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90章 心理测量者

第090章 心理测量者

        一切的噩梦,都即将结束了?

        将这句呢喃脱口而出的常守朱,突然有点困惑得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样不知所谓的话来了。

        总觉得,好像有些什么不属于她的部分在大脑里蠢蠢欲动地破土而出,然后生根发芽结成不知名的果实了。

        让狡啮慎也上去纠缠住槙岛圣护,然后伺机射出一枚能够同时击中两人的子弹,这的确是常守朱所事先计划好的事情。虽然局长命令她带上支配者解决掉想杀死槙岛圣护报仇的狡啮慎也,但无论出于同伴还是监视官的立场,常守朱都不愿意亲手夺走狡啮慎也的生命。

        或者说,这个天真到愚蠢了的善良少女没办法夺走任何一个人的生命,哪怕是在她面前残杀了其友人、令她一度陷入崩溃的槙岛圣护也一样。

        想要劝说狡啮慎也放下对槙岛圣护的刻骨仇恨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相处了这么久的时间,常守朱自然明白『杀死槙岛圣护报仇』已经成为支撑着狡啮慎也继续行动下去的动力所在了,甚至说是人生目标也不为过。想要光凭三言两语就让狡啮慎也放弃复仇,常守朱自认自己还没这种程度的嘴炮功力。

        即使不用支配者去测量,常守朱也能猜到狡啮慎也此刻的犯罪指数必然是爆表了。这个将仇恨隐忍数年了的男人早已经连自己生死都置之度外了,压根不会再去关注什么心理指数的事情,对于狡啮慎也而言,只要能够让槙岛圣护这个魔鬼落入地狱,哪怕代价是让他共赴地狱也甘之如饴。

        不能用支配者攻击狡啮慎也,否则面对犯罪指数过高的狡啮慎也支配者会直接启动执行模式,无情地将其抹杀掉。但如果不借助枪支偷袭的话,常守朱又根本制止不了这个老练的执行官,想要在阻止狡啮慎也杀死槙岛圣护同时又不伤到他性命的办法,只有用麻醉枪这一个。

        但是,麻醉枪里的子弹只有一发,本就是要出其不意用在槙岛圣护身上的决胜利器。槙岛圣护体术搏斗能力尚在狡啮慎也之上,连狡啮慎也都阻止不了的常守朱更别谈去制止他了,因此,麻醉枪的子弹也必须要命中槙岛圣护才行。

        在只有一发子弹的前提下,如何同时制服两个战斗力远高过自己的男人呢?

        常守朱的答案,就是在这两人缠斗在一起没办法闪躲的时候,射出一发足以贯穿两人的子弹。

        老式枪支的推力并不算好,即使子弹命中了狡啮慎也的腹部能对其造成伤害也有限,更别说是子弹穿过他身体后命中的槙岛圣护了。但子弹对他俩的创伤本来就是越小越好,常守朱依靠的又不是子弹所造成的伤害,而是附在子弹之中的剧烈神经麻痹性药物。

        监视官少女的算计最终胜利到了最后,被同一颗子弹所贯穿的狡啮慎也与槙岛圣护两人如其预想一样地倒在了地上,但是,大获全胜了的少女却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是的,她成功抓捕到了槙岛圣护,并且在不伤及狡啮慎也性命的前提下完成了西碧拉系统『阻止狡啮慎也报仇,活捉槙岛圣护』的命令。但是,将这一切都做完了的她,又该干什么呢?

        以少女单薄的体型,无论怎么看也无法独力将昏迷中的两人拖到地面上去,必须要有其他同伴的协力才行。因此,在其他监视官与执行官收到信息赶下来之前,常守朱一时间竟然是什么能做的事情都没有了。

        将幕后黑手抓到了、一切动|乱都要告一段落了的,无事可做。

        然后,莫名其妙说出了那样一句话来的常守朱,又突然产生莫名其妙的想法。

        她想查看,门后究竟藏这些什么。她想知道,槙岛圣护来到这里的目的究竟是做什么。她想弄明白,对方口中的‘世界真实’到底意味着什么。

        明明没有得到任何人的任何指示,但常守朱就是直觉似的地觉得有着什么非见不可的东西在等待大门的后方等待着她,那样难以言喻的吸引力驱使着她不再去看倒在地上失去意识的槙岛圣护与狡啮慎也两人,而是迷惘困惑的走向了紧密闭合着的金属大门。

        异常巧合的是,就在常守朱走到金属大门之前的时候,被槙岛圣护同伙所留下的破解程序终于撬开了金属大门的安全防御措施,大门解锁之时所发出的清脆\'咔哒\'声在寂静的地底久久回荡,让常守朱完全无法忽视掉门已经被打开了的这一事实。

