉悦快感,即使它是个连物质肉身都不具备的精神化思维聚合体,但是却也有着显著的情绪波动产生——因为即将到来的槙岛圣护,能够扩充它的思维疆域,让它的计算能力更甚一筹啊。

        狡猾的白毛狐狸终于要落入自己手中了,西碧拉系统会因此而产生愉悦情绪也是理所当然的吧,不过相较于槙岛圣护来说……果然,它还是更想要惊鸿一瞥后便踪迹全无了的那个蓝发少年了。

        不过没关系,既然这些屏蔽头盔毫无例外都清一色是无法探知的心理指数,那么数据蓝本必然就来自于那个连它、或者说它们都看不透的奇怪少年,而头盔的制造者又是槙岛圣护,想来便是在它们目光未曾注意之处这两人暗中有过接触了吧。

        槙岛圣护即将成为它们的囊中之物,等到槙岛圣护被彻底吸收之后,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槙岛圣护的认知、槙岛圣护的思维、槙岛圣护的意识、槙岛圣护的记忆将会融入西碧拉系统之中,与它们融为一体。届时,有了槙岛圣护的它们再想找到那少年也更简单了。

        在古老的东方国家中曾经流传下来过这么一句话,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西碧拉系统非常非常喜欢这句话,认为这就是自己现在的真实写照,这个世界,正是它们统治之下的王土。

        闯入它们领土之中迷路了的小东西……终究会有落到它们手里的一天,借着这个机会,也许它们能够不再仅限于这个世界这个时空,终于可以将触角延伸到更高更远的地方了。

        已经超越人类了的西碧拉系统,对此抱有着无比的期待。

        ********************************************************************************

        “呀,你果然还是来了呢。不,应该说是你们才对吗?”

        在厚生省地下区域的巨大金属门之前,穿着白色单薄衬衣的槙岛圣护向着两位追兵露出了书生般的秀气笑容,但无论是常守朱还是狡啮慎也都无比明白,这个有着俊雅外表笑容温和的男人,骨子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疯狂魔鬼。

        “两位,不妨将手里的玩具收起来如何啊?你们应该早就明白,那种东西对我们根本没用了吧。”槙岛圣护言笑晏晏地看着两位警官,一派轻松神色,仿佛他不是碰到了追缉自己的警|察,而是遇上了两位许久未见的老友一般,“这扇碍事的大门很快就会被打开了,在西碧拉系统的真相被公诸于世之前……我们聊点什么打发时间好呢?”

        从看见槙岛圣护脸上露出笑容的那一刻起,狡啮慎也眼中刻骨的恨意便无可抑制地涌了出来,哪怕化为饱受地狱业火烧灼之苦的恶鬼,他也誓要将这个白发的魔鬼一起拉入地狱。但是一只冰凉的手拉住了他的衣角,让狡啮慎也从仇恨的怒火之中清醒了过来。

        “……你先去对付他身边那个男人,对方可能会配备有枪支,行事千万小心。”常守朱在狡啮慎也的耳边轻声嘱托道,“我会盯紧槙岛圣护的行动,找机会开枪制服他。槙岛圣护现在应该还不知道我手里有麻醉枪,这一情报差值得利用。”

        狡啮慎也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然后阴沉的视线转移到了站在槙岛圣护身边的那个人身上。对方带着与暴徒们如出一辙的屏蔽头盔,既看不见他的真实长相也没办法探查到他的心理指数,而且与光靠蛮力破坏着街道商店的暴徒们不同的是,这家伙似乎还是个技术人员,正捧着笔记本在破解金属门的样子。

        关于自己手中持有着麻醉枪可以对槙岛圣护使用的事情,常守朱已经提前告知狡啮慎也了,但她却隐瞒了局长要她在必要时刻对狡啮慎也使用支配者的命令。她想要拯救狡啮慎也,在既不违背西碧拉系统命令、又能够成功将槙岛圣护逮捕的情况下。

        “槙岛圣护的身手实在太好了,而且一直在警惕着我们的动作,在这个距离下我贸然开枪很有可能被他躲避掉,因此,我需要你来为我制造破绽,制造一个让槙岛圣护避无可避的机会,能做到吗?”

        茶发的监视官少女,对着自己的执行官问出了如是问题。

        而她的执行官,则以瞬间扑上前动作所带动的猛烈气流来作为无声的回应。

        从常守朱与狡啮慎也出现开始,槙岛圣护便一直在把玩着一把银色的水果刀。看见狡啮慎也如同离弦的箭矢一样向着自己飞扑过来之后,槙岛圣护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暧|昧笑容,将手中小刀一竖,向着狡啮慎也的方向投掷了过去。

        如他所预料的一样,被仇恨蒙蔽双眼了的狡啮慎也像是察觉不到疼痛似的,竟然不闪不避地用左手臂硬挡下了小刀的攻击,然后去势不减地继续快步冲刺过来。哪怕是在狡啮慎也完好的情况下槙岛圣护也有自信靠体术压制住这家伙,更何况是在左手臂受伤的状态下呢。

        槙岛圣护脸上果然如此的笑容没多久便完全凝固在了脸上,狡啮慎也确实不顾受伤的冲了过来没错,但他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戴着头盔正在破解着金属门的那个人!

        狡啮慎也出乎意料的行动让槙岛圣护连‘小心’都来不及说出口,戴着头盔的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危险,看见冲到自己面前的狡啮慎也以后慌乱地想拔出手枪来。但是已经成功冲到他面前了的狡啮慎也又怎么会让他成功拿出武器了,狠厉地一脚便将半跪在地上来不及爬起的人踹了出去,惨叫着落入了深不见底的地下。

        表情微恼的槙岛圣护也赶到了狡啮慎也的面前,制止了狡啮慎也试图破坏笔记本电脑的攻击。幸好,虽然人被狡啮慎也踹下去了,但是破解大门防御的程序已经编写好,只要将这条烦人的疯狗甩掉就可以进入关闭西碧拉系统……

        但是,骤然响起的枪声轰鸣,断送掉了槙岛圣护的全部设想。

        破膛而出的子弹,穿过狡啮慎也的腹部,射|入了槙岛圣护的胸腔之中。附带着烈性神经麻痹药物的子弹瞬间夺走了两人的行动能力,一起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被那两双不可置信视线所注视的茶发少女低下了头,声音很小很小的说了一声,“抱歉。”

        槙岛圣护没想到,那个因太过善良懦弱而同样具备免罪体质的少女,那个一直被他忽视了的常守朱,竟然真的能向他扣下扳机。

        狡啮慎也同样没想到,那个让他上前拖住槙岛圣护行动制造破绽的同伴、那个发誓说一定会跟他一起将槙岛圣护捉拿归案的监视官,竟然从一开始就准备攻击自己。

        “抱歉……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再需要你们参与了。安心的睡过去吧,一切的噩梦……都会结束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