        以人类智慧所编写出来的程序,想要攻破西碧拉系统的安全防御简直是闻所未闻的事情,要是西碧拉系统的防御真有那么脆弱的话,它也不可能统治人类将近五十年的时间了。而且在事实上,正是因为西碧拉系统所具备着远朝当今时代的非凡计算能力,足以令那些与它作对的旧秩序国家陷入信息崩溃状态,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才没有人能阻挡它统治征服的脚步。

        大门的防御之所以会被槙岛圣护的同伙所攻破,推测起来大概只能归咎于是『西碧拉系统现在很忙无暇顾及这边所以导致防御漏洞被找出来成功攻破防御系统』,亦或者是『西碧拉系统认为大门被打开的现状对它来说更好所以才乐见其成地让对方攻破了防御系统』这两种可能。

        毕竟,要想要正面攻破西碧拉系统,那简直就是近乎于不可能的事情啊。

        常守朱也考虑过,大门会被打开究竟会是西碧拉系统无暇顾及还是西碧拉系统乐见其成的原因,但无论她怎么想,那些可能潜藏在大门之后的东西,都不是因为‘无暇顾及了’所以就可以‘不管不顾’的东西啊……

        她无比清楚地记得,那个笃定着懦弱的自己无法向其开枪的白发恶魔曾经说过,‘那么,你也跟着一起来吧,在我关闭西碧拉系统的时候,一起来认识、看清这个世界的真实吧……’,槙岛圣护掀起这么一场动|乱又冒险潜入枢要重地厚生省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他想要关闭西碧拉系统,关闭掉这个引导人类社会的先知。

        基于这样的考虑,门后所存放的必然是西碧拉系统的本体或者开关之类的东西了吧?能够让槙岛圣护产生‘他能够关闭西碧拉系统’这样自信的想法,那么门后的东西必然是对西碧拉系统至关重要的存在了。

        对于这样堪比人类心脏的重要地方,号称无所不知的西碧拉系统真的会因为‘无暇顾及’,所以就弃之不管了吗?

        无论怎么想也不可能。

        那么……大门防御系统会被槙岛圣护同伙所攻破的答案,就是西碧拉系统也在等待着他们的进入咯?

        等着他们进去,然后把自己关闭掉?

        越是试图去弄清西碧拉系统的目的,常守朱就越是陷入了无从理解的困惑与迷茫。她遵循着西碧拉系统的命令在这里击倒了槙岛圣护,并且同时制服了狡啮慎也,但是西碧拉系统却门扉大开的迎接槙岛圣护进去?不不不,如果西碧拉系统真希望槙岛圣护进入的话,就不会命令常守朱抓捕他归案了。

        ……难道,西碧拉系统所等候的人,其实是自己?!

        常守朱的脑子里,忽然不可抑制地冒出了这样荒诞怪异的想法来。

        哪怕自己都有点不相信这就是真的,但她却依然控制不了自己一点点推开金属大门的身体。即使精神依然在矛盾着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贸然闯入这个机密要地,但被奇异引力所牵引着的身体,却是不受控制地向着禁密之地靠了过去……

        在大门打开的刹那,铮亮的白光刺痛了监视官少女的双眼,她艰难地侧过头避开了强光的侵袭,眯着眼睛在好不容易适应强光之后才半睁半闭地抬起了眼皮。

        然后……她看见了。

        她看见了,隐藏在这个世界繁荣皮囊之下,污浊而罪恶的真实。

        『欢迎你的到来,常守朱监视官。不要疑惑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你的一切行动,皆出自于我、不,应该是我们的指引。』

        从哪个被金属手臂从橙黄色不知名液体拿起的正方形透明培养皿中,发出了冰冷而平板的电子声音。

        常守朱对这个声音很熟悉、很熟悉很熟悉,不止是她,只要生长在这个社会之中的人,都会对这个声音无比的熟悉。

        因为,这就是他们从小听到大,无时无刻不与之相伴的,西碧拉系统的声音。

        连双唇也失去血色变得与脸庞一样苍白了的少女抬起头,迎着耀目的白光,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那个发出了电子声音的培养皿,瞳孔死死锁定在了培养皿之中还在蠕动的红色物体上,再也无法移开。

        那是……人类的……大脑。

        『没错,正如你所见,我曾经是属于某一个人类个体的大脑,拥有着‘藤间幸三郎’这样一个人类名字。但那一切都已经成为了过去,现在的我,已经成为了我们,我即是我们,我们即是我,我是西碧拉系统,我们是西碧拉系统。now,we  are  one。』

        被金属手臂抓起的那个培养皿再一次发出了西碧拉系统的声音,当然,藏在培养皿中的大脑是没办法说话的,所有的声音,都是通过将其思维电波转化后通过扩音装置所发出的。所以在理论上无论哪个大脑说话,声音都是同样的冰冷电子音不会改变。

        将那个名为藤间幸三郎的大脑抓起来大概五六秒之后,金属手臂移动到了橙黄色液体槽的另一处上空,将藤间幸三郎的大脑又插|入了液体之中。也是在这个时候常守朱才发现,在橙汁似的液体下面,还有着一层有无数插槽的银白色连接板。

        『这是我们进行思维共享的平台,通过将自己的意识连接到意识海之中,瞬息之间就可以完成庞大信息量的交换,实在是再方便不过了的交流方式了。将名为‘说话’的低等技能摒弃,依靠思维碰撞方式交流所能达成的效率,正在与我们对话的你想必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的吧。』

        曾经有着藤间幸三郎的名字、现在却又被西碧拉系统了的大脑发出了如是的喟叹。

        藤间幸三郎……常守朱记得这个名字,那是与狡啮慎也以及槙岛圣护两人都有牵连的人。因为跟着狡啮慎也一起追查了槙岛圣护很久,所以常守朱对于狡啮慎也一直避之不谈的过去也从各种线索中渐渐了解到了全貌。

        数年前,在那次令狡啮慎也深受创伤  “标本事件”中,槙岛圣护有一个名为藤间幸三郎的共犯,虽然在案件记录上并未记载,但狡啮慎也却明确说过‘他们是一样的’这句话,也就是说,藤间幸三郎与槙岛圣护一样拥有着免罪体质,无论犯下多大的恶行也不会导致犯罪指数上升。

        不过与一直被逍遥法外的槙岛圣护不同,更加倒霉一些的藤间幸三郎被愤怒的执行官们成功抓捕了,然后有关藤间幸三郎的消息也就到此为止,案件记录上只写着『已被妥当处理无法再危害社会』的结语。

        最开始看见这样含糊其辞的记载时,常守朱还不明白为何这样影响极其恶劣事件的共谋者会被如此虎头蛇尾地结案,甚至连案件记录都变得语焉不详。不过现在常守朱却是终于明白了,原来藤间幸三郎已经加入西碧拉系统之中,成为其组成的重要一员了。

        西碧拉系统……这个控制着人类统治着世界自称绝对正确的先知,其真相竟然是一片连接在一起的大脑……如此冲击性的事实,在令常守朱心神震荡的同时,更是令她将牙根咬得生疼。

        她不明白,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藤间幸三郎这样一个恶劣的犯罪者,竟然会被接纳成为西碧拉系统的一员?!这一认识所给常守朱带来的愤怒,远比西碧拉系统其实是人类大脑带来的震荡大。

        『那是因为,藤间幸三郎具备着稀有的免罪体质。通过将其吸纳入我们,可以扩充我们的思维疆域,获得更为迅速的运算能力。』

        说话声音依然还是冰冷的电子音,但开口的却显然不再是藤间幸三郎,『事实上,在藤间幸三郎加入之后,我们对人类犯罪心理的数据建模更加趋于完善,现在已经可以将99.37%的犯罪心理完美解读了。将天才犯罪者的思维公开在我们之间,我们便能通过共享其认知来更为清楚地了解人类犯罪心理。』

        “那么……为什么现在外面还会有那么多横行无忌的暴徒?!为什么还会有槙岛圣护这样的恶魔逍遥法外?!”无法接受这一认知的常守朱充满了愤怒,向着实为人类的西碧拉系统发出了大声的质问。

        橙黄色营养液下的银白色连接板上刹那间闪烁过了万千银光,在插|入了大脑培养皿的插槽之间来回游荡,似乎是数以百计的大脑正在沟通以便达成共识一样。

        很快,西碧拉系统就得出了如何回复常守朱的结论,冰冷的电子声再次响起,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之前与常守朱对话过的那个大脑,『无须担心,我们已经完美镇压了扰乱秩序的暴动。虽然因为数据无法测量者的出现导致现在安全措施失去作用,但我们已经完善了警用机器人的程序,在遇到佩带屏蔽头盔之人时,即使无法测量犯罪指数也将其作为犯罪者处分。』

        『至于槙岛圣护,很快,他也将被接纳为我们的一员,通过槙岛圣护的补充,我们对人类犯罪的认识将更加完善,未来的犯罪几率将会被降到更低……而我们,而将变得更为强大。』

        你能想象一直冰冷而刻板的电子音笑起来是怎样的情况吗?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笑,而是千百个人一起发出的嘈杂笑声……浑身泛起恶寒的常守朱抖了抖,至今都无法相信,西碧拉系统竟然是由人类大脑组成的这一事实。

        难关西碧拉系统一直命令要将槙岛圣护生擒活捉,切记不可杀死他,原来这个贪婪又充满了欲|望的系统,早就准备好了要将槙岛圣护接纳为自己中的意愿。

        藤间幸三郎已经融入了西碧拉系统,槙岛圣护很快也要加入……常守朱已经不敢想象,这个掌握了人类断罪权的系统,究竟是由多少极恶罪犯所组成的了。

        『的确,我们之中有为数不少曾经的犯罪者,并且我们也无法否认,不断扩宽思维和判断能力是我们的愿望所在,为了达成这一愿望,所以思想与众不同的人类都会被我们接纳,哪怕他曾经是罪大恶极的犯罪者,基于其思想上的卓越以及免罪体质的特性,我们依然会吸纳其加入我们』

        西碧拉系统非常坦诚地承认了自己渴望得到槙岛圣护扩充思维能力的目的,甚至直接将‘就算是犯罪者只要有用就会被吸纳’这样的论调抛了出来,只要能够提升自己的计算能力。

        常守朱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荒谬而可笑了起来,裁决着人类是否有罪的先知系统,其本身竟然就相当于是无数犯罪者的结合体,而且越是穷凶恶极的犯罪者,越是会因为其‘稀有价值’而得到西碧拉系统的肯定……还有比这更为滑稽的事情了吗?

        让罪行更加不可饶恕的犯罪者去裁断其他人是否有罪?别开玩笑了!!

        『常守朱监视官,我们能够理解你在接受信息冲击时的激动,也不否认你认知中某些观点的正确。但是相对的也请你正确看待,我们西碧拉系统在吸纳稀有的免罪体质犯罪者之后,通过与之达成统一的价值观并促进自我进化的重要性,以及进化之后对于社会管理所能发挥出的不可否认的价值。』

        轻松读取到了常守朱心中想法的西碧拉系统,为自己做出了如是一番的辩护。

        是的,将大脑剥离出来与其他大脑相连接,这样的做法已经让曾经的犯罪者们便成为具有超乎常人判断力与洞察度的‘新人类’,也正是因为这些‘新人类’充当着监视世界的神在主导着社会的秩序,所以才会有着今天这样科技繁荣大多数人可以安居乐业的社会环境。

        常守朱不想也无法否认西碧拉系统对社会所作出的贡献,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能够认可由西碧拉系统这样一个犯罪者大脑集合体来统治人类的扭曲现实。想想那些因为检测到犯罪指数过高就被隔离紧闭起来失去自由的潜在犯罪者,再看看这些犯下滔天大罪却还成为统治者了的‘新人类’,不觉得世界的规则都已经坏掉了吗?

        “……所以,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些。西碧拉系统,你们究竟抱有怎样的目的?”疲惫的监视官少女揉着太阳穴,向着大脑聚集的营养液槽问出了自己最后的问题,“你们,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超过两百个的大脑又一起发出了渗人的笑声,『常守朱监视官,你明明已经明白了不是吗?我们会将只有我们才知道的真相告知于你,自然也是希望接纳你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啊……槙岛圣护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和他一样,和我们一样,都是万中无一的免罪体质啊。』

        『即使你不具备槙岛圣护那样非凡的犯罪思维,但是你这份面对仇恨也无法拿起屠刀的善良却也是我们无法理解的范畴。通过将常守朱警官吸纳为我们的一员,西碧拉系统对人类的善恶观念将会更加完善,有助于我们更好的管理这个世界——与你一起。』

        “……果然,不止是槙岛圣护,连我也被你们盯上了么。”从见到西碧拉系统真实面目的第一刻,常守朱心中便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猜测,当这一猜测得到印证之时,善良的少女发出了一声长叹,“如果我说不呢?我不愿意加入你们,不愿意变成见鬼的西碧拉系统,你们又会如何?”

        『请放心,即使常守朱监视官暂时不愿成为我们的一员,我们也不会强行相逼。你与破坏了社会秩序必须消失的槙岛圣护不同,哪怕不加入我们而是作为人类精英的监视官,你也能够对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至于加入我们的事情,等到常守朱监视官*死亡后也不迟,我们之中,也有着寿命结束后才被取出大脑融入系统的科研学者呢。』

        两百多个大脑,再度一齐爆发出了大笑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